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小强登场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97章 小强登场

里奇眼看着陶飞已经跑没影了。而安德拉又不肯努甑尹得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们不要追了,即使追上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在那种地方战胜他。” 殊不知,如果他们真的要追的话,陶飞绝对会带着凯瑟拉和她的宝贝女儿艾尔玛跳河逃跑,因为,, 陶飞赶到布拉尔河边的时候,凯瑟拉正在手忙脚乱的摆弄着几根木头,她本来是想按照陶飞所作的那样,将木头从中间破开,然后上面和下面都横着两根木头固定好,可是她怎么都弄不好。 不过想来也是,这些事情一直都是有人帮她做的,她何尝做过这样的事情啊,陶飞一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一挥手将她扒棱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赶紧给我,他们马上就追上来了!” 陶飞很麻利的将木头从中间破开,再用藤条固定好,眼看着帕瓦里奇和安德拉这么长时间都没追上来,陶飞又做了几个木塞子,这样可以让这个木筏更加结实。 再一看帕瓦里奇两个人还没追上来,陶飞又忍不住将这个木筏又加了好几道程序,尽可能的让木筏更加坚固。 将一切都弄好之后,陶飞回头一看,帕瓦里奇和安德拉竟然还没有出现,不由得心中又是一阵烦躁不安,感情是他们出现陶飞不愿意,不出现又觉得不对劲。 将木筏反反复复的弄了好几遍,又让凯瑟拉用火烘烤一下,把木头里面的水分尽量蒸出去。 木筏被陶飞弄了三层木头,最下层是几根大圆木,中间一层也是如此最上面一层才是被从中间破开的平整的半圆木,正好三层牢牢固定在一起。 木筏的最上面陶飞还特意挑选了一块大石头,弄了个石头锅和石头做的勺子,还有石板放到木筏表面,用来做烧火的地方,其他地方还堆放了一些干柴。 中间的几根大圆木被陶飞从中间掏空,然后用木塞子和刚刚碰巧捕杀的野兽的兽皮给牢牢地塞住,再加上凯瑟拉的烘烤,使得里面滴水不进,这样可以保证木筏可以更好的漂浮的水面上。 最下面的圆木都被陶飞削尖了一些木塞子做成防护装置,防止有鱼类冲击木筏。 能弄的这么齐整完全是因为帕瓦里奇和安德拉两个人竟然在半路上还休息了一下让陶飞有了足够的时间去做这些事情,等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天黑了,陶飞早就已经弄好了木筏。本来还在想这帕瓦里奇会不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阴谋呢,没想到他们这个时候才到。双方一见面,不由得都是一愣,帕瓦里奇很显然是没有想到陶飞这个时候了都还没有走,而陶飞也没想到帕瓦里奇两个人到这个时候才赶到,双方大眼瞪小眼。 最好陶飞在帕瓦里奇和安德拉怒视中将木筏推进了河里。顺流而下。 帕瓦里奇满腹怨言,心说,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自己就抓紧点时间了,说不定还真能堵住陶飞,再不济也可以夺下那条木筏,不用自己再亲自动手了。 看着陶飞将木筏做的那么精致,帕瓦里奇也不由得动了心思,跟着安德拉两个人连夜做起了木筏。 陶飞也是折腾了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坐在自己精心打造的木筏上抱着女人,吃着烤肉,这种滋味竟蔡让他此时此刻破外满足。 烤肉香气四溢,引得天空中路过的飞鸟频频在头上盘旋,没等飞鸟被吸引下来,河里面突然翻滚着浪花,跳起一条大鱼来,陶飞咒骂道:“老子想消停的吃点东西都不得安生!” 一挥手,一把巨大的冰枪将这条鱼给刺了个对穿,不过鱼的生命力极为顽强,虽然被刺了个对穿,可是依旧拼命的挣扎着,陶飞也不以为意,甚至把它当成了木筏的动力,拉着木筏用更快的方式向下游漂去。 如果帕瓦里奇知道陶飞所用的方式的话,恐怕也不会再弄什么船帆了,干脆直接弄跟铁链子,栓上几条大鱼。然后驾船出航了。 宝贝艾尔玛没心没肺的拍着手蹦跳着:“真好玩,真好玩!” 最初的第一次的时候凯瑟拉还会顾及一下自己的宝贝女儿,担心她看到自己和另外一个男人做那种事情会有不好的影响,可是现在,她的女儿已经看习惯了,任由凯瑟拉光着身子坐在陶飞怀里着成人的游戏,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对这样的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好奇心了。 不过当她第一次看到凯瑟拉用嘴来满足陶飞的时候,很是好奇的问了一句:“妈妈,那东西很好吃吗?” 凯瑟拉不禁动作一顿,再也不好意思当着女儿的面做这种事情了,不过陶飞才不会介意呢,一把按住凯瑟拉的脑袋,催促道:“继续,快点!” 然后又对着艾尔玛用心一脸不怀好意的说道:“你还这东西你现在不能吃,等长大以后再给你吃!” 