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南方来使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38章 南方来使

引间讨得飞快,陶飞在家里也是从来没有清闲过,每入…“州行大量的实战练,同时也会练他收藏的美女们,无论他实力提升多少,都无法改变他暴户的本质,有些东西是需要长时间培养的。 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人口也是越来越多了,这已经是末世来临之后的第四年末了,整咋小北三省几乎所有的幸存者还有进化者都北聚集到这个营地,使得这个营地的人类进化者数量一下越了生化人。 马上过年了,外面的雪下的很大,陶飞静静的坐在江边看着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身后站着蓝小婷、陈琳琳、伊莉莎白和卡妮斯这四个他最喜欢的女人,再身后则是站着一排排他亥意筛选出来的女人们,这里只有三十二咋”她们跟陶飞之前都是处女,如今都变成了女人。只见她们穿的整整齐齐的白色,英姿飒爽,面对漫天的大雪没有人乱动哪怕动一下。陶飞现在已经不在乎有多少女人了,他更喜欢这样的排场,这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平时他也喜欢坐在这里,因为只有这种环境才更能感悟自身的能力。 风雪中,一个身穿一袭黑衣的男子徒步穿行在江面上,他的身后则跟着一个身材妖娆的白衣女子,脚下踩着没膝的白雪,艰难的向这边走来。 一个江面,这咋。两吓。人竟然走了足足十多分钟才走过来。 陶飞面无表愤的看着这个黑衣人,身高一米九,身材魁梧,身上被黑色所覆盖,包括脸上也被一个黑色的面具覆盖着,他没有站起来。 黑衣男子径直走到陶飞面前十余米的位置站住:“请问这里是节林营地吗?” “是,你有什么事吗?”陶飞淡淡的说道。 “你好,我叫杨林,是南方政府派来的,我想见一见这个营地的负责人,不知道能不能给引荐一下!”黑衣人一看陶飞的排场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营地的重要人物,所以试探的问了一句。 陶飞心下一惊,他讨厌这个消息,即使是傻子也肯定会明白国家使者这咋,名词在这咋。时候所代表的含义,只能是收编,招安! “欢迎欢迎!我们是日也盼小夜也盼,终于盼来了国家的消息!”陶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想吐,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溜须拍马的人,否则也就不会在以前一直处于失业状态。可是来者是客,总不能板着个脸赶人走吧!陶飞没有做自我介绍,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名字在南方政府那边肯定是挂了名的,毕竟自己的曾经大闹北三省。 黑衣人听到这话,似乎略微轻松了点,虽然他也听出了陶飞语气似乎有些僵硬。不过对方没有直接赶他走已经是很好了。 陶飞直接将人迎进了会客室,这个宽敞的会客室是陶飞专人使用的,包括大家一起开会,女孩子们分头去通知其他营地重要人物,虽然陶飞已经是名义上的营地主人,可是他还是不想表现的太过强势,毕竟这个年代想要让别人对你忠心小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南方情形如何?”陶飞问的极为直白。 杨林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始终没有做自我介绍的家伙感到非常的不满,可是却不能表现出来,不管怎么说现在他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我们已经初步的控制了南方的局面,国家现在希望联合全国的力量将丧尸大军彻底消灭,它们的进化度太快了,如果我们不尽早行动的话,我们担心它们终将有一天成为这个星球一个智慧群体存在,那将会是人类的噩梦。” “那就是说南方的情形不是很好咯!” 陶飞若有若无的笑容看的杨林有些不高兴,不过此时他也是有求于人,毕竟南方那边的处境真的是越来越艰难了,不过他却不能真的说实话。深怕吓到面前的这咋。人。一路走过来,杨林深切的感受到北方的冷清,不但一个活人都没有,甚至连丧尸都没有。 白衣女子同样戴着面具,只不过戴着的是白色面具,自始至终一句话都不说,甚至听不到她的呼吸声。就那样静静的站在杨林的身后静悄悄的,仿佛是个死人一般。 