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旖旎小溪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91章 旖旎小溪

算了,不要多想了,我们斟紧尖追吧,众几个家伙跑饿”几怀快,真是想不明白,他们究竟怎么想的”。帕瓦里奇淡淡的说道。两个人沿着陶飞离开的方向飞快追逐着。 这边陶飞和凯瑟拉已经来到了一条快要干涸的小溪旁边,陶飞满脸的无奈的表情,这里是南方,天气炎热,每年这里的一些河流都会因为蒸而干涸,但是这边的空气却又非常潮湿,陶飞一点都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我们先休息一下,我先去洗个澡凯瑟拉一看到小溪就想洗澡了,两天没洗澡她已经觉得身体有些粘了,特别是这两天有点疯狂,虽然陶飞也可以用水帮她冲洗一下,可是毕竟太过匆忙。 陶飞赶紧,丁嘱道:小心点,这个季节水边通常也是非常危险的 凯瑟拉笑了笑道:“放心我会小心的!” 末世使得很多有污染的工业都停止了污染,水质经过四年多的净化已经变得很干净了。 河水虽然已经很瘦,只有一米多宽,但是却非常清澈,普拉西提很明白的转过了身子,不敢胡思乱想,甚至眼角的余光都不敢向那边看,仿若入定的老僧一般闭着眼睛静静的休息着,他也是实在太辛苦了,这一闭眼睛,竟然这样就睡着了。 这边普拉西提已经直接睡着了,另外的就是陶飞这个已经完全熟悉了她的身体的人,所以凯瑟拉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的神情,反而笑着对陶飞说道:“要不要跟我一起洗一洗! 陶飞淡淡的摇了摇头道:“不了,我总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古怪!” 凯瑟拉笑了:“哪来的那么多危险,这里多好啊,连一个丧尸或者生化生物都没有”。 “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连那些野狗都不肯接近这里!” 凯瑟拉这才现这里真的是透着一层古怪,而且相当的古怪,这让她不禁的皱了皱眉头,可是就是这样的安静才更加突出此地的恐怖,让人无法看头的恐怖。 “真的是太安静了!”凯瑟拉低声自言自语说道。 不过她实在是太想洗澡了,她是一个非常喜欢干净的人,可以说有那么一点洁癖,可是在陶飞这里。她的洁癖被压抑住了,因为不用各种方式去满足陶飞,她也无法承受陶飞一次次的冲击,而她有是久旱逢甘露,非常的想要,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凯瑟拉选择了自己的需求。 “算了,我会小心的!” 凯瑟拉说着走向小溪。 小溪的水清澈透明,水里面还有一些小鱼在游动着,让人一看就有种想要下去玩一玩的冲动,而在末世之前。这样的水已经不多见了,只有在人迹罕至的大山里面才有可能有这样的环境。 凯瑟拉轻轻的用脚踩进水里,很凉爽,很舒服。 突然,陶飞感觉到一股能量波动这种能量波动对他来说异常的熟悉,因为那是从小溪里面出来的波动,很微弱很微弱,微弱到很难察觉的地步。 这可能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个能量波动的主人的实力很弱,而另外一个则是说明这个能量波动的主人实力非常的强,对自己能量的控制能力非常的强,陶飞自认为对能量的控制力度大约也就是这个层次。 能量波动的方向正是小溪的方向,可是异常诡异的是,这个方向上没有任何生物,甚至没有任何生物移动时候带起的空气的波动,随着实力的提升,陶飞对于能量的波动也越来越敏感,特别是对水能量的波动,空气中也同样含有大量的水气,所以它的每一分波动陶飞都能感应的到,这也是他当初现帕瓦里奇的一个重要原因。 陶飞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警惕的看着凯瑟拉的方向,静静的。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杂念,仿佛他看到的不是凯瑟拉雪白诱人的身体诱人的身体,而是一片空气。 凯瑟拉似乎误会了陶飞的意思,竟然神奇的脸一红,诱惑的一笑:“你想过来一起洗就过来吧!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还怕我会不同意吗?我们在水里做,肯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的。” 面对凯瑟拉的诱惑,陶飞竟然出奇的没有丝毫的反应,此时他的精神注意力高度集中,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凯瑟拉跟他说话一般,神色微微有些紧张,双手微张,手中的寒气慢慢的凝聚着。 度极慢,即使是顶尖高手也很难现这种极为微弱的能量波动,而小溪方向传来的能量波动的强度正是跟陶飞此时所控制的强度相差无几,所以陶飞才感觉到异常的棘手,他害怕对手比他先动手,所以他也要趁着对手不注意的时候提前凝聚能量。 凯瑟拉此时似乎忘记了月网的戒心,忘记了这里异常诡异的宁静,甚至对于陶飞的戒备状态感到颇为好笑。 