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互算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88章 互算

开始我就讨来了,我坏问你来着,你没回答!”噪“联的回答让凯瑟拉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陶飞笑着说道:“宝贝早就来了,不过她似乎很喜欢看我们表演的节目”。 “你,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呢!”凯瑟拉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陶飞在她心目中的地个从网问奉若之宝,到现在一落千丈。 “我告诉你?你有没有搞错啊,你的宝贝女儿问了你好几遍我们在做什么,你都不回答,就是一门心思的在做,告诉我,你满足了多少次”。陶飞很无耻的问道。 凯瑟拉愤怒的推开陶飞,两个人的身体一分开,不得不说凯瑟拉的宝贝女儿视办极好,竟然一眼就看到了两个人的位置:“妈妈。你们俩那里好脏”。 “我靠,这眼力也太好了!天还这么黑都能看清楚!”陶飞忍不住说了一句。 凯瑟拉满脸通红的说道:“口兰!我的宝贝女儿天生就可以夜视”。 “那我刚刚不是被她给看光了吗?她是不是要对我负责啊”。 “陶飞,你真无耻,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一个!本来我以为帕瓦里奇是一咋。无耻的小人,没想到,他跟你比起来简直纯洁的就像是一个处女 “谢谢夸奖,谢谢夸奖!这是我这半年多一来听到的唯一一次夸奖。” 看着凯瑟拉一脸不满的表情,陶飞话锋一转,笑道:“我在海上漂了有半年多的时间,你说你会不会成为第一个夸奖我的女人呢”。 说着用力一拉凯瑟拉的蛮腰,让她重新趴在自己身上,享受着美女柔软的身体。 “不要,宝贝在呢!”凯瑟拉惊呼一声。 “她都看全套了,还差这一点吗?。 微微抬起头对着宝贝说道:“快去睡觉。我们早晨田亮就要出的”。 在凯瑟拉奇怪的注视下,宝贝听话的去睡觉了。 “她都没这么听过我的话!” “当然了,她怕我!因为我还比较陌生,而且还非常厉害,所以她才会听话,这是必然的 “好了,不说了,我感觉到很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不许挑逗我”。 “当然,我们田亮还得赶路呢!抓紧时间休息”。 说完,两个人如同八爪鱼一样纠缠在一起睡着了。 本来两咋,人势同水火,凯瑟拉也是看陶飞如同不共戴天的仇人。甚至非常讨厌陶飞,可是这个时候,陶飞也是一直抱着警惧的心理,而这一刻。两个人的神情异常的平和。仿佛就像是一对多年的情侣纠缠在一起。 天亮了,普拉西提带着两个黑眼圈爬了起来。这一个晚上他都没有休息好,因为宝贝很闹人,她不太习惯没有妈妈在身边睡觉,可是她又害怕陶飞,所以这一咋,晚上她也没有睡好。 看着宝贝女儿有些疲惫的神情,凯瑟拉非常愧疚的说道:“宝贝对不起。妈妈不该让你一个人睡的!” 陶飞在一旁接口道:“你要是觉得让在在旁边旁观更好的话我想我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见。” 凯瑟拉一阵无语,通过昨天晚上那件事之后,两个人之间的隔阂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异常亲密起来。 凯瑟拉突然间说道:“帕瓦里奇的追踪术非常的厉害,我担心这吓。时候他已经快追上来了 “追踪术?你知道他怎么追踪的吗?。陶飞疑惑的问道。 “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们以前每个背叛者都会被他追杀到,有一次,他出外回来的时候,那个叛逃者已经离开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了。可是没想到,在一个月之后小帕瓦里奇竟然还是拎着他的脑袋回来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背叛帕瓦里奇了。”凯瑟拉一脸惊恐的神情。 “那你为什么还敢背叛他跟我走?” “我没有选择,他盯上我的宝贝女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在等实力进化,每当他实力进化到更强的层次时。就会吞噬一个人的能力。而这个人是不固定的,我担心他下一次进化之后吞噬的目标就是我的宝贝,而你是我见到的他唯一忌惮的人,所以我才会同意,否则我说什么也不肯冒险同意跟你一起的凯瑟拉满脸痛苦的说道。 “好了,不要难过了,我现在已经基本恢复过来了,他不是我的对手,只要我们跑到那条河边上,我们从河里一直向下漂流,我就不相信。这他也能找到我们!”陶飞笑着说道。 很显然,陶飞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凯瑟拉点了点头,不过脸上的忧愁依旧没有散去。 走到中午的时候,打了一个猎物,放在火堆上烧烤。 凯瑟拉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不过她的宝贝女儿成长度有够快的,看起来已经有七八岁小女孩的身高了,不过她的心理年龄依旧很 陶飞舔着脸坐在凯瑟拉的身旁,一只手翻动着火上的烤肉,另外一只手则伸到凯瑟拉的身后的衣服里面,摸的凯瑟拉坐立不安,想耍拒绝。又有些不忍心,她非常想要。