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给我殿后 你够格吗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95章 给我殿后 你够格吗

人就纹么在不远外低声交的着,陶飞耳力很强,将凹”的一清二楚,不过反观凯瑟拉,正骑在他的身上不停的驰骋着,对于已经来到身边的威胁全然不理。 当然了,陶飞绝对不会认为她是全然不理,而是这个笨女人一到这个时候满脑子除了做几乎就没有其他东西存在了,难怪兰多夫宁可到外面打野食也绝不在家伺候她。一! 如果陶飞只有运一个女人的话,早就崩溃了,好在现在此刻他们只是互相需求的关系。 两个人在那边看热闹,陶飞只是小心的防备着,丝毫没有打扰凯瑟拉漏点的意思,毕竟这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觉实在是有些不好,虽然有些影响心情。 那边安德拉在与帕瓦里奇打赌! “喂,你说那咋大夏的男人还坚持多久!” 帕瓦里奇呵呵笑了:“这个你肯定没有我猜的准,我可是看到过一次的”。 安德拉微微一愣,想了想,似乎想起帕瓦里奇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不由得一阵气馁,不过帕瓦里奇接下来一句话让他又来了兴趣。 “其实我看到的那次也不是全过程,估计也就是看到了一半不到,至少那个时候那个男的还没满足。” 安德拉有些兴奋的说道:“那好,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输了,那就由我来动手,如果你输了,那就由你来动手好了!” 帕瓦里奇嘴角微微一翘。笑着说道:“这怎么行,我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呢!” 安德拉不屑的撇了撇嘴:“你骗骗别人行,但是骗我的话会遭雷劈的!再说了,你不是独斗四人吗?那个女人由我来对付,那个男的由你来对付,怎么样,我很帮你了!” 帕瓦里奇心中这个骂啊,他可是知道陶飞的实力的,即使自己全盛时期尚且要忌惮三分呢,更何况自己伤真的没有完全好利索,不由得脸色一苦:“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保证只要你这次帮我杀了那个大夏人,我让你那里的能力比这个大夏人还要金枪不倒,怎么样?” 安德拉一下就动心了,试问,一个做了好几年太监的人,想女人都想疯了的人,如今有了恢复的可能,当然是想要好好的泄一下了。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答应你这一次,希望你没有骗我,否则我天天找你麻烦去!” “放心好了,咱俩啥关系啊!我怎么可能骗你呢!,不过帕瓦里奇还真就想出一个办法来,不过这个办法非常的危险,他曾经遇到过一种植物,非常罕见的一种植物,涂抹在伤处。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断肢重接,他在跟一个生化生物战斗时候,重伤了对方,斩断了它的一条手臂,就看到它如此做的,结果后来没过几天再次看到它的时候,那条手臂竟然又完好如初了。 不过那种植物他并没有看清楚是什么样子的,只不过既然野兽能够现这种植物,那就多找些野兽实验一下就好了,至于安德拉自己原来的东西没有了,那也很简单,找个别人的代替一下就好了,反正成功了自己算是兑现了承诺,失败了,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凯瑟拉已经连续达到两次了,一看陶飞似乎依旧没有主动的意思,本来气恼的有些想就这样憋着他,不过想了想,如果自己真的这样做了的话,估计陶飞以后也得憋着自己。于是张开诱人的小嘴轻轻的着陶飞的 这情景看的两个看热闹的人自己都快受不了了,特别是安德拉这个憋了好几年的家伙。 “真是受不了了,这个男太强了,你要帮我保存好那东西,到时候我就用它了!”安德拉有些兴奋的舔了舔嘴唇。 帕瓦里奇苦笑一声:“这个就要看你在战斗中的表现了,万一你一不小心把他给弄坏了,那你就得换另外之个了。” “你不是说那个大夏人不厉害吗?那我还不手到擒来。”安德拉可不傻,帕瓦里奇的每一句话他都听的非常清楚,也记得非常清楚。 帕瓦里奇差点想要抽自己的嘴巴,这个时候没事说这话干嘛啊!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尽量小心点。毕竟对方也不是弱者,而且能力极为诡异,连我都还没有摸透呢!” “你就别骗我了,那个大夏人肯定很强,至少可以跟你持平。至于你会跟他们正面作战,以你那人品,打死我也不信!”安德拉早就看明白了帕瓦里奇的为人了,不过他受到的诱惑实在太大,大到让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因为他知道帕瓦里奇肯定是有方法的,至于这个方法是否可行。那就是未知数了,否则帕瓦里奇早就用这个条件跟他谈其他事情了。 可集即使是有一点点的希望小安德拉也要试一试。 帕瓦里奇被安德拉看透了心思,不过也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放心,我说的方法绝对有可行性,我曾经在丹特尔金山脉狩过猎,曾经用刀砍断过一个野兽的胳膊。