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唯一选择 各怀鬼胎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96章 唯一选择 各怀鬼胎

拉没有选择。而陶飞同样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没有轶引方向,迷路将会成为必然,除非他只是沿着海边一直往回走,所以普拉西提这个累赘可以放弃,但是却还是需要饥瑟拉作为他的方向指引。 否则陶飞才不肯冒险跟着两个都能跟他平起平坐的高手对抗呢! “好了就狈卉吧” 安德拉是主战力,话音刚落,就仿若没有受到星球引力一般,凭空飘起,陶飞看了大悄,这是什么能力,这也是重力的一种吗? 看着陶飞吃惊的表情,安德拉非常的满意,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让对手吃惊,然后恐惧的样子。 可以说,在这末世里面活下来的,心里多少都会有些扭曲,有的甚至已经越变态了,毕竟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每天经历的事情很多都是非常恐怖的。 帕瓦里奇则是站在河对岸,等着两个人真的打起来了,他才会过河,他可不想在自己伤还没有痊愈之前跟陶飞动手,毕竟还有一个安德拉可以信赖。 眼看着安德拉轻飘飘的从河上飘了过来,陶飞单手一扬,水面激起巨浪,直向安德拉卷去,安德拉神色不变,面带笑容,眼看着巨浪就打在他的身上了,只见他用手轻轻向下一压:“落!” 巨浪突然反转,用比来时更快的度轰然落下。陶飞甚至都控制不住巨浪的走势,这不禁让陶飞更加不安,他这重力能力究竟如何使用的。 陶飞虽然知道了对手的能力是什么,但是不代表知道对方如何使用能力,能力的强弱如何,可是现在看来,安德拉绝对不好对付。 眼看着安德拉就要飘过来了,陶飞身后闪现九条巨龙,分别从九个不同的角度向着安德拉攻去,安德拉神色微微一变,不过瞬间又重新恢复了自然。本来气势凌人的九个龙头仿若受到重击一般,龙头被接连砸落地面,撞的粉碎,有的被砸落水中。 这一下,陶飞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镇定,对于这个拥有诡异的自己根本无法看透能力的家伙,他已经心生惧意,竟然让攻击无法近身。 不过陶飞此时还没有到生死关头,所以也不是很急着离开。他需要给凯瑟拉一点时间,最少也要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怕瓦里奇一看这边开战了,竟然也踏着水面走了过来,虽然水流湍急,但是帕瓦里奇如履平地般,轻松的就走了过来,这份能力陶飞当然也有,可是他这一过来,陶飞的情绪更加紧张了。 安德拉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轻轻的飘到陶飞的头顶侧上方,轻轻指了指陶飞,陶飞只觉得自己身上如同背负千军重担,连双脚都陷入到了河边的沙地里了。 “哼!以为这样就能解决我了吗?” 虽然陶飞并不知道对手的攻击范围,可是从对手的攻击方式来看,应该是不可能同时面对几个目标进行攻击的,所以陶飞只有出其不意进行反击了。 只见陶飞身形突然一变,身体骤然下落,衣服落到地上,而他本人则是瞬间变成一股细流,直接流进了河里,到了河里,陶飞就相当于到了自己的家一样,这里是他的主战场,安德拉想要在这里打赢他,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安德拉一看陶飞进入到河里了,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不过他非常的自信,他的能力可以克制绝大多数的进化者的能力,陶飞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这里是陶飞的主战场。 陶飞一到水中,立刻精神大振,双手一扬,数十道水箭同时射向空中,一波又一波,仿若无穷无尽,安德拉看了也是大为头痛,不过水箭没等飞到安德拉的面前。仿佛受到了突然增大的重力一般,箭头一拐,从安德拉的脚底划过。 陶飞也不着急,一波又一波的水箭如同不要钱一般的疯狂攻击着,角度慢慢的向上扬,虽然在安德拉面前因为重力增大的缘故,使得它们向下偏离,但是由于陶飞故意将攻击角度偏上,此时反而变成了正对着安德拉。 安德拉人在空中,是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因为水箭太密集了,密集到他都不知道往哪里躲了,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陶飞不是一般的厉害,第一次为自己的轻敌大意后悔。 在这危机时刻,帕瓦里奇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德拉受到攻击,身形一闪。下一刻,安德拉面前的空气一阵微微一阵扭曲,紧接着帕瓦里奇就出现在了安德拉面前。手臂一挥变成一面巨大的金属盾牌,将两个人同时罩在里面。 