哪 宝贝有些不舒服了,稚嫩的声音突然问道:“妈妈,你在干什么。怎么总动啊!” 凯瑟拉感觉自己的脸在烧,白了陶飞一眼,用手压了压陶飞不老实的手臂,可惜没有摆脱开。 只好低声哀求道:“现在不要了,等晚上的,你想怎么样都行!我女儿在呢”。 陶飞呵呵笑了笑,不过手却依旧没有拿开,凯瑟拉一脸哀求的表情,不过在看到陶飞丝毫没有拿开的意思之后,也只要忍下了,因为她确实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另外一边,帕瓦里奇已经找到了被杀死的兰多夫,为了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厉害,帕瓦里奇的脑袋被他给砍了下来带在身上,他害怕如果自己离开了,兰多夫的尸体会被野兽吃掉。那自己回去就没有可以显示自己威严的东西了。 将兰多夫的脑袋别在身后,然后迅的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飞快的向陶飞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度极快,而且没有丝毫出错的可能。 临到晚上的时候,普拉西提带着凯瑟拉的宝贝女儿去休息了,陶飞则是和凯瑟拉两个人双宿双飞小一场激烈的肉搏战,凯瑟拉完败! “你真是号怪物。怎么这么强啊!我一个人怎么能受得了你啊!”凯瑟拉趴在陶飞的胸前撒娇的说道。 “呵呵!所以啊,我家里有很多很多的女人,你以后就是其中之一,对你没什么特殊要求,乖乖的听话别给我戴绿帽子就成!” “让我乖乖的听话,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跟你暂时只是相互需要罢了,难道你真以为我们俩可以长长久久吗?你不要做梦了!”凯瑟拉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好吧!这个问题我也不强求,以后再说,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这么个美女,你的丈夫却不愿意碰你呢”。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他喜欢的调调不一样,我受不了!”凯瑟拉有些隐晦的回答道。 不过这却引起了陶飞的兴趣,他如今特别想知道那些对他来说一直都很神秘的东西:“神秘调调。说来听听啊!我也想学一学!” “还能是什么,刚刚我跟你都做过的!他喜欢我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满足他,我不肯,后来慢慢我们就疏远了,要不是为了我的宝贝女儿,我早就不理他了凯瑟拉满脸的无奈表情。 “各种各样的方式?你还都做过了?那你为什么跟我做了,跟他就不肯呢。是不是我长的太帅了。让你一见钟情!可是这也不现实啊,我长得太普通了!难道是缘分不成!”陶飞自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一问一答。 “还能什么原因,我是女人,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没有了夫妻生活好几年了,你说我会变成什么样,跟你做也是没办法,饥不择食吧。也是没有更好的选择,而你这个变态不用那么多方式满足你,你能解决问题吗?”凯瑟拉调侃的说道。 陶飞傻笑一声。这个时候他倒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因为他也同样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也只能用没有选择的选择来解答了。 突然陶飞感觉周围的空气微微一阵波动,这个波动距离他有至少一百米的距离,但是陶飞却清晰的感觉到了,而且这种波动很熟悉。他知道帕瓦里奇追上来了。 可是他很好奇,帕瓦里奇怎么可能会追上来这么快,不过这可能是他永远都无法明白的问题了。陶飞没有跟凯瑟拉说,因为他担心帕瓦里奇可以听到他们两咋。人的交谈。同时也怕凯瑟拉一惊一乍的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现了他。 和凯瑟拉相拥在一起聊着天南海北的事情,可是陶飞很惊奇的现,那丝波动之后,竟然一点其他迹象都没有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已经是偷袭的最佳时机了,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时机不成,或者说是自己的感觉错误了。 陶飞宁可相信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也绝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帕瓦里奇是这些年来他遇到的最强的一个进化者,而且也是唯一让他不敢有丝毫懈怠的进化者,没有一丝的胜算。战斗时候全靠双方挥。 等了一咋。多小时,凯瑟拉似乎又想要了,她并不是一个非常强烈的女人,只不过任谁憋了那么久,今朝正好有一个很强悍的男人给她泄,她也绝对会克制不住自己。 当凯瑟拉带着满脸希翼的神情将手摸向陶飞下边的时候,轻轻的说道:“还行吗?我还想要!,小 陶飞瞬间就明白了帕瓦里奇在等什么,他在等人在最的时候出手,那咋。时候人的警惧心才是最弱的,也是无法抵抗的诱惑。 “当然,只要你行,我就一定没问题”。陶飞假装很高兴的回答道。 