凯瑟拉听到这话,真想一口给陶飞那东西给咬下来,可是终究是没敢那么做,她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攻击未必能够真的伤 相反,在这河中间,自己和自己的宝贝女儿才是弱杂一会给她们机会飞起来的。 所以只能强忍着怒意,将一切的经历都泄在了那种事情上按照她的经历,她的丈夫那么强悍的一个人,都还被她折腾怕了呢,虽然陶飞那方面很强,但是也肯定经不住她一直不停的用嘴和手来做帮凶。 当然了,陶飞是不可能知道凯瑟拉的想法的,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会笑抽过去,他当初可是跟近百个女人连番大战一天一夜都没有松懈过的。 眼看着已经到了半夜了,凯瑟拉依旧在那里努力着,陶飞不禁有些纳闷,这又不是真的什么山珍海味,用得着这么又舔又咙的吗? “喂!凯瑟拉,你在干嘛!不想休息了吗?”陶飞很是有些纳闷的问道。 “不用你管,我喜欢,你管的着吗?”凯瑟拉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的不满,不过陶飞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凯瑟拉不满的原因,不过这又不完全是他的错,分明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本身就是个需求太过旺盛的女人。 “那好吧!我先睡觉了,你负责警戒!打足点精神!”说着陶飞往那一躺,竟然真的就睡着了,很显然,这一天他也是非常的疲惫的。 晚上的河里静悄悄的,偶尔有鱼类看到这个木筏,不过都没有动攻击,鱼类也不是傻子,知道这是木头,不是吃的,至于木筏上的人,它们并没有没有注意到,因为周围同样被陶飞用一层薄木板给挡住了,也是为了防止风浪直接冲到自己。 凯瑟拉一看陶飞这样还想睡觉,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我让你睡。我让你睡”。 一下趴到了陶飞的身上,用那张舔了一下午的嘴去亲吻陶飞,陶飞用手一挡:“我没那爱好去用嘴碰自己的小o。!” “那你为什么总让我用嘴!”凯瑟拉不满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不行,如果你行的话,不就不需要了吗?” 凯瑟拉一阵气结。 凯瑟拉气恼的折腾到后半夜,终于也疲惫的睡着了,很显然,在这场无声的战斗中,凯瑟拉以完败告终。路上虽然偶尔遇到些麻烦,不过陶飞实力强悍,都很轻松的就解决了,漂了大约一天多的时间,陶飞隐约的看到前面一个城市,这条河经过的这个城市地图上面并没有明显的标注,很显然,这只是一个比较小小的城市罢了,不过陶飞并不着急赶路,他还想在这里找一些日用品呢,包括放上几年甚至十几年都可以使用的食盐。 “走吧!我们上岸去!,小 艾尔玛此时已经过了兴奋劲了,坐船坐的她有些迷糊了,一听说上岸,立刻就来了精神头。 陶飞将木筏用坚冰包裹好,然后将它沉入水底,防止可能出现的人为的破坏,只有到了这个时候陶飞才会认为帕瓦里奇不会真的追上来了,毕竟顺流而下容易,想要再回去的话,那难度就真的太大了。 不过世事难料,天知道安德拉所需要的东西就在丹特尔金山脉里面,而此时帕瓦里奇和安德拉也正在顺流而下。 不过当陶飞踏进这个城市之后,不由得开始有些后悔了,因为这介。城市静的实在是太恐怖了,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声音,甚至没有丧尸走路的声音,也没有野兽走路的声音,甚至寂静的连风都不肯从这里吹过。 “这里好静啊!”凯瑟拉有些奇怪的说道。 陶飞警惧的看着周围的环境,什么都没有,天空中甚至连一只飞鸟都没有,空气中充满着压抑的情绪。 “这里好像有些不对劲。我想我们不能再往里深入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可是我们这一趟路途遥远,需要多准备一些食盐和花板之类的东西!” 陶飞摇了摇头道:“我们可以在下一个城市寻找,没有必要在这里找这些东西,这个城市太诡异了 很显然陶飞出来的时候也没带多少这些东西,因为个人家不可能都准备太多的这类东西,普拉西提从来也不是一个喜欢在家做饭的人。 陶飞拗不过凯瑟拉,勉强说道:“那好吧,那我们就在这个城市边缘的看看找个小卖店之类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可能找到我们需要的东西。” 陶飞小心翼翼的踏入这个不大的小市里面,凯瑟拉带着艾尔玛紧随其后,陶飞刚刚踏入到里面,突然一下愣住了,凯瑟拉没想到陶飞会突然停下来,一时没有注意,一下撞到了陶飞的身上,不由得有些不满的说道:“干嘛不进去啊!” 眼看陶飞没有说话,凯瑟拉一抬头,这才现满屋子里面竟然都是” 凯瑟拉一声尖叫,震的陶飞耳朵都痛了,也正是他的这声尖叫,刺激了这个屋子里面的那些恐怖的数量巨大的拳头大小的蟑螂! 这种蟑螂品种陶飞没有见到过,属于地方特色的,北方的蟑螂的介。头都不大,曾经有一个南方人一听说北方的蟑螂最大的也就一厘米左右长 得开了句玩笑:“你们那要的蟑螂那么小怎么活啊红当时陶飞还不知道他见到的那个有四五厘米长度的大甲虫一样的东西也是蟑螂,还以为是什么新品种呢。 