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诡杀 诱惑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80章 诡杀 诱惑

三纹里,陶飞讲来的时候也现了。男人所占其例同样仆可是女人的地位怎么会这么低呢。 “呵呵,男人,他们自己顾自己还顾不过来,更何况是我们了!那些拥有进化者实力的男人是不会对我这样姿色的女人感兴趣的,而那些普通男人,他们即使想养活我们,一个人养活一个,他们也做不到。” 陶飞有些蒙了:“怎么可能小一个养活一个都做不到?” “你真以为这里的男人有多强吗?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一开始拿起武器都会手脚抖,他们能走出去为了生存而战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找小姐付出的代价比他们养活一个女人所付出的代价要小太多了。” 陶飞无语,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现实了。 “那你这次来我这里?” “当然是有代价才来的,否则让我白来,谁干啊!”田亮笑着说道。 “那你还要主动献身,你明知道我没钱的啊!”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姑娘爱俏,虽然你不是什么帅哥,但是你是进化者,身体好,那方面肯定也厉害的!” “我靠!这也行!太佩服你了!”陶飞一副被你打败的神情。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需要,我想你也该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纯饭?我现在还不饿。”陶飞摇了摇头。 “你不钱,可是我饿了啊!跟着你去吃饭,今天我可以免费的,可是如果只有我自己去的话,那我就需要付钱了!”田亮很坦然的说道。 “那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带我去吧,想吃点什么就点什么好了,反正今天都是免费的。” “想的美啊,免费的也不是什么都有的,不过因为你是进化者,所以给你的待遇会好一些,我也算是打打牙祭了。” 看着田亮笑的很开心的样子,陶飞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这些人当初可都是出入高级场所的高级人才。同情是不可能的,陶飞可不会同情这些人的,正所谓一个乞丐是不会同情一个从富翁变成乞丐的人,甚至会幸灾乐祸。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一个非常干净的小饭店,田亮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些字,陶飞看不懂,不过饭店老板看明白了,将这张纸一收,说了句陶飞听不懂的话。 田亮低声翻泽道:“他问我们点什么菜!” “随便吧,你想吃行么就点什么好了!” 田亮高兴的点了这个又点了那个,很快就上满了一桌子的东西,陶飞诧异的说道:“这么多的东西,你能吃的了?” “吃不了打包!”田亮此时幸福的就像是一只快乐的小鸟,当然了,她已经不能算是一只小鸟了小不管怎么看田亮的年纪也该二十七八岁了。 陶飞只是随意尝了尝这些食物的味道,味道还不错,当然了,陶飞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这些食物了。 但是他还是没有吃,因为这些东西的味道他不怎么喜欢,肉排有点生,不过貌似这些学习了西方文化的自认为很时髦的家伙们都这么吃。 凉菜有点热忽忽的感觉,样子好像是放到锅里面炒过一次。在北方的凉菜那都是凉的,南北巨大的差异让陶飞即使很长时间没吃这些东西,也还是有些吃不惯。 “你真的一点都不吃吗?”田亮尽量克制着让自己的举止文雅一些。 “恩!你吃吧!不用管我!”陶飞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田亮吃着东西。 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白人走了过来,黄色的头,蓝色的眼睛,很大的一个鹰钩鼻子,做到田亮身边说着陶飞听不懂的话! 两个人交流了几句之后,这个高大的白人狠狠的瞪了陶飞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陶飞皱了皱眉头,田亮赶紧解释道:“他叫丹尼尔,他跟我说晚上要去找我,我告诉他我今天晚上没时间!我要陪你!” “哦!我说呢,他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田亮捂着嘴呵呵笑道:“他是我的常客了,想养着我,可是又养不起,因为他想养的女人比较多,但是每次看到我跟其他男人在一起都会这样,不过他还是很有能力的,每次出外狩猎成绩都不错,只不过他还是养不起我!估计一会他会来找你麻烦的,你小心一点哦。” 陶飞一捂脑门,这都哪跟哪啊!他有点不习惯这里的生活,还是家里好,女人一大堆,男人只要肯努力做事,至少都可以养活一个女人的。 陶飞不知道的是,自从他消失以后,杜玉明在都营地那边狠狠的宣传了一下节林营地,使得很多男人都徒步穿越几个省来到节林营地,因为这里有很多很多外国女人,而且不用为生计愁。 “难道你没有跟他解释清楚吗?” “我告并他,我今天晚上要陪你啊!”田亮坏坏的笑着。 “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讨厌他,因为他这个人做那个的时候有点变态,每次都把我给折腾的很惨!”田亮眼神中不自然的流露出一丝厌烦的神色。 “那你就拿我当挡箭牌,似乎有点不好吧!”“我也知道不好。几”真不想接他的生意!小田亮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连吃冻旧一廷加慢了。 “哎!