黑夜里,漆黑一片,陶飞只能看到火堆附近十几米的距离,更远的位置他看不到,宝贝已经睡觉了小寂静的夜里,只有凯瑟拉浓浓的压抑的喘息声,激烈的碰撞声,她不太敢出呻吟声,因为她害怕吵 就在凯瑟拉堪堪达到的瞬间,帕瓦里奇的攻击到了,黑夜里划过一道寒光径直朝着凯瑟拉和陶飞斩去,凯瑟拉突然受袭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一下扑到陶飞的怀里,堪堪达到的瞬间那种喷的感觉让她怎么都无法一下恢复过来,双手紧紧抱住陶飞的脖子,双腿则是拼命的夹住陶飞的身体。 陶飞立刻就判断出了帕瓦里奇的攻击位置,早有准备的陶飞单手一抓一把抓住攻击过来的武器,帕瓦里奇对自己的攻击从来都是准备很多方案,武器被抓。帕瓦里奇低声喝道: “金属重手!” 一个泛着淡淡黑光的巨大的金属一拳打在了凯瑟拉的光洁的后背上,凯瑟拉被打的闷。当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去,陶飞另外一只手顺势绕过凯瑟拉一把抓住这只泛着金属微芒的手。 “极寒刺骨!” 坚硬的金属手臂竟然被极寒之刺瞬间穿透,帕瓦里奇闷哼一声。急忙向后退去,陶飞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用手一把甩开凯瑟拉,整个人赤果果的冲着帕瓦里奇就冲了过去,如果仔细看的话,下面的地方还滴着几滴液体,一片狼藉。 九条冰龙对着后退的帕瓦里奇一顿狂轰,帕瓦里奇也是一个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高手,虽然一时失策。但是防御极为紧密,陶飞的攻击很难突破他的防御。 轰的一声,两咋人全力一击,双双倒退好几步才站稳脚跟。 陶飞一看自己已经无法再扩大战果了,不由得停止了进攻,帕瓦里奇也同样是看到偷袭失败,也不想和陶飞硬碰硬。 陶飞呵呵一笑:“我说帕瓦里奇,你怎么有这种嗜好,竟然喜欢看别人做那种事情,你是不是每天都要看啊!” 帕瓦里奇也不生气,他这种人已经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了,竟然反过来调侃道::“我只喜欢偷看,而且喜欢偷看我的敌人临死之前疯狂的那一次,你是没事了,不过凯瑟拉恐怕就不妙了。你早就知道我来了吧,可是你为什么没有告诉凯瑟拉呢!” 黑夜里,凯瑟拉痛苦的呻吟着,很显然,这一下她受伤不轻。不过陶飞不敢去看她。面对强敌,他一点都不敢大意。 “我要是告诉她的话,恐怕我就无法伤到你了,我想刚刚那一下,我至少可以废掉你一条手臂,让你那条手臂十天半个月无法挥最强战斗力,我说的对吗?” 帕瓦里奇摸了摸自己受伤的手臂,满不在乎的笑着数道:“没什么。我有的是时间,你是这些年来第一个伤到我的人。我只是很奇怪,你竟然可以忍心让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给你做挡箭牌,而且还是一个正在跟你做那种事情的女人。难道你就真的那么冷血吗?” 陶飞笑着看了看帕瓦里奇:“我想我们也许是同类人,她是我的女人不假,但是我和她只是相互需要,而不是一定要同生共死,我在她心中不够资格,她在我心中同样也不够资格。如果我刚刚真的跟她说了的话,那么此时为难的就是我了,现在我占据上风,虽然无法杀掉你。但是我已经伤到你了,至少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以你的小心谨慎,你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你就这么了解我吗?” “当然。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人,特别惜命!没有十足的把握是很少会去做危险的事情的,除非是迫不得已,而你现在的选择很多,所以我认为你会一直跟着我们,一直到自己完全恢复过来,然后再想办法杀掉我们。正所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帕瓦里奇笑着说道:“看来你我还是知己啊!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现我的呢!” “我也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找到我们的呢!要知道我们可是跑了很远了,而且我们还趟过了两条小河!”陶飞反问道。 “我说我是凭借嗅觉闻到你们的气味,你信吗?”帕瓦里奇同样反问一句。 “那我也说是我的第六感,那你信吗?” 两个人哈哈大笑,一旁的普拉西提恐惧的蜷缩着身体,他不知道这边的战斗情况,帕瓦里奇来了。这是他知道的最不好的消息。很显然。凯瑟拉的宝贝女儿除了陶飞之外,她还有一个更害怕的人,那就是帕瓦里奇,宝贝哭喊着扑到了深受重伤的凯瑟拉的怀里。 “既然我们都知道无法从对方嘴里听到正确答案,那我们说这些岂不是毫无意义!”陶飞戏德的看着帕瓦里奇,嘲讽的说道。 “当然了,我也觉得没有什么意义,不过也总归是一个机会不是吗?这也让我们更加深了了解。”帕瓦里奇毫不介意的笑了笑。 “机会,你已经受了重伤。战斗力至少折了一半。刚才拼命的防御。我想你的伤势又加重了许多。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活着离开吗?” “那你就试一试看我能不能活着离开!”

上一篇   第186章 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