杨林深吸了一口气,很显然对于陶飞的直白他有些不满意,说话总也要婉转一些才好,不过他是不了解陶飞,想要陶飞婉转,确实有着不小的难度。 “我们已经建立了好几个大型的幸存者营地,人们生活安定,不过丧尸如今聚集在各咋。大城市里面。我们只能做到自保,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力量收复城市,所以我们希望可以联合全国的力量逐渐清理出更多的适合人类生存的空间。” 陶飞最讨厌这种官话,经常说半天都说不到重点,于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讨厌模棱两可的答案!” 杨林呼吸微微一顿,他已经沿路走访过一些幸存者营地了,北三省的丧尸是最少的,而且到了北龙省几乎就看不到丧尸的影子了,着绝对是一种震撼,所以他才表现的谨慎了许多,否则按照他一路走过来的做事方式,话不投机半句多,直接武力统一思想。 “那好,想听最直白的答案可以,告诉我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陶飞冷笑着看了看眼前的这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我们这里没有什么负责人,大家都是并肩作战的朋友,所以根本就没有谁高谁低之分。” 话音网落,曹林等人就走了进来,很显然陶飞这句话就是说给他们听的。当然了,曹林等人听了这话也绝对是非常满意的,毕竟陶飞此时实力最强。 接近年关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回来了,就等过完年再计划其他行动。 杜玉明刚刚走进来就呵呵一笑道:“老陶说的对,我们这里没有谁负责谁。大家都是因为互相信任才走到一起的!” 旁边的曹林听了有种想吐的冲动,什么叫互相信任,大家只不过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活下去才走到一起的,信任这个词在这个时代实在是略微有些奢侈了。 曹林干咳了一声说道:“没错,我们这个营地是大家共同维护的!如果你用要帮忙的地方跟我们说,我们会尽量帮助你们的”虫竹们都是人类嘛!” 杨林扭头一看,眼睛登时变得锐利无比。他看到了曹林脑袋上面的两个小角了:“你不是人类?” 一句话说的大家一愣,曹林更是已经将自己当成人类了,毕竟没有人愿意被称之为生化人,即使他真实身份确实如此。 曹林脸色略微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的确,我是生化进化者!” 话音网落,只见杨林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警惕的看着曹林,又看了看其他进来的四十余个人,生化进化者和人类进化者的区别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极难分辨,但是曹林脑袋上的小角实在是太特殊了,人类进化者是不会有这些东西的,也可以说每一个生化进化者与正常的人类进化者只见都有些不同的地方,只不过位置不同,曹林的太醒目了。 陶飞不满的看着杨林的表现小冷冷的说道:“杨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曹林是生化人不假,可是他却也是我的朋友,一个可以让我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他的共同并肩作战的战友!” 陶飞这句话说的曹林心里热乎乎的,因为陶飞说的这些都是真实生过的。他们只见维系关系的不是信任,而是需要,大家互相需耍。 杨林语气中带着警恍:“在南方,生化人跟随者丧尸跟我们人类进化者战斗,如果你的朋友遇到其他生化人会如何决断。” 陶飞坚定的说道:“无论遇到什么人,他们都会坚定的与我站在一起。” 陶飞没有说与国家,与人民站在一起,而是说与他自己站在一起,也向这些生化进化者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现在这个营地的进化者人数越来越多了,可是生化进化者的数量还是那些,不过他们个体综合实力还是要占据一定优势的。杨林面具下面的表情一定非常丰富,可是他似乎一直都没有摘下面具的意思,张鹏不满的说道:“我说这位朋友,你就不能把面具摘下来说话么?这么说话,不觉得很辛苦吗?同时也很不礼貌唉!” 杨林看了看周围的人,似乎没有要动武的意思,于是松开了紧握的拳头,不过却不代表真的放弃了警惧之心,此时他甚至怀疑陶飞也是生化人。 “我的脸很丑,害怕吓到你们!” 