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肆虐罗斯国(十八)善与恶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31章 肆虐罗斯国(十八)善与恶

,一色要到重击!后。下怒了,挺起白身跳跃到半空用淘飞数十道水箭连环喷出,如同机枪扫射一样,陶飞已经来不及躲避了,赶紧在面前立起一道又一道的冰壁屏障。 只听到“扑哧哗啦”声音不绝于耳,陶飞眼看着自己树立起来的厚达十几米的冰壁瞬间被打成了筛子,借着这个时机,赶紧逃命。 这个时候杜玉明也是大吼一声,对着空中巨大的生化鱼就是一道直径数米的黑色火焰,一下将大鱼打的偏离了数米的距离,鱼身上也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曹林心疼的骂道:“老杜,你这个败家仔,这可是宝贝啊,你看你这一下,打掉多大一块肉。” 杜玉明头也不回转身就跑,他可是害怕这条生化鱼回头来对付他,陶飞能防御,可是他不懂防御啊。 边跑还边骂道:“你个没良心的老曹,刚刚陶飞处境危险不知道啊!” 曹林也知道杜玉明并没有做错,只是心疼罢了。 陶飞没向别的地方跑,而是向着通往贝斯加尔湖的通道方向跑,他知道,最开始堵住的那个口子绝对禁不住这条大鱼的一轮攻击,甚至它轻轻一跳就可以从闸口个置跳回湖里。 “拼了!”陶飞一咬牙。站在了闸口上。 在他的控制下,闸口后方的湖面泛起层层巨浪,瞬间达到最高点,遮天蔽日,本来阴暗的天空显得更加阴暗。水达到制高点之后,瞬再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巨型冰刺从空中呼啸而下,迎着巨大的生化鱼就冲了过去。 面对如此声势骇人的攻击,哪怕是强如面前的这条生化鱼也绝对不敢轻忽,只见它从本来就已经在慢慢变浅的水塘里面深深吸了一口水,然后如同机枪一般向着空中的冰刺开始了疯狂扫射,它的准度极高,可以说陶飞的攻击是范围攻击,根本就没有丝毫准确度可言,可是生化鱼的防御却是只对准了可以威胁到它的那些冰刺。 如此一来,高下立判,可是生化鱼只是一个,而陶飞这边却还有很多其他人,水塘里面的水面下降度极快,转瞬间生化鱼就无法再直接从水塘里面吸取到足够的水了,连游动都无法做到。 一连被数道巨大的冰刺扎进了身体里面,生化鱼竟然出野兽般的怒吼声,声音虽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但是却也震耳欲聋。 随着这声巨大的吼声,湖面似乎突然不再平静了,陶飞赶紧大吼一声。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大猩猩拿着巨大的插鱼的轩子狠狠的插进了生化鱼的鱼尾巴上,然后飞快的脱离已经干涸的水塘,为了狩猎方便,水塘下面已经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石头,所以大猩猩跑起来也没有丝毫阻碍的感觉。 生化鱼感觉到自己鱼尾巴受到攻击,疼痛让它拼命的挣扎着,正所谓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水塘里面没有了水,生化鱼自然也就缺少了最犀利的攻击武器,被身后的大猩猩狠狠的拽着长长的铁链倒拖着着飞快的后退着,转瞬间就脱离了水塘的范围,直接被拖到了草地上。 一到草地上,生化鱼更加没有了攻击力了,被众人,你一下我一下,很快就折磨死了。 十六级的蓝色晶体让陶飞笑的嘴都合不上了,可是现在他却不想用,因为一下将这么好的东西用掉了的话,等实力提高以后,其他十一二级的蓝色晶体都会变成垃圾,那时候他就真的没有可以用来提升实力的东西了。 生化鱼的精华部分会按照事先分配的比例分给杜玉明等人,可以说每个人的收获都很大,不过收获最大的却不是人,而是大猩猩,如此高级的生化鱼,足以让大猩猩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时间在继续,转眼间冬季来临了,湖面进一步缩不过仅仅是上面部分缩小了而已,那个水塘眼看就不能用了,里面结的冰即使是陶飞也无法将它们弄出去。 不过大家的实力都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地步,陶飞直接窜升到了十五级,这里的蓝色晶体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需求了,杜玉明、黎洛、张鹏、东方星、郑国胜也都到了十四级进化者,其他人也都或多或少的提升到了十一级或者十二级,这是近三个月努力的结果。 “我想我们该换个地方了!”曹林淡淡的诺道。 