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识破 明窥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94章 识破 明窥

巳经破碎了。目标也就等于被分散成了无数块。根攀找到确切的目标,如果这样一来,恐怕帕瓦里奇是真的追不上来了,不过很显然,陶飞还是低估了帕瓦里奇的追踪能力,这是他的看家本领之一。 造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帕瓦里奇突然动了动鼻子,喃喃自语的说道:“气味越来越淡了,很淡很淡,难被…” 正在想着,突然帕瓦里奇一伸手,从水里捞出了一个破碎的木头,虽然破碎了,而且也在水里面泡了很长时间,可是帕瓦里奇还是敏锐的现了这个木头上面的人工痕迹,很快他又现了其余的木头,这让他不禁颇为疑惑。 这气味很明显是一直沿着这个方向飘下来的,可是那个木筏明显已经破碎了,那么这气味是怎鼻回事。 不过很快,他就追上了那个木筏的主体。虽然破碎了,但是主体部分依旧存在,上面空空如也的席子已经被水完全打湿了,残留在上面的陶飞等人的气息如同他所嗅到的气息味道极为接近。 帕瓦里奇脸色突然变得极为难看,被人给刷了,他这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很糗,竟然被对方玩了一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策,帕瓦里奇立刻想到的就是。陶飞的本源能力之一就是水,也就是说他或者就是躲在水里,等待他们离开走远了之后再重新回到岸上。 当然了。他的猜测不离十,只是他没想到陶飞直接从水里面往上游走去。 “我们上当了!” 安德拉很是诧异的看了看帕瓦里奇,用不可置信的口吻说道:“这怎么可能,你不是一向很神奇的吗?无论是谁都无法躲避你的追踪,难道你的追踪术不好使的了?哈哈,那个大夏人真是太神奇了,竟然能够躲避开你的追踪,我真是越来越想见识见识他了。”怕瓦里奇神色颇为恼火,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没有人敢背叛他,也没有人能够逃得脱他的追杀,可是现在,陶飞不但逃脱了他的追杀,而且还将他打成重伤,紧接着又摆了他一道,这绝对是他不能容忍的。 当然了,陶飞这么多年来虽然受到很多挫折,但是自从实力大增之后,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心里同样也憋着一股火,不过他不想一个人在这里战斗了,毕竟一个人无论怎么强都是不可能比的上一个团队的,更何况他也不擅长这种追袭战,他更擅长的是正面战斗,或者是偷袭别人,被别人追着打他还是习惯不了。 大约下午两三点的时候,陶飞醒了过来,他已经睡了五个小时了,对于他来说,五个小时的睡眠足够他将所有的精力都完全恢复过来了,如果只有他自己的话,他肯定是顺流而下,将自己包裹在冰里面,即使帕瓦里奇真的追上他,也绝对是找不到一丝的痕迹的,甚至可以说,帕瓦里奇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他的痕迹。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凯瑟拉似乎比他醒的还要早一些,这个神奇的女人做的那么疯狂,这一会竟然恢复自如了,这让陶飞不禁暗暗称奇。 “还能怎么办,我们继续向上游走,这个地图我看过,是一条大江的支流,我们到达那里之后,再沿着江一直向下游走,我们可以绕过过汉米尔斯普大沙漠,同时还可以穿过丹特尔金山” “哦不!那样走的话太危险了,越过汉米尔斯普大沙漠没有问题。虽然很绕远,但是这条路还是可行的,但是穿过丹特尔金山,那太危险了,那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之一,里面的进化生物绝对会非常的多,而且恐怖,我们很难从里面活着出来的。” “亨!我们没有别的路克走,我们必须尽快到达大夏国,而且只有走这条路,帕瓦里奇才会有更多的顾虑,甚至可能不再跟来!”陶飞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 “可是这样走的话,不确定因素实在是太多了,帕瓦里奇他跟你只是不相上下,你根本不用怕他。”凯瑟拉还是努力的想要让陶飞改变主意。 “这不一样,他在暗处。我在明处。而且我还要尽力保护你们,这就更难了,我只能用这种方式让他知难而退。” 其实按照陶飞心中所想,自己此时此刻应该已经摆脱了帕瓦里奇的追踪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留在河床底下松软泥沙上面极其细微的脚印还是出卖了他的行踪,两天之后帕瓦里奇就会重新回到他们进入河里面的地方,然后顺着这条线索追踪过来。 只不过陶飞只是心中想想罢了,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即使说出来也绝对不会消除凯瑟拉和普拉西提心中对帕瓦里奇的恐惧的,不过却有可能因此使得凯瑟拉放松警惕,导致可能出现的其他危险。 “那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而我们又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听你的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呢!” “我们吃点东西就出!” 说着,陶飞控制着河水,从河水里面弄了几条又肥又嫩的大鱼来。这些末世进化过 又经甘了四年多没有污染的水域清洗,巳经变得邮瘦了。 凯瑟拉收拾鱼,陶飞去弄些柴火,至于是不是干柴就无所谓了,反正凯瑟拉的能力是火,什么样的柴火烧不着啊,即使是用水泡过的也一样可以先烘干了再烧。 不得不说,陶飞对于烧烤还是很有一套的。当初为了更接近萝莉,陶飞可是在这一方面狠狠的下了一番功夫,特别是烤鱼,在贝斯加尔湖的日子里,陶飞可以说是将这个活全权包揽了。 “哇塞,你烤鱼的水平比你烤肉的水平高多了!”凯瑟拉开心的说道。 “当然了,我经常要在菲外生存,什么都得会上一些的!” “那没有我的话,你怎么生火呢!”凯瑟拉好奇的问道。 陶飞一翻白眼,心说这个笨蛋,不过他只是在心里说一说罢了,现实中他是不会这么说的,毕竟这个女人也是跟自己上过床的,而且还要继续培养她的女儿呢。 “好吧!你听说过凸透镜没有!”陶飞说了一句让仇瑟拉翻白眼的话。 凯瑟拉一时间喜住了:“凸透镜跟你有吗?我没看你带啊!” “冰!用冰做凸透镜啊!”陶飞实在是有些无语。 凯瑟拉尴尬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一时有点蒙了,这两天实在是太累了,脑袋都反映迟钝了。” 一旁的宝贝艾尔玛娇声娇气的说道:“叔叔,快点烤啊!我还没有吃饱呢!” 凯瑟拉溺爱的摸着她的头,笑着说道:“宝贝,要懂礼貌知道吗?”普拉西提最惨了,陶飞会给凯瑟拉烤鱼吃,也会给宝贝艾尔玛烤鱼吃,就是唯独不会给他弄,这让普拉西提心中一阵腹诽,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干过这活啊,即使是在末世刚网来临的时候,他也没干过这活啊! 不一会,普拉西提烤出来的鱼就散出一股浓浓的胡焦的味道。陶飞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道:“不许浪费!” 一句话,将普拉西提正在准备扔鱼的动作给生生的拉了回来。 “这个…这个这个鱼胡了!” “吃吧!鱼胡了治病!”陶飞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也不知道鱼胡了治不治病,不过反正不是他吃。更何况现在的人体质都非常的好,这点小病小灾的根本就不算什么。 “可是,可是我听说吃焦了的鱼会致癌的!”普拉西提小心翼翼的说道。 “治瘦,治癌好啊!你有没有瘦症!有则治疗,没有就当预防一下了!”陶飞很不负责任的曲解着普拉西提话里面的含义。 普拉西提脸都绿了,他当然知道陶飞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一生也算是阅人无数。陶飞这样的人根本不能跟他讲理,而且也讲不通。 最后只好咬牙切齿的吃掉这个被自己烤焦了的鱼,凯瑟拉有些不忍心的在陶飞耳边低声说道:“吃猪焦了的鱼不好吧!你怎么还让他吃啊!” “没什么,他这种人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就当磨练了,我这是为他好!” 其实陶飞心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想,只是无聊闲的蛋疼,想捉弄一下普拉西提罢了,反正捉弄一下又死不了人。陶飞从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末世之前还是个本本分分的人,即使是阴暗的一面也只是压抑在心灵的深处,可是末世来临之后,人性黑暗的一面被无限放大。 虽然现在已经是末世了,不过世界的主角依然是人类,丧尸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占据了上风。随着人类逐渐适应,人类重新又成为这个,世界的主角,人与人斗依然是末世的主流。 陶飞吃饱了,站起身来,在空地上开始练拳,在平时的时候。他每天都要练上一练,因为他现这样做有助于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这样练拳了,只听骨节只见出嘎巴嘎巴的响声,听的凯瑟拉眼睛都直了,这算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大夏国的武术吗?对于这个古老的国家,凯瑟拉并没有多少认知度,甚至一直当他是一个迂腐落后的国家,殊不知数千年的古老的辉煌文明,只是如今后来慢慢的堕落了。 “这是什么武术!我练过跄拳道,也练过柔道,难道你练的比这个还厉害吗?”凯瑟拉的白痴问题,惹的陶飞非常恼火。 “你说的那都是从我们大夏国古武术里面扒出来的,你所看到的电视里面的比武都是受到严格限制的,真正的武术你在电视里面是看不到的,就像是这样 说着,陶飞一连串的踢腿,挥拳,打的虎虎生风,连带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开始受到他的控制。