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把戏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一百一十章把戏

十天之后,这个兴拉尔湖已经填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里面的生化鱼已经快要拥挤到一起了,拼命的做最后的反抗。 其实在水里面,它们的实力可以说是强的离谱,可是现在是这湖就要被填满了,无数的丧尸都被当做了填充物直接埋在了湖里面。 张鹏有些等不及的说道:“该我们上场了!” 曹林阻止道:“还不急,再等等,那些家伙还没有到最后关头,先让这些丧尸消耗一下它们的精力。” 众人不置可否,这个选择其实很简单,这里面虽然有可能会有某个人的亲戚或者朋友,但是数百万丧尸聚集在一起,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够从里面分辨出他们,陶飞也是在拥有了力量之后,才找到自己的家中寻找到自己的父母的,其实从外表上几乎已经看不出来究竟是谁了,只能凭借某种特征。 这个湖里面已经扔进去了不下百万的丧尸的尸体,即使这样,丧尸们依旧前赴后继,工作起来也是井然有序,没有丝毫后退的迹象。 小一点的鱼类已经被巨型生化鱼给清理掉了,如今这个直径不足一百米的湖面上,巨大的生化鱼已经开始露出脊背,这里已经容纳不下它们巨大的身躯了。不远处的丧尸依旧前赴后继的往湖里面扔东西,只要命令没有让他们停止,他们的工作就会继续。 三百多万的丧尸,填下这个湖竟然消耗了足足一百六十多万,如同一百六十多万条生命一样,陶飞并不会在意这些丧尸究竟以后还有没有可能重新恢复神智,因为那与他没有必然的联系,而且他需要这些生化鱼身上的晶体来提升实力。 陶飞一行人根本就不主动攻击,依旧是让丧尸去送死,眼看着被一道道水箭一连射穿好几个丧尸的身体,后面的丧尸又立刻补充了上来,他们低声嘶吼着将被杀死的丧尸的尸体继续向湖里面扔去。 生化鱼没有脚,只能靠身体的弹性跳跃,可是这并不是它们的攻击方式,这是最后的挣扎,陶飞担心这些家伙这样弄下去会严重影响生化鱼脑袋里面的晶体质量,不过他担心也没用,因为他也同样不想冒险上去,生化鱼的攻击,不是他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所能抵挡的。 半个月之后,这些生化鱼的实力大降,鱼的脊背开始有点干裂了,如果没有下面湿滑的泥泞的话,这些生化鱼恐怕已经被干死了。 陶飞趁生化鱼没有注意,一把巨大的冰刀狠狠的切入了生化鱼的腮里面,硬生生的击杀了它,然后陶飞立刻将鱼头里面的晶体挖了出来收起来。 其他生化人赶紧又将这条鱼开腹,从里面拿出一些陶飞从来也没有见过的东西,然后开始分配者。 当然,对于这些事情,陶飞从来也不会去问,即使问了也不会影响到他的分配方式,因为只有晶体才是对他最有用的。 一条条生化鱼很快就被消灭掉了,陶飞的收获可以说是最大,三十二颗十一、二级的蓝色晶体,这让几个生化人直接将他围住了。 “这些晶体,你只能留下两颗,其余的都要交出来!” 对此,陶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因为这些生化人绝对不会允许陶飞一个人拥有如此巨大的收获的,这样会影响双方的平衡关系。虽然双方从来也没有平衡的可能,可是这么巨大的数量都给了陶飞的话,那么陶飞的实力会进步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不过这些生化人也一样,他们同样获得了三十二条生化鱼的全部精华,可是他们毕竟有十一个人,再平均分配也无法做到跟陶飞一样的收获。 陶飞脸色严肃的说道:“只留下两颗这是不可能的,你们的收获我想也一定不少的,我留下二十五颗,其余的给猩猩!而且以后也不可能一直都是出蓝色晶体的,其他属性的晶体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 陶飞讨价还价道,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全部留下来,而对方的收获又同样巨大,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让对方对自己拥有绝对的压制的力量。 邵美云呵呵娇笑道:“你看看你,本来挺聪明的人,今天怎么就这么不识时务呢,你以为你能找个安全的地方去吸收掉这些晶体的能量吗?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不说别的,曹林随便找个嗅觉灵敏的生化兽,恐怕你跑到天涯海角去,他也能找到你吧!” 陶飞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道:“那也不行,大不了我去大海上玩漂流,或者我一直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们能追我一辈子吗?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可是我却能回过头来找你们麻烦。” 曹林插嘴道:“要不这样,你先拿十颗蓝色晶体,其余的我来保管,我们以后再有收获的时候,我再拿出来给你一部分,总之,我们不可能让你一下获得这么多的补充的,拿样你就会一下越我们太多了。” 陶飞坚定的摇了摇头:“放在你身上我也一样不放心,这些晶体就放我身上,只要我不进入深度吸收状态,想要完全吸收这么多的高级晶体,恐怕没一个一年两年的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我们大家一直在一起,如果我的实力增长太快,大不了我停一下,等等你们。” 陶飞的坚持让场面一下变得有些紧张,蓝小婷三女甚至有种想要逃命的架势,她们不会愿意跟陶飞陪葬的。 一时间场面有点剑拔弩张,还是帝奇人老有威望,咳嗽了两下说道:“其实这些晶体都让给陶飞也无可厚非,毕竟我们以后狩猎也不可能打到的都是蓝色晶体,而且他想要完全吸收也确实是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完全可以收获更多的生化兽的生命。” 