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霸王式征服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36章 霸王式征服

品三强的实力。加上冷酷的心,让卡妮斯根本不敢有丝洲日放的想法,即使是杜玉明和黎洛、张鹏这三个如今营地除了陶飞最强的两个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当陶飞的手再次攀上伊丽莎白柔软娇嫩的身体的时候,伊丽莎白转头愤怒的看着陶飞,眼睛似乎要冒火一般,刚刚的一番之后,伊丽莎白的身体依旧处在虚弱状态,可是她本身的能力依旧可以挥。陶飞只感觉自己体内的能量流动再次出现凝滞现象,虽然不是很严重,不过陶飞依旧不会原谅她。 啪的一声脆响,陶飞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伊丽莎白的脸上,伊丽莎白的脸当时就苍了起来,嘴角流出一点血丝,卡妮斯看的心惊肉跳,她无法想象陶飞面对如此一个绝色美女竟然也是说打就打,而且打的还这么狠,当然了,她可不知道伊丽莎白刚才对陶飞使用了致命诱惑的能力。 陶飞愤怒看了看卡妮斯恶毒的说道:“告诉她,要是再敢对我用她那可恶的能力的话,我就用针刺瞎她的眼睛,然后挑断她的手筋脚筋,捏断她的脊椎骨,让她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给我当玩物 卡妮斯听到这话,只觉得自己周身冷,心底直冒寒气,更加不敢有丝毫背叛的心思。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翻泽给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听到这话,脸色更加苍白,但是却不敢再有丝毫的异动。只是任由陶飞的魔掌在她精心爱护的身体上肆意把玩,对于这个罗斯女人,陶飞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手感真是太好了,如果蓝小婷没有自己的精心浇灌,恐怕也要被比下去了,可是即使这样蓝小婷还是逊色了一些,而且也没有这个女人长的漂亮。 “让她以后跟你好好学习一下我们大夏国的汉语,至少要能听懂我说的简单的床上用语,其他的可以先不着急。还有就是告诉她以后做事的时候配合着点,不要总是跟个木头一样,如果她真的想做个木头的话,我不介意按照我才才说的方式处理 卡妮斯哪里敢有丝毫的违背。话原封不动的翻泽过去,气的伊丽莎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如同喷泉一样涌了出来,不过陶飞再对她做什么的时候,即使非常的不情愿,她也略微的配合了一些,陶飞知道,自己还不能太着急,网闷只是给她来个下马威,对于这个女人,他希望像是收服卡妮斯一样的收服她,然后用强的实力震慑住,让她不敢有丝毫的背叛举动。 有些人即使知道自己必死,而且也有勇气面对死亡,可是就是下不了决心自杀,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在严刑拷打之下还英勇不屈了,他们可以做到绝不在严刑拷打。金钱、权利、美女的诱惑下屈服,但是却始终无法做到自杀,这是人心中的一道坎,越过去了,你就是死人了。越不过去,你也许就是英雄,或者投降成为背叛者。 接下来的日子,陶飞依旧在每天简单的巡视一下营地,然后督促一下那些罗斯女人们学习,对于这些罗斯女人,陶飞一向是欠缺耐心的,他始终认为既然大家都认为人的潜力既然是无限的,那就压榨一下吧,学习又不是要她们命,这些罗斯女人她们可以不说话,但是说出的话必须是大夏国的语言,哪怕你说出一个罗斯文都要受到惩罚,而且大家是互相监督,一旦有一个人说了罗斯哪怕一个字,而她的同组人没有现,那么这一个组二十个人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陶飞要做的就是从精神上摧毁她们的信念,不但如此,还要每天开思想座谈会,当然了,目前来说思想座谈会说出来的依然是罗斯语,只是除了这个言的人之外,其他人依旧不行,从文化上让她们彻底洗脑。 剩余的时间更多的是练武,他必须要尽快提升自身的战斗力,更高级的蓝色晶体非常难找,现在他需要至少十三级的蓝色晶体才有用,实力越强,需要的晶体等级也就越高。 如果不是还能通过修炼,还有从卡妮斯那里采补一些的话,他的实力想要提升恐怕是难于登天了。 不过无穷无尽的大海在等待着他去征服,人类想要获得更高的实力,这种难度是难以想象的,除非是类似陶飞这种自然界存在非常普遍的能力。