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小麻烦(三)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45章 小麻烦(三)

浅说老杜,我记得你的女人也不少啊,咋就突然好互口呢,这可不好啊!”陶飞鄙视道。 杜玉明嘿嘿一笑道:“我又没说我要他做我的女人,我只是说耍他变成女人而已!” “也是,虽然咱不歧视同性恋,也不歧视人妖,但是放在咱自己身上还真就受不了,想一向同床共枕的曾经是个男人,心里就会起鸡皮疙瘩。” 陶飞喝杜玉明完全没把任磊放在眼里,两个人竟然肆无忌惮的调侃起来,任磊最恨别人说他人人妖了,也特别反感别人要把他变成女人,末世之前他是红牌鸭子,末世的时候差点被男人给轮了,这让他心里生根本性转变,也就是传说中的极度变态。 任磊脸色涨红,愤怒的推开石俊,恶狠狠的冲着陶飞和杜玉明说道:“你们再个说完没有!” “呃!在跟我们说话吗?不好意思,刚刚说了点悄悄话!”陶飞调侃道。 很显然,陶飞这些人压根就没将任磊放在眼里,这让石俊不由得有些晕,要知道这些人真要是在这里打起来的话,那这个酒店就等着重盖吧! 任磊已经忍不住要爆了,要不是看到程玉了,以为杨林也在这里,否则他马上就会爆了。 石俊一看任磊忍不住要暴走了,赶紧跑到两伙人中间哀求道:“你们都是大爷,求你们不要在这里打好不好。小本生意不容易啊,你们要是真打起来,这个酒楼就直接没了。” 任磊伸手一扒拉石俊冷冷的说道:“你放心,我会战决的!” 石俊这个时候很想放声痛哭。可是他知道今天自己肯定是要倒霉了,心中不由得暗骂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给这些祖宗上菜,让他们早点吃完好离开这里,偏偏还鬼迷心窍的来了个促膝长谈,虽然谈的时间不长,可是真要命啊! 黎洛冲着杜玉明和陶飞微微一笑道:“这个人交给我了,你们没意见吧!” 说话间,仿佛根本没把任磊放在眼里,这让任磊更加悄怒爆棚了,从来没被人这么瞧不起过。”你们一起上吧!”任磊愤怒的冲着陶飞等人怒吼道。“我靠,这什么人啊,也太狂了吧!让我们一起上!”陶飞说道。 “真不愧是我都欣赏的人妖啊,有魄力,太有魄力了!”杜玉明调侃道。 黎洛干脆连屁股都没离开座位,直接干脆的说道:“我就坐在这跟你打,省的有人说我欺负你!” 任磊怒气上冲,再也忍不住怒火了,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直顶脑门! “欺人太甚!” “其实我们也觉得挺欺负人的!”伊莉莎白很搞笑的来了一句。 任磊气的头一晕,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说话这么难听。 “我”…我”…我要杀了你们!” 话音网落,只觉得一阵微风吹过,任磊已经冲到了陶飞的面前,很显然他想要先收拾陶飞和杜玉明这两个让他愤怒的人,至于女人。他跟所有男人都一样。希望将这些绝色美女都纳入到自己的后宫里面。 不过黎洛刚网既然说了交给她,所以陶飞哪怕在任磊的拳头都快打到自己的时候也没有动。他相信黎洛绝对会及时阻止人妖男的。 一道细密的由银编制的网瞬间罩向任磊,等任磊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度挥到了极致的缺点就是无法及时改变自己的行进方向,直接被罩了个严严实实,黎洛轻轻一拉,将任磊拽了个趔趄,想要挣脱的时候,突然现。这网不但紧密、结实,而且根本就是越挣扎越紧。 石俊眼睛都直了,在他眼中高不可攀的任磊竟然被这几个人给轻松制服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跟着任磊过来的其他进化者干脆站在那里也傻眼了,甚至不敢上前帮忙。 任磊大叫着:“你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们一对一对决!” 陶飞很干脆的来了一句:“影响形象,太影响形象了!” 伊莉莎白也跟着说道:“呱噪,太呱噪了!” 杜玉明听了微微一愣:“我说小白啊。你从哪学那么多方言啊!” 对于杜玉明称呼自己为小白,伊莉莎白没有半点办法,谁让这家伙实力是仅次于陶飞的顶尖生化人呢,不过没办法也只能忍着,大不了不理他。 程玉听到任磊大呼小叫的,将脑袋从陶飞怀里钻了出来,有些绯红的小脸如同诱人的苹果,陶飞忍不住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几口。 “这么快就解决了?”程玉虽然看到了被黎洛网控制的老老实实的任磊,可是依旧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当然了,解决这种小人物,哪里还需要我亲自出马啊!” 黎洛不满的看了看陶飞:“那就是说解决这种小人物就需要我这种小人物出马咯!” 陶飞连连说不敢不敢,黎洛也没真的在意陶飞说什么,用手一指任磊:“该你了,别让他呱噪了,听了闹心!” 随着任磊再次张嘴骂人的瞬间,口中瞬间被陶飞填满了水,又变成了冰,下场与里刚一模一样,满足 程玉得到确认,这才在陶飞怀里坐直了身体,拍了拍小胸脯:“网才真是吓坏我了。” “怎么,你很怕他吗?” 