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路痴也有神奇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90章 路痴也有神奇

二圳后半夜,陶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很强烈。看滞绷在自己怀里睡的很香凯瑟拉,在火堆的火光照耀下显得非常的美艳,不过陶飞此时却一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 推了推凯瑟拉道:“起来吧!我们马上出!” 凯瑟拉迷迷糊糊的不想睁开眼睛,她受了内伤,这两天又疯狂的做了不知道多少次,可谓是身心疲惫,竟然吭哧了两声没有动,继续在陶飞怀里拱了拱,然后又睡过去了。 陶飞心中的烦闷越的强烈,他忽的一下坐了起来,连带的将凯瑟拉也带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嘛”。凯瑟拉迷迷糊糊的蜷缩在陶飞的怀里。 “没什么,我有点心神不宁,这是末世多年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即使我深陷无边无际的大海的时候都没有的感觉,我想我们可能会有大麻烦,我们必须马上上路,不能耽搁陶飞果断的说道,不给凯瑟拉半点拒绝的机会。 “可是我的伤还很痛啊!”凯瑟拉开始撒娇的说道。 “你的伤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只有一个选择,你选吧!”面对态度坚决的陶飞,凯瑟拉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陶飞要是真不管她们俩的话,那么她们俩的命运将是无法改变的,除非出现奇迹,可是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奇迹可能出现吗?希望极其渺茫。 “那好吧!我穿衣服,你去叫我们的宝贝!” “恩,度快点!” 陶飞飞快的穿上衣服,跑到普拉西提身边轻轻拍了拍他,将他也叫了起来,其实普拉西提根本就没有休息好,他白天被陶飞扛着跑,晚上又听这边凯瑟拉的的声音,可谓是折磨完了折磨精神。 相反,什么都不懂的宝贝艾尔玛竟然睡的出奇的香甜,凯瑟拉没有忍心吵醒她,轻轻将她抱了起来,陶飞迅收拾了东西,将普拉西提如同扛麻袋一样扛在肩膀上。 凯瑟拉虽然受了内伤,可是也只是影响点度,不过陶飞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帕瓦里奇再出现的话,陶飞甚至都无法保证自己是不是该逃命了,因为这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两个人在旷野中狂奔,当然,这中间最倒霉的肯定是普拉西提,他在陶飞的肩膀上已经昏厥过去了,当然了,他在逃废的心目中的唯一作用就是指路。 也许凯瑟拉也能荐路,但是陶飞很显然更信任这个酷爱研究世界地图的家伙,更何况这介。家伙会八个国家的语言,对于他以后的征程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帮助。 而且陶飞还想着征服世界的旅途中也征服世界各地的美女,言语不通,即使只是玩一玩,陶飞也会觉得别扭,至少也要让对方听得懂自己在说什么,自己有什么需求小而普拉西提将来就是专门帮他培养一些会各国话的女孩子,然后让这些女孩子来教导自己的女人们。 至于让普拉西提直接教导自己的女人,陶飞还不想这么做,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给自己戴绿帽子,这种事情看是绝对看不过来的,当然了之所以看不过来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女人会越来越多,就好像古代的帝妻,戴了无数的绿帽子也不知道。 不远处一群游荡的野狗看到陶飞等人飞快的奔跑着,不由分说的迈开步子就追了上来,陶飞心里这个骂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在逃命,这帮家伙也来添乱,不过陶飞没有心情去关照它们,一看自己的度并不比对方慢,于是干脆也不理会,撒腿就跑,这些野狗跟丧狗不同,它们是进化生物,最开始遇到的那些丧狗是变异生物,总体来说进化生物更加厉害,不过对于此时的陶飞来说,这些生物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 凯瑟拉想要回头消灭这些讨厌的家伙,陶飞赶紧拉住她:“我们没多少时间跟它们消耗,哪怕一点时间都没有,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赶快去逃命,我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帕瓦里奇要追上来了!” 凯瑟拉很笃定的说道:“不可能!他这个人我最了解了,绝对不会冒一点点危险的!” “不要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一次判断失误,就可能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过错,我的判断也许错,但是即使是错了,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但是你的判断不同,错了,那我们俩都要完了 凯瑟拉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她身上有伤,并不像这么辛苦的奔跑,可是如果她不跟上的话,她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陶飞绝对会扔下她不管,那个普拉西提很明显在陶飞的眼中比她重要多了,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去大夏,即使是看着地图也不知道,而普拉西提知道。 