无论是萧不语的火能力,还是蓝小婷的力量,或者是陈琳琳的变身召唤能力,他们的能力进化目前能达到十三级就是顶天了,因为没有更多的高属性晶体来源。 而生化人没有这方面就没有太大的制约,只要是生化兽,他们都可以从中采集出他们需要的东西,当然了,实力差距太大的话,效果也是极差的,甚至可以说是差到了连他们都懒的去弄的地步了,不过生化人同样有弱点,那就是他们无法修炼。 所以说,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能力,生化人只能通过不同的同化生化兽的精血能量才能提升实力,陶飞则是只要你给他足够的时间,他的实力甚至可以提升到令人恐怖的境界。 伊丽莎白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每天就跟在陶飞的身后,不过却不敢有丝毫的异动,乖巧可爱的模样仿佛邻家的小公主,这让卡妮斯惊讶极了,对于伊丽莎白这个女人她见到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可是如今却似乎简单到了如同一张白纸,无论陶飞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她都会尽力去完成,在床上翻着花样的满足陶飞。 卡妮斯不解的偷偷问了一句:“为什么?” 伊丽莎白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卡妮斯:“你是为什么,我就是为什么?。 “我跟你不一样,我开始的时候是为了提升实力,也是为了生存的更好一些!” “那我的理由就是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伊丽莎白说着话,眼猜里面冒着愤怒的怒火,仿佛要将走在前面的陶飞活活吞下去,如果眼睛可以杀人的话,那么陶飞已经死川二直多少次了。不讨自从被陶飞狠狠的教七了只掌!贻叫”丽莎白再也不敢用她的魅惑力量对抗陶飞了,她绝对不是一个喜欢被人打的女人。 又通过了这些天从卡妮斯那里的了解,更加不敢有丝毫惹怒陶飞的举动了,陶飞连一直跟着他两年多的女人都说杀就杀了,而且还是牵连。这更加让她噤若寒蝉。末世一切都不重要,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的雪下的特别的大,一直阴霾了近四年的天空似乎有了一丝渐渐清明的迹象,清晨,一丝极为细小的阳光穿透重重阴霾照耀在了蓝星大地上,陶飞激动的有种想哭的冲动,他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太阳了,可是今天他看到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可这是希望。 看到这一景象的人很多,每一个人都激动的大喊大叫,这就是希望的力量,只要有了希望一切都会变得非常有意义,这一天整个节林营地都沸腾了,大家奔走相告,甚至那些满腹怨言的罗斯女人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伊丽莎白靠在陶飞的怀里,对于这一瞬即逝的光明似乎无动于衷,她如今更在意的是如何脱离陶飞的掌控,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寂莫的女人,权利才是她想要的,这一点陶飞清楚的很,哪怕是给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个也是无法满足这个女人的,所以干脆还不如什么都不给她,让她彻底的绝望,因为这种女人无论你给她多少东西,她永远都不会满足的。 陶飞低下头深深的在伊丽莎白的唇上吻了下去,伊丽莎白非常配合,就像是两介。热恋中的恋人般的漏点,突然陶飞感到周围的情况有些不对,这是一种感觉,一种危险的感觉。 陶飞大吼一声:“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 四周的空气微微一阵扭曲,四个长的一模一样的罗斯人出现在了陶飞的四周,将陶飞所有的退路都挡住了。 陶飞神色不变,不过心里却在打鼓,这四个人竟然都拥有隐身的能力,什么时候隐身能力跟街头大白菜一样遍地都是了,可是这个时候却不是惊讶的时候,他必须要小心对付这四个人,既然他们能够成为一介,团队的领,那么必然有其过人的本领。 