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长得矮不是我们的错!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一百零五章 长得矮不是我们的错!

小小的插曲并不会影响陶飞的心情,他要做的是在这个冬季来临之前赶紧提升实力,好在这个严冬之际好好清理一下周边的县城,尽量降低节林市遭遇丧尸攻击的危险,也可以将自己的警戒范围扩大到更远的范围,给自己更多的准备时机。 随着周围的小势力逐渐来投,整个营地的实力大增,树大招风,那个爪林岛的谭震竟然带着他那群跟班跑来了,陶飞惊讶于这几个人竟然在自身没有武力的前提下,还能活着跑到这里来,最关键一点却是他们竟然还顺路拉到了几个保镖,这让陶飞不禁不感叹这个世界联合政府派来的家伙的口才。 如果仅仅是一般好的口才恐怕根本无法让这些本来就自私自利而又桀骜不驯的进化者跟着他,并且还心甘情愿的保护他。 不过这些在陶飞面前都不是什么问题,如果仅仅是他的那些跟班,陶飞也许会看在同是大夏国子民的份上让他们有口饭吃,但是他们既然依旧选择了心甘情愿的跟着这个世界联合政府派来的鹰犬当走狗的话,那么陶飞也就绝对不会介意让他们离开这个世界。 对于谭震的到来,王志成也同样非常头痛,他是标准的政客,深知如果杀掉谭震的话,一旦被世界联合政府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现在已经是末世了,但是却无人可以保证这个末世在将来的某个时间会不会重归和平。 和平之后,一些末世时候的阴暗将会被无情的揭露出来,大清洗将无可避免的生,除非你依旧足够强势。 王志成正在接待谭震一行近百人的庞大队伍,谭震面前摆放着喷香的米饭还有一道道美味,等陶飞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陶飞出去清理一处比较难以清理的变异生物巢穴,说白了就是一个大的有些恐怖的老鼠窝,为了清理这个老鼠窝,可以说,整个营地所有的进化者都参加了,甚至还有很多士兵远远的持枪攻击。 身后十九个进化者,除了陶飞这个八级的进化者,蓝小婷六级,其他的五级进化者七人,四级进化者十一人,至于更低的三级进化者、二级进化者二十一人根本没有资格参与这次战斗,只能在外围清理漏网的老鼠。 这些老鼠是陶飞他们的主要肉食,一个巨大的冰库,卡尼斯就是这个巨大的冰库的主管,每次狩猎到的可以食用的肉食,卡尼斯就会将它们冻在冰里面放进冷冻室。 既然要将这些老鼠当粮食,那么就不能真的用火攻,否则都会被烧成灰烬了。 陶飞轻松的在鼠窝不远处布置了一个巨大的冰制的牢笼,四周的冰壁高达十米,同时向内六十度倾斜角度,冰壁厚达十米,这是陶飞精心布置的。 不远处,齐广不停的将一波一波的老鼠吸引过来,然后集中力量消灭掉,一连数次,即使鼠王是白痴,也知道事情不对了,于是它亲自带队出来了,数以万计的大大小小的老鼠铺天盖地跟着齐广就冲进了冰牢里面。 陶飞等人还是低估了这个鼠群的规模,前面几次已经消灭了不下五万只的老鼠,没想到这次还是吸引了不下五万的老鼠,而且数量多,等级也更高一些。 不过陶飞也不会客气,直接封住了出口,将五万多的老鼠全都关在了这个冰牢里面。 五千临时征召的士兵一人一把长枪,一些狙击手开始对着最强大的老鼠开始点射,老鼠开始搭建鼠梯想要爬上来,这个时候士兵手中的长枪就要起作用了。 每间一段,就会有一个高级的进化者守卫,大家互相支援,而陶飞则是主力攻击队伍,尽量大规模的杀伤鼠群。 整整打了一天的时间,下面的老鼠竟然还有上万只,即使是陶飞这样的高级进化者也已经非常疲惫了,更何况是身为普通人的士兵呢。 可是陶飞不想就这么放鼠群回去,因为鼠王还没有死,吃一堑长一智不只是人类的专长,下一次想要再将它们吸引出来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而且老鼠的繁衍度极快,至于说是留着这个鼠群,然后细水长流这样的事情陶飞是不会这么做的,他宁可养一群老鼠在笼子里面,也不会在野外放养这些老鼠,而且这里的老鼠对营地的威胁太大了,说不定哪天就会有鼠群攻击营地的事情生,那是根本就防不胜防的事情。 “坚持住!我们马上就要胜利了!” 疲惫会让人受伤,不断的伤者让陶飞有些烦躁,这个营地的老鼠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鼠王的实力也很强大,除了他和蓝小婷之外,恐怕这里没有人是它的对手,也许是鼠王天生的直觉,竟然没有一次主动进攻陶飞和蓝小婷所在方向的,即使是他们两个人也在不停的四处支援。 没办法,陶飞只好命令人赶紧回去求援,好在现在能够存活下来的都是青壮年,很容易就可以拉起一支队伍来。 足足战斗到半夜12点多,鼠群才被消灭掉。 刚刚回到营地,陶飞就听到说谭震来了,而且还受到上宾的待遇,这让陶飞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带人将睡的正香的谭震给从被窝里面揪出来了,好在王志成没有按照谭震的要求给他安排女人,否则陶飞肯定会气爆的。 即使这样也让陶飞气的暴跳如雷,本来他就对世界政府打压自己的国家感到非常的不满,虽然他也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但是人都是一样的,就好像说自己的孩子怎么训斥,怎么打都可以,别人动一根手指头都跟你玩命一样道理。 谭震迷迷糊糊的被人从被窝里面揪出来自然心情不爽,嘴里面不停的叫喊着自己是世界联合政府派到大夏国来帮助大夏国的,可是陶飞哪管你什么世界联合政府,本来他就对这些人不感冒,更何况现在是末世。 