这个野兽并不肯放弃它的手臂,然后拼命的跑,在路过一个地方的时候,顺手抓起一棵植物 倒嘴里拼命的嚼,再抹到伤口处,我那时割良好艇,续攻击,可是后来我竟然看到它将那条断臂接了上去,我一直观察了好几天,直到三天之后,它的那条曾经被我砍断的断臂竟然完好如初的接上了,你说你自己有没有希望呢。” 安德拉一听就知道,这应该是真的,帕瓦里奇不至于编造这样一个谎言来骗自己,否则自己知道了的话,帕瓦里奇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好!我信你了!一会等他们俩完事的时候我再动手,至少也要保护一下我的那个宝贝东西不要因为受到惊吓而导致萎靡不振,那样就不好了!” 很显然,安德拉已经将陶飞视若囊中之物了。 当然了,两大顶尖高手,每一个都跟陶飞相差无几,怎么可能会赢不了呢。 陶飞此时也是异常的紧张,这个新来的家伙竟然能够跟帕瓦里奇这样的变态高手平起平坐,如果不是现在正在水边上,他的战斗力实力飙升的话。恐怕早就直接逃之夭夭了,这几个人他一个都不会管。 正所谓生命无价,无价的从来都是自己的生命,别人的生命一直都是廉价的。 当然了,即使陶飞在这里打不过,想要逃跑的话,安德拉也绝对是留不住他的,不过很显然,安德拉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而是一直的在看着这边的动静。 过了很长时间,陶飞这边终于结束战斗了,这不禁让安德拉和帕瓦里奇也同时松了一口气,帕瓦里奇叹了口气:“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我现在佩服这个家伙佩服的是五体投地啊!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呢!” 安德拉嘿嘿一笑道:“难道你不知道他的能力是水吗?在水边跟他动手,你以为我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板夹了!我们只要坐在这里,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压力,让他无法喘息的压力,连睡觉都睡不了,只要他受不了,到时候就会过来找我们,而我们这个时候就要选择战略性撤退,尽量拉开他与河边的距离,” 陶飞这个时候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两个人竟然明目张胆的说着如何对付自己,而更可悲的是,这个凯瑟拉完全就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对方都快到自己眼皮子底下聊天了,竟然还是一无所觉。 不过陶飞并没有真的想要打破这个沉寂,他想过一个最简单的方式摆脱对手,那就是再弄个木筏,然后顺流而下,不过这条河的终点是汉米尔斯普大沙漠,那是一个陶飞绝对不想面对的地方,一进入沙漠,这条河就会变成地下河。那个时候陶飞就只能走地上了,即使他的能力是水,也绝对不可能一直生活在水里,而且地下河里面也不知道有沙漠更神奇的东西,万一遇到点危险,即使想逃都逃不出来,要知道他可是个神奇到了极点的路痴啊! “先把衣服穿上吧!”凯瑟拉听到这话微微一愣,她可是直到的,陶飞不太喜欢抱着穿着衣服的女人的,可是现在竟然要求她穿上衣服,可谓是太奇怪了。 “为什么?” “没什么,那边帕瓦里奇还有一个嗓音又尖又细像个太监的家伙跟他在一起!” “什么!!!!” 凯瑟拉连衣服都没穿,一下从陶飞身上跳了起来,然后四处找衣服,连想都不想,疯狂的将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又仔细的整理了一下,看看哪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帮我看看!是不是哪里还比较暴露!哦,对了!把你的衣服也借给我穿一下吧!” 凯瑟拉有点神经质的表现,让陶飞的感觉更加的不妙了:“怎么回事,那个人是谁”。 “一个变态,一个级变态,一个你和帕瓦里奇加起来都比不了的变态!”凯瑟拉有些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她确实很害怕这个人。 安德拉那尖细的声音恰在此时插了进来:“凯瑟拉宝贝。我可是很想很想你啊!你我” 凯瑟拉只感觉自己全身颤抖,一股强烈的无力感袭上心头。一把抓住陶飞的手臂,颤抖的说道:“一会你保护我的宝贝女儿先手,我来阻挡住他们,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女儿,她是我的生命!” 不过陶飞很明显的感觉到凯瑟拉不是要去拼命。而是要去送死,甚至连两条腿都软了,更别说生命要冲上去拼命了小 “他很厉害吗?告诉我他的能力是什么?”陶飞急切的想要知道这个新出现的家伙的能力是什么。只有知道了的敌人才更好对付。 “他的能力是重力,能够让你感受到仿若天地的重量都压在你的身上,身体重若千钧!” 陶飞微微一惊,对于这种能力,陶飞知道,这种能力跟他的水之本源一样,都属于那种可以克制绝大多数能力的存在,只不过水之本源的限制是干燥的环境,至于重力能力的限制,陶飞想不出究竟会是什么,不过对方很明显对自己也是有些忌惮的,否则他要是真的强的离谱的话,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也不进攻。 “没事的!他对我还是有些忌惮的 好好休息休息,你负有警戒,等我休息好了,你再稍,们轮番休息,一旦生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唤醒我,我们不能离开河边,知道吗?” 