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飞哥心太软 飞哥很缺德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61章 飞哥心太软 飞哥很缺德

二陶飞知道营她桔况的时候,简直是恕不可遇,直按就垫竹山去将那些敢在他出现意外时候捣乱的家伙削戌人根枉在中心广场上勺 杜玉明和黎洛、曹林、张鹏等十几个人联手总算是将他络秧了下来看着陶飞恕不可遏凶悍的样乎,那对新来的双胞胎一时间一点声音都不敢了。 伊丽莎白棍幢事的将这对双胚胎拉过一边轻轻的问道:“陶飞将你们带回来的?” 双胞胎害怕的点了点头她们确实是但害怕,这里的人一个比一咋,凶,不过还算庆幸的是陶飞是这些人中最凶的一个,面对眼这个和善的外国姐姐,她们感到很亲切,不由得小心的问道:“您也是飞哥哥的女人吗?” 伊丽莎白笑了笑道:“何止我是她的女人哉告诉你,你们的飞哥哥可是万一百多个女人的!” 令玲用小手孙住自己性感的小嘴惊讶的差点叫出来,那边合鱼根本就是直腰叫了出来:“哇!这么多!” 伊丽莎白笑了笑道:小丫头叫那么大声干嘛,没看把他们都恰吓到了吗?” 令鱼一回头看到陶飞等人都看句了她这边,不由存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对于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没才人真的忍心生她的气。 “算了我们出丢谈!” 陶飞带着大家走了出去对于自己带回来的这些个进化者,陶飞一直都在考虑如何貉放一下王八之乞,让他们都非服在自己的脚下,可是很显然,这只能是他一厢桔愿的事帐,王八乏气只是一积传说罢了,陶飞更加信拳头口 杜正明以了口气道:“其实你带这些人回来之就应该巳经想过的,这些人没那么容易屈服的,他们只是想耍一个更安个的环梳希望你能带他们取存更多的他们雷要的东西? 可是事实是你这两次行动都没寄带上他们,虽然这两次行动一次比一次危险,但是他们未必能够明白你的苦心。” 陶飞忍不住说道:“居苦心哉是帕他们络我当累赘,死了之后还臭了载的名声。” 这一句姑,说的很直白、却也是事实众人一听不由得郁笑了。 如个在这里的人都是在陶飞出事之后圭动站过来的人,单扯一介,杜业明并不能真正的震慑住那些生化人,即使他辊厉害,但是他缺少陶飞那股旭劲,耶使加上枣洛也不斤。 这个时候门外才人进来极告说南宫宇来了。 南宫宇就是当初跟陶飞在都开平见到的那个中年生化人也是这些生化人的头领,他的能力陶飞一直都不知道,表现的很种秘,可是那么多高级的生化人都能够拥护他,可见他的实力一定不一般。 “你来做什么?”陶飞不满的看着这个想要趁他不在轨起事端的人。 “跟你顽一谈!”南宫宇种色不变他是个耍做大事的人,一直想耍融入人类的杜会,可是人类进化者对他们这些生化人的抵融桔绪让他们没才更好的选斧。自从到了陶飞这个营执之后,他的心思就洁貉了,陶飞意外的迷路,让他被压肺的心立亥就活了赶来,可是今天陶飞又回来了了 对于陶飞,南宫宇才着强烈的不满因为在这里,他没才丝毫的权划,那些不如他,但是跟在陶飞身边时间长的人,得到了更多的权划,也捉到了更多的进化机会,可是他们依旧处在边张? 所以他一煽动几乎所才跟他一起过来的生化人和进化者都起来了,如果不是杜亚明和黎洛的实力确实很丝,还能勉强震慑住他们的话,恐怕他们之间早割血流成河了。 在他的刻意纵容下才才了但多进化者来找蓝小姣、伊丽莎白等陶飞的几个心爱的女人不停表白,一方面是想耍拥楷美月行,毕竟耶使进化者,又是美女的本来就少,可是一下乎让陶飞占去了五个人,这实在是让人太嫉妒了,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者看杜虫明的底残在哪里。 不过陶飞回来了一切郁将改变,他必须要跟陶飞谈一谈,自从上次陶飞轻易战胜他糟心练的八大高手亡后,南宫宇不看到陶飞还没什么,可是一看到陶飞腿肚子就会哆味,没办法,他一想到刘云飞的下场,不由得也联想到了自己。 当然南宫宇不是单釉来的,外雨近三百个后来的进化者都在外面络他站脚助威,否则他压根不敢进来。陶飞呵呵一笑:“南宫宇,你胆子不小啊!哉还没死呢,你就想上位了,是不是我对你们太宽大了。” 虽然陶飞看起来笑的但和善但是南宫宇知道,陶飞这个人从来不能以常理来拒断,说白了,就是才点神经不正常的样乎,才些时候该生气的事桔,他不起,该杀人的时候不杀,反之他想杀人的时候,即使这个人只是说错一句站都会被杀死,出了名的喜怒无常了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吵架的我只是想为我们这些新来的进化者们争取更好的待遇口”南宫宇强作镇定的说道。