不过下一刻她笑不出来了,因为陶飞手中竟然真的在凝聚能量,一把长数米的巨大的冰枪在陶飞手中逐渐形成,陶飞正在努力的控制着冰枪上面的寒气,尽量让它们不外溢,冰枪是透明的,如果不是近距离的话。是 “你究竟现了什么,快告诉我!” 这个时候凯瑟拉也急了,因为她什么都没有现,这对她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一件事情,这可是大白天,而且周围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可是陶飞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什么都没看到,但是我感觉到了,这里一定有古怪!” 凯瑟拉微微一惊,扭头向四下张望,陶飞气的差点想要卡脖子捏死她,这不是明白着在告诉敌人。这边已经现敌人了吗?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也跟自己有过抵死缠绵,恐怕陶飞干脆的就直接秒杀她了。 “你个混蛋,多亏昨天晚上没告诉你帕瓦里奇出现了,否则你都得直接站出来去找他去,你就不能表现的自然一点,不要总是东张西望的。难道你要每次都告诉敌人你知道他要偷袭你吗?” 凯瑟拉脸一红,她知道自己并不善于对付这些突的危险,而且她也极少有这方面的经历,本来在陶飞第一没有告诉她而导致她受伤的时候,她还非常愤怒,还打算扇陶飞一巴掌。可是此时看来,如果陶飞真的告诉自己的话,那他们现在都无法摆脱帕瓦里奇的纠缠,甚至可能已经惨败了。 “对不起,我,” “我!我什么我!没有下次,我从来不相信一个没有丝毫临敌经验的人,如果下次有危险我不会告诉你,这次是最后一次!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凯瑟拉一脸的委屈,她也不想这样,她也很想保持镇定,表现的跟电影里面的那些神奇的男女主角一样的镇定自若,然后给予敌人致命一击,可是这一次真到事情生的时候她才突然现,自己真的还做不到。 “我也不想的”凯瑟拉还想努力的辩解着,希望获得陶飞的原谅,因为她同样不想在下一次危机的时候让自己处于危险状态而不知道,那样会死人的。 陶飞已经有些怒不可遏了,尽量压了压自己的火气:“你这个白痴女人,都这介。时候了,还不小心戒备,还在那里辩解,难道你辩解了我就会原谅你了吗?为什么只想去解释,而不去用行动来证明”。 凯瑟拉还想辩解着什么,可是突然,本来平静的小溪突然间从河道里面跳了出来。 不错小溪从河道里面跳出来了,一条长长的足有三十几米长的细长的透明怪物从溪水里面跳了出来,看不到里面任何可能存在的骨头之类的支撑身体的东西,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身体,竟然可以将近三十米的身体控制的如此协调,更诡异的是,凯瑟拉看到的那些小鱼竟然依旧在它的体内游动着,看不出有丝毫的不同,这一变化,凯瑟拉一下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溪水怎么会是活的,而且还自己从里面跳了出来。 陶飞也是一惊,不过他已经有所准备了,眼看着这个活了的小溪如同一条长蛇一般,快卷向凯瑟拉,凯瑟拉此时已经完全惊呆了,她无法现象这是个什么样的景象,曾经的豪言壮语在此时此刻都已经变成了故事。 “啊!”凯瑟拉剩下的只是尖叫,专属于女人的声音,震耳欲聋。 不过这一声尖叫很显然无法打动想要进餐的这个完全透明的怪物。 这个怪物刚刚离开小溪,小溪明显的瘦下去了一层,它竟然将自己的身体趴进了小溪里面,跟它完完全全的融为了一体,难怪以陶飞的眼力也无法分辨出来。 凯瑟拉眼睛里面此时有的只是恐惧,身体不受控制的抖,竟然一动不动,这个怪物完全透明,不用说,这一切的一切肯定是动物进化过程中进化出来的一种诱饵,即使在它动攻击的时候,这些小鱼依旧在它体内游动着。 女人在面对这些长蛇、蟑螂、老鼠之类的东西的时候,总像是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即使是兔子遇到鹰还有可能生兔子蹬鹰的事情,可是女人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更多的是无助。 陶飞手中的寒气瞬间凝聚成形,一杆数米长的冰枪在陶飞手中烁烁生寒,陶飞双脚猛的一蹬地,飞也似的冲了过去,在任何的战斗中,陶飞轻易的不会跳到半空中,如果跳到半空中的话,就等于失去了对自己下一步行动的控制权。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关键时剪,陶飞的攻击快攻到,这个透明的怪物很显然感觉到了陶飞的威胁,身体诡异的一扭,竟然凭空躲过了陶飞的必中一击,紧接着长长的身体微微一阵扭曲,向着陶飞的身体套了过去。 陶飞没想到对方这如此细长的身体的柔韧度这么好,当初在金宇国的时候,陶飞就遇到一个不怕自己能力的古怪的舌头,所以,此时此复,他更加小心,深怕再重蹈当初的覆辙,毕竟死里逃生一次就已经很好了,再多几次那就真的太神奇了。 