叮当叮当一阵乱想,安德拉对自己和帕瓦里奇同时施展了一个重力术,使得两个人快下落,如果继续坚持的话。难保不会被打成筛子。 两个人没等落到地面,陶飞的第二波攻势就又到了,九头巨龙已经呼啸着攻到了近前来,安德拉此时再想拦截,已经是不太可能了。 帕瓦里奇神色微微一变,苦笑了一声。双手猛的拍击大地。怒吼一 地守护!, 地面轰然崛起一道巨大的土墙,紧接着土墙一阵扭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半球形扇面,将两个人死死护在里面。 陶飞是得理不饶人,巨浪活天,瞬间向两人淹没过去,帕瓦里奇苦笑一声:“早都告诉你要小心点小你偏偏还如此大意,现在完了吧,我们都被对方给困住了,要不是我五行之力都懂的话,单单这水就可以把狗征略历” 安德拉神色一变,非常不满的说道:“你早知道他实办强悍。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早就告诉你他不好对付了啊!” “放屁,你告诉我说他不如你!也就是说跟我比同样也是不如了!” “你才放屁!难道你不明白这里是他的主战场吗?没有水的地方,他不如我,可是在这里,我没想到他竟然可以这么强。” “强个口,我只是大意了而已!”安德拉强辩道。 “是啊!你是大意了,那你给我冲出去看看啊!” 安德拉脸色一阵尴尬。他还真就冲不出去,不由得赌气道:“你够强,你冲出去看看!” “好吧!那我先出去了!不过你要小心点啊!我去牵制他一下,你抓紧时间出来,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 安德拉这个时候才突然想起帕瓦里奇的确可以出去。 不过帕瓦里奇也是被陶飞给打怕了,知道陶飞能感受到他短距离的移形换位产生的能量波动,所以向离河边最远的地方移去。 等他出现的时候惊恐的现陶飞竟然就在他身边等着,一把巨大的冰斧恶狠狠的砍了下来,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躲避的时间,帕瓦里奇苦笑一声,将自己的手臂瞬间化作一面小盾迎了上去。轰的一声剧烈碰撞,将帕瓦里奇打的倒飞出数十米远,陶飞得理不饶人,飞快的跑动几步追了过去小帕瓦里奇来不及细想,顾不得消耗能量,再次使出移形换位,陶飞一斧子劈到了草地上。直接在地面上劈出了一个大坑。 眼看着另外一边由于自己被这边牵制住了一些精神,那个,包围安德拉的水球正逐渐失控,正想要加紧控制力度,帕瓦里奇从侧面攻了过来,他是不会让陶飞专心对付一个人的,在这里是他的主场,所以一点都不能大意,万一被他杀死一个,就有可能形成反追杀的局面。 陶飞不敢大意,向旁边一躲,帕瓦里奇如同跗骨之蛆紧紧逼迫着陶飞,不让他有丝毫时间去威胁到安德拉。他的手臂受伤了,到现在还没有痊愈。但是他本身实力强悍,如果陶飞不小心应对的话,肯定也是要有危险的。 另外一边,失去了陶飞的控制,安德拉很快就脱离了危险,此时他真的怒了,没想到被对方羞辱的如此之惨。 陶飞一看安德拉也向自己冲了过来,他可没有把握同时对付两个顶尖进化者,身形虚晃,就要往河里跑。 安德拉不顾消耗能量,对着陶飞远远的就使出了自己的能力。很显然他的能力控制范围是个弱点,近百米的距离,安德拉的重力术落到陶飞身上。也只是让陶飞感觉到最开始的那种感觉,这还是他全力施展的。 陶飞身形一顿,立刻赶到身上重担在肩,赶紧就地一滚,不过紧接着安德拉的攻击再次临近,根本就躲不开,这样的攻击堪称是落哪哪重力加倍。 陶飞一时间动作慢了不止一倍,帕瓦里奇一看,大喜,攻击如潮,更加猛烈了,浑然不顾自己还没有伤好的手臂。 哗啦一下! 陶飞的身体被帕瓦里奇的办切了一下,如果不是陶飞瞬间水化身体,恐怕已经被打伤了,帕瓦里奇得理不饶人,挥刀再次砍了过去。 陶飞的冰盾虽然很强,但是却挡不住帕瓦里奇更加锋利的金属刀,所以只能将冰盾加厚,至少给自己多一点的喘具机会。 敌人距离太近,他不敢轻易化成水元素逃进河里,万一这个时候遭遇对手的全面攻击,会被打的很惨的。 陶飞左支右躲,狼狈不堪,安德拉则是飞快的逼近,随着他的逼近,陶飞身上所承受的重力越来越大,有种耍将他骨头都给压碎的感觉。 此时陶飞也顾不得保留实力了,双目狰狞,大吼一声:”极寒空间!” 只见陶飞身体表面瞬间一寒,周围的空气片刻之间下降了几十度,虽然进化者体制强悍,但是也绝对不至于强悍到零下五六十度的温度还能淡然自若。 帕瓦里奇距离陶飞最近,感受更深,可以说此时他感受到的温度足足有零下七八十度,人都要冻僵了,动作不由得一缓,安德拉冷的不禁打了个喷嚏,这一个喷嚏,使得他控制的重力领域瞬间瓦解,陶飞身体一轻。不过他的极寒空间是属于那种消耗本源之力极大的攻击方式,如果不是危机情况。他是不会愿意使出来的。 一看对方攻击受阻,立刻跳出战斗,向河边跑去,一百米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只需要瞬间就到达了。 安德拉虽然冷的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可是陶飞这一逃离,极寒空间瞬间瓦解,安德拉赶紧给陶飞 术,减缓他行进度,帕瓦里卉则是飞快的沸了日碘川 陶飞的极寒空间瓦解了。