他知道,千万不能惹怒陶飞,否刚他连这吓,门都出不去,外面那些家伙,没一个敢跟他走进来面对陶飞”不跟我吵架?哇农沿”你觉得你配跟我吵架吗?。陶飞种色一凛给浴的说道。 南宫宇吓的腿一哆味他从进来的时候就巳经才了心理准备,可是害怕倍旧是害怕,它不会因为你才了心理滩备就不会害怕了 载,哉,只是希望你能够公平的对待我们新采的人!”南宫宇强忍着惧意说道”农农”公平?你觉楞什么是公平?怎么才算公平”陶飞逼视着南宫宇习 他才点逼视这介,家伙了敢做不敢当,当然了,这得理解他,任何一个人在面对死亡戚胁的时候,都会害帕的 他之所以没才跑具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看到了曹林带回来的那九只雷鸟,实在是太凶悍了、这些十五级的雷鸟让他感到恐惧,他这边阵营里面所才的进化者加起来也没才这么多十五级的高手啊!”当”当然是平均分阶了!。尚宫宇连说证都才些磕巴了,越是曾经高高在上的人就越是怕死,因为他们也曾径用了无数的方法杀死了数不沽的生命,所以他们比普通人更加帕死。 陶飞逼视着南宫宇,怯牲走到他的而前、吓的南宫宇不住的后退恼侄的竟然退到了门外,外面近三百个进化者都怔怔的看着他,南宫宇还没才反腆过来,陶飞一样手,非狂的一巴掌房了过去,直按将南宫宇扇的横飞出去口 南宫宇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自己乓处的位置不由捉羞忙交加,他没悲到陶飞会月这种方式打自己,正所谓打人不打脸,如今陶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自己,这面子让他如何能放的下去了 想!什么事?。陶飞好像什么丰桔都没生过一样,只是眼晴停旧鄙视着南宫宇。 南宫宇心理一哆咏刊洲升起来的恕火一下乎就被流灭了,因为他知道,陶飞要杀自己,自己根本等不到任何的援助,更何况其他人还站在那边看热闹,丝毫没才过来帮忙的意思习 哄喳” 从屋乎里面跟着走出来的杜丢明等人以为南宫宇饱合怨恕的喊了一嗓子之后会说些什么场面让呢没想到,竟然是。我婚了!。 杜圭明明晴都才些直了:我靠,老曹,这也太扯了吧!哉捏捏你,者看这是不是做梦!” 没等曹林月意杜圭明根旭的拖了曹林一把,疼的曹林。哎吻”一声! 果然不是做梦!” 曹林气的冈想要拖回来只见杜业明的身上腾的冒出一层黑色火临,一扭头看了看曹林,那意思是你可以福回去了。 可是杜玉明这黑色火临哪里是他能沾的起的啊!一不小心碰上了保证烧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带剩的? 曹林一连说了好几介,你,后面的枯就再也说不下去了o 杜业明干脆不理会曹林一扭头向陶飞走去,然后欺洪的站在陶飞的身后,他巳经将自己的位置定位为陶飞之下的第二人了,什么时候能越陶飞,他相信陶飞也会做月样的选烽的刁 黎洛也怯怯的走了上去站在陶飞的另外一边,这三个最强者,一直郁合作的非常好,如果陶飞没才当初的承诺的话,那么曹林这些人也未必会才个天这样的特殊徘遇? 南宫宇,其实你并没才错,错的是我!””怎”飞哥!”南宫宇才些俗了。 是哉低估了你们的,低估了你们贪婪的心o”陶飞平静的证语说的南宫宇洽汗不停的往下流,转瞬间就将京服都给打湿了,可是他浑然不觉o 突然陶飞声音转为高立:。你们什么都还没才做,就想要哉络你们这介”给你们那介”伶们配吗?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才点实力就想耍这要那的,我。你们连一点忠武都没才付出,整天呆在营她里面,让你们出去做点事桔,总是敷秆了事,然后住那一坐什么都悲要,你当老子是傻乎吗7” 陶飞暴恕的声音如月矫天霹唐一般响彻整个营北上空所才人都被忙呆了? 今天陶飞借题辉彻底暴走了,他要将这个营执扬底重新整顿一下,虽然不能一下全杀掉,那样他就没多少手下可用了,但是该死的,一定要死? 面对陶飞的呆怒周围三百多个进化者,竟然没才一个敢出一点声音的,陶飞在都营北的时候,虽然没才杀几个人,但是就是因为他没杀人,只是将人变戒了永久的人积,所以大家才会更加害怕。 没才人愿意变咸这样可是又没才勇气自杀,险着陶飞的看句众人的目光,所才人不自觉的感觉自己浑身浴,五月的天气竟然让他们感到寒哈刁 这个时候,巳轻才人受不了陶飞的逼视竟然大吼着转身煎跑,罗一个杉形族位,轻私的来到这个进化者身后,本来他要杀一个进化者并不会这么容易,可是这个进化者挨明显已经帜要崩溃了,罗但 罗追又是一咋,够形族位,这一次,他出现在了陶飞的面前献媚 陶飞点了点头突然甩手就是旭根的一巴掌,将罗打的倒飞出丢,嘴角隘出一丝鲜血,这一巴掌打的罗心都凉了,可是陶飞极着说了一句韶:“媳!你做的但好!这一巴掌算是奖励你的!不过下次注意点,我这介,人不是很喜欢杀人!” 