溪水并没有干泪,只是很瘦很瘦罢了,这里的溪水偏于平缓,很多野兽也都喜欢在这样的地方饮水,可是有了这个透明的怪物之后,这里变成了最危险的地方,敢来这里吃喝水的野兽都已经被它杀死了。 的飞眼看着刚……口阳…8。o…渔书凹不样的体蛤!“边凯瑟拉快要被众个长长的软体透明怪物给缠卜了,不四刚激微有些着急,当然了,他也只是有些着急罢了,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舍己为人的家伙,更不是一个会为了别人拼命的人,凯瑟拉那边他已经照顾不过来了,此时他能自保就已经很不错了。 手中的冰枪变刺为砸,转瞬间冰枪变成了钉头槌,狠狠的向着这个透明软体动物砸了过去。 很显然,这个怪物虽然控制能力极强,但是毕竟身体太长,陶飞的攻击又极为迅,所以这一下被结结实实的给钉了一下,一下就被砸到了地上,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怪物疼的嗷的一声狂叫,这一声痛叫,也间接的帮助了凯瑟拉,凯瑟拉神色似乎一下就缓了过来,面对这个缠向自己的怪物,凯瑟拉挥出了她惊人的本能,一团烈火从他的体内忽的一下燃烧起来。 可以说,没有不怕火的生物,即使是陶飞也绝对不愿意在火堆里面呆着。 熊熊的烈火给予凯瑟拉最好的保护,本来怪物已经快要缠住凯瑟拉了,可是这样一来,凯瑟拉身上的烈火直接烧到了这个怪物的身体,怪物再次出刺耳的尖叫声,很显然,这声尖叫证明了凯瑟拉的攻击比之陶飞所给予的伤害更大。 这是完完全全的属性相克,怪物很显然没想到凯瑟拉会对它造成这样大的伤害,一开始它就将自己的全部攻击注意力都放到了陶飞身上,凯瑟拉突然的一击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跳上半空飞了起来。 怪物负痛,而对它造成如此巨大伤害的那个人又飞到自己够不到的地方了,这让这个怪物不禁怒火中烧,将全部的攻击力都转移到了陶飞的身上。 陶飞的攻击很显然,对它造成的伤害极这个怪物,甚至不怕钝击,不怕斩击,不怕刺击,甚至不怕陶飞的极寒之火,这让陶飞一时间陷入了困境,竟然无法脱离战斗。 陶飞不禁气恼的怒吼道:“别在那儿看了,还不过来帮忙!” 凯瑟拉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很显然,她还在责怪陶飞竟然敢如此对她,此时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帕瓦里奇对她的威胁,只记得刚刚陶飞对她不管不顾,所以她飞在天空中竟然看起了热闹。 陶飞一看这情形,不但不怒,反而笑了,笑的非常的诡异,虽然他对这个怪物没有丝毫的办法,可是这个怪物对他也同样没有什么办法。 虽然脱身有些困难,但是只要他想脱离战场,这个怪物绝对是挡住不他的。 凯瑟拉一时间变得有些茫然了,她以为陶飞在怒吼之后肯定是暴跳如雷,可是陶飞竟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种暴怒,反而笑了,笑的异常的诡异。 下一刻,她就惊恐的现陶飞竟然不动了,紧接着怪物又长又细的身体将他团团包裹住,通过怪物透明的身体,陶飞在里面诡异的静静的站着,没有丝毫的异动,这让凯瑟拉更加感到不解了。 可是紧接着,凯瑟拉的双眼的瞳孔一下放大了很多倍,被怪物团团包围住的陶飞的身体竟然慢慢被怪物融入了它的身体里面,当怪物的身体重新张开的时候,陶飞的身体已经在怪物的体内了,可是凯瑟拉竟然没有现陶飞是如何被吞下去的。 陶飞似乎感觉到凯瑟拉的心态了,竟然在怪物的体内冲她挥了挥手,好像是道别一样,紧接着凯瑟拉就现陶飞的身体竟然在慢慢的溶解,慢慢的消失,凯瑟拉惊恐万分,本来她只是想要让陶飞吃点苦头,毕竟这个男人也是跟她同床共枕,而且让她极为满足的男人,更何况面对即将到来的帕瓦里奇的威胁,没有陶飞,她绝对没有一点逃脱帕瓦里奇追杀的可能。 “出来,你快出来啊!”凯瑟拉不禁高声叫喊着,她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眼看着陶飞的衣服已经逐渐的消失了,身体似乎也在慢慢的变得透明。 凯瑟拉再也忍不住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陶飞真的就这样消失,她还得靠着陶飞活下去呢。 “不!” 凯瑟拉不甘心的怒吼一声,带着身上熊熊的烈火冲了下来。 这个透明的怪物很明显对凯瑟拉身上的烈火非常的惧怕,竟然一扭头,向着小溪冲了过去,带着陶飞的身体,竟然异常的诡异。 可是下一匆,怪物的身体仿佛被冻住了一样,身体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紧接着它的身体竟然断成了数段。 可是下一复,凯瑟拉的攻击也已经到了轰的一下,将这个已经断了数段的身体打的更加支离破碎四处飞溅。 陶飞这个气啊! “我靠,你这咋。女人怎么回事,难道没有看到我向你摆手说没事吗?” 凯瑟拉微微一愣:“你那摆手不是在向我告别吗?” “靠!靠!卓!真是气死我了,我是在告诉你,我没事,你不用过来!”凯瑟拉只觉得自己眼前黑,有种即将晕到的冲动。,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