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激斗五头巨蛟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01章 激斗五头巨蛟

一飞也知道真要是打下尖的话,双方根本谁都奈何不了咱,出照他用水柱将自己的身体支撑到半空中,不过如果帕瓦里奇拼命的攻击自己脚下的水柱的话,那自己立亥就要跌落下去,那个时候安德拉趁机落井下石,自弓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既然安德拉求饶了,陶飞干脆立定在那里,不过已经出去的攻击他就不会去收回来了。 安德拉一看陶飞不攻击了,也停止了多余的动作,不过依旧警慢的看着陶飞,帕瓦里奇也乐得不跟陶飞对敌,毕竟双方谁都奈何不了谁,打到最后说不定大家都得当鱼食喂鱼了。 “误会,都是误会,安德拉只不过是在跟凯瑟拉逗着玩呢!”帕瓦里奇的解释空白无力,不过有些时候,人们之间就是只需要这样的解释罢了,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借口。 “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我不希望类似的事情以后再生。我想我们之间都清楚,无论是谁都是奈何不了对方的,也许在这里我占据了上风,但是我到了岸上,你们就会占据上风,可是想要真正的杀死对方,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所以我希望我们之间的矛盾可以化解一下,毕竟我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陶飞淡淡的说道。 帕瓦里奇尴尬的笑了笑道:“那是当然,我们既然谁都奈何不了谁,那就做朋友吧!” “呵呵,朋友就免了,你信得过我,我还信不过你呢!” 三个人很默契的笑了,很显然,在某些方面来讲,三个人有着悄人的共同点。 对于死掉的四个美丽的女孩子,帕瓦里奇很是心疼的向安德拉嘟囔道:“都是你的错,我们接下来的旅程要寂宾了!” 安德拉一翻白眼,不满的说道:“心疼个口,那边不是有人类的居住地吗?我们再去找几个不就完了吗?” 此时陶飞三人和帕瓦里奇、安德拉一共五个人都坐在这个小木筏上,当时也是时间紧迫。木筏做的并不是很大,双方显然对彼此都还抱有警惕之心,只不过双方谁都不会主动先出手,毕竟同一级别的高手之间还是有所忌惮的。 小木筏上面,诡异的宁静,凯瑟拉怒视着安德拉,很显然,安德拉把她给狠狠的羞辱了一通,当然了,凯瑟拉对于陶飞也没有好脸色。自己被压制的那么惨,陶飞竟然无动于衷。 “叔叔我饿了!”艾尔玛打破了彼此之间的沉寂,她没有找她的妈妈,因为这些日子以来都是陶飞在做饭,不得不说,陶飞做饭虽然还没有大厨的水平,但是却也味道很好,特别是用没有末世这数年都没有化学污染过的纯天然的水来做鱼汤,简直是鲜美极了。 “宝贝乖!叔叔给你做烤鱼吃!” “叔叔,我不想吃鱼了,我想吃饭!” 很显然,一连串的吃了好几天的烤鱼、煮鱼、鱼汤、炸鱼等等等等。即使是从来碰不到荤腥的乞丐也未必受得了,更何况是一个小孩子呢。 陶飞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这个要求有点高啊!不过我们这顿先这么吃,一会叔叔去那个有人家的地方帮你去弄点你喜欢吃的东西回来。” “陶飞,你觉得那边怎么样?”帕瓦里奇指了指正在激斗中的龟蛇战场。 陶飞笑了笑:“不怎么样,我们估计没什么指望了,它们实力强的有些离谱,我想即使是它们两败俱伤,我们也未必能够对付得了哪怕其中之一。” 帕瓦里奇摇了摇头道:“我看未必,安德拉的重力术可以让对方的身体移动度减慢数倍,而你和我的攻击力我想应该足以破开它们的防御了!” “你觉得我的护甲的防御力如何?” “很强啊!是我见到过最强的护甲了,我想如果我不使用最强攻击的话,根本破不开你的护甲!”帕瓦里奇不得不承认陶飞的护甲之强。 “当初我碰到过一只巨龟,个头还没有这个大,颜色也没有这个深,可是它却能很轻松的突破我用本源之力打造的厚达几米的壁障,根本连防都防不住!” 帕瓦里奇和安德拉神色同时一变,凯瑟拉眼神中饱含深意的看着陶飞,仿佛在说:“你真能扯,就你那防御。要是再弄个厚达几米的壁障,谁能破开啊!” “怎么可能,它们的攻击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几个人再次将视线转向战场,他们看到的双方的攻击落到对方身上也仅仅是将对方击退数步而已,连皮都不破。 “这一点你们爱信不信,再有一点就是,我的一个伙伴,他的能力是黑色吞噬火焰,可以烧尽一切,可是面对那个巨龟的龟壳,同样无能为力,所以你说的事情根本就不用考虑!当然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试一试,我不阻拦!”帕瓦里奇神色略微有些尴尬。显然,他们看到的和现实很显然是有着天壤之别,不过他并不是很信任陶飞,甚至会以为陶飞想偷偷的吃独食。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先去这边的人类营地看一看,顺便了解一下 很显然,生活必需品已经随着木筏的破碎沉到了水里了,所以他们也必须要重新弄一些生活必须品了。 “那我们靠岸!” 陶飞控制着木筏很快就到了岸边,几个人下了木筏,很快就有人现了他们。 “你们从哪里来的!” 帕瓦里奇知道陶飞听不懂本地话,赶紧接口道:“我们来自丰斯丹罗,路过这里,想要休息一下!”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神色略微带着一丝警惕的看着几个人,淡淡的说道:“我们这里不欢迎外来人!” 很显然,卡斯丹罗跟这里并不是一个国家,不过帕瓦里奇精通好几个国家的语言,说的话极为标准。而对方很多时候说的话都是带有地方口音的。一旁安德拉才不管这个那个呢,反正实力才是一切的保证,一把将面前这个年轻人揪了起来,一脸鄙夷的笑容:“真的不欢迎吗?” 年轻人大惊,很显然,他低估了面前这些人的实力,安德拉很轻松的一只手就将他给拎了起来,手臂平身,任由这个青年如何努力,但是安德拉本来长的就高大,又是单臂平伸,青年怎么都无法够到安德拉,不由得惊慌的说道:“你放开我,放开我!你敢得罪我,我的父亲是这个营地的领,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陶飞微微一笑,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拿这个来威胁别人。 年轻人身后几叮伙伴很快现了这边的情形,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手中的武器对着安德拉,安德拉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人啊,冷哼一声,手臂微微一推,直接将几个过来帮忙的年轻人给压趴在地上,挣扎着爬不起来。 几个人都是艺高人胆大,一点都不害怕麻烦,远处一些人一看这边出事了,有人疯狂回去报告,也有人想要过来帮忙,不过都被安德拉轻松的给收拾掉了。 “算了,不要伤到人了,我们还要在这里休息两天呢,闹出人命的话。到时候多尴尬啊”。帕瓦里奇难得的做了一回好人。 安德拉笑着将这个到霉的年轻人一把掼到地上,用脚踩着他的胸口冷冷的说道:“小子,这都已经是末世了。不要以为富二代的身份还管用,老子灭你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年轻人仿佛一口气没上来,扑哧一声,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很显然,安德拉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这个倒霉的家伙。 当然了,即使是这个年轻人真的被一脚踩死了,陶飞和帕瓦里奇也不会有丝毫反对意见的,只不过在人家的地头上,网来就杀人,总归是会有些不太友好就是了。 “前面带路去你们营地,否则杀了你!” 帕瓦里奇一句话,把一个青年人吓的直接尿到裤子里了,不过还是颤抖着前面带路。 很快几个人就来到了一个破烂的城市,这个城市的街道两旁的所有临街的建筑都已经被碾为平地,仿佛被压路机压过一般的平整,一路直通城市中心,其他地方也已经破旧不堪,城里的人一个个面黄肌瘦,跟湖边看到的几个人有着天壤之别。 “我靠,这个营地也差劲了吧,靠近湖边这个纯天然的粮仓竟然还有人饿成这样安德拉不屑的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嘟囔着。 这个时候,从这个破烂城市里面飞快的跑出一群人来,前面带路的正是那个跑回去通风报信的家伙,边跑还边吱哇乱叫的,反正陶飞是听不懂他在叫什么就是了。 双方在这个宽阔的有点过分的大街上面对面碰到了一起。 “我儿子呢?。 网一上来,一个中年人对着陶飞等人就叫喊了起来,帕瓦里奇和安德拉一脸的不耐烦的神情,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敢跟他们面前乱喊乱叫的了,如果是陶飞的话,他们还会忍一忍,可是对方很明显不是陶飞,虽然实力未知,不过却也不认为这些人的实力真能够高到哪里去。 帕瓦里奇没等出手,安德拉就已经受不了先动手了,他在陶飞这里讨不到便宜,心里正憋着一股气呢,这些人正好又触了他的霉头,也算是倒霉催的吧。 单手一推,刚刚还叫嚣着的一群人,霎时间感到自己脚步突然沉重了起来,身上如负千钧重担,举步艰难,当然了安德拉这是故意在玩人,他可不想一下子就将这些人都给压趴下咯,那样的话,就没的玩了。 为的中年人大吃一惊,振奋自己的力量,硬扛着安德拉的重压,努力的挺直着腰身仰天长啸,这一声长啸,传的又长又远,而且声音此起彼伏,没有一定之规,但是声音仿若蛇鸣,陶飞一阵疑惑。 就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湖面上激烈的争斗瞬间生变化,那条五头蛟蛇仿若听到什么命令一般,突然攻击变得猛烈了起来,转眼间将巨龟给舟的倒飞出数百米远近,紧接着,掉头就走,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巨龟则是挑衅的在后面吼叫着。 不过五头巨蛟仿若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凡一路狂奔,路上遇到的人类纷纷婆让六闽※ 安德拉状若游戏一般,继续的一点点增加压力,不远处这个营地的其他人类慢慢的将这里围成了一个圈,但是却没有人主动上前来攻击,因为他们都感觉到这些人似乎不好惹,当然了,没有领的命令,他们也不敢随意上前进攻。 