张鹏嘿嘿一笑:“我们在末世这么凄惨的环境下生存了这么久了,什么没见到过!” 杨林略微犹豫了一下:“你确定你能接受吗?” 张鹏坚定的点了点头:“当然!” “那好吧!” 杨林说着将黑色面具摘了下来,只见面具下面是一个长满了恶心的脓包的脸,甚至有些脓包已经破裂,丧尸能让人接受也仅仅因为他们是丧尸而不是人类,如今一个人类进化者就这样站在面前,让人忍不住有种反胃的感觉。 邵美云在后面恶狠狠的掐了一下张鹏腰间的软肉:“看你做的好事!” 很明显忘记了,刚刚自己似乎也是想看一看对方的真实面貌的。 张鹏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是这样的!” “没事!不过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这里有多少是人类进化者。有多少是生化进化者!” 随着介绍,杨林的眼神越来越冰冷,很显然,他已经看出来了。这里能说的上话的除了陶飞之外全都是生化人,这让他不禁有些后怕。如果真的在这里生点什么,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 不过随着大家交流的深入。杨林敏锐的现,其实这里的一切都还是以陶飞为主。 杨林一路行来的目的很简单小就是看看究竟还有多少人类幸存者营地。同时团结所有幸存者营地里面的高手,去都,参加都大战。 “都大战吗?我们可以参加!不过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杨林眉头皱的更紧了,有些不满的说道:“好处,难道你眼中就只有好处吗?我们都人民在受难!” 陶飞断然站了起来:“都人民在受难,可是其他地方的人民也都在受难。如果按照我们的计划是等过完年,我们立刻去清理北尔省的丧尸,这段时间我们可以说是派出了所有能派出的进化者,就是为了让我们有一个安全的大后方,这样我们也可以更加安心的出去做事。” 杨林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收复都意义重大,如果全国幸存者们知道了我们收复都的消息。绝对会非常振奋的。” “也许吧!不过现在消息闭塞,其他地方怎么才能知道呢!” “呵呵。那你觉得我们是如何知道你们的呢!” “你们知道我们是一回事,关键问题是,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们!” 杨林略微有些尴尬:“你们毕竟离得太远了!” “我想你们即使是知道我这个人,恐怕也是不好的一面吧!” 杨林更加尴尬了。他们所了解的陶飞何止是不好啊,简直就是穷凶极恶,虽然见面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同,可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还是占据了上风,如果不是为了都反攻大计,他也不会来到这个地方了。 “那些只是传闻罢了,不足为信,不足为信!” “哎!虽然我不知道传闻究竟是什么,但是我杀了很多人的传说肯定是真的。” 杨林叹了口气:“那些我都知道,可是为了国家,我们应该摒弃一切成见!” “然后秋后算账是吗?”陶飞鄙夷的看着杨林,很显然他从来不相信国家的承诺,到时候说不定就找个什么借口就把你给清算了。 “如果你一定这么想,那我想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呵呵!自古以来当权者都是如此,能同打江山不能同坐江山,最后的清洗是一定的!” “那是以前,而且现在是末世,整个世界都不太平,我们不应该去想那么遥远的事情,也许将来你还是一方霸主呢!” “呵呵,也许吧!”陶飞敷衍道。 “我们切磋一下如何!”杨林 “我看还是不要了吧,以免伤了彼此的和气。”陶飞婉言拒绝道。 “没事,我们切磋切磋小点到为止!”杨林坚持着,很显然,杨林是想要看看陶飞的实力,如果陶飞实力不行,那么他就要用武力威慑。如果陶飞实力很强,那么他就要用怀柔的方式看看能不能用其他方式解决。 陶飞自然知道杨林的打算。不过他也不想弱了己方的势头,即使是真的合作的话,双方也需要依靠实力来确定地位。 “那好吧!既然你坚持,那么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一群人离开会客室,径直荼向宽阔的江面,这里是最佳的决斗地点。 “点到为止!”陶飞客气的说了个请字。表示让对方先出手。杨林也不客气,虽然他已经长途跋涉走了很远的路了,但是出于对自己的绝对信心。所以毫不犹豫的提出了挑战。 众人远远的观望着,杨林也不客气,身后衣服碎裂,一条黑紫色的巨龙腾空而起,巨龙的身上滴滴答答的滴落着黑紫色的液体,掉落在冰面上直接将冰面腐蚀出一咋。