程玉点了点头:“恩,这个人很变态的。最喜欢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而且那些女孩子被他折磨的好惨啊!””哦!我说呢,我说他打扮的男不男女不女的,原来真的是个变态啊!”杜玉明一句话,硬生生的将被困在网里面的任磊给气的晕了过去。 这个时候石俊再也不敢有丝毫其他念想了,这些人哪里是普通客人啊,连堂堂国家第二高手都被轻松摆平了。 当然了,任磊并没有那么弱,只不过是黎洛太强了,双方差距很大,加上任磊正处在暴怒阶段,还小看了自己的对手,所以才一下就被收拾了。 任磊这个懊恼啊,要是自己小心一点,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地步啊! “装晕!”杜玉明没心没肺的踢了一脚任磊。 一看任磊没动静,杜玉明嘿嘿一笑:“晕了也好,正好给他做阉割的时候他不用害怕了!” 任磊哪里是真的晕了,他是实在听不下去了,所以不得不装晕,希望能够避免尴尬,可是一听到对方竟然想让自己变成太监,这还了得,没等他反对,那边蓝小婷恨恨的说道:“正好将他变成女人,省的他祸害那些小姑娘” 就在大家以为蓝小婷要说出什么正义之词呢,结果她又接着说道:“等他变成女人了,让他去祸害那些男童去!” 哐榔,…哐榔” 四周的桌子椅子背掀翻无数。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怎么一个个说话都这么不着调啊! 任磊刚刚想要表示自己其实没卓,可是听到蓝小婷这句话。竟然真的生生给气晕过去。 杜玉明踢了两脚任磊,鄙视道:“没点承受力,这就晕了!” 石俊在旁边疯狂擦汗。这群人太变态了,都要阉割人家了,还埋汰人家没有承受力,太”太,” 石俊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形容词了。 任磊带来的人已经派人飞快的跑回去报信了,剩下的人走上来一个满脸笑嘻嘻的青年,一手拿着烟,一火机。 “几位哥哥。几位姐姐抽烟,抽烟!”陶飞轻轻一摆手,淡淡的说道:“不会!” 青年一看陶飞说不会,竟然干脆就又把烟收了回去,要知道。这年头烟可是宝贝,你有钱也没地方买去,杜玉明曾经为了抽烟自己去晒村叶,然后用纸卷吧卷吧抽过好一阵子,一回忆起这个往事杜玉明就全是眼泪。 杜玉明一看这个青年竟然把烟给收回去了,一时间这个气愤啊:“我说年轻人,他不会抽烟,难道我就不会吗?信不信我让你们老大现在就变成女人!” 任磊刚刚苏醒一点,一听这话,心想我丰脆一直晕下去得了。免得尴尬。 青年人不愧是脸皮厚,拍马屁的好手,屁颠屁颠的跑到杜玉明面前,恭恭敬敬的直接将整盒烟斗递了过去,不过手里拿着一根,直接递到杜玉明手里,然后给点着了火。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刚刚被你们强大的实力给震慑住了,一时间脑袋反映有些迟钝,千万莫怪千万莫怪啊!” 陶飞一听,这小子太有展了,自己当初就是因为性格极度抗上,又不会溜须拍马,所以才生活一直没有什么着落的。 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小子,会说话。有展!” 青年听了这话,脸上笑容更灿烂了,那马屁拍的震天响,虽然陶飞不喜欢拍马屁的人,可是听了依旧觉得舒服,拍别人他听了可能会骂上一句马屁精,觉得不舒服,可是拍自己,他还是很愿意接受的。 伊莉莎白在旁边突兀的来了一句:“这就是你们大夏国五千年文化传承中的文明么?” 陶飞呵呵一笑:“当然,拍马屁绝对是我们大夏国五千年文明中最经典的部分。试问哪个皇帝不喜欢溜须拍马皮的小人,哪个当官的身边能少了这样的配角,他们是历史潮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了,你也可以理解为,要是天天有人跟你对着干,哪怕这个人是君子,你也会烦死他了。” “老陶说的太对了,即使是给领导提正确的意见,也需要正确的方法才行。否则你这次行了,老板不说你啥,可是等你下次不行了。老板绝对是新帐老账一起算,也就是俗称的秋后算总账。” 伊莉莎白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这些话一听就懂,甚至还能举一反三。 几个人喝了点茶,杜玉明问道:“陶飞。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两个家伙啊!” 这句话问的,无论是装晕的人,还是周围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的都禁不住竖起耳朵听起来。 “那个里刚嘛,不要杀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心疼儿子嘛!” 陶飞的话让石俊不禁松了口气,即使其他在这里吃饭的人也都跟着松了一口气,要知道能进到这里吃饭的人都是有头有脸有地位有实力的人,对于里帆所谓的杀人不偿吓且:小事只经见怪不怪了,要是里帆有这种地位环悲什么坏事不做,那他们才觉得奇怪呢。