第一百零二章 有没有上床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一百零二章 有没有上床

“你也说了,我们只是曾经身为人类,而不是现在是人类!此时此刻,无论是人类,还是丧尸,还是进化者,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异类,我们要做的是尽量削弱他们双方!” 帝奇惊讶的看着图巴,他到现在才真正明白图巴的意图,有点渔翁的感觉,只是人类已经在这个星球上面生存了数万年了,有些根深蒂固的认为人类一定可以解决这次危机,以前曾经出现过无数次的大型传染病,但是人类都很快的就安然度过了那些危机,只是这次的危机确实有点大了,年老体弱者几乎没有幸存的可能,而那些可以研制这个病毒的科研人员也绝大多数都属于体弱者,因为他们每天沉浸在实验室当中,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去做其他事情。 实验室被破坏了,实验器材出了故障也没有人去修理,实验药品也没有人生产了,如何做实验,科研科不是随便将顶尖的科学研究者往上一扔就研究出来的东西。 图巴站在高楼上,等着这个城市的最强的进化者,他没有特别的野心,只是出于对人类的报复,虽然他从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的心中同样充满恨意。 “是你想找我们么!”一个高大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图巴的面前,图巴本来正在与帝奇聊天,这个高大的身影突兀的出现,还真就吓了他一跳。 帝奇也吓了一跳,面前出现这一对堪称极品组合,男的高大威猛,跟图巴有的一拼,而女的体型还算正常但是也有一米七五左右,可是这个女的却是美到了极点,肌肤若水都无法形容眼前看到的这个女人的感受,没有一点的瑕疵,简直是完美到了极点。男人的度已经够快了,似乎度比帝奇还要更快上一筹,不过帝奇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生化人跟进化者都是末世的宠儿,他们无论拥有什么养的进化天赋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想我们可以合作…………” 图巴看着面前这对极品,淡淡的说道。 虽然面前这个女人很美,但是图巴一点都不动心,他曾经说过,他是跟陶飞属于同一类型的人,那就是对于不属于自己的一切都看的很淡,而对于失去的东西,宁可彻底的失去,也绝对不愿意回头。 另外一边曹林带着萝莉! 铺天盖地的丧尸群扑向一个高达十余米的巨大的猩猩怪物,只见猩猩大手在地上狠狠的一拍,就将数十只丧尸直接拍成肉饼,再顺势一划拉,就又将数十只丧尸打的腐肉横飞。 这些丧尸最低级的才是一级的最普通的丧尸,而最高级的却是六级的变异丧尸。随着萝莉实力的增强,她所能绝对控制的丧尸的等级越来越高。 面对如此恐怖的杀伤力,六级的变异丧尸有些想要退却的样子,可是本身缺少攻击力的萝莉似乎对这些比她级别低的丧尸们有着天生的压制能力。 按理说丧尸是不懂害怕的,但是进化到高级一些的丧尸,在本能上还是有这种意识的,他们是丧尸,却不是因为人类的死亡而变成的丧尸,只是因为病毒入体改变了他们的身体本质机能,否则心脏和脑袋也不会成为他们的死穴了。 萝莉开心的仿佛是战场上的将军,她才不在乎这些丧尸的生死呢,本来带着这么十几万的高级的,低级的丧尸走了半个多月的路程已经让萝莉非常不满了,如果这些丧尸再不听从她的命令的话,她就会更不高兴了。 当然,现在的场面让萝莉高兴的手舞足蹈,虽然大猩猩的杀伤力惊人,但是却被十几万的丧尸团团围住,即使想跑也跑不掉。 大猩猩愤怒的仰天长啸,双手抱拳在地面上恶狠狠的连续的捶打着,诡异的…… 以大猩猩为中心,一层又一层的仿佛冲击波一样的攻击,将周围百米左右的丧尸清理的一干二净,近一点的直接被打的粉碎,中间点的还算留点完整的零件,远一点的直接震死,再远点的则被打的倒飞出去。 大猩猩动最强攻击之后,跳起身来就想跑,可是曹林一心想捉住这个大家伙给自己当宠物,怎么可能让它轻易的跑掉呢。 一个精神强制控制,大猩猩神情一阵恍惚,此时的大猩猩虽然已经略显疲态,但是精神力还是比较强大的,此时曹林根本就无法控制的住它。 不过短短的两分钟的恍惚,丧尸再次铺天盖地的围困上来,猩猩大怒,不顾身体能量的消耗,再次以全部的攻击能量动冲击波攻击,地面上的丧尸死了一层又一层。 而曹林则是冷眼看着下面的战场,根本没有马上动手的想法。 当初面对蛟蛇的时候,曹林已经想过要收拾那个大家伙的,可是那个时候他的实力比较弱,面对那个高达十级的进化生物,他的精神控制能量根本无能为力,如今他实力大增,所以面对这个同样高达十级的进化生物,他已经拥有制服能力,不过他先要做的是消耗大猩猩的体力,将它的精神力尽量降低到较低的状态,这样制服起来才更加容易一些。 虽然萝莉的实力也提高了,但是对于丧尸的绝对控制能力也只能控制到六级的变异丧尸,对于七级的变异丧尸萝莉没有能力让它们去送死。即使是当初进攻水源市幸存者营地,五级和六级的变异丧尸萝莉也是无法绝对控制的,只不过那时候有帝奇和图巴,四个生化进化者共同努力才有了那么大规模的行动。 甚至曹林的那个蜘蛛网都是四个生化者共同努力制服的,不过自从上次合作之后,几个人分道扬镳,各自找了地方去吸收进化,而出来之后,帝奇和图巴碰到了一块,萝莉和曹林碰到了一起。 眼看着自己每次想要冲出去都会受到莫名其妙的精神冲击的攻击,大猩猩目标很快就锁定在了萝莉这边,不过大猩猩注定无法伤害到萝莉和曹林,两个生化人直接在萝莉的特殊技能的掩护下钻进了地下,让大猩猩必成的攻击落空了,反而让自己落入到更密集的包围圈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曹林惊讶于这个大猩猩的强悍的战斗力,根本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制服的,当然了,即使是想象中曹林也从来没觉得制服它有多困难,可是曹林还是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大猩猩仿佛怒了一般,竟然不再选择逃跑,而是泄般的杀戮着这些行动缓慢的丧尸。