逐渐的地面地面的草齐刷刷的向外倒去。看的凯瑟拉眼睛都直了,开始直冒小星星,特别是宝贝艾尔玛,更是手舞足蹈的,一脸羡慕的神情,要知道,即使她们是进化者,可是身体的灵活度依旧比不上那些练武的人,她们没有经过特殊的专门练习。 而陶飞则是经过了好几年的专门练习的,所以身体柔韧度 而且看起来非常的匀称。即使其他进化者身体也杂福之类的变化,但是看起来就是没有练过武的陶飞身体匀称。 “叔叔好厉害,叔叔好厉害”艾尔玛在一旁拍手叫着,开心极了。很显然这么个小家伙对陶飞也算是从恐惧到有些仰慕的程度了。 陶飞一趟拳打下来,面色红润,气息平和,身体微微冒了一点点汗,他每次练拳都会全力以赴,如果不是现在处在相对安全时期。他也不会冒冒然的去练拳。 “能教教我吗?我也很喜欢练武的!” 凯瑟拉说完,做了几个跄拳道标准的攻击和防御的动作,又练了几下劈腿的动作,陶飞摇了摇头道:“自古以来,即使是在最混乱的战争时期和现在的和平年代,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东陵国那帮小继子们的武术比我们大夏国强过,只不过他们那东西简单,非常简单,很容易一学就会,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去学他,而我们大夏国的武术博大精深,即使是最简单的一套拳法,也可以让你练上一辈子,而且还会一直有所收获。” 凯瑟拉完全不明白陶飞所说的话,毕竟她跟所有外国人都一样从来没有接触过大夏国真正的武术。 “那你教教我你口中的博大精深的武术好不好!”该章芹由饱书吧四日据峪比们书左上传 很显然,凯瑟拉对于陶飞口中称赞不已的大夏国的古武学非常有兴趣,毕竟这末世的时候,娱乐项目有些少的可怜,没事练练武,强身健体,还能增加自己的实力,凯瑟拉虽然看起来聪明实际有些笨。不过即使再笨的人,在面临生存的时候,都会变得更加聪明,至少会聪明一些。 “这个没什么不可以的,我的那些女人们都要学一套武术的,不过你要学的话,需要跟我到了我们的营地再学,到时候我让她们教你,现在我们没有那个时间做这些事情,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凯瑟拉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求这些有些多余,不过既然陶飞说允许她学,就已经足够了! 普拉西提本来就没什么胃口,再加上这鱼烤的实在难吃,如果不是陶飞眼睁睁的看着他,估计他早就将鱼给扔火堆里面当柴火烧了。 吃完东西,陶飞用水将这里的痕迹都清理干净,然后又带着三人重新跳入到了河里,陶飞等人呆过的地方被陶飞直接来了一场人工降雨,尽可能的消除自己等人的气味。 这种小河里面能够威胁到陶飞的生物可以说绝无仅有,即使是那条水线也不可能真的威胁到他。一路前行,一直走到晚上才重新上岸休息!这样的日子一连持续了三天的时间。 这天晚上,两人正在激烈的探讨着美丽的人生,出啪啪的碰撞声,还有凯瑟拉高亢的呻吟声小可见讨论话题的激烈程度。 突然陶飞感觉到那股异常熟悉的气息波动再次出现,这让陶飞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自己已经非常小心了,而且在河里硬是走了两天,今天才真正的在岸上行走,可是没想到,仅仅这一天的时间就被现了吗? 陶飞有点不敢相信,其实陶飞第一天的计策已经成功的骗过了帕瓦里奇,接下来只要他拼命的赶路,就可以将帕瓦里奇拉的更远了,至少今天是不可能追上了的。 可是陶飞的谨慎让他吃了一个大亏,那就是帕瓦里奇终于又追了上来,只不过两个人正在不远的地方看着火光照应下的一个洁白的和一个黄种人在激烈的探讨人生。 帕瓦里奇和安德拉没有立刻过去,甚至也没有刻意隐藏自己,而是坐在不远处的一处草地上静静的看着一出现实版真人! 安德拉尖着嗓子,用他那难听的嗓音笑了笑说道:“果然,比你说的还要精彩,他们玩的太嗨了,特别是那个大夏人,竟然能够坚持这么久,太让人羡慕了!” 帕瓦里奇也不怕被陶飞等人现,当然了,他要的就是给对方足够的压力,让对方害怕。 “我说的绝对不会错的!而且我打算给你做个移植手术,目标就是那个大夏人的小……,怎么样,还算满意吧,很坚挺哟!”帕瓦里奇淫笑道。 “我靠,不是吧!你打算给我做手术?哦,不,我绝对不允许你对我这么做,天知道你的技术有多烂!” “放心,我是个非常优秀的医生,末世之前我就是专门给人做切割手术的,如今反过来帮你安一个,应该是可以的!反正即使失败了你也不会再少点什么,放心好了,就是会稍微疼一些” 安德拉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有种想要掐脖捏死帕瓦里奇的冲动,虽然他很想重新变回男人,可是却也绝对不愿意相信帕瓦里奇所说的话,简直是太不靠谱了” 一看安德拉的表情,怕瓦里奇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得笑了笑道:“我是开玩笑的,我当然有其他的方法来帮你的,你就放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