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霸王硬上弓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199章 霸王硬上弓

,;面那个本来坏在得意洋洋的丑陋男午一看对方旁然飞洞尔甘。读一刻,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蟑螂虽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是那只不过是夸大之词罢了,它们还是不能飞的,否则真的是无敌了。 帕瓦里奇并没有想过就这样放过对方。一团团火球被他如同雨点般扔了下去,当然了,安德拉只是很轻松的抓住他的衣领,现在几个女孩子则是互相抱紧,然后其中一个抱住了他的腰。 现在整体都处在失重状态,分量都很轻。所以这样做一点都不费力,当然了,最费力的还是安德拉,毕竟他才是消耗最大的一个。 自己上天和同事带这么多人上天完全是两个概念,飞着飞着安德拉不禁有些抱怨的说道:“下面的蟑螂还是紧跟着不放,我可是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啊!你看着办”。 帕瓦里奇嘿嘿笑道:。我好不容易想要做一回好事,难道你就不能成全我吗? “你?你还能做好事,说吧小你究竟对这些女孩子有什么目的!”安德拉一脸不信的样子,一边飞着一边问道。“靠,你太瞧不起我了,我说我没目的,就是没什么目的,你可不要看扁我啊!我这次纯粹的就是想做一次好人,动了恻隐之心!我看那些蟑螂实在是恶心,几个女孩子在那种环境下,太可怜了。” “那好吧,我勉强相信你一次吧!”安德拉嘿嘿笑着,很显然,虽然带着五六个人,可是他一点吃力感都没有。 帕瓦里奇没事玩一玩高空轰炸。不到一会,就将几栋高大的建筑都点燃了,这些高大的建筑长期没有人住,里面的东西都已经变得脆弱易燃,不到片刻功夫,火光冲天,照亮了整个城市的夜空。 丑陋的男人仰天大骂,不过他早就已经不想在这个城市呆着了,知道自己即使追上去也留不住那两个人,不过他要去卡斯丹罗,那里是这两个人的老家,他要毁灭对方的根基。 他原来居住的地方已经被大火吞噬了,丑陋的男人没办法,只好到另外一个地方居住,走近房间,头也不回。冷冷的说了一句:“去帮我找地图册来!” 等了片刻,突然醒悟过来,那些仆人如今估计即使当场没死的也葬身火海了,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出来,因为只要离开那栋楼,立刻会遭到蟑螂群的围攻。丑陋男人第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提前控制一下,至少也要保留几个美女伺候自己啊! 当然了,再一回想起自己最喜欢的总是带在身边的四个女孩子竟然跟着别人跑了,越想越生气,于是找来了地图,翻看着,很快就确定了卡斯丹罗的位置,他要去卡斯丹罗,理由很简单,他需要重新找一个可以让他更好展的空间。 收拾了一下东西,第二天夜里,丑陋的男人带着无穷无尽的蟑螂踏上了前往卡斯丹罗的进程。 末世的夜晚不代表安全,相反,夜晚出没的生物更加恐怖,一群足足有十几个巨大的黑影仿佛嗅到了什么气味一样,晃晃悠悠的向着蟑螂大军靠了过来,蟑螂大军行进的度也并不快,丑陋男人躺在蟑螂大军的身上。被数只强壮的金色蟑螂驮着前进。 一条又细又长的黑影一闪,蟑螂大军的侧翼瞬间被清空一块空间,那是野兽的长舌头。它们喜欢吃各种昆虫遇到这些蟑螂大军,绝对是它们最高兴的一件事情了。 丑陋男人神色一变。这些野兽他知道,还曾经光临过他所在的那个城市,知道自己即使真的让蟑螂大军群起攻击也不会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不由的恨恨的咒骂自己运气不好,然后命令一部分蟑螂直接当做食物送到野兽的嘴边,任由它们饱餐一顿。 不过丑陋的男人很显然低估了这些野兽的贪婪,它们一直缀着蟑螂大军,这样的话,每天都能吃的又香又饱。 小我要报仇,我好恨啊!”丑陋的男人痛苦的仰天长啸! 布拉尔河上,水流湍急。 一个赤身的男子笑着用手中的巨大的冰叉叉中一条大鱼,不过却仅仅的将它的鱼鲸给切了下来小然后笑着对旁边的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说道: “一会给你炸鱼翅吃,又香又酥,喜欢不!” 说着拍了拍同样赤身的小女孩的脑袋小女孩笑着又蹦又跳。 一旁另外一个赤身的美女笑着说道:“小孩子不要太娇惯她了,否则长大了会变得很娇气的。小孩子嘛!该惯着的时候惯着,该管着的时候也要管着”。 这三个人就是陶飞三人,因为在木筏上,衣服经常会被浪打湿掉,所以干脆在路过的一个城市里面寻找了一些塑料袋之类的东西将它们封存起来,否则到地方的时候恐怕就真的没的穿了。 陶飞虽然具有水属性的能力,但是他却不想将自己的能量浪费在这种地方,因为这需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停的防护才行的。 