自己大夏国派到外国去的官员现在都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呢,不过想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毕竟国家积弱,即使在外做官腰板也挺不直。 不过现在乱世,热武器已经出现了只出不进的状态了,根本就没有工人生产,也没有科技人员去研,高科技机器一旦出现损坏,根本就没有人懂得维修,即使偶尔有懂的,也未必会全部都懂,毕竟一个高科技机器之类的东西,绝对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可以弄懂的。 “直接扔进江里喂鱼!”陶飞甚至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在他看来,这些人本来就不该来大夏国,再就是既然来了就老老实实的做人民的公仆好了,可好死不死的当贪官,而且还拐带了一大票人跟着他们一起贪,不仅如此,还竟然在大夏国打压本地势力,最该死的是他们竟敢在末世来临之后还敢来陶飞所控制的营地作威作福,简直不可容忍。 谭震叫喊的声音让陶飞听了闹心,一个外国佬说大夏国话说不好就少说点得了,还不停的说! “鸟的,太吵了,封上他的嘴!” 噗通……噗通…… 一连几声,将谭震和他带来的一些官员一起都扔进江里了,等王志成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你怎么这么鲁莽啊!虽然现在是末世,可是末世不可能成为永久,一旦天下太平了,世界联合政府第一时间就会找你来算账!”王志成气急败坏的说道。 陶飞冷冷的看了一眼王志成,本来他对王志成这个肯尽心尽力为老百姓做事的官德印象还是很好的,可是没想到却如此不担事,一个世界联合政府就让他退缩了,这还是末世,如果是太平盛世,那还不任人欺凌吗! “哼!杀就杀了,哪来那么多的顾忌!别说将来天下太平,即使现在马上天下太平,世界联合政府又能拿我如何!别把他们想的太厉害了,如果他们敢对付我的话,我不介意去他们国家杀上几个来回,至于说他们的平民是否无辜不是我该考虑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道理我想只要是我们大夏国的老百姓都是应该知道的,末世来临了,要么在沉默中灭亡,要么在爆中强盛,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比拼热武器我们不是对手,但是比冷兵器,我想我们大夏国绝对天下第一。” 王志成彻底无语了,他知道,事情已经生了,即使想弥补也是不可能的了,唯一需要做的可能就只有祈祷这个末世的时间更长一些,给世界政府那些打压大夏国的国家更沉重的打击,然后大夏国的损失少一些,只有这样在末世结束的日子里,大夏国才有可能重新站在世界最强之巅。 那些受到谭震鼓舞想来这里享福的人一脸茫然的被带到了外面,漆黑的夜晚,昏暗的灯光让这些还没有清醒的人有些迷茫,究竟生了什么事。 这个时候陶飞冰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 “你们好!我知道你们是被谭震找来的,不过谭震已经被我扔进江里喂鱼了,在我这里不需要这种世界政府派来的垃圾。我不知道谭震对你们做了什么样的许诺,但是来到我这里就要遵守我这里的规矩,如果不是看在你们同是大夏国子民的份上,今天晚上我就直接将你们扔进我身后的江里面去。” 这些受到谭震鼓舞而来的人顿时不满了,本来半夜三更的被叫到外面来就已经非常不爽了,竟然还被人像教训孙子一样教训了一通,虽然话不多,但是绝对不顺耳。 一个身材矮小的三十多岁的青年站了出来,义愤填膺的说道:“你们大夏国究竟还有没有法律了,对于世界联合政府派下来的官说杀就杀了,简直是无法无天!” 陶飞奇怪的看了一眼这个身高不满一米六的小矮子:“你是东陵国人!” “是的……” 接下来的话还没等说,陶飞直接一挥手道:“将他扔下去!” 收到命令的士兵哪里会管这个东陵人究竟怎么想的,直接来了两个人一左一右架起这个小个子就往外拖,可是这个东陵人既然敢主动站出来叫嚣,自然是有一点本事的,否则也不敢这么冒冒失失的当出头鸟。 两个士兵被他轻松的一手一个给扔了回来。 “我靠,这么矮的人也能进化成力量型进化者!”陶飞假装惊呼道。 仿佛是没有听出陶飞鄙视的含义,这个东陵人竟然骄傲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仿佛天老大,他老二一样,拽的不得了。 “哼!怕了吧!” “鸟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赶紧,赶紧,刘云飞,快点把他扔江里去!我不想再听到他吹牛皮,简直是人类进化者的耻辱!” 刘云飞嘿嘿笑着上前一把抓住小矮子东陵人顺手一抛,直接噗通一声扔进江里去了。 这个时候陶飞冷着脸说道:“没想到你们这里还有外国佬,这样也好,告诉我你们里面还有谁是外国佬,当然了,你们这里要是真没有外国佬的话,等我调查出来之后,我会让你们全都给他陪葬。” 还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反正是没有人肯替这些倒霉的外国佬出头就是了,能落井下石的时候不落井下石的绝对是好人,不过这样的好人在生死关头貌似有点稀少,所以两个身为进化者的外国佬都被揪了出来。 不过让陶飞有些生气的是,被揪出来的两个捧世界联合政府臭脚的家伙,竟然是大夏国一直都关系比较密切的国家,这让陶飞更加愤怒了。 “凌迟,凌迟!我要凌迟掉他们!” “对了,那边的那两个小矮子,你们是大夏国人吗?” “我靠,大夏国哪里会有你们这么矮的男人啊!” 两个矮个子男人哭哭啼啼的说道:“大哥,长得矮不是我们的错,这都是父母遗传的,我们真不是东陵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