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叔叔也帮我洗澡吧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92章 叔叔也帮我洗澡吧

了个怪物本来凡经被陶飞从体内给冻成了根冰棍了,“双则瑟拉及时解救了它,在它重新落入水中之后,数段身体竟然每一段都好像有生命力一般,全都钻进水里不见了! 陶飞心里这个气啊,他本来还想要研究一下这个怪物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能够不张嘴就将自己吞到肚子里面,而且自己都没有感觉,甚至没有现这个怪物体内是否有其他进化生物共有的那个晶体。总之,这一切都被凯瑟拉给破坏了。 看着满脸委屈的凯瑟拉,陶飞的心不由得微微一软,叹了口气:“哎!算了,以后自己多注意点,别总冒冒失失的,跟个冒失鬼一样 凯瑟拉委屈的靠在陶飞的怀里,两个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陶飞没什么反应,凯瑟拉竟然在陶飞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安抚她的时候有了反应,用自己柔软的玉手轻轻握住陶飞的, 陶飞很好色,非常的好色,但是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克制,这个时候他虽然也很想去做,可是他知道,这里依然危险,天知道这种恐怖的透明的怪物有多少。 轻轻的抓住凯瑟拉的手,将她的手拉开,淡淡的说道:“我们得小小心点,先休息一下,我们一会还要继续出呢!这里仅仅是我们第一站小憩的地方,下一站我们要走很远的路到达阿里尔佳斯河才有可能继续休息呢”。 普拉西提睡的极沉,战斗造成那么大的响动竟然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睡眠,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本事。 凯瑟拉的眼神异常的幽怨,完全就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遭遇男人的拒绝时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天知道这些年来没有男人的日子她是怎么过的。 “那好吧!我们晚上再做!” 陶飞不禁有些头痛的拍了拍脑袋,真不明白这个女人脑袋里面矣竟在想些什么,竟然满脑子就是做啊做的那种事情,完全不考虑自己现在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休息了大概两咋小时辰,陶飞轻轻拍醒了普拉西提,让他指引了一咋。方向,然后凯瑟拉负责给陶飞做引导,反正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相信陶飞能够找到地方了。 几个人跨过小溪,真可谓是翻山过河,一刻也不停歇的快奔走,尽量用自己最快的度到达指定地点,因为陶飞只相信自己处在水边的时候才是最安全的,至于那条小溪,那就算了。 下午在陶飞等人刊网离开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小溪边,一个男人和一个长相极为恶心的女人来到了这里,他们就是帕瓦里奇和安德拉。 帕瓦里奇仔细的看了看地面的,很奇怪的说道:“这里生过战斗,凯瑟拉和那个人都出手了,但是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连一点血迹都没有,这很奇怪,因为无论双方谁胜谁负都肯定会有一方被打败或者被杀死,可是很显然这里只是有打斗的痕迹其他什么都没有。” 安德拉是从来都不愿意为这种事情烦恼的,不耐烦的说道:“你走一路分析一路,还有没有完”。 帕瓦里奇呵呵笑了笑,也不介意:“习惯了,习惯了!这都快成职业病了!” “什么职业病,你那点小伎俩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根本就不是靠什么分析来追踪,而是特殊的能力”。 帕瓦里奇脸色微微一变,他最不想让人知道的能力之一就是这个追踪的能力。这才能显示出他的高深莫测来,可是这个安德拉竟然连着也知道。 不由得干笑一声道:“哪里,哪里!你真的搞错了,我不靠分析对方的动向怎么去追踪啊!,小 安德拉杰杰怪笑一声:“你就编吧!反正你怎么编都无所谓,我从来就没信过就在他们接近小溪的瞬间,小溪里面的怪物竟然再次从溪水里面跳了出来,与陶飞遇到的那个怪物如出一辙,只不过体型略微小了一点点。 安德拉和帕瓦里奇都是顶尖的进化者,而且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对于这样的突事件显得都额外的镇定,而且镇定的有些过头了。 就在怪物马上就将他们给缠住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暴了一句粗口:“我靠,你真等我出手啊!” 说完,安德拉和帕瓦里奇同时出手。 “下来吧”。安德拉大吼一声,怪物腾起的身体如同遭遇空中重击一般,砰的一声直挺挺的跌落地面,帕瓦里奇则是大手一张,变成了一把锋利的金属刀,在怪物身上横着一切,陶飞都无法破开的防御竟然在帕瓦里奇的刀下变得如此的脆弱。 