听到这句船罗竟然惊喜交加,脸上笑的灿烂极了,仿佛那一巴掌真的是奖励他的一样。 可是这证听在别人的耳朵里面却是另外一层舍义,陶飞不喜欢杀人可是他不杀人比杀人更让人恐惧了 这个时候甚至才人在后梅为什么那个进化者逃跑的时候自己就在身边,没才光下手杀了他,哪怕是阻批一下也好了,可是这样的机介很难再才了口 所才的进化者,你者看哉,我看看你,大宗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谁耍是这咋,时候想逃的韶,那绝对会遭到群殴的。 者这罗屁颠屁鼓的样子众人没来由的根根的逼视了他一番,正所谓吃不到葡萄硬说葡萄酸,罗确定自己可以活下去了,心理自然是异常的高兴,可是其他人不一样,他们还不能确定陶飞要如何对付自己。 南宫宇一者罗这一瞬间就背叛了南宫宇的心真是极凉儿桩凉儿的,他甚至可以确定,只要陶飞一句估,这些曾经跟他一起共供的伙件们,全都会背叛他。 “飞”飞哥”你锐了我吧!哉知道错了!”南宫宇这个时候也顽不上颜面了只耍能活着,一切都好说,虽然他内心责怪那些人背叛他,可是他却只能责怀,因为他月样怕死口 陶飞嘿嘿笑道:“甫宫宇不耍靠近炭,万一你给哉来个突然龚击,那我可是会但危险的!” 南宫宇眼泪都帜下来了:“飞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让我往东,我绝不住西,今后你让载上刀山,下油铝,哉绝不合糊,飞哥,你就兢了我吧!” “哎!我这个人就是心太软啊!” 这句话听的杜汞明这些人想笑也只才他们可以陆意的跟陶飞开玩笑,因为他们跟陶飞在一赶的时间巳经但长了,大家也是扫互信任,知道陶飞是咋,什么性格的人,那就是只要你不背叛他,开一些啡怕过分的玩笑他也都是一点都不介意的口 可是听到那些跟陶飞不是拱熟悉的人的耳朵里这站就不一样了,陶飞似乎原谅了他们,他们可以好好的活下去了。 不过陶飞腰下来的证让根多人的心一下就乱了。 “南宫宇啊!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我让大家伙投粟,如果大多氨人都觉得你该死的估,那你就不要谦虚了,当然了,如果大宗都棍爱戴你的证,那你可以继缤活着,你说怎么样。” 南宫宇面如死灰他从来不觉捉这些进化者会爱乾他,但是他又不能不稗一下,因为他根本就没才任何逃生的希望。 但是陶飞的话竟然还没才说完:“这样一会呢,素给你们每个人都上一张纸,你们在纸上面写出二十个最该死的人,然后我在这里立上一个大牌乎,然后挨吓,纸冬唱名,被点到最多的二十个人,那不好意思了,你平时做的坏事太多了,大家都很想你死!怎么样,这个建议不错吧,否则你们犯了错,我一点都不惩罚你们的好,那哉以后怎么惩罚别人啊!还才啊,个天这结局,你们要怪就怀那些鼓动你们的人吧,如果不是他们,你们啡里需耍舔现在这样担惊受怕的。”陶飞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可以请晰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载说飞哥素咋突然友现、你怎么刺这么缺穗呢!”身后目巴例着嘴笑呵呵的说道了 目巴这一句估,听的杜拉拉心里碰碰乱跳说实估,她也很害怕陶飞,听到目巴这样跟陶飞说韶,自然是心理害怕口 陶飞还没等说什么一旁张鹏捉口道:“飞哥什么时候不缺穗了,你太少见多怪了!” 身后这两咋,人说证这个难听,听的杜拉拉眼皮枉跳可是陶飞似乎什么事桔都没才生过一样,竟然一枉头根委屈的说道:“我这么高尚纯洁的人,什么时候变戒你们口中那种靛德带冒烟的人了!” 杜拉拉一听陶飞这近似开玩笑的口吻,嘴巴张的老大一时间竟然说不出韶采。她也是因为目巴的坚持,才背饭了南宫宇,她开始还不明白目巴为什么这么坚持,可是者到个天这一募,她似乎又些明白了,这咋,团队的人相互信任,可以在生死关头将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婚对方,这在她原来的那吓,田队是不可能出现的事。 虽然杜拉拉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这样互相信任可是目巴明白,这是无欺次战斗中培养出来的那积战斗友谊,每一个人都明白在这末世里,没才可以相互信任的月件,是很难生存下击的?未完持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语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旗!

下一篇   第162章 极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