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做人很失败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一百零六章 做人很失败

刘云飞走上前去,两只大手一手一个将这两个身高不满一米六的男子揪了起来,四条小短腿扑棱扑棱乱蹬着,一旁的一个女人诺诺的说道:“他们真不是东陵人,他们都是我的哥哥,我家里的男人都比较矮!” 刘云飞一看,这个女人竟然有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如果不是身材还不够标准的话,都可以做模特了。 “这也太假了吧,哥哥这么矮,你这个做妹妹的这么高!” “家里遗传,家里遗传!”两个矮个子男人献媚的笑着。 下边的人只知道陶飞怎么说就怎么做,哪里会管什么人道不人道的,如果谁把陶飞惹生气了,那死的就不只是这些外国佬了,恐怕还得捎带上他本人了。 很快,骚乱就平静了下来,没有人想死,现在是势比人强,陶飞的强势在整个北三省都是出名的,而且现在还是在他的地盘上,自然没有人愿意触他的霉头。 剩下的百十来个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得已按照营地的规矩,所有人都要被登记在册,二十人为一甲,互相监督,一人藏匿,他人不报,全部惩处,一人背叛,他人不报,全部处死。 陶飞从来也不相信,如果一个人真的做了背叛的事情,跟他每日都在一起的一甲的人会毫无所知,而且举报有奖,一旦举报,那么被举报的人会得到巨额奖励,也许是物资,也许是金钱,也许是女人,总之,被举报的人,只要查证立刻处死。 除了晚上睡觉时间内,平时哪怕你上c也至少需要有人同行,而且不可以每天都跟同一个人同行,如果你非常执着的想跟某个人同行也行,至少要有其他两人在场,也就是说最少要四人同行。 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就是杜绝私藏物资,在外面收集到的所有物资都要被集中回来统一调配,当然了,做的好的一定会有奖励,做的不好也会有相应的惩罚,想要不劳而获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乱世当用重典………… 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偶尔有些不长眼的小毛贼来打秋风,可以说整个营地的人口只增不减。 而陶飞则是每天拼命的练武,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这么努力过了,末世来临之前陶飞可以说是以三分钟热血闻名于亲友,也就是无论做什么事情,热乎劲儿都不会太长,这一次却是例外了,竟然玩了命似的练武练了几个月了,眼看着到了12月份,北方的12月已经进入严冬了,丧尸的行动受到了严格的制约,等级低的丧尸毕竟是绝大部分,它们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就已经死掉了一大部分了,今年它们虽然也有勉强适应这种环境,但是实力方面依旧受到制约。 这个时候陶飞酝酿已久的大行动终于拉开了序幕,周边的大大小小的县城、村镇都将会是他行动的要目标。 能源危机让很多汽车都变成了一堆堆的废铁,而北方特有的天气使得他们可以制作一个又一个的简易滑雪板,四根铁条,两块长方形的木板就可以做成一个简易滑雪板,如同冰刀一样的东西,只不过这个简易滑雪板更容易掌握平衡,更容易学,而且制作起来更加便捷,又非常好保存。 陶飞带着自己的三个女人和齐广等九个进化者还有一些低级的进化者分为一组,萧不语四人和刘云飞带着一些低级的进化者分为一组,一共只分成两组,两组人将会以营地为中心进行地毯式的推进,这个时候普通士兵只是当做劳动力使用的,也就是说收集被清理出来的所有有用的东西。 陶飞不想让实力太过分散,毕竟这次行动的危险性都是未知的,如果实力允许的话,陶飞甚至想兵分无数路,直接玩一次全面开花。 一行人连续清理了几天的时间,每天都是随便就在县城里面找了个房屋休息下了! 此时营地里面的防守比较脆弱,因为高级的进化者都出来做清理任务了,不过此时的警戒却也极其严密,一旦现异常,所有人都会在几个小时回到营地,虽然一行人已经出来了几天的时间,但却是扫荡式清理,而不是一条直线走出去。 