伊丽莎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陶飞,对于这个男人她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可是对于面前这四胞胎,她同样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可以说比陶飞更加让她讨厌,因为这四胞胎竟然是属于那种无论什么东西都要均分,连女人都要共享的人,而且他们竟然可以做到心意相通,连能力都是可以互通的,即使是伊丽莎白想要挑拨离间也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以她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同时让这四个男人碰她的,甚至可以说如果可以的话,她连陶飞都不想忍,但是对于陶飞,她一点办法都没有。陶飞似乎根本就没将面前这四胞胎放在眼里,旁若无人的亲了亲怀里的伊丽莎白说道:“宝贝,去那边等我”小 虽然伊利沙白大夏国的只听得懂几句,不过这几每就有这一句。 四胞胎看着陶飞旁若无人的在亲伊丽莎白,八只眼睛早火一般的看着陶飞,对于他们来说伊丽莎白应该是他们的禁裔,可是却被眼前这个人给霸占了。 本来他们是不想跟陶飞对敌的,可是陶飞却掳走了伊丽莎白他们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个陶飞落单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 陶飞艺高人胆大,其实在送走其他伙伴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过类似的结局,敌人的第一目标肯定是他,这点毫无疑问,为了这一天陶飞甚至刻意找人每天都将这江面开封,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江面给封住,哪怕即使是封住了,也只能封住一小层可以让他轻易破开的厚度。 只要有足够的水,陶飞就有战胜对方的信心。 “哼!我们去那边打如何?”陶飞冷冷的指着表面上被冻的结结实实的冰面说道。 他知道对方一定有人懂得大夏语,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这周围肯定不止这四胞胎,还包括其他二十余个进化者。 他们没有去骚扰城市的一个原因就是希望集中力量先杀掉陶飞,同时陶飞在海利尔的表现也让他们明白,陶飞绝对不会因为这些平民百姓生什么事情而慌乱的,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集中全部力量先对付陶飞,只要陶飞杀死了,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将会变得简单。 不过罗斯人并不傻,他们已经在这里监视三天了,一直到确信这咋。营地除了陶飞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进化者可以帮他,这才出现,而且这些天专门有人每天破开江面的情形他们也看到了,而对于陶飞的能力,他们也同样清楚,所以无论如何他们是不会让陶飞去那边的。 甚至他们还希望卡妮斯和伊丽莎白可以给陶飞出其不意的致命一击,可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卡妮斯跟着陶飞已经很长时间了,伊丽莎白则是一咋小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女人,双方没有真正分出胜负之前,她是不会下注的,因为她知道,下错了注的代价会很大,而不下注,那么无论哪方赢了,她的命运也都是一样的。 陶飞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他们能出现,只能有一个结论,那就是追踪自己很久了,不过陶飞也没指望对方回复自己。 话音网落,对方还在听翻泽给他翻诤陶飞的话,此时陶飞突然动了。 直接冲着江面方向冲了过去,只要到达那里,他的战斗力至少会飙升工倍以上。 挡在陶飞面前的四胞胎中霎时间双脚蹬地向后退去,同时另外三咋。方向的其他三个人都向陶飞攻来。 四胞胎行动一致,攻击配合极为密切,一下就将陶飞的所有进路,退路全部封死。 陶飞呵呵一笑,低吼一声:“冰峰!” 一座直径丰米的冰峰直接砸向面前的四胞胎,面对如此庞然腮。布使是图只众样的纯力量型讲化者也不敢正面硬撼。※ 陶飞前面冰峰砸,一回手,手中瞬间凝出一把长有十余米的巨型斩马刀,狠狠的斩向了四胞胎的另外四人。 这一模一样的四胞胎,让陶飞看的脑袋都大了,无论穿着还是打扮根本就看不出有丝毫的不同。 正面迎上斩马刀的四胞胎之一口中大吼一声,一面金属盾牌树立在他的面前。阔阆一声,斩马冰刀碎为无数断,可是却也将这个罗斯人打的倒退后几步才站稳脚跟,不过这一瞬间陶飞已经冲出了这四胞胎的包围圈,径直冲向江面。 