算了,希望他不要来找我的麻烦 陶飞话还没有说完,田亮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一定会找你麻烦的,你小心点才好!” 陶飞忍不住笑道:“呵呵!我话还没说完呢,我的意思是说希望他不要自找苦吃”。 “你很厉害吗?”田亮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还可以吧!估计赢他是没什么问题吧!”陶飞无所谓的样子让田亮非常的好奇。 陶飞就不明白,这个田亮明明长的并不是漂亮,为什么这个明显是低级进化者的白人会那么喜欢她小难道是床上功夫好?陶飞一万个不理解。 就在陶飞话音网落的时候,丹尼尔手里似乎有意无意的向这边走来,路过陶飞身边的时候,身体故意一栽。好像没有站稳一样,向陶飞倒了过来。 陶飞也没有躲,而是手里多了一根又锋利又细的冰刺,对准即将倒过来的丹尼尔的身体,那意思就是你到过来吧,我让你身上多一个窟窿。 丹尼尔当然不是真的要倒,他只是想要找麻烦。 他没有看到陶飞手中那根细弱织针的冰刺以为陶飞要用手扶他,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机会,然后借口他碰了自己,可是当他撞到陶飞的手上的时候,他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敏锐的感觉到一根极细,而且冰凉的东西从自己的肋下刺了进去,不疼。一点都不疼,可是他却感到自己浑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就被抽干了一般。 猛的用尽身上最后的力气,让自己的身体尽量站起来,用手摸了摸刚刚被刺到的位置,有点凉凉的,而且那股凉凉的感觉就在自己的体内。一直从这里延伸到心脏。 “你”你”你把什么东西扎进了我的身体!” “呵呵,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啊”。 丹尼尔费力的解开自己的衣服,那个让他感觉凉凉的地方什么都没有,连一点血都没流,只是留下了一个肉眼难以辨别的小针点,可是即使这个小针点也被他用手指轻轻一抹就抹掉了。 丹尼尔心里越的难受,呼吸更加困难,上前就要抓住陶飞,陶飞微微一闪,丹尼尔一个趔趄撞翻了好几个桌椅,气喘吁吁的说道:“告诉我,你对我做了什么?告诉我!告诉我!” 陶飞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不会承认自己做了行么,他只是说:“我什么都没做啊!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啊”。 这句话听的丹尼尔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可是他现自己现在的感觉不是要吐血而是要死了。“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丹尼尔强提力气想要站起来,可是倒下容易,想要再站起来谈何容易。 没等他站起来,身形一歪。到在地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跟他一起进来的两个人赶紧跑过来,叫喊到:“丹尼尔,你怎么了?丹尼尔你怎么了?” 当然了,他们的动作让所有人都误会了这两个人,以为这两个人是真正的关心丹尼尔呢,只有陶飞看到了,他们的手在丹尼尔身上摸索着,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 丹尼尔斯了,这两个人则是在专门负责治安管理警察到来的时候,将凶手的罪名直接安置在了陶飞的身上。 陶飞则是一脸的无辜表情:“几位大哥,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了,我倒是看到他们两咋。将丹尼尔身上的东西都拿走了,不信你可以搜一按,有可能是下毒,谋财害命。” 两个拿走了丹尼尔东西的人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其中一个用手颤抖的指着陶飞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了丹尼尔的东西!我看是你拿了才是!” 陶飞笑道:“那好吧,我想我们可以让警察先生们搜一搜身,我是今天新来的,身上一点你们这个营地的东西都还没有呢!” 当然了,陶飞说的每一句话和听的每一句话都是田亮帮忙翻泽的。 警察一看就知道事情蹊跷,毕竟没有人是傻子,而且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陶飞杀了人,身上没有一点伤口,也没有淤青之类打斗的痕迹,那么就只可能是隐疾或者什么不知名的毒,而且丹尼尔身上的东西很明显就在这两个人的身上。 两个人被警察带走了,他们无论怎么喊叫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田亮低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我不懂!”陶飞假装糊涂,他可不想给自己找来不必要的麻烦,虽然他一点都不害怕这些人。 田亮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丹尼尔是你杀的,可是你杀了他就断绝了我的一点生活来源!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 陶飞呵呵一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不承认。 吃了晚饭,田亮一直送陶毛到了事先安排的住所,里面一应物品都有,只不过房间很卫生间也很没有做饭的地方,卧室和卫生间加起来只有十五平方米左右的空间。 “我先洗个澡!” 陶飞微微一愣:“你不打算回毒洗吗?。 “呵呵,你以引儿每个人都有众样的待渴吗“只有进化者才有众样的待甩”,知果你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得到他们的认可,或者你为营地做出突出的贡献,那么你得到的待遇会更好,这里洗澡也只有冷水没有热水,他们那些人可是什么都有的,甚至女人都优先挑选 “你们不觉得不公平吗?。 “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他们保护我们,而我们忍受他们的奴役和盘录”没有他们我们可能早就成为丧尸或者野兽的粪便了 “呵呵,亏你想的这么开!” “想的不开能怎么办,又不能去死,要是真想死的话也不至于活到现在,而且还活的这么辛苦。” 陶飞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些天一直睡在野外,即使他实力再强也绝对不会愿意睡在那种地方的。 房间太小了,一张双人床就占去了接近一半的地方,加上一张桌子,一个小小的墙壁柜,两个人站在里面感觉有些拥挤。 陶飞一屁股坐到床上,往里躺了躺淡淡的说道:“你洗吧!洗完就回去吧!” 田亮笑了,然后当着陶飞的面开始脱衣服,她的动作很慢,都说女人洗完澡的时候是最美的,也有人说女人脱衣服的时候很美,陶飞很清楚的知道田亮这是在诱惑自己。 可惜她注定要失败了,现在的陶飞已经不是当初的陶飞了,当初是漂亮的女人就要,现在不是极品都不要,处女的话,还稍微可以降低一下要求,女支女的话,那就根本不用考虑了。 田亮再自认为最诱人的方式摆动着自己的身体,可惜陶飞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就闭上了眼睛。 “难道你不想要么?”田亮的声音轻柔的如同魔鬼的诱惑。 “你还是赶紧洗洗离开我这里吧!我想休息了!还有就是,不要试图诱惑我,你还不够资格爬上我的床”。陶飞冷淡而绝情的声音让田亮神色一滞。 不一会,卫生间里面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还有女人的呻吟声,很显然田亮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有女人洗澡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诱惑,特别是门还是开着的小而陶飞已经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碰女人了,听到这个声音,陶飞不自觉的小腹微微一热,竟然有了感觉。 可惜他已经将自己定位到一个比较高的层次了,是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女人的。 田亮洗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竟然没有看到陶飞的身影。不由得有些懊恼的跺了跺脚,嘟囔道:“老娘叫的嗓子都快哑了这个木头竟然无动于衷,难道是个废人!” 声音虽然很低,但是陶飞耳朵非常好使,听的是一清二楚。 气的陶飞真想冲进去让她体会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男人,可惜这种冲动仅仅一念之间就过去了。 田亮赤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轻轻的叫了声:“陶飞,我要走了”。 陶飞一句话都没说,假装自己睡着了,心中这个骂:“比o的,衣服都没穿就告诉我要走了,赶紧滚,不要折磨我!” 田亮见陶飞一句话不说,竟然一丝不挂的凑了上来,用自己丰满的胸膛贴向陶飞的身体,没等她贴上,陶飞猛的一翻身,田亮为之一怔,下一刻,她看到了陶飞冰冷的眼神,清澈的没有半点,而且陶飞身上渗透着一丝丝的冰寒之气。 刚才洗过澡,身上不由得微微一颤。 “赶紧穿上衣服滚!”陶飞冰冷的声音显示出他已经生气了。 田亮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砰砰的乱跳着,慌乱的穿上衣服,连扣都还没系好就开门跑了出去。 洗澡?陶飞才不需要呢,他想洗澡有的是水。 一夜过后,陶飞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黄金从哪里来,去抢。很显然,抢黄金还不如直接吃霸王餐来得简单。 不过陶飞不知道自己这个早餐其实也是免费的,他撵走了田亮,她也将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也给带走了,这是那些翻泽经常做的事情。 每次这个营地来的新人,需要翻论的时候,他们都会这么做,没有一次例外。 陶飞一点都不饿,因为他可以几天不吃东西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走出房门才现,这个房的连锁头都没有,更不用说钥匙了,不过想想也是,这个房间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杯子,一个褥子之外。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个时候锁头似乎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陶飞走着走着,慢慢现,这里的房间都是空的,里面除了自己之外,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外面一个专门负责看守的人,他很好奇,不过却知道问了也白问,对方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还两说呢。不过这种问题想一想也就明白了,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有更好的生活空间了,没有点能力的人想进这里也进不来。 走上大街,天空已经大亮了,天空中的雾气如今变得越来越薄了,阳光似乎也能透射进来一部分了,虽然依旧有些阴沉!,

上一篇   第179章 狼奔 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