寂静的夜晚突然周围响起了密集的咔吃咔吃的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近,陶飞从睡梦中警醒过来,推开怀里的美人走出门外。 四周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自从灾难降临之后,天空中总像是被蒙着一层灰蒙蒙的东西一样,即使是大白天也像是阴天一样。 陶飞知道这个时候绝对大意不得,将耳朵贴近地面,四面八方都有声音传来,很显然,自己已经被包围了,对于丧尸已经拥有低智慧这种事情,陶飞已经早有体会,从第一个变异火丧尸开始,他就感受到了,竟然会在自己最弱的时候懂得逃跑。 飞快的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跑去,很快,陶飞在大约五百多米之外现了密密麻麻的丧群,数量多的数不胜数,难道是针对自己的吗?陶飞自认为自己有把握冲出去,可是其他人呢,如果是带上一个人,陶飞自认为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数量如此庞大的丧尸群,陶飞也是深有体会的,它们悍不畏死,在高级变异丧尸的指挥下,这些丧尸根本就是最勇敢的士兵。 以前陶飞可以逃,因为那个时候他没有什么牵挂,特别还是对于那些脑满肠肥私心极重的大佬们,可是今天他有了牵挂,蓝小婷和陈琳琳这两个他最心爱的女人都在自己的身边,如果今天他逃了,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赶紧回到屋子里面将所有人都唤醒,讲述了外面的危险! 当然了,陶飞会信誓旦旦的告诉所有人我们不离不弃,集中全部战斗力向一个方向突围。 其实陶飞想要逃跑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里是一个县城,虽然没有大城市的高楼大厦,但是八层小楼比比皆是,只要在楼顶上不停的用冰搭建通道,很容易就可以摆脱这些丧尸的困扰,不过这些丧尸的行动度已经变得跟人类相差无几了,这些临时征召的士兵想要跑掉恐怕会有些困难。 不过陶飞就是一个自私的人,只要自己能够脱险,其他人他都可以放弃,即使不舍!此时他不能随便就往外冲,此时他们所在的位置是整个县城最高的一个建筑,一个十二层的宾馆,陶飞带着人爬上十二楼,如果丧尸没有现他们,他们就不会逃跑,如果被现的话,陶飞会第一时间带着蓝小婷逃走,至于陈琳琳,她可以变成蜜蜂飞走,虽然冬天的时候蜜蜂的飞行能力会受到制约,但是陈琳琳终究不是蜜蜂。 至于卡妮斯,陶飞只能让她自己祈祷可以脱险了。 连卡妮斯陶飞都不知道能不能照顾的到呢,更别说是齐广和他的那几个手下了。 丧失大军从陶飞所在的楼体路过,并没有进入到楼里面,它们仿佛是受到什么召唤一样,有条不紊的前进着,突然,县城的东南角响起了一声震天的怒吼声。 紧接着陶飞就现这些丧尸竟然如同受到了某种刺激一样,竟然开始加前进,数不胜数的丧尸前赴后继的向声音响起的方向前进着,陶飞不知道下边究竟有多少丧尸,他只知道,黑暗中黑压压的一大片,数不胜数。 这群丧尸的目标不是自己,就在陶飞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听到砰、砰……的声音,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怪物走路的声音,别人没有看到过高级的进化生物,可是陶飞看到过,他能深切的感受到这个巨大怪物的体型会有多大。 黑暗中,高达十余米的巨大怪物跟在丧尸的后面缓缓前进着,陶飞有种想跑的冲动,可是他知道此时不能跑,一旦逃跑的话,可能会将丧尸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他这边来。 可是,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十几道身影直接从地面连续几个起落就跳上了这个县城里面最高的建筑的楼顶。 不远处的战斗他们是看不到的,可是他们很明显也没有打算这个时候就亲临战场。 黑暗中,突然一个身影皱了皱鼻子说道:“好像有生人的味道。” 又一个身影也皱了皱眉头,抽动了几下鼻子说道:“好熟悉的味道,难道是他!” 另外一个身影淡淡的说道:“不用闻了,肯定是那个讨厌的家伙,除了他不会有其他人身上有这么难闻的味道。” 