他们已经顺流而下漂了五天的时间了,虽然偶尔有些小麻烦。不过对于陶飞来说,连大海里面的知二滞的巨型生物都被他收拾了,更何况是续条小河里删洲一和伙们了。 突然前面河面骤然变宽,水流变得极为缓慢,缓慢的如果没有风的话。恐怕船都不愿意移动了。 河面上没有一丝的风,不过陶飞也不着急着走,就任由木筏自己向下游飘去,反正这么多天帕瓦里奇没有追上来,也不太可能追过来了。 这段河面非常的长。从地图上看,这里应该类似一个湖泊的样子,而且注入这个湖泊的河流不止这一支,还有其他几个分支,但是往下走却只有一条出路,不过同样称之为布拉尔河。 “咦!你看,岸边好像有人啊!”陶飞顺着凯瑟拉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岸边有几个人正在捕鱼,他们捕鱼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在湖边挖上一个不太深的坑,然后留下一条通道直通湖里,等着鱼自己游进来。能够游进来的鱼都不会很大,对人类不会有什么威胁,而且由于距离湖边有段距离,所以基本上也不会受到湖里生物的攻击。 “他们真聪明啊!”陶飞叹了口气,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想过这种方式呢,当然了,这种方式属于守株待兔,收获未必会很大,不过即使收获不大。有收获也是好的,这里只需要付出一次辛劳,就可以保证一直都有收益了,只要在这里放上点有血腥味的东西,很多鱼类还是会被吸引过来的。 陶飞正想的有些出神,陡然间,远处爬过来一条五头蛟蛇,这条蛟蛇比陶飞当初杀掉的那条大蛇大上一倍不止,而且色彩斑澜,一看就知道是一种剧毒无比的蛟蛇。 陶飞并不惧怕,很有兴趣的看着这条蛟蛇,那些正在收鱼的人类看到这条蛟蛇并不感到害怕,反而很热切的打着招呼,而这条蛟蛇也似乎并没有将这些人类放在眼里,自顾自的爬了过去。 看的凯瑟拉眼睛都直了,这算什么,什么时候这种巨大的进化生物竟然可以跟人类和平共处了。 “妈妈,这条蛇好奇怪啊!”宝贝艾尔玛似乎除了比较害怕帕瓦里奇还有安德拉和陶飞之外,其他的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即使是陶飞。此时她也已经不害怕了。 “那是五头蛇,是一种非常厉害的进化生物,如果以后长大了,遇到这种强悍的生物,要尽量躲的远一些凯瑟拉教导着宝贝女儿。 宝贝艾尔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可是它并没有伤害那些人类啊,所以它应该是一条好蛇。” 对于小孩子的理论,陶飞不置可否,反正在大夏,只要是类似这种的蛇类,都是只有传说中才有的。大家都叫它们蛟蛇,蛟再进化一步就会变成龙。 至于它是好蛇还是怀蛇,那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反正陶飞是不打算招惹它的,这么强悍的生物。自己一个人可对付不来,当初杀掉的那条蛟蛇可以称得上是运气加团队合作。即使这样也已经是难上加难了。 蛟蛇下水,只见它其中一颗头猛的往水里一扎,等它抬头的时候,一条大鱼已经在它的嘴里了,蛇吃东西从来都是生吞的,五个头颅很快,每个蛇头都吃到了猎物,很显然,这个湖里,它就是霸主,否则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游进水里来捕鱼呢,很显然,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做过不止一次两次了,非常的熟悉。 吃过之后,就要往回游,这个时候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一股巨大的波浪。一个黝黑的巨夫的乌龟从水里钻出水面,竟然诡异的站在了水面上,乌龟体型跟这条蛟蛇一样的巨大,全身泛着淡淡的黑光,四肢粗壮有力,仰起龟向蛟蛇示威似的怒吼着。蛟蛇一点都不退缩。本来蛟蛇是半边身子沉在水底,可是这一刻,它的身体竟然也站到了水面上。 陶飞看的眼睛直冒绿光,因为只有水属性的能力才能让他们如此轻松的站在水里,这让陶飞有些兴奋,非常希望这两个家伙能够两败俱伤,然后自己最后淡翁得利,当然了,想法是好的,这两个家伙即使两败俱伤,陶飞有没有机会都还是个未知数呢。 龟蛇之战自古以来就有传说,而更古老的传说中有武就是由龟和蛇组成的一种生物,没有人知道之间是一个整体,还是共生的关系,也许只是一个传说。 巨龟和蛟蛇在水面上展开了一场疯狂的生死搏杀,状况极为惨烈,不过惨烈的始终是蛟蛇的一方,乌龟巨大的龟壳给予了它最强力的保护,而且它的头颅一伸一缩度极快,蛟蛇即使反应再快也不可能比乌缩回去的度快,所以一直被压制着。 战斗让本来平静的湖面变得波涛汹涌,甚至让陶飞的小木筏因为受到波浪的冲击开始向后退。一直退出了很远的距离,这个时候陶飞甚至有些庆幸。如果自己真的是漂到战斗中心的个置的时候,两个家伙才出现打起来,那自己就惨了。 