当然这也怪不得陶飞,冰刀和金属刀的锋利程度本来就有着天壤之别,根本就是比不乐的东西。 怪物的身体随着金属锋刃的划过,瞬间被破开,如果陶飞在的话,他一定会以为怪物体内的液体肯定是会如同水一般流淌出来的,可是怪物体内竟然没有丝毫液体流淌出来,而是如同胶水一般很快又重新融合到了一起。 帕瓦里奇并没有吃惊,很显然他对于这种怪物似乎早就见过了,金属锋刃闪电般的再次从怪物身体上划过,一刀一刀又一刀,眺二几秒钟的时间,就出过了数十刀之多,怪物的愈合能是没有赶上帕瓦里奇的攻击度,在下一刻竟然出一声哀鸣,转身就想跑。 可是安德拉根本就没有让它离开的意思,笑着高喊一声:“哈哈,既然出来了就留下吧!” 本来想要跳回到小溪里面的这个怪物竟然再次毫无征兆的跌落地面,帕瓦里奇手中的锋刃瞬间长长,在怪物的身上一连横斩了数十下,如果换成其他人,肯定是要切成无数段才罢休的,可是帕瓦里奇显然很了解这种生物的秉性,只做横切破坏它的身体,而不将它切断。 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四年多的帕瓦里奇还有安德拉对这里的每一种生物都了若指掌,相比凯瑟拉这种只在窝里横的女人,永远都不会明白外面其实更加危险。 这个陶飞眼中很难对付的怪物在这两个人的手中如同待宰的羔羊,没有丝毫的抵抗力,不到半刻的时间就化作切成了肉泥,最诡异的是,它的本体竟然重新化为一滩水,最后缩小成只有一条长一尺左右的细线,如果陶飞看到的话,肯定会惊呼,这不是他曾经见到过的水线吗?传说中蝗虫肚子里面的很恶心的肠子。 这种东西本体并不是透明的,谁知道突然变成那么巨大之后竟然变得透明了,而且还如此难以对付,当然了,难对付也只是相对陶飞而言的,对于帕瓦里奇来说对付这种东西简直是太容易了。 当然了,对于陶飞不好对付,陶飞终究是有对付的方式,但是对于安德拉来说,如果没有帕瓦里奇在旁边的话,那他最多也就是跟这个怪物玩一玩,其实还是没有丝宅办法对付它的。 而凯瑟拉倒是可以对付这个东西,只不过她似乎对这种东西感到恐惧,不怎么敢下手。 安德拉用一根小棍挑起这个细线状的东西,看了看感慨万千:“这么小的东西,在这末世的时候竟然进化得那样的厉害,大自然的神奇真是不可思议啊!” 很显然,他也是没有见过这种东西的本体,帕瓦里奇笑着说道:“小心点,它还没死呢小心它钻进你的身体里!” 安德拉微微一惊:“着么,都变成这样了还没死!” 他话还没说完,水线突然身体一转,向着安德拉的嘴里就窜了过去,安德拉大惊,再想闭嘴就有些来不及了,帕瓦里奇及时出手,一下将它捉在手里,水线夸张的扭动着身体,真的仿若一条线一般缠在了帕瓦里奇的手指上,然后就不动了。 “他死了!”安德拉心有余悸的说道。 “当然没有,不过我也没打算真的杀死它!” “为什么?”安德拉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作为礼物送给那对狗男女咯!你觉得,要是这种东西钻进那个女人的那里,而又从那个女人的那里钻进男人的小弟o里面,那会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呢!”帕瓦里奇嘴角挑起一丝阴毒的笑容。 安德拉一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心里一寒:“你怎么这么缺德呢!难道以前干过吗?” 帕瓦里奇略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没干过,没干过,我哪里干过这么愚蠢的事情呢!” “你肯定干过,否则以你的人品,绝对不会出现那种表情的!”安德拉肯定的说道。 “靠的!你怎么就那么了解我呢!说实话吧,中招的男人堪称百战不殆,憋着一直都射不出来,你说会不会非常的爽呢!” “真缺德,你这个人简直就是缺德带冒烟的!我怎么就跟你这么缺德的人走在一起呢,简直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别这么跟我说话,跟你走在一起我连饭都吃不下去,你还好意思说!” 两个人互相打击着,在这里略微休息了一会,然后立刻向着陶飞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夜幕降临! “陶飞,我的宝贝跑不动了,我们休息一下吧!”凯瑟拉哀求道。陶飞没有回头,对着鞍瑟拉说道:“现在不能休息,她要是跑不动了,你就背着她抱着她跑,总之没有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们必的前进!” 凯瑟拉无奈的看了看疲惫不堪的宝贝女儿,将她背到自己的背上,不管怎么说即使她受了内伤。也比她的宝贝女儿要有体力的多。 “怎么会这么远,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陶飞有些犹疑的问道。 “不会错,刚刚我们路过的那个地方我知道,以前我曾经来过这个地方,不过距离你说的那个目的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恐怕我们这样跑过去之后也都没有丝毫的战斗力了,那样我们岂不是更加危险。”凯瑟拉已经有些不满了,如果不是没有陶飞她更加危险的话,她早就抛下陶飞一个人走了。 “没事,只要在水边,我就是最强大的!”陶飞坚定的说道。 “哼!今天在那条小溪边上也没见你有多厉害!”凯瑟拉打击道。 “那是属性相克,我想如果你亲自出手的话,肯定会很轻易的就战胜它!可是你却害怕的躲到了一边,难道你忘记了昨 凯瑟拉的神情微微一滞,她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堪称是衰到了极点,完全不是她自认为的风格,在她看来,自己应该是个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女人,可是面对突危机,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不是陶飞的话,万一被那个怪物缠住,恐怕她的一身本领即使使出来也要受到很大的限制。水面上浇上汽油,水面可以着火,但是没听说在水里也能燃烧的,这很明显是一定要受到压制的。 凯瑟拉咬了咬牙,她知道,陶飞既然如此坚决,肯定是不到地方不想停下来了,气的她一跺脚,竟然停了下来:“你愿意跑你就自己单独跑吧,反正没有我你也未必找得对方向!” 陶飞恼火的回头看了看凯瑟拉,对于这个女人的威胁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自己快要到地方了,而且只要方向不是偏差到恐怖的角度,那么自己肯定可以到达那条河边的。 “你想停下就停下吧!我可不想跟你一起送死,我那种不好的感觉现在越来越强烈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不要跟我耍什么小女人脾气!”陶飞说完,一扭头,舟黑暗中跑去。 凯瑟拉跺了跺脚,气的真想坐到地上不跑了,可是又怕陶飞说的那种预感是真的。 无奈的喊道:“等等我,不要跑那么快。天太黑,我会找不到你的!” 陶飞放慢了脚步,等待凯瑟拉追上了自己,然后才重新启动度,快向目标地点跑去。 其实陶飞的预感并不完全是真的,只不过对于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一种无奈的烦躁,只有在河边他才会真正的安下心来。 夜晚的野外并不安静,天空中飞鸟不时的拍打着翅膀在陶飞等人头上经过,也有不知死活的野兽在陶飞等人身后紧紧追逐着,那些野狗在陶飞和凯瑟拉打败那条巨大的水线之后,就离开了,这样的敌人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 直到后半夜两三点钟的时候,陶飞欣喜的听到了前面轰隆隆的水声,他的耳朵这一复异常的好使。 “我们快到了,前面有水声了!” 陶飞欣喜的声音让凯瑟拉已经快要萎靡的神情为之一振,打起精神跑完最后一程。 水边,燃起数堆巨大的篝火驱赶着那些野外的生物,对于这样的一条宽只有二十几米的河,陶飞一点都没有威胁感,要知道,即使是海洋里面的那些庞然大物陶飞都安然无恙的活着回来了,怎么会害怕这条小河里面的生物呢。 那条水线对陶飞来说其实没有半点威胁,只不过陶飞想要杀死它们有些困难罢了。 凯瑟拉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肯爬起来了,累的气喘吁吁的,浑身冒着臭汗,谁说女人冒汗出的是香汗,那都是放屁,至少陶飞就感觉到凯瑟拉身上有股难闻的汗泥味。 “冲洗一下身子吧!”陶飞皱了皱鼻子淡淡的说道。 凯瑟拉把衣服一脱,然后将自己整个人都扔在陶飞的身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没力气了,你给我洗吧!反正这个身子你又舔又亲又摸的,你不嫌脏的话,那我也不介意了!反正我现在连手指都懒的动,一会你主动!” 陶飞禁不住说道:“我靠!你都这状态了还想这那事呢!你真是太淫荡了!” “什么淫荡,我这叫弥补我这些年来的损失!”凯瑟拉很是自以为是的说着。 陶飞一阵无语,不过对于给自己的女人洗澡这种事情陶飞也不会拒绝,这也是一种情趣,而且如果去河边的话,陶飞也不放心,毕竟河水里说不定会有什么样的生物正好克制凯瑟拉,那凯瑟拉真的就惨了。 陶飞手中逐渐凝聚着水球,然后用水球包裹着凯瑟拉的身体,仅仅露出她的鼻子和嘴巴,然后双手在她的身体上慢慢的摩擦着,将身上的汗泥给清洗干净。 一旁的宝贝艾尔玛很好奇的看着陶飞在位她的妈妈洗澡,不由得也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叔叔,我也想洗澡,你也帮我洗洗好吗?” “呵呵!当然了,一会叔叔给你妈妈洗完了就给你洗!”陶飞用自认为最平易近人的笑容笑着。 不过很显然,陶飞是那种怎么笑都看不出和善的人,不过至少让宝贝艾尔玛不那么害怕了。 “恩,叔叔快点啊!” 宝贝艾尔玛是个非常漂亮的卜女孩,不过年龄太身体完全没有育,陶飞对这样的小女孩是不可能有什么想法的,即使有想法也是将来。她跟萝莉没法比,萝莉至少身体育极好,丰满的身材堪称是黄金比例,她的身体已经是永远不可能长大了,经历了末世这么多年的时间,她的年龄也已经进入到了少女时代了。 陶飞一点都不喜欢孩子,不过这个小女孩陶飞倒是想要从小培养,加上一个不会衰老的进化者妈妈,到时候母女同床,加上那对双胞胎同床,绝对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情趣。

上一篇   第191章 旖旎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