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生擒伊莉莎白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34章 生擒伊莉莎白

品三稍微有此为难的看了看咳此人,曹技使劲的拍了拍陶划刚肩膀说道:“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吧!大家能帮你的肯定会尽力帮的!不管怎么说。这个末世值得信任和依靠的人已经很少了,我们这个团队能走到今天不容易,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如果我们这些人你还信不过的话,那还能信得过谁呢!” 陶飞默然的看了看众人,然后又是叹了口气:“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陶飞前面带路。所有人都迷茫的跟着陶飞身后走着,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路,终于来到一个非常隐秘的门口,打开这道门,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垃圾、杂物。陶飞使旁边的一根绳子,里面的这些杂物一下就被凌空吊了起来,一条笔直的通道尽头又是一个门门被打开了! 两个低声嘶吼的丧尸就在房间尽头的一个笼子里面,很明显就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只不过丧尸的年龄是很难看的出来的。 “他们是?”黎洛疑惑的问道。 “我的父母!” 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说出哪怕一句话,因为他们都惊呆了,末世来临之后。竟然还有人找到了自己的父母,而且还保护了起来,他们所有人除了一直跟随者萝莉的那个丧尸之外,可以说谁都没有找到自己变成丧尸的亲人,即使是萝莉在离开之前也是将自己那个变成丧尸的父亲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曹林无声无息的转身走了,然后是杜玉明,接着是黎洛,然后一个一个的走了出去,他们知道这个忙真的帮补上。 陶飞也出来了。曹林歉疚的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 “没关系,我只是觉得其实丧尸并不是人类的死亡感染状态而是类似于人类高烧一样,只是糊涂了,而他们是以另外一种生命形态存活着,看到萝莉的父亲我这种感觉就更加深刻了。再加上进化程度越来越深的高级丧尸的智商似乎也在渐渐增加。他们甚至已经开始聚集实力不如他们的丧尸成为手下。这是一种本能,一种拥有生命生物的本能。” 杜玉明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震惊的心情:“你说的虽然让人难以置信,但是我却觉得非常有道理!另外一种生命形态,也许我早知道这些的话,说不定我会将我的亲人也如此安置,等待将来有一天可以唤醒他们。”另外一边的东方星更是沉默了。一句话不说面沉似水,跟他关系最好的郑国胜阻止了大家询问的眼神,只是轻轻的说道:“他亲手结束了自己变成丧尸的老婆的生命!他很爱他的老婆!” 这个时候陶飞才突然明白,为什么出了张鹏这个有老婆的男人之外,东方星也没有挑女人,当时他的借口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可笑,竟然会说自己身体有缺陷,很多人都信以为真了,毕竟身为不死之身,总也是有些不为人知的缺陷吧。可是没想到这只是他的借口罢了。 郑国胜使劲的搂了搂东方星的肩膀说道:“东方,不要再难过了,我们还得向前看!你老婆在天之灵不会怪你的!” 东方星默然的走了,本来他就对自己亲手杀死了变成丧尸的老婆非常难过,如今听陶飞一说那可能是人类的另一种生存状态,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还可以恢复神智,这让东方星异常的伤心。 所有人都沉默了,不过这件事情之后,这个团队的凝聚力竟然变得空前强大起来,这让不知情的刘云飞和萧不语二人颇为纳闷,但是他们两个人在这个团队中的地个本来就是最低的。所以他们也没有去打听是什么事。 