眼前的这些蟑螂就是属于地方特色的新品种,陶飞不认识,可是凯瑟拉认识。 “蟑螂 凯瑟拉一声尖叫,引得这一大群的蟑螂瞬间骚动了起来,纷纷向着陶飞等人冲击过来。陶飞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城市会静的连虫子爬行的声音都没有,因为蟑螂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趴着,它们可以在最恶劣的环境里面生存,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陶飞扭头拉着凯瑟拉疯狂向外跑去,这个时候,只见这个小市里面,还有其他附近的房子里面,蟑螂们仿佛听到了什么命令一般蜂拥着冲了出来。密密麻麻,根本数也数不清的蟑螂,数量之多瞬间覆盖整个街道,楼房的墙壁上,每一个缝隙里面,全都是蟑螂,这场景看的凯瑟拉浑身颤抖。 “混蛋,什么抖,还不快跑!” 陶飞使劲的拉着凯瑟拉,可是蟑螂的度极快,转瞬间就要追上了瘫软的跑不动的凯瑟拉,陶飞无奈,只好一手扛着凯瑟拉,一手夹着艾尔玛拼命的往回冲,可是没等冲到河边,数以亿万计的蟑螂就阻挡住了他们的退路,它们瞬间封锁住了河边的通道,紧接着无数的蟑螂甚至爬到了河面上,密密麻麻,让人看的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陶飞一看回去的路受阻了,他的水能力很显然对这些蟑螂的威胁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即使他耗尽全力也未必能够真的将这些蟑螂杀光,而凯瑟拉的火能力倒是大面积杀伤这些东西,但是她此时浑身瘫软,哪里还有半点力气。 陶飞不由得叹了口气:“哎!早知道会这样,女人遇到这种情况都是一个样!” 说着在自己的脚底下直接立起了一根长长的冰鞋,让自己尽量离开地面高一些,然后拼命的向河边跑去。 蟑螂是一种非常疯狂的生物,它们在小的时候钻进一个入口很狭的半封闭空间里面,并且可以在半封冉的空间里面繁育后代,它们体型大了以后,却走不出这个半封闭空间,但是这个半封闭空间里面却可以让它们产子产到满满的,由此可见它们的恐怖。 陶飞一边向河边跑,一变推动巨大的冰滚,疯狂的碾压者这些挡路的蟑螂,地面一片狼藉,陶飞可不想跟这些蟑螂正面为敌,天知道这些蟑螂会进化出什么特殊的本能来。 陶飞很快就跑到河边,控制着河水泛起巨大的波浪,将附近的蟑螂全都冲的远远的,然后用力一拉,将木筏从水中拉了出来,飞快的跳上木筏,疯狂的向下游飘去,连头都不敢回。 凯瑟拉颤抖着身体,还有些忍不住想要回头看一看,远远望去,那平稳的河面上密密麻麻的竟然满满的都是蟑螂,水中的鱼类却因此开了盛宴,拼命的吞吃着这些蟑螂。一时间场面极为热闹。 当陶飞离开之后,这些蟑螂如同潮水般退去,被陶飞碾压而死的数量巨大的蟑螂则被它们的同类吞吃的一干二净,地面干干净净的,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如同整个城市其他地方一样的整洁。 城市的中心,一个长相极为丑陋的男人正在指使着几个漂亮的女孩子为他捏肩捶背,另外还有一些漂亮的女孩子乖乖的站在旁边等待吩咐,一些男仆则小心翼翼的做着其他事情,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赤身,没有丝毫衣物遮体。 而这个巨大的房间的一些角落里面一些金色、银色的蟑螂充斥着每一个缝隙,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的行走着,将他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美食送到这些金色、银色的蟑螂的旁边,不敢有丝毫懈怠。 突然一个男仆打翻了一个盘子,丑陋的男人眼睛暴睁,紧接着,无数的蟑螂瞬间将他团团围住,爬上了他的身体,男仆拼命的叫喊着,翻滚着,可是不到片刻功夫,这个人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消失的干干净净,地面上甚至连一点血迹都没有出现过。 其他人看到这个场面,吓的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哼!这些人真是笨手笨脚的,做点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不过现在人手也越来越少了,我的宝贝们需要的食物也越来越少了,看来我们需要换个其他城市展一下了!” 突然,这个丑陋的男人眼睛一闪一闪的,低声说道:“竟然有人闯进了这个城市,还被他跑了。看来也是进化者啊!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这些进化者对于我的宝贝们可是美餐啊!” 说着丑陋的男人舔了舔嘴唇,在旁边一个女孩子柔软的胸部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女孩子拼命的推拒着,哀求着:“求你了,饶了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