大窟窿。巨龙身上出的酸腐味道让远在两百米开外的人闻到了都觉得恶心想吐,众人不由得关切的看向了陶飞,毕竟陶飞距离这种恶毒的味道更近。 陶飞皱了皱眉头,大喝一声:“来吧!” 很显然恶毒的酸腐味道让陶飞也有些不适应了,不过他的实力很强。这种毒气的攻击对他效果并不大。 毒龙呼啸着穿过数十米的距离恶狠狠的扑向陶飞,陶飞不闪不避,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冰壁。二者轰然撞在了一起,冰面没有破裂,但是很快毒液就将冰壁腐蚀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度极快,甚至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 陶飞借着冰柱的力量腾空而起躲避开来,高声喝道:“小心了,看我的流星冰雨!” 腾空而起的陶飞站在晶莹剔透的冰柱上面仿佛凌空而立,看的杨林有些眼晕,陶飞居高临下,数以百计的冰刺从天而降,将杨林所在位置方圆数十米的范围笼罩在内。 杨林巨龙一卷身躯,龙头瞬间变大张开黑色巨口,直接将通往面前的冰刺吞进嘴里,冰刺遇到毒龙出刺耳的腐蚀的声音,瞬间将冰雨危机解除。 可是陶飞的真正攻击意图确实隐藏在了流星冰雨的后面,从一开始现杨林的毒极为霸道的将冰面腐蚀的时候。陶飞就知道普通的攻击根本不可能突破剧毒形成的壁障。 冰如… 一道巨大的冰峰从天而降,径直的压向杨林,杨林只感觉头顶一暗,他的视野已经被毒龙和冰雨给挡住了,等现冰峰迎头砸过来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毒龙身体一盘将杨林的身体保护在中间,巨大的龙头迎着冰峰直冲过来。 二者轰的一声碰撞在一起,冰沫四溅,所有的腐蚀的声音都被这一撞击所出的巨大声响所覆盖。 冰峰落下,砸的地面忽悠一下子,可是毒龙却从冰峰的顶端冲了出来。 曹林等人看了脸色大变,这毒也太霸道了,竟然可以瞬间腐蚀击穿厚达二十几米的冰峰。 陶飞眯缝着眼睛看着杨林被罩在冰峰中间,没有继续进攻,刚刚他已经手下留情了。陶飞不想让这样一个顶尖的大夏国的进化者就这样死,在自己的手上,如果是外国人的话。陶飞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 当然了陶飞没有尽全力,杨林也没有,双方网开始只是互相试探一下罢了。 杨林从来没有被人打的这么惨,虽然没有败。但是却很丢人,一怒之下从背后突然再次伸出四条毒龙,毒龙出,瞬间将冰峰击的粉碎。 陶飞呵呵一笑,他突然现,这一战没有白打,至少现自己又可以多出一种攻击方式了,只不过这种攻击方式还需要练习之后才能使用。 五条毒龙赫然盘旋在杨林的头顶作势欲攻,陶飞哈哈大笑:“我看你还是拿出全部实力来吧!不耍让我太失望啊!” “你要小心了!”陶飞愤怒的低吼着。 五条毒龙从五个不同的角度同时向陶飞攻来,只有后退一途,可是陶飞不喜欢后退。数十道冰壁瞬间出现在毒龙攻击的方向,不过这一次毒龙没有如愿的轻松击破冰壁。 “哼!你真以为我的防御是那么容易攻破的吗?”陶飞冰冷的声音在这片天空中响了起来。 夹杂着陶飞冰之源力的冰壁的防御力足足上升了好几个倍,这种攻击和防御的模式陶飞是第一次使用,十五级以前不会用,十五级的时候还没有可以用到它的地方。 一道巨大的冰刺冲破毒龙的守护径直向杨林攻去,杨林轻松向旁边闪过。可是攻击过来的冰刺没有像以往那样横冲直撞,竟然一转弯再次攻了过来。 杨林微微一惊,不过他毕竟也是经历过很多大场面的高手,怎么可能被这样的攻击方式吓到,一条毒龙直奔冰刺的后面连接部位冲去。 轰!冰刺被打的断裂开来。只留下冰刺前面巨大的部分借着惯性飞出老远。 陶飞冷冷一笑:“这战打的很有意思啊!” 半空中,毒龙呼啸着向陶飞扑了过来,陶飞依样画葫芦也想弄个冰龙。可惜了他没有那个艺术细胞。从来都没有,弄个四不像的脑袋。两个庞然大物相撞在一起,并终究是比毒液更加坚硬,毒龙的头被撞的四分五裂。不过转瞬间又再次回复了过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可是谁都奈何不了谁,不过很明显杨林的战斗技巧比陶飞更高一筹,毕竟陶飞只是野路子,而杨林背后站着一个庞然大物国家。 杜玉明一看双方打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分出胜负,不由得对白衣女子说道:“我看这场比试就到此结束,你看如何,我们双方同时喊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