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陶飞前进方向的侧面,一道音冲击波呼啸而来,陶飞毫不在意,如同巨浪中的一片树叶,随着这道冲击波飘忽而起,竟然飘出很远,直接避开了接下来的所有可能的攻击,同时人也落到了江面的冰上。 契科夫一看自己没有了偷袭的机会,飞奔几步跑到了伊丽莎白的面前,高兴的手舞足蹈:“快跟我们走吧”。 伊丽莎白冷冷的看了一眼契科夫道:“你们先打赢了再说吧!如果你们不能战胜这个男人的话,那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契科夫大惊,很显然,陶飞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还是非常恐怖的!虽然他们一下来了二十多个进化者,可是那些九级、十级的进化者在契科夫的眼中都是垃圾呢。更何况是在连他都畏惧的陶飞面前。 即使是十一级或者十二级的进化者也没有几个入了他的眼睛的。 伊丽莎白看到契科夫很明显的就是气势一沉,不由得有些生气的说道:“你们这么多人如果对付不了他一个的,那我即使跟你们走了,等他再来的时候我们依然难逃必死的命运,而如果我留下来,那我就可以继续活着。” 契科夫急切的说道:“可是他们永远不会给你提升实力的机会”。 “呵呵,那可未必,只要我取得他的信任,再加上我的实力。他们会接受我的!而且只有活着才有希望,不是么?而且即使我跟你走了,你能保护我不给那四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家伙欺负吗?好像不能吧?。 伊丽莎白冰冷的声音,说着让人无奈的事实,将契科夫本来见到伊丽莎白的心情一下全都毁掉了。 契科夫知道,那四胞胎的实力非常恐怖,而且四位一体,如果只是单独任何一咋”他都有信心轻松取胜,哪怕是其中的两个,可是这四胞胎从来都是四位一体,而且仿佛他们之间的能量也是互通的,这是一介,根本无法用任何理由解释的。 此时无论是陶飞处在什么样的位置,罗斯人今天都一定要尽全力杀死他,否则他们将会寝食难安,二十余个进化者蜂拥冲了上去,相反这四胞胎竟然抱着肩膀站立在四个方位,防备陶飞逃走。 不过这在陶飞看来更像是在做戏给其他人看,刚刚距离那么近都没有挡住,更何况是这么远的距离。 冰封的江面上,陶飞身处宽四十余米,长一百余米的巨大冰窟窿上,而陶飞的双脚竟然站在水面上,这里的冰每天都会被砸碎,即使罗斯人知道这里的情形,可是却没有更好的伏击地点,如果是在城市里面,房屋太多,人也太多,陶飞如果一定不顾老百姓死活躲藏起来的话,那是肯定找不到的,而这里地方宽敞,再加上事先埋伏,自然是最佳的伏击地点之一。 一个罗斯进化者双手一拍冰面,竟然将厚厚的冰面直接震动碎裂,破碎的冰雪被另外一个风能力进化者狂风席卷,猛烈的吹向陶飞。 一时间本来昏暗的天空一下子狂风暴雪夹杂着冰雹,陶飞身处暴风漩涡,对于敌人这样的攻击,他也同样防御不了,毕竟他也是人,不是神。 陶飞身形向水面瞬间降了下去,直接将整个人都藏身水面之下,狂风将大量的水卷向高空,陶飞不得以只好急下降,躲避这次攻击。 虽然他可以防御下这次攻击,不过虽然他很自信,但是却绝对不会自大到可以防御住对方的车轮战,毕竟对方可是又二十多人呢。 不一会,狂风暴雪骤停,大量的水从空中落下瞬间将这个巨大的冰窟窿填满,同时上面覆盖的满满的都是冰和雪。 陶飞知道,如果自己不及时清理掉上面的浮冰和浮雪,很快这个出口就会被冻住。不过此时他已经不着急了,如果是以前的话,他才不敢如此在水面下呆着呢,那些生化鱼肯定会将他当做美食的,可是附近的几条生化鱼被陶飞轻松的抹杀掉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鱼类敢轻易靠近陶飞了。 冰峰如柱,陶飞站在江心以水为媒介,数以百计的直径仅一米左右的冰刺如同晶莹的水晶柱一般在水中挺立,而且上升度极快,眨眼间只听冰面上传来巨大的破冰的声音。 知, 一声巨响,数以百计的冰刺同时从冰面下方穿出,不管是有人的位置还是没人的位置,冰面瞬间破碎,大量的江水随之涌上,罗斯进化者纷纷后退,陶飞则趁机从江水中冲出,在水下,他可以通过冰的能力感觉冰面上什么位置有人,所以他的攻击重点也非常集中。 一个罗斯进化者刚刚跳跃躲开,陶飞正好出现在了他的背后,一把冰枪轻松的刺进了他的后背,瞬间毙命。 其他罗斯进化者一看这个杀神攻击如此诡异而强大,一时间吓的纷纷向外围逃去,可是看到四胞胎铁青的脸色,他们没有一个敢脱离战场的,只是雷声大雨点连攻击都变得杂乱无章,深怕陶飞将攻击的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 没有人真的愿意为别人拼命。更何况这个让他们拼命的人还在外面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