几句话,吓的陶飞背后直冒冷汗,即使再傻他也知道这楼顶上站着的是什么人,都是生化人,而且一定是自己认识的那几个,第一个说话的人他不知道是谁,但是第二个说话的人是图巴,第三个说话的人是帝奇。 他们进化了之后,鼻子比人类的还要灵敏的多的多,即使是以嗅觉和听觉著称的丧尸都无法跟他们相媲美,只要你接近他们,而他们又处于下风头,那么你一定逃不过他们的鼻子,所以即使陶飞是在屋子里面,但是双方距离太近了,而且还有这么多的其他士兵。 不过这些生化人能从这近一百人的人类中,依旧可以闻到陶飞的味道,由此可见陶飞在对方心中的地位。 陶飞心中苦笑,知道自己想要逃命的可能性不大,索性哈哈一笑,从窗户翻上楼顶,对于严冬,陶飞从来就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他的进化能力之一就是冰属性。 果然,在十二楼的楼楼顶上,曹林、图巴、萝莉、帝奇四个人一个不少,蓝小婷等人一齐跟着陶飞翻上了楼顶,只留下一些临时征召来的士兵在下边等着。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陶飞热情的打着招呼。 图巴嘿嘿一笑道:“别这么热情,我们可承受不起啊!” “怎么会呢!大家不管怎么说都是老朋友了嘛!今天有缘我们又见面了,看这架势,你们肯定是来这里有事的,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陶飞从来没有过的客气,当然了,他也不敢不客气,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好惹的,想逃命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他是谁啊!”旁边一个绝美的女子问道。 “他就是我跟你们提过的陶飞!” “哇,他就是你们经常说的那个比帝奇还无耻、下流,比曹林还卑鄙、贪婪,比图巴还冷血、不要脸,比萝莉还小心眼的陶飞啊!” 美女的评价让陶飞差点崩溃! “我说各位,我有你说的那么差吗?” 图巴四人齐齐的点了点头道:“有过之而无不及!” 帝奇先开口道:“不说别的,人家东胜军区派人去水源维护幸存者营地,跟丧尸大战损失殆尽,结果功劳都被你抢去了,你够无耻吧!身边都有那么多美女了,还养了一大堆的小萝莉,玩什么萝莉养成计划,够下流吧!” 曹林嘿嘿笑着接口道:“人家田忠林只是想给自己的兄长报仇,可你一脚将这件事情直接踢给军方,让军方有口莫辩,承受了莫大的冤枉,你够卑鄙吧!去人家军区偷东西,还顺带将几乎所有的高级属性晶体都偷走了,都快拿不了了,结果你硬是把武器什么的都塞到图巴手里,让他给你拿,你够贪婪吧!” 图巴嘴角一撇:“别以为你在你那边做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十个美女啊,你毫不犹豫的将她们送上死亡之路,够冷血吧!虽然那些外国佬不是什么好饼,但是貌似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吧,别人指责他们还有情可原,而你,貌似只会说别人从来不说自己吧,简直是忒不要脸了!” 萝莉咯咯娇笑着:“小心眼就不说了,我承认啊!不过比起你来,我还自愧不如!至少你的那个女人只是想离开你,还没有做出真正对不起你的事情,你都不肯给她机会,这心眼也太小了点啊!” 陶飞彻底无语,他的确是这样的人,即使是末世来临之前,他也一直都将“长着一张说别人的嘴”作为教训别人人生理念的座右铭,当然了,他自己的人生座右铭却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不过这种事情怎么能承认呢,即使知道本质是这么回事,但是却绝对不能承认,至于这些人如何知道的,他一点都不奇怪,进化者一个个神通广大的,想要知道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随便拉几个人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陶飞假装懊恼的摇了摇头道:“没想到我做人做的这么失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可是我放不下家里的那些老百姓,让我回去好好安顿安顿他们,然后我就自杀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