周围的热气向中间一聚,冷热交替,南方人本来就不习惯寒冷,更何况是变化如此快的冷热交替,这可是岭上四十度到零下五六十度的温度,温差高达一百度,竟然让安德拉瞬间就流出了鼻涕,似乎是很神奇的感冒了。 帕瓦里奇本身也有水属性的能力,所以这方面的抗性比安德拉要强上很多。 安德拉又是一个喷嚏打出,陶飞的本来有些缓慢的攻击和防御,一下不受控制的突然加,差点就又将帕瓦里奇打成重伤。帕瓦里奇真是又惊又怒,这个安德拉真是不省心,没办法,连带战斗都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进行着,当然了,如果没有安德拉的牵制的话,凭借陶飞的实力,又是在水边,他又受了伤,陶飞早就收拾他了。 随着帕瓦里奇的一记重击,直接将陶飞打落河里。 安德拉和帕瓦里奇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本来就是要阻止陶飞走入河里的,可是现在看来,网刚的一击已经彻底将他们的计划给打乱了。 安德拉也不傻,才不肯为了帕瓦里奇那点事拼命了。反正自己已经尽力了,还差点因为大意送了性命。 “现在怎么办?” “小还能怎么办,他在水里。我们根本就对付不了,那里是他的天下!我们去对付那个女人还有孩子,我就不相信陶飞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去对付刚网还跟他同床共枕的女人。 安德拉鄙夷的看了看帕瓦里奇道:“如果他跟你是一样的人的话,那他一定就会为了自己放弃那个女人和孩子!” 此时普拉西提还没有逃跑,他不想跟着陶飞去遭罪,见到双方的战斗似乎告一段落了,又听到两个人交谈的内容,赶紧跑过来献媚的说道:“小你们放心好了,那个大夏人是不会让你们轻易杀掉那个女人的,因为他是个路痴,如果那个女人死了的话。那他就无法找到回去的路了!”。嗯?”帕瓦里奇神色微微一变,他从来没想到过这种可能。 “您放心好了,前几天晚上,由于他自作主张,结果跑错了方向,偏差竟然达到了四十五度以上,由此可见他的方向感极差。如果你们去攻击那个女人的话,那他一定会去救人的”。 安德拉冷哼一声:“好,就这样做,我们去找那个女人,我们就不带你去了!” 普拉西提大惊:“你们不带我去的话,那个大夏人会杀了我的!” “小没事,他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安德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一样,下一刻,安德拉的手就已经搭在了他的脑袋上,轻轻一压,也没见他用力,普拉西提如遭重击,五脏六腑碎裂,七窍流血而死。 陶飞清清楚楚的听到普拉西提说的话,他也知道,自己必须耍阻止对手。 很幸运的是帕瓦里奇跑的度很快,但是安德拉的度要慢很多,如果两个人分开跑的话,谁都没有把握在单独面对陶飞的时候取得胜利,特别是帕瓦里奇,他的伤势还没有瘦愈,刚网一番猛攻又消耗甚多,没有几个人能像陶飞一样。有那么变态的恢复能力,甚至在不是很激烈的时候,恢复的度比消耗的度更快。所以如果双方打持久战的话,陶飞未必会输,可是对方绝对不会给陶飞打持久战的机会。 陶飞很高兴两个人因为忌惮的原因,都不敢单独去追他,所以陶飞是越跑越快,越跑越欢,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陶飞已经脱离了两个人的视线。 安德拉并不惧怕的飞,只要陶飞不是在水里。他再小心一点,那陶飞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跑的快,你先追上去拖住对方,省的让他们跑了!” 帕瓦里奇一翻白眼心想,这绝对是个馊主意,自己现在的状态自己清楚,刚网已经带伤上阵了,万一陶飞在临到最后跟他拼命一搏的话,即使付出受伤的代价也一样可以跑掉。可是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就是未知了。 “哎!我们先追了看吧。如果能追上的话,那我们就追,追不上的话。那就算了!” 安德拉才不会在意能不能追上呢,他唯一在意的是能不能让自己恢复成为正常的男人,虽然陶飞的那个小。o他非常向往。但是却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拼命,毕竟换个别人的也可以。 “小那我们的约定呢!” 帕瓦里奇脸色微微一沉,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安德拉翻脸,自己并不在数峰状态,搞不好安德拉这个变态会真跟自己翻脸,于是赶紧说道:“既然答应了你的事情小那就绝对不会反悔的,虽然那个大夏人有可能逃掉,但是我还是会带你去寻找你所需要的那个东西的”。 安德拉一听不用拼命了,脚底下的步子不由得节奏一缓,竟然慢了下来,帕瓦里奇心里这个骂啊!可是他也只能在心里骂两句。,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咖眺袖。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篇   第194章 识破 明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