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肆虐罗斯国(十七)湖畔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30章 肆虐罗斯国(十七)湖畔

…厕天里。陶飞等人看到讨一此野牛群从自只身边路已“都会让他们心惊肉跳,不过野牛群似乎一点都没在意他们的存在,草原上同时还有一些其他草食性动物,它们相安无事,唯独这样的大草原上没有肉食性动物确实是让人有些别扭。 没有天敌的存在只会让草食性动物的数量急剧膨胀,进而会破坏掉整个草原的生态平衡,也许那个时候它们会有其他的进化方向也说不定。 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两天的时间,陶飞等人也已经恢复了过来,帝奇追踪的那个野牛群如今依旧游荡在几公里以外的一片草场上。 唯一没有恢复过来的就只有大猩猩一个了,没有足够的晶体给它补充能量,它恢复的度不可能有那么快,在吞吃了蜈蚣之后,它的实力已经进化到了接近旧级的水准,蜈蚣的粉色晶体将会成为陈琳琳进阶更高级时候的物品,不过昆虫类生物想要进化到高级状态的难度很明显是所有生物中最弱的一环,所以陈琳琳想要早日摆脱召唤大量蜜蜂引起的实力下降的困扰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 这一次,陈光荣似乎一下变得聪明了,竟然开始只召唤那些实力看起来较弱的野牛,成功率高不说,而且还不会因为失败导致野牛群的攻击。 当他成功招到二十八头野牛的时候,他就控制着这二十八头较弱的野牛攻击其他野牛,然后,他在招那些受了伤的野牛,周而复始,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陈光荣兵不血刃的成功招到二十八头野牛,其他野牛都被他这种小伎俩给消灭掉了。 这种结果,让前几天还在拼命的陶飞和杜玉明等人非常郁闷,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虽然自己实力很强,可以说陈光荣这样的人即使是百八十个一起上都轻松解决,可是面对让所有人头痛万分的野牛群,却让陈光荣很轻松的就解决掉了。 如果不出现最开始的一幕,那么这一次收宠行动将会是一次完美的行动。 十几个人,每人一头野牛坐骑在草原上狂奔,感觉拉风极了。比汽车跑的都快。 傍晚时分。练习骑了一天野牛的众人团团围坐在火堆旁边。 陶飞突奇想:“我说小荣啊!你能不能将那只大章鱼也诱惑过来啊,如果成功的话,那贝斯加尔湖就等于直接变成我们餐桌上的一碗鲜鱼汤了!” 陈光荣一脸愤怒:“我说飞哥,你想让我死就直接说,干嘛让我去诱惑那个大家伙,你没看我诱惑个野牛,我们都差点被野牛群给踩死吗?” “哦,也是,不过怎么会这样呢!” “诱惑的本质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点,那就是一旦诱惑失败,那么就连本来没有主动攻击能力的生物也会起攻击!” “我靠,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去诱惑那个头牛!” 陈光荣委屈极了:“飞哥,你说话要讲良心啊!我也以为野牛不会主动攻击呢,以前都是招的攻击性宠物,这是第一次招非主动攻击宠物,没想到第一次就差点挂了!” “可是大章鱼等级并不高,我们可以试一试啊!” “不用试了,一旦失败,大章鱼肯定第一个目标就是我,而且我躲都躲不过去!就像那个野牛领似的,我诱贼它失败之后,无论我躲到哪里它都能感应到我的存在!” “那你不早说!差点害死大家不知道啊!”一旁邵美云不满的说道。 “我说绍大美女,邵大小姐,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啊!在这之前我确实不知道啊,以前只是有这种感觉,但是却没有意识到这方面问题,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我才真的确定我的感觉究竟是什么,那就是我诱惑那个或者失败,我都会跟猎物之间产生某种神秘的联系,这种联系直到一方死去或者变成我的宠物才会消失!” 当时陈光荣是有巨型蜈蚣这个宠物,所以他已经无法再诱惑其他宠物了,如今他的蜈蚣变成了大猩猩的口粮。所以陶飞才突奇想。 “小荣,虽然我知道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却不能改变我的想法,大章鱼已经受了重创,正是我们消灭它的好机会,只要你将它以后上岸,那么它就是我们砧板上的肉,我们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飞哥,不是我不肯啊!你也看到了。那只大章鱼会站起来跑啊!而且那一步就有近百米远近,即使是曹林的大猩猩也不可能跑的过它啊!你还是干脆在这里杀了我吧!” 杜玉明略微沉吟了一下道:“陈光荣,我觉得陶飞说的有理,不过我们不需要去诱惑大章鱼,而且我想大章鱼受了如此重创,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出现的了,所以我们可以诱惑水里面的生化鱼!” 陈光荣苦闷着脸说道“老杜,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诱惑之力的媒介目前来说只能是空气,隔着水是诱惑不到它们的。” “这一点我也想好了,就像上次张鹏钓鱼用的方法一样,只不过略作改动,那就是让做钓饵的丧尸悬挂在水面以上,等生化鱼跃出水面以后,你立刻诱惑。” “可是它依旧在水里啊,怎么抓啊!”“这咋小也简单,我们弄一处相对较浅的地方,出口缩等它进入到这里之后,让陶飞冰封住出口,到时候我们想怎么收拾它,就可以怎么收拾它,你觉得呢!” “那这些野牛?”陈光荣有些犹豫的看了看自己刚刚诱惑过来的野牛坐骑。 “呵呵,我们好像也好久没有这么好的伙食了吧!”东方星黑色的幽默似乎都让野牛有一种脊背凉飕飕的感觉了。 其实当初在贝斯加尔湖的最大困难就是对付水里面的生化鱼安们有强有弱,但是却绝对非常难以对付,想要像以前那样填湖,没有三四千万的丧尸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即使做到了,里面那只大章鱼也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对件的,也就只有类似契科夫这样的特殊能力者加上精心的准备 第二天一早大家就重新启程去贝斯加尔湖了,无论这个提议有多大的成功希望,哪怕是一点点。他们都会去尝试,至少目前来说这个草原上的野牛群他们是一个都惹不起!而且即使能惹得起,也绝对不愿意去招惹它们,野牛皮糙肉厚,等级却很低,也就是说付出与收获的对比相差太过悬殊了。 三天后,当众人重新来到贝斯加尔湖畔的时候,现这里的丧尸数量只剩下不到一少半了,而图巴的坟墓里面空空如也,甚至连点血迹都没有! 被哪个野兽整个吞了,也不能啊,哪个野兽喜欢吃石头呢,众人想了半天,得出唯一的结论就是图巴活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说的通为什么石化的图巴会失踪,如果说被罗斯人带走了那有点夸张了,罗斯人最多也就是直接在这里来个大锤碎大石,却绝对不会将他带回去。 重新面对这个让他们损失惨重的贝斯加尔湖,没有人能够高兴的起来,不过事情还得做,人还得向前看。 很快在无数的丧尸的努力下,终于开出了一个宽五十米,长三百米的,深度十米的深坑,然后将通往湖泊的入口处打通成一个宽十米的广、口。 另外一边张鹏作为这叮,团队剩余的唯一的大力士,哭丧着脸接过了一根钢铁制成的大鱼竿,上面吊着一排整整十个丧尸,而陈光荣也同样苦着脸站在张鹏的身旁,张鹏身后被一根粗大的铁链栓着,防止一步小心被鱼给拉进水里去。 过了没多一会,一条长有十米左右的大鱼露出水面,口中喷出一道水箭,一下就将一排悬挂着的丧尸贴着鱼钩的个置切成两半,然后齐齐的落入水中,陈光荣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一道诱惑过去。 “果然是失败!”陈光荣嘟囔了一句,其实他早就预料到会失败,虽然鱼瞬间离开水面,但是它体表的水还没有完全脱离它的身体,所以诱惑的成功率可以说是极低,不过却也成功的建立起了那种神秘的联系。 紧接着,陈光荣撒腿就往回跑,很快那条大鱼就追着陈光荣进入了那个事先挖好的水塘里面,陶飞快封住入水口,其实这个水塘四周较浅,就中间较深,而且外围还有一层更深的引水装置,陶飞这边封口完毕,就要立刻去另外一边放水出去,然后这个水塘的水就会很快干泅。 长达十米的生化鱼自然是让他们收获匪浅,可是诱惑这样一条大鱼,让陈光荣也是消耗极大,一天下来也就能做一次,而且还不能保证每次都把握好时机。 