时间过的飞快,一眨眼已经到了冬季,此时陶飞等人回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每天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跟着张鹏这个武术世家出身的人练武术,这样可以丰富自己的进攻方式,图巴也回来了,这让团队很快就多了一个重要的战斗力,不过图巴的实力依旧是当初的十二级进化者。 “张鹏,陪我去一趟海利尔城!” 陶飞的话让张鹏微微一愣,他不明白陶飞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杜玉明很快就明白了,接口说道:“我也跟你一起去!” 陶飞摇了摇头道:“不行,这边需要留一些高手,否则罗斯人要是偷袭我们这里怎么办!””可是就你们两个?” “放心好了,只要张鹏可以对付伊肃莎白,其他的人我相信可以很轻松就对付得了的!” 杜玉明微微沉默了一下,慎重的说道:小心一些,万一对上伊莉莎白那个女人,一定不要看她的眼睛,切记切记!” “还有就是最好不要让她碰到你的身体,跟她交手碰到的地方总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本身是雷电属性,所以可以克制一些吧。总之就是觉得不舒服!”张鹏也回忆了一下当初对战的情况。 图巴这个楞小子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被石化的,但是杜玉小明却是知道。 图巴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去海利尔城啊!” “呵呵!伊莉莎白那个女人跑了,可是她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只有海利尔城有足够的生存物资可以让她安然度过这个严冬。”陶飞笑着解释道。 图巴似乎有些明白了,一拍胸脯:“我也去!上次让她给我石化了,这次我要报仇!” 陶伟暴汗,不是他不想带他去,而是这小子实在是太猛了,指不定到时候还得照顾他!不过图巴去心极为坚决。根本不是陶飞能够阻止的了的。 没办法,陶飞也带上而来图巴。 由于陈光荣和萝莉、曹林这三个控制系的进化者都没有随行,所以陶飞跟图巴、张鹏三人只好步行。 为了安全起见。三个人只在夜晚里行进。白天的时候则是隐蔽起来,害怕被可能存在的伊莉莎白的暗探现。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虽然伊莉莎白损失惨重,但是依然有一些人逃了出去,同时还有几个进化者。所以陶飞一点都不敢大意。 几陶飞和张鹏、图只来到了众个被大火侵袭了的曾经羹市。三人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城市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光亮,即使是将冰柱的高度提高到一百米的高度,也无法在黑暗中看到一丝一毫的光亮,图巴抱怨的说道:“他们怎么会傻到再回来呢!” 陶飞笑了笑:“如果你都觉得他们不回回来的话,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回来!” 图巴微微有些急了:“可你不是认为他们会回来吗?” “那是因为冬天了!只有这个城市才有他们需要的生存物资!” 张鹏突然来了一句:“好像金斯克城还有拉尔杜斯城这两个城也已经被我们清理出来了,而且他们中间有生化人,所以只要在这个城市里面拿到足够的生存物资,在那边就一定可以生存下去的。” 陶飞不由得微微一愣,这绝对是非常可能的事情,他们需要的只是生存物资,三年了,该过期的已经过期了,只有一些依旧保存在地里面的东西才是可以人类真正的生存资本,而节林营地已经可以依靠自己种地保持自给自足了。 “你们觉得他们是拿到了足够的生存物资还是没有拿到足够的生存物资!”陶飞此时也是无计可施只能问这两个身高两米五的大汉了。 “其实我觉得,如果他们人少的话,那么此时他们的物资一定充足,因为进化者的力量可以轻松的带足自己几个月的生存物资,而普通人不行!”张鹏解释道。 “那你们觉得他们中间会有普通人吗?” 张鹏斩钉截铁的说道:“有,一定有!因为那个叫做伊莉莎白的女人权力极重,所以只要有老百姓投奔她。她就一定会收留。” 图巴两眼冒着小星星看着张鹏:“鹏鹏,你好厉害啊!” 张鹏故作恶心呕吐状。 张鹏赶紧说道:“这不是我说的,而是老杜和老曹在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被我听到的。” “那好,我就相信他们的这次判断了,我们在这里等他们的出现!” 