可是现在他们同样也无法过去,即使想要从边上过去也是不可能的,巨大的蛇尾狠狠的抽打在乌龟的龟背上,竟然将如此庞然大物打的倒退出数百米,二士千巨龟来说,点伤害都没有,而巨龟每一次伸头炮的时候,蛟蛇都不敢迎战,深怕被咬中。 双方战斗巨龟看似落了下风。但是强的防御却已经让它立于不败之地了。 眼看着龟蛇之战打了好几个小时,双方似乎都没有要结束战斗的意思,陶飞不由得苦笑一声:“我们在这里等等吧,等它们什么时候打完,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陶飞知道,既然这个湖里有两个如此强悍的霸主级别的生物的话,其他的生物绝对不会强到哪里去,所以安全方面更加不是难题,更何况这两个庞然大物在这里打斗。谁还敢往这里接近啊。 整个湖面都是它们的战场,陶飞的小木筏甚至已经退到了岸边的位置。凯瑟拉抱着陶飞的手臂。抱在怀里,用自己丰满的胸部紧紧的贴着陶飞笑着说道:“既然不知道它们要打到什么时候,不如我们” 陶飞不用看凯瑟拉的表情,更不需要看她的动作,只需要听到声音就知道,这个欲求无度的女人要做什么了,不过此时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面前的龟蛇大战之中,对与凯瑟拉的要求本能的推了一下:“等晚上的吧”。 凯瑟拉贴着陶飞的身体慢慢下滑,然后张开性感的嘴轻轻的将”, 陶飞感觉自己下面突然一暖,紧接着一股暖流冲上小腹,陶飞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做这个事情,他还指望着两个家伙两败俱伤,到时候自己好淡翁得利呢。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么能够错过呢,所以看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不由得有些烦躁的推了一下凯瑟拉的脑袋,不耐烦的说道:“等晚上的!” 他可不想顶着一杆小枪上阵收拾残局。那样会影响他的战斗力的。 “天已经黑了啊!”凯瑟拉略微有些委屈的说道。 陶飞这个时候才似乎醒悟过来,天确实已经黑了,只不过现在的夜晚在某些时候也有些微微的亮光了,而这个夜晚如果按照末世之前,应该是个满月的夜晚。天空中透过来的一丝光亮,照在湖面上反射着淡淡的亮光。使得陶飞一直以为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现在大约什么时候了”。凯瑟拉不满的看了着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陶飞微微吃了一惊,低声自语道:“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强悍啊。竟然打了六七个小时了!” 战斗的场面依旧激烈看,看不出双方有丝毫要结束战斗的意思,甚至变得更加激烈,湖面上一些被它们战斗余及到的一些鱼类直挺挺的漂浮在湖面上,然后被战斗激起的巨浪卷到岸边,岸边的人类越来越多。他们似乎对这样的战斗早有准备一样,一个个的拿着长产过的钩子,或者大网,将漂近岸边的死鱼或者震晕过去的鱼都给捞了起来。 陶飞的小木筏在岸边一个相对隐蔽的一个角落里面,凯瑟拉已经顾不得陶飞的拒绝,控制不住的玩起了霸王硬上弓,陶飞本来也不是一个定力很强的人,没多一会就被凯瑟拉得逞了。 不过幸运的是。这场龟蛇大战似乎一直都没有结束的意思,反而越战越烈。又是整整一天,陶飞看的眼睛都酸了,耐心都快被磨没了,要知道看大片是过瘾,可是大片里面都是一个场景在打斗,那就会出现审美疲劳。 陶飞从头天下午就开始看这场战斗,一直看到了今天下午,一直都没合眼,略微有些疲惫了:“我睡一会,你帮我看一下。要是有什么事情生的话,唤醒我 陶飞很快就睡着了,不过他错了,错的非常的离谱,与其指要凯瑟拉会帮他警戒,他还不如去嘱咐宝贝艾尔玛呢,很快凯瑟拉整个人就八爪鱼一样的缠了上来,抱着陶飞也跟着睡着了,这是她的习惯,泄了之后要好好睡上一觉。 远远的,布拉尔河入湖口的个置,帕瓦里奇和安德拉带着四个美丽的少女也漂了过来,不过由于龟蛇之战,产生巨大的空气波动,吹散了陶飞等人在湖面上空留下的气味,再加上天黑,使得帕瓦里奇没有及时现陶飞三人的踪迹,甚至二者之间的距离不过两百米。 双方都没有声音,帕瓦里奇一路上并没有对这四个女孩子做什么,因为他可不习惯在一个太监、人妖面前做那种事情,不过他们也同样跟陶飞的选择是一样的,衣服都找了塑料袋包裹起来,浑身着,木筏比不了船,很容易就被溅起的浪花打湿衣服。 四个女孩子早早的睡着了,只剩下帕瓦里奇和安德拉两个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远处的战斗场面。 不过看了一会以后,现这场战斗似乎没完没了的样子,所以两个人也都跟着睡着了,两个人一个人两个美女搂在怀里,虽然安德拉不能做那种事情,可是不代表不喜欢美女在怀的感觉。只不过两个人都碍于对方在身边,不好意思做一些更想做的事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