他们更看重的是陶飞对待他们这类人的态度。 陶飞叹了口气。语不惊人死不休接着说道:“就简单的惩罚一下。让他达到刘云飞那种地步就行了,人啊!好死不如赖活着!” 别人不知道,可是他身边的人没有不知道的,这种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杜玉明嘿嘿一笑:“你来我来!” “你来吧,我还要尽量保持一下形象!” 杜玉明看到陶飞这副表情,真想胖揍他一顿,耳惜觉得这是一件不可完成的艰巨任务,于是只能是算了。 “那这个人妖呢!”杜玉明很不负责任的说道。 任磊心中狂喊:“我哪里是人妖了,不就是长的比女人漂亮吗?这也算错吗?再说了,我也只是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啊!” 当然了。他只能心中呐喊了。嘴里面塞的满满的都是冰,想喊也喊不出来。 “这个人妖就按你想的处理吧!”陶飞也绝对不是个对自己说话负责人的家伙。 “立刑架吧!”杜玉明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对着陶飞说道。 只听砰的一声,一咋,冰制的刑架树立在酒店里面,黎洛控制着自己的银。将里刚绑在这个刑架上。 杜玉明说着:“虽然不知道你究竟做了多少坏事,但是你却绝对养了一个畜生儿子,当然了,他做多少坏事我们是不知道,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惹到了我们!” 杜玉明边说话,边将里月的嘴用刀给划开,鲜血顿时流了一地,嘴里的冰块也掉了出来。 然后杜玉明又一根一根的捏碎了里刚的手指,踩碎了里网的脚趾,里网疼的疯狂的叫喊着,声音撕心裂肺,可是杜玉明依旧一遍说着话,一遍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他说的是做人的道理,可以说所有人都知道的做人的道理,虽然他从来不觉得这些道理有什么人真正的相信过他。因为人类始终是一个非常自私的群体,总是怀着善良的心做着丑陋的事情,总是希望别人为自己、为社会付出,而自己负责监督拿好处。 杜玉明行刑比陶飞更加残忍小黑色的火焰将被捏碎的地方都焚烧的干干净净,地面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低落的几滴血之外,整整半个小时的行刑时间,竟然没有再掉落半点鲜血。 整个行刑过程中,没有人敢出半点声音,整个酒楼里面唯一可以听到的就是里网撕心裂肺的叫声,任磊根本就不敢想,更不敢睁开眼睛,他宁可自己听到的一起都是幻觉小即使他明知道这不是幻觉。 这个时候杨林带着几个人丛外面走了进来,脸色阴沉的可怕,很显然,对于里面的事情他已经知道的非常清楚了,也知道究竟是谁来了,对于陶飞,他可谓是太清楚这个人的实力了,面对面的对战,任磊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几个同样非常强大的顶尖生化人呢。“住手!” 杨林怒吼一声。 可是杜玉明压根就没理会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杨林,你来了!觉得我跟陶飞哪个人的手艺更好一些!” 所有人都惊呆了,竟然敢跟毒王杨林这么说话,他们头一次见到,即使是任磊从来不服杨林,但是平时说话的时候也绝对不敢如此嚣张。 任磊听到这话的时候,更是绝望了,这些人跟杨林认识,这是他第一感觉,第二感觉就是杨林也同样没有放在这些人的眼里。 杨林神色不变,他清楚的知道这些人实力高强,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单单一个陶飞就足以克制他了。 “那个里刚已经那样了,我可以不管,不过我请你们放过任磊,我在这里谢谢了!” 杨林如此低调,这在别人眼里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他现在就是这么做了,而且做的非常非常低调。 “呵呵!杨林,这样吧,你跟我打一场。你赢了,我放过这小子,你输了的话,那我就让他变成女人,你觉得这个赌注如何。”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杨林必然会答应的时候,杨林却拒绝了:“算了,不要比了,我认输,如果我的毒克制不过你的话,那我根本也就没有丝毫赢的希望,我想即使是陶飞也只能跟你不相上下吧!” 出乎他的意料,杜玉明竟然很认真的摇了摇头:“陶飞是个变态,真打起来的话我不是他的对手!” 杨林很是吃惊的看了看杜玉明道:“既然你不是他的对手。而我又与他打了个平手,你凭什么觉得能赢我呢!” “呵呵!你真以为陶飞那天就赢不了你?你太瞧得起自己了。他那只不过是在逗你玩呢!” 杨林脸色微微一变,但是终究没有动怒,毕竟他也是一个顶尖的进化者,再说了,那天他也确实知道对手既然是冰水双能力,那么站在一个有利自己的地方却没有利用,就说明对方没有想对自己怎么样。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