凯瑟拉颤抖的点了点头。 这一个晚上凯瑟拉紧张的要命,陶飞确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该睡睡,醒了之后该吃吃,仿若没有将两人放在眼里一样,不过所有人都知道,陶飞肯定没有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静,毕竟对方两大顶尖高手坐镇,时间拖得越长。对陶飞的压力就越大,因为这边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给他分担压力。 至于帕瓦里奇和安德拉两个人倒是真的可以轮番休息,而不用担心被陶飞打突击。 一连三天的时间,凯瑟拉感觉一天压力大过一天,人也逐渐的变得憔悴了。陶飞自身的压力同样很大,可是他不能垮,他一垮就真的完了,这条才二十几米宽的河江双方阻隔在两边,陶飞也不敢轻易的离开河边。那样他一点胜算就都没有了。 不过陶飞这个时候也不敢过分消耗体力了,只是拖着普拉西提让他自己走,最初普拉西提并不想走了,因为帕瓦里奇可能不会杀他,而跟着陶飞走的话,帕瓦里奇可能会在事后迁怒于他。 不过很显然,他依旧不能自主自己的命运,这就是弱者的悲哀,陶飞轻轻的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巨大的蚂蚁窝,然后只说了一句话普拉西提就老实了。 “你想不想帮助一下这些每天忙忙碌碌。还吃不饱的蚂蚁呢!” 从那以后,普拉西提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要跟上陶飞的步伐。天知道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会不会在下一刻将他扔到水里喂鱼。 走着走着,安德拉突然皱了皱眉头道:“这样下去似乎不是办法啊!” “怎么了?”帕瓦里奇有些疑惑的问道。 “前面再走一天的路程的话,估计就到了布拉尔河了,如果那个时候他们顺流而下的话,恐怕我们就真的追不上他们了!”“呵呵!我对这里不熟。你来决定,现在你是主要战斗力,而我则负责帮你溜边!” 安德拉不满的看了看帕瓦里奇:“我这可是在帮你杀人!” “可是我已经说了,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帮你去找那种神奇的植物。要知道,那个地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 安德拉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陷入了这儿怪圈当中,这介。诱饵实在是太诱人了,让他即使知道是陷阱也要往里跳。 “没事,我们先再跟他们一段路,将他们的精神力压到最大,等他们眼看就看到布拉尔河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的心情一定会极度的放松下来,然后我们再出手,阻止他,那这个大夏人的心情就会烦躁不安。” 帕瓦里奇点了点头,很显然。对于这个心理战术他是非常认同的。 陶飞同样知道自己的处境,而且越是接近目的地,他的心情就越的烦躁,因为他知道双方的大战一触即,双方都在忍耐,就看哪一方最先没有耐心。 帕瓦里奇和安德拉很想跟陶飞走在河的同一侧,只有这样动攻击才会最便捷,可是陶飞就是不跟他们走一边,两个人又都不想单独面对陶飞,深怕陶飞情急拼命,将自己也搭进去,要知道双方如果实力相差无几的话,其中一方拼命,完全有可能在短时间内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的。 毕竟没有人愿意受伤。 “前面再走大约一天的路程就快到了。到时候你带着我的宝贝女儿一起逃命,我尽可能的阻止他们!”凯瑟拉再次鼓起自己最大的勇气说道。 “你?不是我瞧不起你,你给我殿后,你够资格吗?”陶飞一脸不屑的神情,他当然希望凯瑟拉能够挡住那两个人,甚至说挡住其中一个也行,可是陶飞一看她的状态就知道,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还没有真的开打就已经快要崩溃的样子,估计没等冲上去,直接就被对方半路秒杀了。 “我!我会努力的!” “你还是照顾好你的女儿吧。如果对方动进攻的话。你拼命的向布拉尔河跑,只要你跑到地方,尽快弄一个木筏,我会很快摆脱他们,我们一起乘木筏顺流而下,到时候我在河面上,他们对我无可奈何,知道吗?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至于普拉西提,到时候我会亲自扛着他,如果实在不行,那就放弃他好了!” 普拉西提感到一阵悲哀,不过弱者命运不由自己掌握就是了。 其实双方都能猜测到对方的想法,就看谁的想法能够实现了,帕瓦里奇并不担心凯瑟拉会如何。他唯一担心的就是陶飞,所以他的主要目标也会是陶飞,所以凯瑟拉才有逃生的机会。 可这个逃生的机会,也仅仅是一个机会。她必须要照着陶飞的要求去做,否则陶飞只要在水边就能活着逃走,而她却未必能够做到。,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

下一篇   第197章 小强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