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强敌再现妖人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89章 强敌再现妖人

:一二里奇顿了顿接着说道!”众次你赢了,不讨下一“讥不会有那种好运了,陶飞你记着,等我伤好了,我将会成为你的梦寐我会让你寝食难安,但是我却不会杀掉你,我会让你自己承受不住压力,自己自杀 “呵呵!帕瓦里奇,正是因为这样我才鄙视你,你跟我对决明明是有很大胜算的,为什么却一定要选择偷袭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做法”。陶飞嘲讽的说道。 “哼!别把我当成小孩子,我赢你是可能,不过你肯定跟我拼命,外面这么乱,要是我因为杀你拼个两败俱伤,再遇到个怪物,我可能就回不去了!我可是很惜命的!有那么好的方式杀你的话,我怎么会选择硬碰硬呢!” “那好吧!既然你决定跟我玩阴的,那就不要怪我了” 陶飞话音网落,四面八方突然出现一层淡淡的水之壁障,黑色的夜晚,将一切都掩盖的那么完美,可是帕瓦里奇竟然完全清楚陶飞所做的一切。 “陶飞,你的偷袭也失败了,你注定是无法偷袭到我的,今天也注定无法留住我!我们拜拜了”。 覆盖了整个数十米空间的水幕没有丝毫的波动,帕瓦里奇竟然直接从水幕里面穿了出去了,陶飞甚至没来得及将他留下。 “我说过,我五行能力全都具备的,可是你就是不信,白白浪费能量”。 陶飞恨恨的一跺脚,将水幕撤掉,他可不想浪费能量,本来想将自己融入到水幕里面,然后通过水幕为媒介控制水龙动最强攻击呢。 帕瓦里奇走了,陶飞根本拦不住他,他可不懂什么追踪之术,可是陶飞如果失败之后想逃的话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唯一的选择就是拼命,所以他要倍加小心。 那边凯瑟拉伤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帕瓦里奇的攻击被陶飞阻断了一下,不过由于凯瑟拉没有防备,所以也还是被震成了内伤。 “你没事吧!”陶飞蹲下身子关心的问道。 凯瑟拉此时恨不得杀了陶飞。狠狠的一巴掌扇了过来,陶飞轻轻用手一把抓住凯瑟拉的手,淡淡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你混蛋!刚刚你明明知道帕瓦里奇已经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凯瑟拉怒吼道。 “告诉你?那我是不是也要告诉帕瓦里奇我知道他来了啊!如果他那么好对付的话,你就不用跟我逃命了。我当时告诉你你会怎么做,万一他感觉到了,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出现,如果他不出现,那么我们就永远都要小心翼翼的等着他出现给予我们致命一击!”陶飞说话依旧平淡,仿佛什么这件事情与他无关一样。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配合你!”凯瑟拉依旧愤怒难平,很显然,她是无法原谅陶飞所作的选择的。“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做出这样的选择,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的,当然了,我也会尽力保护不让你受到伤害,这次是意外,呵时!下次我们配合好一点!” 陶飞若无其事的样子气的凯瑟拉真想胖揍他一顿,可是她也知道自己此时受伤了,即使没受伤也不是陶飞的对手。 “多!这次就算了,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会杀了你!”凯瑟拉愤愤的咒骂道。 “当然,我们商量一下暗号。否则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办!”陶飞笑呵呵的又凑了过去,虽然凯瑟拉受了内伤,可是影响并不大。眼看着陶飞的色狼之爪又攀上自己柔软的身体,凯瑟拉气的一翻白眼,差点晕过去,这都什么人啊,刚刚还差点将她当成挡箭牌呢,这一会就又凑上来了。 “你真无耻”。 凯瑟拉恨恨的用手推拒着,可是陶飞的手像是长在他的身上一样,无论怎么推也推不开。 “不要这样啊!事情不是已经说开了吗?”陶飞舔着脸将凯瑟拉的身体抱入怀里,两咋。人此时都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 凯瑟拉急了:“宝贝还在呢!” 陶飞嘿嘿一笑道:“你打算让宝贝去那边吗?万一帕瓦里奇回来偷袭怎么办?” “放心,他那咋。人谨慎的很,第一次被你现了,第二次肯定更加小心的,而且他现在受了伤,肯定不会重新回来的!”凯瑟拉肯定的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肯定,那宝贝快点去那边休息,我们明天早晨还要赶路呢!” 宝贝艾尔玛听话的跑到那边去休息了。不过这个时候凯瑟拉也已经没有了漏点了,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要是还有漏点的话,那就真是没心没肺了,当然了,陶飞心里的火气也渐渐的冷却了下来,只不过他还是喜欢抱着个东西睡觉,以前他单身的时候睡觉喜欢抱着被子或者抱着枕头什么的,如今是抱着女人。 