图巴最讨厌这种等待了,而且还是非常枯燥的等待,不允许点火,甚至不允许随便出任何的声音小这可把这两个从来没这么安静过的人给憋够呛。 事实证明陶飞小心翼翼的举动是正确的,罗斯人每次来的时候都是半夜,他们还会事先派人进来侦察,如同陶飞的侦察方式,只不过他们是选择某个高点观察城市里面究竟有没有火光! 虽然生化人并不畏惧寒冷,但是却不代表真的一点都不怕冷只不过是可以坚持罢了。但是反过来说,明明可以不用这么坚持的,所以图巴的牢骚是越来越多! 突然寂静的夜晚出现了几个轻微的说话声,本来这个城市已经被烧掉大半了。即使罗斯人来这里寻找剩余的物资也一定是在这个范围寻找,如今这里突然出现了意外的声音,自然是罗斯人无疑。 一时间,图巴和张鹏都闭上嘴不吱声了,黑夜中谁都看不清楚谁,即使是罗斯人也一点光亮都没有,摸黑前行。很显然对这个城市他们要比陶飞等人熟悉的多。 “怎么办?”图巴低声问道。 陶飞摇了摇头示意图巴不要动,一直到外面的声音完全消失,陶飞才松了一口气,图巴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拦住他们?” “为什么要拦住他们?”陶飞反问道。 “抓住他们问一问他们的老巢现在在哪里,究竟拿东西去什么地方!” 陶飞呵呵一笑道:“你懂罗斯语吗?” 图巴为之气结:”可是我们也可以跟踪过去啊!””这点肯定不行,库德里亚什肯定是潜伏在暗中,一旦我们跟踪就直接暴露了我们的行踪,到时候他们再跑的话,我们就更难找到他们了。””那我们怎么办?” “很简单,睡觉,明天我们再去找他们!” “明天,明天我们去哪里找他们?””如果他们去金斯克城,那么就一定走西北那个方向,如果他们要去拉尔杜斯城,那么就一定会走正北的方向!那你说说,你知不知道他们走的是哪个方向啊!” 图巴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注意!” 陶飞无力的垂下了脑袋,低声说道:“你的耳朵难道也不好使了吗。” “我真的没注意啊!” “集!” 两个人同时向图巴伸出中指小不过陶飞接下来一句话直接将张鹏也气翻过去。 “连张鹏这家伙都注意到了,你竟然没注意到!” 感觉那些人已经走出这个城市了,陶飞三人才起身绕路追了上去,他们不能追的太近,深怕被敌人觉,虽然那个顺风耳的家伙已经被杀死了,但是却不能保证罗斯人不会派人在后面警戒。 陶飞三人的耳力都非常的好,虽说听进化者的脚步声未必听的到,但是听普通人的脚步声绝对是一清二楚,所以远远的平行跟踪。 这些罗斯人很狡猾从海利尔城的北边进来,又从北边出去,但是却半路绕道了西北方向。 图巴咬牙切齿的暗骂这些罗斯人真狡猾,这些罗斯人也是夜晚行走,白天休息,不过陶飞等人始终没有看到有跟着他们的进化者。 这段路足足走了五天的时间才抵达金斯克城,这个城市依旧完好,城里的所有丧尸都已经被他们带出了城市,如今正在节林市那里做苦力呢。 跟踪到城市附近,陶飞直接搭建一处冰梯爬上高层,搭建冰桥,在各个楼房顶上行走,根本不虞被罗斯人现。 很快陶飞就现有人来接应这些人了,不过脚步声着走着慢慢的就消失在了一个看不见的位置。 没有任何光亮,第二天一早,陶飞现那个脚步消失的位置只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地方,不过这点小伎俩根本无法逃过陶飞的眼睛,这些杂物乱而不脏,如果是又脏又乱,那么陶飞说不定真就忽略了。”嘿嘿,要是带着萧不语来好了!”图“喜喜的看着眼前凉堆杂物其实图只并不笨,毕黄这”潇从有谁真的是笨蛋傻瓜,只不过有些人不喜欢去想那么多事情而已。 “不用萧不语我们也一样能玩烧烤罗斯狗!” 张鹏说着从楼顶上跳了下去,没多一会。就见他拿着一大堆的破布缠成了一个巨大的布团,然后将布团点着了火,转瞬间布团就变成了巨大的火球,然后张鹏狠狠的向那堆杂物扔了过去。 很快,杂物堆就燃起了大火。可是这个世界却似乎突然安静极了。除了大火烧着的噼里啪啦的声音,那个神秘入口处没有丝毫异样的声音。 陶飞夫惊,低声说道:“快撤,我们似乎中埋伏了!” 说着也不管张鹏和图巴有没有听清楚,带头从楼顶上架起的冰桥快离开! 这个时候只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响起。 “老朋友既然来了就不要这么着急走了。下来叙叙旧,我们可是等了你们好久啊!”话音刚落,就见楼下的角落里面转出了库德里亚什还有伊丽莎白和他的守护者们。这些人竟然只被分成一组。 图巴惊奇的说道:“他怎么会从那里出来!” “别管那么多,我们逃命要紧!”陶飞看都不看对方究竟有没有埋伏,直接就要逃命。张鹏认为陶飞紧张的有些过头了,因为即使敌人剩余的所有战斗力一起上都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可是陶飞要跑。