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以后你是我的女人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35章 以后你是我的女人

,科夫眼看自只心目中的女王被人冻成冰雕给抓老了,鼎切忻火冒三丈,可是他有顾忌陶飞强大的攻击力,根本就不敢正面阻拦,只好从侧面攻击,不过陶飞现在出的冰盾防御力可不是当初十三级时候所能比的了,随着实力的增强,所制造出来的冰越来越坚硬了,契科夫的炸弹在冰盾面前无功而返。 张鹏和图巴紧跟着陶飞随后往外冲,契科夫这些残兵败将根本拦都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的为陶飞三人送行。 不过陶飞三人可不敢向城外跑,天知道对方有没有类似控兽进化者,让一大堆罗斯人骑着坐骑在平地上追逐,绝对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金斯克城市一个人口千万的大城市,真要是让陶飞等人钻进去,绝对是非常难以寻找的,除非他们再出现一个进化出级嗅觉的进化者,可是到目前为止,双方也仅仅出现过一个,还被杀死了,这种拥有战略意义的进化者,绝对是优先被杀死的目标。 后面一个度进化者很快就追了上来,陶飞一把将伊丽莎白的冰雕放到图巴身上冷冷的说道:“她是我的!” 一句话,说的图巴感觉从心底直冒寒气,对于这个伊丽莎白,他可是垂涎已久了,不过现在他却只能是有贼心没贼胆了,以陶飞的品性,绝对不会将这个女人让给他的。 所以,他只能一边扛着伊丽莎白的冰雕,一边川,绝对不敢有丝毫胡乱之举,深怕陶飞将他也变成冰雕,这种事情陶绝对干的出来,大不了回头再放个温暖的地方让他复苏过来。 后面追过来的罗斯人一看陶飞转头要对付他,吓的一扭头向侧面跑去,绝对不肯与陶飞正面作战,可是他不知道,陶飞是四属性能力进化者,敏捷虽然是最弱一环,但是他级别高啊,哪里是这个十级的小小进化者所能比的。 再加上双方对面正冲,想要刹住度,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改变方向也是改变有限。虽然陶飞无法伸手够到他,但是陶飞却可以用长达三十米的大冰刀砍中他。 一个度型进化者被陶飞一刀斩为两端,然后转身就走,这让后面所有追击者都目瞪口呆停住了脚步,陶飞也不多停留,深知自己即使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对付这么多的顶级进化者。 罗斯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陶飞冲出包围圈,那四胞胎中的一个怒视契科夫和波拉里尔,出野兽般的怒吼声:“你们这群懦夫,懦夫,竟然被对方一个人就给吓住了,还让他把伊丽莎白给抓走了,你们马上给我去找,找不回来的话,你们都得死。” “给我追上去!” 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罗斯进化者竟然又有四十余人,如果陶飞看到这边的情形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 三个人在城市中疯狂奔跑着,后面四十多个进化者疯狂的追了上来,由于此时已经是冬季了,无论是哪里都覆盖了一层雪,陶飞三人无论跑到哪里都会留下足迹,可是这个时候,天空竟然下起了鹅毛大雪,雪来的非常突兀,而且非常非常的大,大到十米之外竟然都看不清人。 陶飞大喜:“真是天助我们啊!兄弟们抓紧时间猛跑啊!” 如果没有这场雪的话,那么陶飞三人无论向哪里跑都有可能被对方循着足迹找到。眨眼间三人就跑的无影无踪,这让后面的罗斯人气的暴跳如雷。 三个人跑到一个房子里面,抖落身上的雪。 图巴焦急的问道:“我们怎么办,敌人很多啊!” “还能怎么办,我们必须回去通知大家做好大战准备,敌人太多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直接去进攻我们,而是在这里埋伏,我想可能是他们在等待什么!” 陶飞等人自然是不了解这些罗斯人的实力,他们中只有那四胞胎是顶尖的进化者,其余的最多不过是十一级或者十二级的进化者,而且不到十个人,其他的都是九级、十级的进化者,还有更低的八级进化者。 他们所有的好东西都被这四胞胎给独吞了,可以说这四胞胎的都有十四级的实力,只比陶飞略低一些罢了。 这四胞胎绝对是比陶飞还要自私的家伙,他们有了实力之后就开始拼命的压榨其他进化者的劳动力,只有他们绝对用不到的东西才会给其他进化者使用,所以他们的实力飙升的非常的快,如果不是陶飞是团队中唯一一个拥有绝对支配蓝色晶体权利的进化者的话,那么他的实力也绝对不会提升这么快。 