不过凯瑟拉始终是一个多年没有性福生活的怨妇,陶飞稍微挑逗一下就立刻重燃斗志,当然,陶飞只是习惯性的动作,却没想到凯瑟拉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能有漏点。 “你不是这么有心情吧!”陶飞有些哭笑不得 “还不都是你,都这时候了还不老实”。凯瑟拉一边抱怨着,一变骑到了陶飞的身上。 “我这叫爱的抚摸,我的习惯,哪里知道会这样啊!”陶飞并没有拒绝凯瑟拉的要求,他是一个可以持续奋战一个晚上的男人。 “哼!你试试几年都不做”。 这也是凯瑟拉身体好,否则换普通人。做了这么多次,白天还要赶路,恐怕早就没有力气了。 陶飞的担心并没有变成现实,帕瓦里奇很明显是个小心的过了头的人,如果换做是陶飞的话,他一定会不停的骚扰对方,反正自己也留不住他。 帕瓦里奇黑夜里拼命的奔跑着,其实他受的伤比陶飞想象中的还要重很多,极寒刺骨直接伤到了他的一条手臂,他没有遇到拥有不死之身的进化者,当然了,以他的谨慎性格,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即使遇到了他也不敢随意吞噬,深怕自己一个消化不好被对方给收拾了。 而且陶飞接下里的疯狂攻击,他只能用一直手臂防御,这让他无论怎么强悍也不可能用一只赢陶飞,因为他没有陶飞那样的攻击方式,这也是他的弱点,吞噬得来的能力在控制上面要明显弱于本源之力的拥有者。 受了重伤的帕瓦里奇对营地方圆几百里的范围都非常熟悉,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一头就栽了进去,他这个时候非常的害怕,害怕陶飞真的会追上来,因为陶飞所拥有的能力同样是他感到害怕的,竟然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 就在帕瓦里奇以为自己安金了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帕瓦里奇大吃一惊,这个身影太让他熟悉了,简直是熟悉到了极点,一个连他都畏惧三分的高级进化者。 “帕瓦里奇,没想到你会伤成这样,是谁这么厉害啊!”来人淡淡的声音由不得他不紧张,双方虽然不是敌人,但是同样也不是朋友。 “你跟踪我?。帕瓦里奇反问道。 “我只是路过看到到你在狂奔,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你了,因为这片土地上没有人逃命的姿势比你更难看了”。 帕瓦里奇神色不变:“安德拉,你不用在这里对我冷嘲热讽,那个人如果是你出手的话,恐怕你连五分钟都支撑不住!” 安德拉嘿嘿一笑:“你不用对我使激将法,那对我没用,而且你的敌人并不代表就是我的敌人,因为你从来没有朋友,所有的人都是你的敌人,所以我跟你不一样,至少我还可以去找他成为朋友!与一个强者成为朋友,我想会更加美妙的”。 “你跟他成不了朋友,因为他是大夏人!”帕瓦里奇很显然非常了解安德拉。 安德拉微微一操,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大夏人,他们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的高手,你骗人的技术什么时候这么低下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哼!爱信不信,不要以为我从来不说真话,这次我保证是真话,而且如果你沿着我跑来的方向去找的话,可能还能找到他们!”帕瓦里奇很显然是想将安德拉给支开。 安德拉也是个非常狡猾的家伙,自然明白帕瓦里奇的想法:“即使是大夏人又能如何,我又不能真的将大夏人给杀光!”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这里挺安德拉说话的话,肯定会联想到大夏国古代伺候皇帝的一个职业,那就是太监,说话声音尖细。 “呵呵,今天你怎么不一样了,好像跟我认识的安德拉不是一个人了,难道你真的很满意自己现在的变化”。帕瓦里奇刺激安德拉的神经。 “不要试图激怒我,你没受伤之前我还可能忌惮你三分,你受了伤之后,恐怕还不是我的对手!”安德拉有些生气了,他从来不是一咋,脾气好的人,相反脾气非常的火爆。 “哼!激怒你,我用得着激怒你吗,即使我受了伤又怎样,你能捉住我吗?只要我想逃,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捉到我!当年你自己愿意听那个大夏人鬼话,结果现在变得不男不女的,真为你感到悲哀难道你连脑子都不长吗?”帕瓦里奇继续激怒着安德拉,他不希望安德拉继续留在这里,那样他会没有安全感。 “你说错了,那个大夏人并没有完全说错,我之所以能够在这末世当中生存下来并且成为顶级进化者,就是因为我听了那个大夏人说的话,当然了,如果我不听那个人的话的话,可能我现在也还是个进化者,只不过没有这么强大。”安德拉虽然满脸怒容,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异常的平和。 “呵呵!我说你白痴,你还真是白痴,进化者是上帝的恩赐,跟你练没练那个什么蔡花宝典没有任何关系”。帕瓦里奇嘲讽道。如果这个时候有大夏人在旁边听到的话,一定会笑掉大牙,什么蔡花宝典,那种东西也能信,可是眼前这个安德拉竟然就信了,而且也变成了太监。 “哼!你爱信不信!那本书的的确确是我们从古墓里面挖出来的,这一点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假的。”安德拉是…不会承认自只错的。