他自认为剩下自己和图巴两个人即使再强也不可能同时对付敌人那么多的高手。 “既然来了,那就都留下来吧!”一个陌生的说着鳖脚的大夏国的汉话,听起来别扭,但是却将三人惊得如遭晴天霹雳。 因为这不是一个声音,而是四个声音同时说着同样的话,而且这四个声音彷如一体。 四个长相一模一样的罗斯人从另外一个角落里面转了出来,然后他们四个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那就是指了指陶飞连接在高层中间的冰桥,毫无征兆的,冰桥竟然碎裂了。 陶飞虽然还能够继续造出无数个冰桥,可是他却知道,这样做只能无功而返,对方不会轻易让他离开了。 “敌人来援军了!”张鹏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会打起来的时候,我们能跑掉一个就跑一个,千万不要恋战!”陶飞郑重的说道。 说完,陶飞带头冲下了楼顶小径直奔向库德里亚什这个薄弱环节,因为此时四面八方都出现了敌人,只有库德里亚什这边大家都熟悉。陶飞可不想面对陌生的进化者,因为那代表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库德里亚什一隐身,立刻脱离了战斗序列,他从来就不是正面作战的人,可是陶飞第一时间早就已经锁定了他。怎么可能让他轻易脱离战斗呢,要知道一个会隐身的人可能给他的敌人造成很大的心理负担的。 库德里亚什没想到陶飞第一个对付的就是他,不由得大吃一惊,面对不知道要高出他多少个阶位的陶飞,库德里亚什可是没有半点自信,疯狂的向后面躲去。可是终究他的度已经远远不如陶飞了,陶飞双拳罩着一层薄薄的寒冰,寒冰上面似乎燃烧着惨白色的火焰,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保存实力了。一切都以突围作为第一选择。 库德里亚什眼看自己避无可避,只要用双臂前封,准备硬接这一下,可是在拳头临近自己的时候,库德里亚什突然感觉自己入赘冰窟,周围本来寒冷的空气似乎变得更加冰冷,有种让人冻僵的感觉,要知道自己可是一个进化者啊! 惊怕之余,再也不敢去硬抗小单手狠狠的一挡,借着这一挡之力飞快的躲避开来,要知道用双手和用单手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可是他不敢用双手,他有种无论如何都挡不住的感觉,只听一声轻微的破碎声,那条挡住了陶飞进攻的手臂毫无征兆的被打断掉落地上,竟然变成了一堆破碎的冰。库德里亚什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那条手臂断裂处竟然也是被冻成了冰,除了刺骨的严寒,竟然没有丝毫的疼痛感。 这一下罗斯人一下惊呆了,这是什么样的攻击力,足以让人瞬间毙命。 陶飞飞快的前冲,波拉里尔和契科夫都不敢阻挡他半分,伊丽莎白满脸魅惑的笑容站在陶飞逃生必经之路,婉然一笑,陶飞听从了杜玉明的叮嘱。并没有看她的眼睛,可是伊丽莎白的笑似乎并不只有通过眼睛才能够挥效力,陶飞只感觉自己心跳竟然开始加,血液流动似乎也缓慢了许多,神经似乎也有些迟钝了。 陶飞知道不好,一把小型的冰刺一下刺进了自己的肩膀,一股鲜血涌出。竟然感觉好多了,这个时候陶飞已经快要接近伊丽莎白了,眼看着自己的攻击并没有奏效,伊丽莎白眼神变得有些慌乱,就在她想要躲避的时候,陶飞已经快的来到了她的面前。 伊丽莎白惊慌的眼神中透出一丝惊慌,陶飞无意中看到她的眼神,竟然一点也不争气的心跳急剧加,体内能量竟然有凝结的倾向,这让的飞心中不禁大骇,这究竟是什么能力,竟然能将自己压制成这样。 不过陶飞终究是比伊丽莎白高出至少三级的高手,而且也从来不是个怜香惜玉的家伙,哪里会被轻易的魅惑到。 陶飞又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能更清醒一些,拳头变掌一下拍向了伊丽莎白,这个时候她再想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可是又不敢硬接陶飞的攻击,刚刚库德里亚什的下场她看的是清清楚楚的,本以为自己可以拦住陶飞,可是没想到自己的致命魅惑竟然在这里失败了,慌乱中。只来得及移动一下身体,却被陶飞一掌拍在肩膀上。 陶飞没有像对付库德里亚什那样将她的肩膀直接拍碎,而是直接一股冰冷的寒气将伊丽莎白冻成了一个冰雕,然后用手一抓,竟然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