跑到了快到中午的时候,后边的野狗群依旧锲而不舍的追逐着,在这个末世里,野狗的生存环境比狼的生存环境要恶劣的多,所以它们为了生存同样非常有耐性。 “这帮畜生,竟然还追着不放,难道就不知道累吗?”凯瑟拉抱怨着,很显然,四,吏伤的缘故,所以她有此坚持不下来“再坚持一下,前面应该有一条小溪。这个时候只有在水边我才有安全感,不过这个季节,似乎那条小溪也会很瘦吧!不管了,先到那边再说。” 又坚持了一个来小时以后,陶飞渐渐觉,似乎自己还没有到达预想中的那个位置,不由得将普拉西提放了下来,用冰水在他的脑袋上浇了一下,普拉西提一激灵,浑浑噩噩的苏醒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呕吐,很显然肚子搁到陶飞的肩膀上,并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野狗群很显然在这次长途追袭中,也感觉到对方并不是普通的人类,这样的人类它们也遇到过,并不好对付,所以只是在四周游荡着,寻找可能的机会,让对手永远处于警戒状态是它们的策略,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让对方疲惫,消耗对方的战斗力。 陶飞笑骂道:“这群野狗,竟然这么聪明,不马上动进攻,不过这样也好,省的耽误时间了。好了,普拉西提,告诉我,我哪里走错了,怎么还没有到你所说的那个地方呢”小 普拉西提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他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有些晕了,又看了看地图,还是没弄明白,很显然,即使是他这个成天研究地图的人,在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位置之前也绝对不可能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的。 “好吧!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那就是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需要先找到一个城市,一个世界地图上面能够寻找到的中等以上的城市,或者一个我可以知道是哪早的地方,这样我才能够告诉你,我们现在什么位置,该怎么走。” 陶飞一下怒了,这咋小时候他心情异常的烦躁,可是普拉西提又说不知道在哪里,更不知道该怎么走,这让陶飞的心情一下更加烦躁了,一把将普拉西提举了起来:“混蛋,要你有什么用,需要你的时候你竟然给我说不知道 普拉西提紧张的抓着陶飞的拳头,尽量让自己的姿势能够舒服一些。连忙说道:“我被你给弄的晕了过去,我真不知道你究竟是跑到哪里去了,这边我不熟悉啊!你要是沿着公路跑的话,那我看看路牌什么的我还可能知道,可是这里我真的不知道啊!” “公路?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公路,凯瑟拉你飞起来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公路,我们先去确认一下我们的方位。”凯瑟拉听完,立刻飞了起来,好在这个时候是白天,要是晚上的话,陶飞估计直接就要崩溃了,说不定跑上一圈跑回到卡斯丹罗营地也不一定呢,别人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可是陶飞一定做的到,别说什么认一个方向走,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迷路的人就会少很多了。 凯瑟拉飞的很高,公路并不难找,可是想要过去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陶飞没的选择,是他自己想要走近路的,结果没跑明白,当然了,凯瑟拉并不知道他的目标方向,否则可能还会给他点指引。 “那边!”凯瑟拉指了指一个很远的位置,陶飞也不管那边怎么样,对着天空中的凯瑟拉喊道:“我们就往那边跑,你来指路。” 很显然陶飞这次也怕走错路了,普拉西提满脸痛苦之色的被陶飞再次扛在了肩膀上,很显然,他的痛苦还远没有结束,如果不是现在的人类身体也随着环境的适应,导致更加好的话,可能他早就被折磨死了。 到了公路上,几个人找跑了好一会才找到一个可以判断位置的路标,普拉西提吐的嘴巴都是苦的,可是为了小命着想又不能不说话。 “这里”,这里”着拉西提犹犹豫豫的说了两个这里,陶飞有些急了,网要动手,普拉西提赶紧一摆手。 “别动手,别动手!我说,我说啊”。 “赶紧说,我现在脾气不好,你不要惹到我!如果你敢骗我的话,我第一个就杀了你陶飞恶狠狠的说道。 “你跑错方向了,而且与主方向有些偏离了!”普拉西提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有些偏离,那我们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普拉西提颤巍巍的用手指了一个方向,陶飞一看不由得怒火中烧:“我靠,你这也叫有些偏离,这偏离都快变成大转弯了,你个混蛋,是不是心里在偷笑 凯瑟拉一看普拉西提手指向的方向,已经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她没想到陶飞的方向感这么差,跑起来不管不顾的,竟然偏差这么大,如果按照角度来计算的话,陶飞这次的偏差大于四十五度小于六十度,可以说绝对不是误差,而是彻彻底底的跑错方向了。 