没有人反对,因为这个湖里面的生化鱼越来越聪明了,收获也越来越困难了,换个地方势在必行。 “如今我们实力大增,我想我们也该解决一下那群始终在我们眼皮底下的罗斯人了!”陶飞目露寒光。 对于这群罗斯人陶飞也是恨之入骨,他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排外的人,在末世来临之前,他无能为力,如今末世了,他实力大增,有了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是不愿意放过对方了。 众人只见到陶飞手中凝出的惨白色的极度寒焰,本来就寒冷的天气一下又下降了好几度,邵美云不满的说道:“陶飞,你就别炫耀你的能力了,谁不知道你实力大增啊!” 她现在对于这个团队越来越不满了,如果不是张鹏的实力也是大增的话,恐怕邵美云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大小姐脾气了,牺牲自己成全他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即使是没有牺牲自己,看到别人成功了,嫉妒心也是有的。 可以说这里这些人,除了蓝小婷、帝奇、曹林、罗宇翔、萝莉、陈光荣、萧不语、刘云飞这些要么本身没有多少战斗力,要么就没有合适他们使用的东西,其他人的实力至少都是进化到了十二级,只有他们一动没动,反而还要整天忙前忙后的。 蓝小婷的心态自然是没什么问题,毕竟陶飞从来没打算让她上战场,而陈琳琳则是在这些本来也没得到任何好处,却要付出辛勤劳动的人全力帮助下将实力勉强提升到了十一级。这还是说她本身只是因为能量极度亏损才造成的降级,否则单单从 化者提升卫来所需要的晶体就是个恐怖的数 众人重返草原,弄了二十八头野牛当坐骑,萝莉驱赶着剩余的三百余万低级丧尸浩浩荡荡冲向海利尔城! 之所以称之为低级丧尸是因为五级、六级的变异丧尸都变成了大猩猩恢复伤势所需的能量还有口粮了,同时也可以说它才是这个团队此次狩猎的最大获益者,所有的生化鱼的尸体都变成了它的能量,让它一跃从十三级上升到了十六级生化兽。 “如何进攻?大家可以说一下自己的建议!”陶飞作为新的名义上的领示意大家各抒己见。 张鹏大嘴一张:“我只管冲锋陷阵,出谋划策我不在行!” 曹林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还能怎么办,也就是驱赶丧尸攻城。我们埋伏在丧尸中间伺机而动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无非就是那么几句,毕竟兵法这玩意。说起来简单,其实真正用的时候就完全变味了。 看着大家乱七八糟的说的都是一个方案,那就是正面强攻。 干咳了一声道:“我来说说吧!” 看着大家慢慢的都静了下来,陶飞接着说道:“我的方案很简单,攻击事件定在晚上,丧尸正面进攻,我们从后面放火,他们不知道我们的主力在什么地方,这样我们就可以扰乱他们的民心,进而让丧尸可以攻击的更顺利些,如果他们主力进化者来对付我们,我们就隐身在暗处,现在我们双方实力相差无几,一明一暗,那么我们就是处在优势地位。如果他们不肯露面,那么就由萧不语专门放火,我要将他们这介。海利尔城化为灰烬 看着陶飞面露峥嵘,所有人都感到非常的鼓舞,可是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萧不语突然说道:“那城里的我们大夏国的老百姓怎么办?。陶飞突然一愣:“老百姓?什么老百姓?” “海利尔城里海有我们很多大夏国的老百姓呢!”萧不语急切的说道。 陶飞突然眼睛一瞪,猛的一巴掌狠狠的甩了过去:“你圳。混蛋!” 这一巴掌打的有不语满眼冒金星,所有人都愣住了,只见陶飞怒不可遏的指着萧不语一阵狂吼:“大夏国自古以来就是因为出了你这种混蛋玩意,才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强大起来,假仁假义,妇人之仁。海利尔城里的大夏国百姓是我们的同胞,难道我们大夏国其他的幸存者就不是我们的同胞了吗?我们不打海利尔城,难道他们强大了以后就会感恩戴德的不去打我们了吗?他们去打我们的时候,你顶的住吗?那个时候死的人难道你就觉得心安理得了吗?是啊,那个时候他们是入侵,是侵略者,我们在反抗,可是无论过程如何,结果都是一个,那就是死的都是我们大夏国的人,今天我就是要将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即使因此死掉几万出国谋生也好,崇洋媚外也好,总之,海利尔城里的大夏国人,能活着,我会带他们回国,如果死了。那就让他们怪罗斯人好了,反正他们现在活着也是给罗斯人当玩物,当奴隶 “可是他们会将我们大夏国的百姓当成炮灰挡在第一线上”。