自始至终,帝奇他们都没有提及生化人究竟需要生化兽身体上的什么东西,这让陶飞微微有些不满,不过却也勉强可以接受,毕竟双方的关系仅仅是相互利用罢了。 图巴嘿嘿笑着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很好解决,我们以后见到水属性或者冰属性的生化兽绕开走不就完了吗!” 图巴这招更缺德,要知道陶飞最需要的就是蓝色晶体,要是都绕开走的话,陶飞以后都别想快进步了。 当然了,陶飞也从来没有想过以后会如何,今天的事情一定要先过去,本来他想能留下一半左右就满足了,可是没想到图巴更狠,直接要断了他今后的进化之路。 “哼!以后的事情再说以后的,今天这些蓝色晶体我本来想着只留下一半就可以了,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觉得我要是不全留下的话,就真对不起你们的好意了。” 突然陶飞现郑国胜不见了,不由得大惊,赶紧加强警戒状态,怒道:“郑国胜,你给我出来,如果你敢偷袭我,我跟你没完!” 一个顶级的隐身能力生化人,在战场上往往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更何况郑国胜的攻击力一点都不弱,而且有点强的让人头痛。 眼看着郑国胜依旧没有现身,陶飞有些急了,赶紧在自己的身体躲藏在冰峰下面,就在这时,郑国胜的声音才悠悠的响了起来,距离陶飞很近很近。 “我说陶飞,你就不能不这么天真吗?我们是合作的关系,可是我们也不想给自己培养出一个强大的对手啊!如果你真的死抓着那些蓝色晶体不肯放的话,你的女人可就不归你了!” “哼,郑国胜,你别威胁我,你知道我就是一个小人,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如果你敢动她们一根毫毛,我保证在下次见面的时候我第一个跟你玩命!” 正所谓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陶飞这是摆明了今天自己命都可以不要了,你们看着办吧。 虽然双方个人实力相差无几,但是陶飞想要逃掉的话,也是非常难以阻挡的,这里只有帝奇一个人的度能够完全跟的上陶飞,而张鹏不过是瞬时的爆力够强,但是想要一直保持这个度是不可能的事情。 上天不可能给你太过完美的进化能力,拥有强大的攻击力的同时必然会让你的有防御方面或者敏捷方面的弱点,而陶飞则是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都不是很强,却也都不是很弱,偏于中庸之道,度也不是很快,比拥有敏捷属性的进化者的度要慢上不少。 但是,一个进化者,不怕哪样行,就怕你哪样不行。一旦成为弱点,而被敌人抓住的话,那么你就会被别人死死的压制住。 陶飞逃离的希望只有不到四成,但是即使是这样,曹林等人也不愿意面对,因为他们可能会失去一个强大的同盟,从而多了一个凶狠的敌人,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的生化兽不可能都能提供蓝色晶体,他们只是不想陶飞一下拥有这么多罢了。 东方星冷冷的说道:“既然大家都知道即使这些晶体都给了他,他也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用掉,我们还不如大方一点,与其多一个不可预测的敌人,还不如多一个可以预期的战友。虽然陶飞不可信,但是却是可以被接受。” 东方星的实力群,即使是张鹏面对他都要避让三分,不死之身可以不停的玩以命搏命,而他本身却不会有任何问题。 虽然双方的协商并不怎么友好,不过他们之间也从来没有友好过,陶飞获得了全部的蓝色晶体,当然了,代价却是从今以后,见到所有的水属性和冰属性的生化兽他们都会直接绕行了,说陶飞贪婪,其实这里的人哪一个不贪婪呢,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获得全部的战利品,而不是大家平均分配。 陶飞开开心心的将一颗十一级的蓝色晶体放在身上,结果一下就进入到了深度睡眠,可是没等他吸收几下呢,就被图巴笑嘻嘻的叫醒了。 “陶飞,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不能深度吸收!” 陶飞这个骂啊,自己已经找了等级最低的一颗晶体了,也就是说,这对低级的十一级的蓝色晶体已经让陶飞不可避免的进入深度吸收状态了。 “我靠,这已经是最低级的一颗蓝色晶体了,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不能用吗?”陶飞有些懊恼的说道。 图巴依旧笑嘻嘻的说道:“不是我吓唬你,难道你真以为这些人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了你吗?说不定你这边进入深度吸收,那边就被人把东西给拿走了,我这是好心提醒你!” 陶飞大感郁闷,图巴说的是实情,却也是相当残酷的实情,就好像一个人饿了很久很久,面前就摆放了无数的山珍海味,可是就是吃不到嘴。他也知道,图巴不把这些晶体从自己身边拿走不是好心,而是故意气自己,因为这些东西他一点用都没有。 可以说,给陶飞留下这么多的十一级,十二级的蓝色晶体,却不让他深度吸收,这绝对是一件比全都拿走还让陶飞郁闷的事情,最可恶的是,他们还专门派人在旁边守护者,一旦陶飞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就立刻将陶飞叫醒,总之,你吸收可以,但是绝对不能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睡觉可以,但是睡觉的时候,你手中的蓝色晶体要摆放在我们都能看到的位置,省的你借口睡觉的时候深度吸收,总之,生化人仿佛是找到了一件有趣的玩具一样,就是要搞的陶飞生不如死。 可是实情真的如此吗? 虽然等级差2的晶体,如果进化者吸收的话,会直接进入到深度睡眠吸收状态,可是最低级的十一级晶体和他的九级中级进化者的实力之间真的有2级的巨大差距吗? 当然不是,这不过是陶飞的一个小小的把戏罢了,否则让这些生化人知道他一天到晚都在吸收这些东西的话,恐怕就真的会被趁机偷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