只不过他们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们的领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说话了,即使说话也传不到那么远的距离。中年人努力用双手扶住膝盖支撑着身体,尽量让自己不要趴下,那样的话,会荐响他在别人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形象地个。 过了才几分钟的时间,地面突然传来微微的震动声,几个人警觉的回头一看,一个个脸色突变,眼前的一幕让他们大吃一惊,那条本来应该在湖面上跟巨龟战斗的五头巨蛟竟然在此刻出现在了这里。 而且度极快,刚刚还在远处,仅仅一个愣神的功夫,竟然已经跑到了的飞等人的面前来。 不过它没有立匆进攻,而是看了看被安德拉压制的动弹不得的中年人,如果有人能够读懂它此时的表情的话,肯定会看到一丝的疑惑。 五头巨蛟吐着信子,出跟刚刚中年人长啸时相类似的响声,似乎在询问着什么,很显然,它还没有现究竟谁是敌人,因为安德拉的攻击实在是太诡异了。 陶飞大吃一惊,他可是直到驯兽师这个能力进化者的,而面前的这个人即使不是驯兽师,也肯定是类似的可以跟生化兽沟通的能力者,在安德拉还很犹疑的时候,陶飞不由得焦急的说道:“压住他,不要让他说话!” 安德拉一听陶飞的话仿若命令一般,心里立刻就起了反感,不但不再压制这个中年人,反而将这个中年人身上的压力放松了几分。 中年人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大减,立刻对着五头巨蛟说了一些只有他们彼此之间才能听得懂的话,陶飞这个时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对着安德拉怒骂一声:“你个白痴、混蛋!” 一拉凯瑟拉和宝贝艾尔玛,使劲往天空中一抛,大喝一声:“飞!” 凯瑟拉和艾尔玛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陶飞抛到了半空中,凯瑟拉微微一愣,不过转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身上能量暴涨,一对火焰的翅膀蓬的一声展开来。然后顺势又抱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艾尔玛,立玄朝着更高的空中飞去。 低头再看陶飞和安德拉、帕瓦里奇三个人,陶飞蹭的一下向着路的侧面疯狂跑去,没有丝毫的犹豫,安德拉和帕瓦里奇还没有反应过来,五头巨蛟的攻击就已经落到了他们的头上。 如果此时安德拉再不明白陶飞刚才为什么骂自己白痴的话,那他真的就是白痴了,不过他始终没有将这个五头巨蛟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只有人类才是真正的懂得战斗的存在,野兽的战斗力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他不将这个五头巨蛟放在眼里,但是帕瓦里奇不行啊,他受伤还没完全好呢,他也恨陶飞,为什么这伤仿若长在他身上一般,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好利索,可以说疮愈的度比之自己在末世之前有的一拼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在这个末世,还是放在他一个顶级进化者的身上,竟然疮愈的这么慢,这怎能不让他恨。 不过他也明白当时双方就是敌对关系,即使是恨,也不太可能再报复回来了。 眼看着攻击临头,帕瓦里奇身体周围的空气一阵扭曲,可是没等他瞬移到其他地方,五头巨蛟仿若感受到他的能量波动一般,对着他的身体就是一记风刃,直接将他即将脱离战场的身体给打回了原形,倒飞出去数百米之远,要不是他在这一刻使用了金属强化身体,估计这一下就会要了他的命。 不过即使是这样,帕瓦里奇也感到自己浑身疼痛,一时间竟然没爬起来,几个老百姓想要过来摘现成的胜利果实,欺负一下帕瓦里奇,可是帕瓦里奇即使再逊,也不至于被几个老百姓给欺负咯,手指轻轻一抬,几道细小的风刃瞬间割破了这几个倒霉鬼的喉咙,其他人一看帕瓦里奇即使受伤了还如此厉害,一时间不敢靠近过来。 安德拉的处境比帕瓦里奇好不到哪里去,五头巨蛟的第一次攻击被他轻松的躲过去了,压在五个蛟头上的重力术,同样困扰着它,只不过五头巨蛟力大无穷,虽然影响了它的攻击度,但是却并没有影响到它的攻妾威力,五个头颅不停的使用者不同的能力,打的安德拉上窜下跳,想飞到天上的机会都没有,一时间气的哇哇大叫,他的处境可谓是更加危险。 陶飞跑了,凯瑟拉在天上飞,帕瓦里奇艰难的爬起来,努力的控制着能量,将自己的身体瞬移到一个不远处的高层上面,尽量隐蔽自己的身形,同时看着这边的战斗场面,他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下一篇   第202章 惊晨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