陶飞将伊丽莎白的冰雕仍到图巴的背后背着,而他则是在后面看着,图巴连用手扶一下变成冰雕的伊丽莎白陶飞都不让,这让图巴满是怨言。 “我说飞哥,这冰雕的位置不舒服,能不能帮我往上提一提啊!” 一旁张鹏早笑的嘴都合不拢了,气的图巴只能不停的抱怨着! 陶飞三人以最快的度飞奔着,三天后在接近两国交界处的时候陶飞停下来了,将伊丽莎白的冰雕藏了起来。然后对着图巴说道:“你去侦察一下,现在这里绝对是一处非常危险的地方,虽然回国的路有至少三条,敌人可以赌,但是我们不能赌,否则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小心点,仔细点,万一情形不对我会救你出来!” 图巴郑重的点了点头,一猫腰冲了出去,不过他这么大的体格,却是一件很头痛的事情,可是如果陶飞去的话,那么一旦遭遇围困,这两个人都没有能力冲破包围圈将人救出来。而且只要陶飞不出现,敌人就一定不敢投入全部兵力。 眼看着图巴侦察了一大圈,没有任何现,一转身跑回来了,陶飞敏锐的现远处似乎与周围极度不协调的大家伙,虽然这个大家伙一动不动,但是却有一种极不协调的感觉。 看着图巴回来了,陶飞指了指那个非常突兀的东西说道:“你看那是什么?” 图巴和张鹏顺着陶飞的手指方向看去,这是一个非常突兀的东西,他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走过好几次了六及有仔细看讨泣里的景煮,但是这个实东的存在怀是联引他们的注意力。 “我去看看!”图巴站起身来就想过去。 陶飞一把将他拉住说道:“一会我过去,你们两个趁机过去争取用最快的度将这些罗斯人的事情告诉老曹和老杜!我在这里拖住他们,否则他们一旦越过边境冲击我们的营地,我们会损失很大。” 陶飞说完,一猫妖,从隐藏地点跑了出去,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到图巴的出现,如果没现,那么陶飞就可能对他们动致命一击,如果现了也没什么,如果陶飞一心想逃的话,对方也没有什么人能够拦住他。 罗斯人也是坐着坐骑紧赶慢赶跑来的。只留下一个人监视这条路,可是这个时候他也迷糊了,再加上图巴也是小心翼翼的,所以罗斯人根本就没有现陶飞等人已经来了,毕竟即使是进化人类也是会疲惫的。 陶飞小心翼翼的潜行着,罗斯人分成四组,四组的距离都不近,他不明白这四组人究竟是如何交流的,但是陶飞可不想去赌对方没有办法相互协调联系。 眼前这组人只有十二个人,这十二个人中就有四胞胎中的一个,陶飞双手寒焰闪烁,轻轻的拍在一个人的脑袋上,瞬间击杀,一连杀死了十一个进化者,不过对于最后一个,四胞胎中的一个陶飞没有动手。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这四胞胎心灵相通。 而且陶飞主旨是要先杀伤对方有生战斗力,这次一旦失败,可能就会失去以后的所有机会。 虽然这些人都被陶飞杀掉了,但是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肯定还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因为陶飞的寒焰直接攻击他们的脑海,从里面杀死对手。 使用这种能力非常消耗能量,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攻击对方的脑袋,而且是毫无防备,消耗就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陶飞杀到第二组的时候,才刚刚杀掉七个人,突然,那个四胞胎中的一个苏醒过来,看到陶飞正在用他那双惨白冒着冰寒之气的手挨咋小抚摸着他的这些手下的脑袋,不用想也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不由得怒吼一声:“混蛋!” 当然了,陶飞是听不懂他说的话的,即使听得懂陶飞也不会理会这个家伙说什么,陶飞大手一挥,双手各拍碎了第八个和第九个罗斯进化者,然后冲向另外几个。 这里也同样是十二个人,如今包括四胞胎中的一个,也只剩下三咋小人了,面对陶飞的攻击,三个罗斯人竟然极有默契的转身就跑。 陶飞也不追那个四胞胎,而是几个箭步追上了一个罗斯进化者,瞬间秒杀,然后头也不回的向来路方向跑去。 对于这四胞胎,陶飞始终有种深深的忌惮,他们的能力未知,但是却是这个团队当之无愧的老大,从他在金斯克城的一声怒吼就知道,他们非常强势。 