萧不语被打的有些心虚,说话的声音也低了下来。 “当炮灰,那你是觉得我们该绕开他们咯!然后让罗斯人全力对付我们是吗?这样那些大夏国子民不是死在你的手上,而是死在罗斯人的折磨之下,这样你就心安理得了,因为你的双手没有沾染同胞的鲜血。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你虽然手上没有沾染同胞的鲜血,但是我们大夏国的同胞却有可能因为你的这次妇人之仁,放纵了敌人,让敌人有了喘息之机,从而让我们更多的同胞流血丧命。本来我们的胜算也不会过六成,不要以为我们实力大增。就可以让罗斯人屈服,他们同样也会在这段时间拼命提升实力的,这个世界时不可能有永远的屈服的,即使是屈服也只是暂时的,就好像我们曾经辉煌的历史一样,四海宾服,可是等他们强大了,我们弱小了,他们不会对我们有丝毫的怜悯之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难道你真以为这是个笑话不成!” 陶飞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指着萧不语破口大骂:“你圳。这个白痴。混蛋,就是假仁假义,假仁假义!你妈怎么生了你么个败家玩意,而你竟然还有脸说自己的同胞如何如何!这些出国的大夏国人是生命,我们国内的那些大夏国人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吗?我虽然不是什各好人,也从来没想过要做什么救世主,而且我的出点也不是拯救什么大夏国百姓,我只是要将我的敌人尽可能的消灭在萌芽状态,人自私没有错,错在你们强加那些伦理道德给别人,同样是人,就因为有了你们这些一定要强加某种意识给别人的人的出现,才会让那些伪君子有了生存的空间,有了讨论的话题。” “你告诉我,我自私了,我有什么错!我为了让自己生存,为了让自己活的更好,我有什么错!难道不拯救别人就是错吗?救了别人,可能你就要死,你救是不救,告诉我,萧不语!” 陶飞吼叫的声音带着一丝声嘶力竭! 萧不语哑口无言,舍己救人这种事情真正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这跟做好事不一样,因为这是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陶飞对于这种只知道看眼前的虚伪之徒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事情摆明了就是海利尔城完全有可能成为罗斯人进入北三省的跳板,因为越往北生存的竞争越激烈,为了争夺更多的生存空间,罗斯人必然会入侵大夏国北三省,那个时候整个北三省都将陷入到一片更惨烈的杀戮当中。死的人只会更多。 如今,只是牺牲海利尔城的人,即使他们不是心甘情愿付出的,可是他们没有选择,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太多太多貌似有很多选项的单选题了。 杜玉明拍了拍陶飞的肩膀,然后平静的对着萧不语说道:“陶飞…”对。吊然罗斯人讲入我们北二省争本生存空间只是山公;“但是我们却不能拿几十万人的生命做赌注,本来我们大夏国在这场灾难中活下来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们不能为了这几万的出国的大夏国人。而让更多的同胞陷入危机当中。你要明白,什么叫大善,什么叫小善,同时你还要懂得什么时候如何取舍,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成为强者!因为强者必须要有一颗强者之心。说实话,虽然陶飞说的话很难让人接受,但是那就是事实!” 所有人都沉默了,因为这是他们没有接触过的理论的世界,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这是残酷的乱世当中的生存法则,只有懂得生存法则的人才会活的更好。 陶飞低沉的说道:“我不想用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解释我的行为,因为无论我说出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无法掩盖因为我的行为导致数万大夏国同胞的死亡,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说一说或者想以想就可以改变的,张嘴说别人可以,那是因为事情没有生在自己身上,我不想说我是什么好人,因为我知道我非常自私,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我非常希望大夏国能够更强大,毕竟那是我的国家,当然了,如果让我牺牲我自己的话,我也同样不会答应,因为我没有那么伟大。” 