脾与暴躁的人从来都是好面个川,虽然心里感觉自己似乎真的错了,但是面对别人的时候,他是说什么都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的。 “我真为你感到悲哀。竟然就相信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冲动是魔鬼啊!你以后再也无法享受到美女了,哈哈,”帕瓦里奇哈哈大笑。 安德拉似乎对帕瓦里奇的嘲笑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瘦力了,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他早就直接动手了,哪里还会让你嘲笑他。 不过话音里面还是带着淡淡的愤怒:“够了!你笑够了没有!那件事情我不想再提了,而且我现在很好,感觉很强大,我想,如果我没有练那个稀奇古怪的武功的话,那我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实力,这一点我非常确认 安德拉白天是女人,晚上会变得不男不女,至于说变成男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那里已经没有了,不可能凭空多出个那么重要的物件。 “安德拉,不要生气,我想我还是有办法让你变回原来的男人的,你信不信”。帕瓦里奇话语里面充满了煽动的气息。 安德拉眼睛一亮,不过还是摇了摇头道:“你不用骗我,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谁说不可能,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帕瓦里奇继续煽动着安德拉。 “你?你就是一个龌龊的小人!卑鄙无耻下流,自私自利”安德拉将自己能想到的词汇都用上了。 不过帕瓦里奇也是一个脸皮极厚的人,听了这么多的挖苦竟然脸都没红一下,甚至依旧满面笑容。 “那你是选择信我一次呢,还是一次都不信呢!我可是能让你重新变回男人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要是你就这么拒绝了,我想,你以后都未必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要知道,我可以吞噬一些,自然实力进化到一定程度之后,物极必反,也会制造出某些东西来,你信还是不信呢!”帕瓦里奇自信满满的看着安德拉。 安德拉很想不信,可是作为一个男人竟然变得不男不女,这是一般人都无法接受的一咋。事情! 安德拉长长出了一口气。低下头仔细想了又想,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诱惑,是无法抵抗的诱惑,即使明知道这事不可能是真的,可他还是想试一试,双了口气道:“说吧!什么条件”。 “呵呵!你真聪明,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帮我把那个大夏人的人头给我拿回来,当然了,如果你能活捉回来更好。” “去杀一个大夏人?一个能把你都给打伤的大夏人?你觉得我行吗?我跟你最多也是略占上风,你竟然要我去对付一个将你打成这样的高手,我可没有那个自信”。安德拉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说什么都不肯答应。 帕瓦里奇早就想好了说辞,赶紧解释道:“你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吗,那个大夏人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是还不是我的对手,可恶但是兰多夫和凯瑟拉带着他们的宝贝女儿也跟我作对,四个人打我一个,结果兰多夫被我杀掉了,凯瑟拉被我打成重伤,那个狡猾的大夏人却什么事情都没有 说着将兰多夫的脑袋扔给了安德鲁接着说道:“你看看吧!兰多夫的脑袋你应该认识吧!这足以证明我没有撒谎骗你!” 安德鲁接过兰多夫的脑袋看了看:“恩,这个的确是安德鲁的脑袋!看来你说的是真的,不过我看你似乎跑了很远了,他们会不会已经离开了呢?” 帕瓦里奇嘿嘿笑道:“就好像凯瑟拉了解我一样,我同样了解她,她以为我不会回去了,这一点非常正确,是这个人是从来都不冒险,不过你却可以代替我去,相信我你会赢得很轻松的。” 安德拉勉强笑了笑:“相信你的人一定都是傻子,不过我这一次没的选择,只能做一次傻子了,希望你没有骗我,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就放心的去吧!一切又我呢!我稍微休息一下,明天晚上我带你去,我会很容易的就找到他们的,只有夜晚他们才会放松警惧,那个憋闷了好几年的女人如今跟这个小子是,他们晚上会很疯狂,我们还有好戏可以看,何乐而不为呢!”帕瓦里奇淫荡的笑着,他一想到自己在旁边看着那个对自己相当冷淡的女人淫荡的样子,就觉得开心,想着想着竟然不由得笑了起来。 笑的安德拉心里这咋。没谱啊:“喂,你在那里偷偷笑什么呢?” “呵呵,没什么,我就是觉得,那个平日里自命清高的女人竟然被憋成那副模样,竟然比荡妇还要猛,简直就是一副活春宫,偷偷看的那种感觉我想很多人都喜欢的!” 安德拉似乎觉得自己恢复有望了,竟然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很显然,这个世界好人实在太少了,能活下来的也同样寥寥无几。,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