他们重返这里之后,罗斯人并没有现,毕竟他们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罗斯人也在这里侦察过,并没有现有任何的异常,所以就放弃了对这里数百万丧尸的监控。毕竟监控这么大的范围需要消耗的人力也是非常大的。 可以说陶飞这些天的收获是最大的,可是他却似乎有些沉默了,杜玉明走到他的身后,轻轻说道:“怎么了?想你的那些女人了吗?” 陶飞淡淡的一笑:“有点担心被葬绿帽子的感觉!” 杜玉明撇了撇嘴道:“你因该感谢我当初没有给你戴绿帽子如今你又离开了那么长的时间,就应该有被戴绿帽子的觉悟!” “没事,大不了让将他们都浸猪笼!”陶飞开玩笑似的说道。 “你啊!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讲理的家伙!” “讲理?呵呵!如果讲理能够让她们忠诚的话,我不介意跟她们讲理,可事实上,只有不讲理,只有强势才能让她们不敢背叛!” “可是反过来说,一旦你失势了,你将迎来所有人的背叛,不会留下一个忠诚于你的人!” “失势?我从来没想过!不过即使失势了,我也不会后悔,末世之前仁慈不会让人活的更好,末世来临之后,仁慈同样不会让人活的更好,我虽然很自私,但是我却比绝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我八、九岁的时候捡过破烂、十一、二碎的时候猪学两年、十五、六岁的时候做过苦力,被人歧视,被人嘲笑,被人欺辱,你觉得我能有那么高的觉悟吗?似乎成为好人也是需要条件的吧!当然了,也有这样的人会有极高的觉悟,可是你不能说农村的孩子有考上大学的,就说所有农村的孩子都能考上大学吧,那些觉悟极高的人只能是个案,还不足以作为一个理论的证明。不要以为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努力拼搏的小人物和那些生活无忧无虑的人在思想觉悟方面有多少交集。抗战时期,一个地主在大灾之年开粥铺赈济百姓,我们说他是大善人,可是一个穷苦人家却会将自己仅有的口粮拿出来给了我们的战士,你觉得他们哪个人付出的更多,那个大善心的地主也许只付出他全部资本的一部分或者一少部分,但是这个穷苦人家却付出了几乎全部,甚至他自己的孩子还在饿着肚子,所以这两介。极端虽然都是在做着同样帮助别人的事情,但是所付出的代价绝对是不同的。你觉得这两种人之间的思想觉悟方面会有多大的交集呢!” 杜玉明一阵无语,因为他知道,虽然陶飞做的比喻并不恰当,此时自己已经没有权利去指责别人了,跟陶飞少年时代比起来,他简直就是一个温室里的花朵,一个温室里长大的人怎么有资格去指责一个曾经在落魄中成长中的人呢!两者之间真的有交集吗?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虽然不是一句真理,但是却也近似于真理的存在,就好像曾经的一个笑话一样:“记者问一个放羊的孩子的问题一样,这个放羊孩子所回答的竟然是长大以后放更多的羊,然后娶老婆。生孩子,孩子长大之后,让孩子继续放羊!” 外界环境造就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这一点虽然偶有例外,却只能是少数。 “你要回去看看吗?” “不用,时我来说,提升实力才是最 陶飞的每一句话说的都很淡,似乎这些话根本就不是他说的一样。 杜玉明扭头走了,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你放心好了,节林营地撤退的时候你不是安排好了她们了吗?相信她们在没有得到你确切消息之前是不会敢有丝毫背叛的想法的,毕竟你这人太变态,她们可不敢招惹你这个家伙,即使是那些色胆包天的人也不敢。” 陶飞呵呵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虽然已经持续了几天的时间,可是那只大章鱼似乎再也不敢露面了。 这一天,突然水面翻起一层巨浪,一条长有三十余米的巨鱼冲出水面,它没有理会鱼钩上面的丧尸诱饵,而是甩起尾巴对着手持鱼竿的张鹏恶狠狠的撞了过来,张鹏大惊,虽然他想过无数种遭遇危险地可能,但是惟独这样的攻击方式,他没有想到,身旁的陈光荣更是神经反射似的一道诱惑之光落在了大鱼身上。 可是接下来他也蒙了,没有人会想象得到生化鱼会选择这样的攻击方式,张鹏身上还拴着铁链,可是陈光荣身上什么都没拴。 