不过这次陶飞并不急着逃跑,他要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然后让张鹏和图巴得以顺利通过。 一下损失了足足二十个进化者,四胞胎已经怒不可遏了,在四个人的带领下疯狂的追击着陶飞,可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度快实力弱,不敢追,度慢的又追不上,在这片荒野中一大票进化者们竟然玩起了追逐游戏。 如今两国交界处的江面已经完全封掉了,即使陶飞的能力是冰也无法从如此巨大的冰面上取下一块来战斗。还不如一个小水塘给陶飞带来的帮助大呢。 陶飞回头一道冰箭,吓的罗斯人赶紧躲避,这些没有多大威力的冰箭让罗斯人胆战心惊,深怕陶飞的冰箭蕴含着某种不可阻挡的能量。 跑着跑着,陶飞突然感觉面前一道微风拂过,紧接着一道诡异的能量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位置,避无可避,这肯定是个隐身能力者,陶飞奔跑中根本就无法集中注意力去防备隐身能力者,如今这一击根本无法躲避,这也是罗斯人刻意将陶飞往这边追赶得结果。 诡异的弧线戈过陶飞的脖子,可是陶飞的燃烧着惨白色极寒的火焰也印到了对手的身上,一下将他打的倒飞出去。 可是陶飞却没有时间去完成致命一击了,从隐身状态下打出来的赫然是四胞胎中的一咋而陶飞光顾着逃命了,一时间竟然没有现后面追上来的罗斯人中已经少了四胞胎中的一个。 可是既然他在隐身,那么其他人如何知道这个隐身的人的个置呢,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拥有方意看透一切的眼睛,可是这种能力也同样极为稀少,目前来说孩子有罗宇翔才有这样的能力,强的嗅觉和强的听觉这两种能力目前来说也同样只出现过一个。 四胞胎一看自己的兄弟被打飞了,而陶毛却像是一点事都没有一样,不由得大吃一惊,赶紧加几步,将人保护起来,却再也提不起胆量追陶飞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陶飞远遁。 陶飞眼看着这四胞胎无奈的登上了返回金斯克城的路,在实力没有更大的提升前,他们已经没有胆量去挑战大夏国了,陶飞凭借偷袭成功击杀了对手近半数的进化者,也击碎了对手的自信心。 他深知那个隐身偷袭他的人那个罗斯人并没有死,那一击非常的仓促,根本无法保证供给质量。 看着罗斯人撤退了,陶飞将藏在隐藏地点的伊丽莎白找了出来,冰冷的身体,雪白的肌肤,身上透着无尽的寒意,也就是陶飞,即使图巴在背着伊丽莎白的时候都觉得冷,陶飞伸手在伊丽莎白衣服底下轻轻的摸了摸,口中不禁咒骂道:“我太变态了,竟然将人冻这么结实,这哪里是个女人啊,分明就是个冰棍!” 就在图巴和张鹏两个人绘声绘色的说着自己两个人如何英勇的时候,陶飞扛着冻得结结实实的伊丽莎白走了进来。 张鹏长着大嘴正在说自名如何英勇,陶飞如何给他打下手呢图巴则是在一旁附和着,他们是背对着门口,所以陶飞进来的时候他们没有现,可是其他人却友品”强忍着笑意听着张鹏和图只吹牛皮。即使是邵尖竹删从有提醒张鹏。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团队陶飞的战斗力如今是第一的,不过平时大家也没什么事,偶尔听听吹牛皮也是一种娱乐,可是这吹牛皮的主是李鬼碰上李逡了,没多一会,萝的就忍不住捧腹大笑。 紧接着其他人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张鹏觉得怪怪的,大声说道:“你们笑什么,我说的都是真的!” 图巴一扭头,突然现门口多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不要奇怪,他看到的熟悉的身影时伊丽莎白,只有这个标志性的冰雕才能真正证明陶飞已经回来了。 不由得使劲的拉着还想吹牛皮的张鹏。张鹏也似乎突然醒悟过来,赶紧一回头,同样的,他的目光第一眼也是落在了变成冰雕的伊丽莎白的身上,这几乎是男人的共性了。 “飞、飞哥,我刚刚是在跟大家开玩笑的。” 陶飞呵呵一笑道:“没事,我听的挺过瘾的,比以前的评书听了都过瘾,来,你们俩继续说 说着,陶飞竟然伸出一只冒着白色极寒火焰的手冲着张鹏和图巴比了两下,吓的张鹏和图巴撒腿就跑,逗得满屋子的人笑的都直不起腰来了。 陶飞当然是在开玩笑,张鹏和图巴也知道陶飞在开玩笑,但是他们同样也知道,如果真的挨了一下被冻成冰棍,那也绝对是白挨。 晚上,所有的进化者齐聚一堂研究接下来的行动方案,罗斯进化者很明显被强势的拧在了一起,他们这次是退走了,可是下次来的时候,他们依旧是强势的一方,那么这个节林营地究竟能不能守的住,单凭这些人。可以说是只有少数能打硬仗的进化者,面对数倍的敌人,简直就是一场危机。 “我们不能让那些散落在外面的进化者继续逍遥了,要么毁灭,要么归顺,我们的时间不多,当初罗斯人一个伊丽莎白就集中了四十多介,高级进化者,如今这四胞胎的实力更强,而且也更诡异,加上契科夫和波拉里尔这两介。顶尖好手,只要他们重点培养一下,就足以在跟我们这里除了我在内的主要所有人一对一的情况下占据上风。而且他们这次败北,下次一定会带来更多的罗斯人,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 陶飞目露凶光,那些在外面自成一体的其他进化者由于缺少团队配合,自身实力提升的度很慢,已经越拉越远了,而陶飞等人很多的晶体都已经作为提升大猩猩实力的口粮了,而且效果极为微弱,造成了很大的浪费。 这就形成了一个怪圈,一边是巨大的浪费,一边是艰难获取,没有人愿意给别人当手下,特别是这种末世环境,实力弱就有可能成为炮灰。宁为鸡不为凤尾,他们宁愿在自己的小地盘上称王称霸,也绝对不愿意在别人手下做小弟。 杜玉明淡淡的问道:“人员怎么分配。总不能我们这么多人一起都出去吧!” 曹林接口道:“我想陶飞就留在家中坐镇吧,有他在,即使是那些罗斯人来了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而且有他在,我们拉回来的那些人也绝对会非常老实 陶飞低头想了想道:“那就由我亲自坐镇家中,萝莉也留下,否则这些丧尸很有可能会出乱子,其他人我们分成四组,老杜一组,黎洛带一组,张鹏带一组,东方星和郑国胜带一组,这一次蓝小婷和陈琳琳也都跟着去,她们也需要积累一下战斗经验了,否则总这样下去早晚会成为累赘的 很快队伍就分配好了,所有人第二天一早就出了,陶飞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快,这跟他的本身性格有关。 第二天一早,蓝小婷和陈琳琳表现的满脸可怜的表情,说什么都不愿意出去,在外面可没有在家里的条件好,吃的不好,睡的条件也不好,而且一个队伍就三个人,还得负责警戒,可是陶飞就是不同意,他不能允许自己喜欢的女人最后成为自己的累赘,除非她真的不行。 回到房间里,卡妮斯正在细心的照顾着伊丽莎白,暖洋洋的屋子已经让她的身体渐渐缓和过来,要不了多一会她就会苏醒了。 果然,过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伊丽莎白醒了过来,不过刚刚苏醒身体有些虚弱,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在现而来陶飞这张令她厌恶到了极点的脸的时候,竟然一下爆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一声刺耳的尖叫瞬间穿透房间,回荡在整个节林上空。 陶飞轻轻的捏了捏伊丽莎白吹弹可破的粉脸,轻声说道:“以后你是我的女人了!”伊丽莎白恐惧的往后躲着,可是她怎么能躲的过陶飞的魔爪。即使是她全胜时期陶飞也丝毫不惧呢,更何况是现在如此虚弱的状态下了。 看着有些害怕又有些茫然的伊丽莎白。陶飞一拍大腿说了句:“四。她听不懂我的话!卡妮斯,翻泽给她听!” 卡妮斯无奈的给伊丽莎白翻译着陶飞的话,伊丽莎白的脸上开始泛起一丝愤怒的红,可是陶飞哪里会照顾她这种情绪,眼看着这个诱人的绝色美女就摆在自己面前,只耍自己一伸手就可以够到,张嘴就可以吃到,如此的美味,以陶飞的品性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对于这个罗斯国的美女,陶飞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情,有的只是肆意的索取,根本就不顾伊丽莎白的感受,一番狂风暴雨之后,伊丽莎白彻底认命了,两只无神的眼睛无力的望着棚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呵呵,赚了,没想到如此美丽的罗斯女人竟然还是第一次,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陶飞的笑让卡妮斯有些伤心,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的需求有多么的旺盛,让一个初尝禁果的女人独自承受陶飞完整的一次,绝对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也就是她是高级进化者,换个普通女人早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