其实此时的丧尸已经进化到跟人类度相差无几的地步了,甚至高级的变异丧尸的行动度已经完全恢复到了人类正常状态,甚至耐力方面更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因为它们仿佛不知疲惫。 十几万丧尸战斗了整整一天一夜,损失了足足有接近十万之数,而大猩猩的战斗力已经开始减弱,但是依旧不是曹林能够制服得了的。 眼看着剩下不足三万的丧尸,萝莉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曹林道:“这个家伙太变态了,不知道剩下的这些能不能打败它。” 曹林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道:“放心,肯定可以的,我现在每次可以控制它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我相信在它完全杀光这些丧尸之前,我一定可以成功控制住它。” 大猩猩仿佛真要将这些丧尸杀光一样,现在剩下的这些丧尸已经是比较高级的家伙了,低级的已经被充当炮灰直接被消灭掉了。 不过即使是高级一些的丧尸,在面对大猩猩的攻击的时候,状态似乎也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是一巴掌拍死好几十个,只是大猩猩的能量消耗则是越来越大了。 丧尸在它的面前仿佛是一群蚂蚁一样,即使是强如五级、六级的变异丧尸也被轻易的消灭掉了,这样的攻击力让曹林兴奋的双手攥的紧紧的,在对付那个五头蛟蛇的时候,他就想要拥有一个这样的进化生物作为宠物,可是那个时候根本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事情,而且最后蛟蛇已经被打的只剩下一个脑袋了,曹林自然也是有些看不上眼了。 ……………… 陶飞已经回来了,节林市这个基地再次恢复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其实这个时候的人的体质已经生了很大的改变,即使是喝一些自然中的水也不会被感染成丧尸了。 五个晶体,蓝色的他自己用了,绿色的给了蓝小婷,那个八级的粉色晶体给了陈琳琳,其他的陶飞都藏了起来,因为他的女人们没有可以使用这些东西的人,目前来说,也只有蓝小婷陶飞可以放心,其他的人陶飞没有一个信得过的,当然了,无论如何,陶飞都不会让别人的实力越自己的。 什么恩威并施,那都是古代讲究忠义时候才做的事情,在现代,对别人有恩,说不定明天就这个人把你给出卖了。 所以陶飞绝对不会将舍命得到的十级生化生物的晶体给其他人使用。能分给蓝小婷和陈琳琳是因为这两个女孩子是他最宠爱的,而且他也需要有人帮助他。 见到了王朝新之后,陶飞了解到,自己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一些不开眼的小贼竟然将主意打到他这里来了,如果不是刘云飞,恐怕这里已经换主人了,后来萧不语等人来了,就在他们也想要夺权的时候,陶飞回来了。 陶飞这些天有些郁闷,因为他最喜欢的蓝小婷和陈琳琳都已经进入到了深度睡眠吸收状态。 “tmd,人家主角跟个丧门星似的,走到哪里,哪里准出大事,碰到美女就有英雄救美情节出现,我碰到个极品萝莉,竟然跟个追命鬼似的,一次行动差点要了我老命。还有就是人家主角的女人都是主动,而且爱的死去活来,还很愿意跟其他美女共侍一夫,可如今自己这些女人还是靠自己强力手段捏合在一起的,差距啊,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此时陶飞已经将自己定义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角了,因为他自觉自己实力够强,不过在女人方面他已经完全认败了,他无法让这些女人一个个死心塌地的爱上他,即使他从开始到现在也从来没有逼迫过她们。一切自愿,因为外面黄海是很危险的,所以这些女人不会轻易背叛。 可是这个世界上往往就有意外生。 “你真的想离开我吗?”陶飞对着一个他都叫不上名字的女人问道。 他的女人很多,但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根本记不住这些女人的名字,只是从身上的衣服可以分辨出这个女人是属于哪个小组的。 由于他连续失踪了一个半多月的时间,那些本来就只是想找个靠山的女人开始想要寻找新的出路了,作为这个营地陶飞之下的最强者,刘云飞当其冲受到诱惑,如果不是刘云飞骨子里对陶飞的恐惧感,恐怕陶飞已经戴上绿帽子了。 再加上蓝小婷和陈琳琳的镇定自若,也安了很多其他人的心,因为没有人比这两个人更了解陶飞的实力了,当然了,她们两个人的镇定是装出来的,因为如果她们俩也慌乱的话,恐怕已经被人有机可趁了。 不过即使这样,这些女人也实在是多了些,根本看不住,既然陶飞已经失踪了,那么当初所谓的连做制度也就被直接无视了。 不过今天那个敢勾引陶飞女人的男人很勇敢的走进来了。 陶飞笑眯眯的看着这个连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的女人,他心里非常的愤怒,只不过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尽量克制自己的面部表情,至少不让愤怒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我……我……我想……我想……” 女人诺诺的不敢说出来,虽然陶飞平时表现的非常善解人意,也很明事理,但是这样的事情,只要是个男人就很难忍受,在这一点上,女人是知道的,可是事情已经生了,根本回避不了! “不用害怕,有话就直说!你告诉我,你有没有跟他上床。” 女人紧张的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我们没有做过那事!我只是在外面遇到了他,他很喜欢我,追求我,而你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