两个人同时被撞的从钓鱼台上横飞出去,绳子后面拴着的就是大猩猩,陈光荣则是紧紧抱着张鹏的腰,死死的不肯松手,眼看来两人就要落入水中,突然从水里窜出一条长有十几米的生化鱼一口就将二人吞了下去。 这边变生肘腋,曹林大惊,赶紧命令大猩猩往回拽铁链子,一时间水里的生化鱼和大猩猩展开了较力,此时大猩猩已经成功升级到了十四级,不过鱼在水里仿佛会让自己的力量放大很多倍,一时间双方竟然来了个势均力敌。 曹林赶紧招呼大家帮忙,可是这个团队里面唯一的大力士如今就在鱼肚子里面,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反正这个时候必须要拽住这根铁链子,否则大猩猩都会被拉进水里面去了。 陶飞等人应声赶到,虽然不能帮忙拉铁索,但是却可以帮忙攻击水里面的生化鱼。 邵美云在知道自己的老公掉进水里被生化鱼吞了,吓的眼泪当场就掉了下来。 这个时候无论是杜玉明还是萧不语,无论是黎洛还是东方星,这些人都没有丝毫的用处,水里的生化鱼他们谁都攻击不到。 “看我改进版的流星冰雨!”陶飞走到水边大喝一声,双手插入水中,狠狠的扬起一片巨浪,巨浪升入空中瞬间被陶飞变成巨冰刺” “奔吧 数以千计的巨冰刺从空中呼啸而下,一轮又一轮,湖面上激起滔天巨浪,白色的浪花之间泛起一丝血色,很显然陶飞的攻击已经伤到了生化鱼。 突然大猩猩手中感觉一松,拉的紧紧地铁索下一刻如同弹簧般反弹过来,水里一个不大的浪花中,张鹏和陈光荣两个人抱成一团从水里面飞了出来,由于大猩猩一直拽的很紧。一下就把张鹏二人给甩的飞了出去,铁索押的绷直,只听卡拉一声,然后就是二人垂直落地的噗通声音。 也就是张鹏身体强悍,否则这一拉,一摔不死也得半条命没了,反正陈光荣是直接摔得吭哧一声,五脏移位,当然了,生化鱼将他二人吞下去之后,就用嘴咬住了铁索,否则张鹏再强悍也不可能抗的住这么两个大力士玩拔河啊! 这个时候邵美云也顾不得张鹏身上脏兮兮的全都是粘液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同时一脚将陈光荣踢开,抱着张鹏就哭了起来,这一脚真就是让陈光荣伤上加伤,连心都碎了,这待遇咋就这么惨啊! 黎洛也赶紧跑过去,蹲下看了看陈光荣的伤势,现虽然伤的很重,但是却不会危及到生命,可是刚刚邵美云那一脚很显然是太过分了,黎洛不由得抬头怒视着邵美云:“邵大小姐,你刚刚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随便踢人啊!况且他也受了很重的伤 邵美云刚刚也是心急如焚,才做了那样过分的事情,按照陶飞的理论就是,知道是一回事,理解是一回事,可是接受却是另外一回事。 不代表你有情绪,对我泄了,我还得忍着! 知道自己理亏,赶紧道歉,不过陈光荣是没力气接受她的道歉了,刚刚那一脚正好踹在他的胸口上。本来就在鱼肚子里憋了好半天了,网,一出来又惨遭重击,一下背过气去了。陶飞突然指着湖面说道:“那条大鱼还在!” 所有还留在湖边的人都看向了湖面,果然那条受了陈光荣诱惑的大鱼还在附近游荡,似乎在寻找陈光荣一样,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效果会持续多久,可是这绝对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收获。 于是黎洛也顾不得重伤昏迷的陈光荣的感受了,头一卷,直接带着他飞奔向预设好的鱼塘,果然大鱼也跟着陈光荣的方向过来了。 三十米的大鱼是他们除了大章鱼之外看到的最大的一条鱼,如果是大海里面进化出来的鱼类,别说是三十米,即使是三百米他们都不会太吃惊,可是这是在一咋。内陆湖里,就不能不说它绝对是庞然大物了。 很快大鱼就钻进了预先设置好的鱼塘里面,陶飞立刻封堵住入水口,又飞奔去打开出水口,可是这个时候那条大鱼似乎突然觉悟了一般,竟然想要掉头回去。 这个鱼塘长有三百米,可是宽只有五十米,大鱼想要掉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这并不能难道它,只见大鱼纵身一跳,竟然将巨大的身体一下转了过来,同时还要往回游!,怎么能不让人吃惊呢。这一下,所有人都急了,这绝对是天大的收获啊,一份足以让所有人都流口水的收获。 陶飞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此将水塘要面的水控制着扬上天空,瞬间变成流星冰雨狠狠的砸在大鱼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