陶飞的话非常直白,曾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杀神白启,曾经坑杀敌国四十万投降大军,说他残忍吗?可是历史证明他做的是一件为帝王统一天下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即使是四十万的奴隶也是需要太多的力量去看守了,如果放回去的话,那就是等于又白白将四十万战斗力送还给对方。 这个世界本来没有真正的对与错,只有胜利者的选择才是永远正确的一方,所谓的公道自在人心这句话说的简直就像是真理一样,因为它只会存在于人心,而不是现实当中! 其实最主要一点是在陶飞心中始终将北三省当做自己的地盘。自然是不愿意让战场转移到自己家里去。 行动方案在陶飞的暴怒声中被决定了下来,萧不语也因此在今后的几年时间里都是处在沉默中,他没有阻止住这次行动,可是他也知道,如果真的阻止住了这次行动,那么将来罗斯人给大夏国所造成的伤害可能只会更大,虽然一切只是可能。 丧尸大军出了,整个队伍浩浩荡荡的足足三百余万丧尸。 这一次,他们再也不怕正面跟敌人对战了,六大最强战斗力如今都已经实力暴涨! “不好了!丧尸,几百万的丧尸正幕向我们靠近!”这个时候惊慌失措的罗斯人已经慌乱了,伊莉莎白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陶飞他们来了。 整个城市立刻敲响了战斗警钟,所有的居民有条不紊的开始进入到各个战斗小组,这是末世生存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每个战斗小组都有专门负责带领他们去指定战斗位置的,后勤,或者后备队,或者是主战斗力。 其实此时丧尸距离海利尔城还有至少一天的时间才能到,可是他们却不能真的等丧尸走到家门口才开始准备,真那样做的话,估计一切都晚了。 海利尔城市政府大厅里面灯火通明,此时数百位军官还有二十多介,进化者聚集一堂,伊莉莎白高高在上,身旁两侧是一直都跟着她的四大高手,塔斯克尔赫然在列,不过拉斐尔这一次是真的老了许多,很显然当时拉斐尔为契科夫恢复能量已经消耗非常大了,可是为了救塔斯克尔,她不得不透支自己的力量,透支的代价就是永远无法挽回的逝去的青春。 因为这是一道单选题,所以拉斐尔根本就没有其他选择。 库德里亚什淡淡的说道:“他们回来了,而且这一次肯定是来势汹汹,绝对不容易对付!” 契杵夫的脾气就跟他的能力一样火爆:“库德里亚什,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一次我们一定会让他们铩羽而归的。” 一旁图波列夫插嘴讽刺道:“你还好意思说让别人铩羽而归,上一次大战,不知道谁第一个脱离战场逃跑的!” “你”契科夫气的眼睛瞪得溜圆,可是却无法反驳,毕竟事实就是事实,虽然这里身为低级进化者的普通军官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参加了那场战斗的人都知道,可是图波列夫忘记了一个人,就是他们的女王伊莉莎白,上次虽然是契科夫第一个撤出战斗的,但是最后的命令却是她下的。 领导就是领导,即使有错,你也要执行,你只有建议权,而没有指责和修改的权利。 伊莉莎白本来就是个权力极其强烈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左右逢源将这么多强大的男人都欺得溜溜转。 库德里亚什一看伊莉莎白脸色不好,不由得用手拉了拉图波列夫,场面一下静了下来,图波列夫似乎也感到了这里环境似乎变得有些诡异,可是他的性格就是这样,说话不经过大脑,本来如果他不说话,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又说了一句。 “要不是契科夫胆小怕事擅自脱离战场,我们的伊莉莎白女王怎么会下达那么愚蠢的撤退命令!”其实图波列夫本来是想说句恭维伊莉莎白的话,可是话到嘴边上竟然就变了味,听在伊莉莎白耳朵里面自然是不舒服。 不由得脸色一变,冷哼一声:“图波列夫,你的意思是指责本女王的命令下达错了吗?” 图波列夫再傻也能听的出伊莉莎白语气中的火药味了,赶忙解释道:“我是说那个契科夫那个胆小可耻的家伙,没有说女王陛下您的意思!” “女王陛下,我想我们应该派人去主动骚扰一下他们,不能让他们太过轻松的过来袭击我们的城市。”库德里亚什赶紧转移话题。,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