凯瑟拉敢笑,宝贝艾尔玛也敢笑,就是他普拉西提不敢笑,即使是心中笑也是不敢的,谁知道会不会表露在脸上呢。 普拉西提一脸惶恐的样子:“飞”飞,飞哥!我真的没有笑,一点都没有笑,我不敢啊!我真的不敢啊!” 陶飞看着普拉西提说话都有知一二”中也明白。普拉西提绝对不敢对自只有毫圳翻光刚,可是陶飞就是这样,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哪管其他人怎么想。 想当初老板心情不好就对下面员工脾气,这一点神也没办法,所以陶飞一点内疚都没有。 不过他却直接无视了凯瑟拉也在笑,对于自己的女人,他还是稍微有点宽容之心的,只要不是背叛,一些小毛病都不算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 “好了,我们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凯瑟拉,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方向了,我想你不会是个路痴吧!就由你带路吧!” 凯瑟拉笑着点了点头:“呵呵!我可不是路痴,走吧!我们到你说的那个地方再休息,我想你说的那个地方我去过!” 陶飞网要起步开跑,一听这话,差点一个趔趄趴那,感情自己跑了半天,就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路啊! 不过陶飞还是忍了,先逃命耍紧,陶飞心中暗恨:“晚上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真要让你给我跪下唱征服 不管陶飞怎么胡思乱想,总之他们必须尽快跑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一个可以挥陶飞更强实力的地方。 另外一边,帕瓦里奇和安德拉两个人也是飞快的循着陶飞等人的足迹追逐着。 安德鲁突然疑惑的看着帕瓦里奇说道:“他们想往哪个方向跑,怎么跑的路线这么怪异呢”。 帕瓦里奇嘿嘿一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个大夏人是个路痴,而且不但是路痴,而且还是个白痴,估计他是他带的路,结果跑的路线如此诡异,否则我们可能早就追上他们了 陶飞当然不知道,因为自己跑的路线实在是有够诡异,使得帕瓦里奇追逐的度大为降低,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如果换个人追踪的话,可能确认了一个方向之后就会猛追了,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绝对是追不上陶飞的,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跑哪去了。 安德拉一拍脑门:“凶四”这也行!以前听说过路痴,可是没想到今天才让我碰上,原来路痴这么可怕,看来以后找搭档的话,一定要先明白对方是不是路痴 “搭档?你准备找搭档了?很神奇的一件事情啊!”帕瓦里奇好奇的说道。 “什么神奇了,难道我就不能找个搭档一起了吗?”安德拉有些恼火了,火爆脾气的他最讨厌别人用哪种不相信的口吻跟他说话。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看到一个长相如此艰难的女人,说着如此粗鲁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大倒胃口,直接催吐,很显然安德鲁不是一个可以真正胜任人妖角色的人,虽然他自宫了,也练了传说中不知道真假的蔡花宝典,胸也异常坚挺,可是腰粗,腿粗,哪都粗,特别是那张脸,绝对是恐龙转世,让人看一眼终生难忘。天知道帕瓦里奇怎么能如此从容的面对安德拉,这也是安德拉能够跟帕瓦里奇共存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其他人根本就不愿意理睬他,见到他就好像躲避瘦瘦一样,立刻逃开。 “呵呵,你找搭档?难,,难,,难”。 帕瓦里奇一连串的三个难字,让安德拉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可是却也知道自己的条件实在是有够骇人的,如果是个男人吧,别人绝对不会介意什么,可是这偏偏是个白天是个女人,晚上是个太监的家伙,而且是单单胸部有变化,其他地方没什么变化。 “哼!难?我就不信我找不大搭档,如果敢不同意的话,我就让他天天面对我!”安德拉诅咒着。 “靠!给你做搭档难道就不需要天天面对你了吗?真是一种折磨,也就是我能够勉强接受你作为朋友,其他人哪个看你不是吐的厉害!当然了,你要是只在晚上出现会好点,那样别人只会当你是个阉人帕瓦里奇挖苦安德拉绝对不遗余力,可是安德拉再怎么愤怒也不会真的对帕瓦里奇怎么样,最多是暴打一顿,也不致命,可是帕瓦里奇对别人很多事情都可以当面忍住,背后下手,可是唯独面对安德拉这张脸,他无论如何都忍不住要当面去挖苦他。 两个奇怪的人,安德拉一个从来不容人的人竟然能够容忍帕瓦里奇,而帕瓦里奇这个从来都小肚鸡肠,斤斤计较,又总在背后下刀子的家伙竟然当面说如此直白的话,堪称神奇。 “我说,帕瓦里奇,你不是说他们不会跑这么快吗?怎么我们追了这么久都还没有追上呢!” 帕瓦里奇也是非常纳闷,他不明白自己两人虽说追的度因为陶飞经常变换方向而减缓,但是自己两个人毕竟是轻车简从,而陶飞则是要扛着一个人,凯瑟拉又受了内伤,按理说应该不会跑这么快。 帕瓦里奇此时也同样有了某种不太好的预感,可是却又不能跟安德拉说,天知道安德拉会不会半路放弃。

下一篇   第191章 旖旎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