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惊晨危机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02章 惊晨危机

旧飞恰巧也停留在了众个城市唯一的一个高层建筑卜面煦呀凯瑟拉和艾尔玛,感觉到附近一阵能量波动,紧接着就看到不远处的一个位置空气微微一阵扭曲,他知道,的瓦里奇也过来了。 “很高兴还能见到你”。陶飞笑呵呵的说道。 帕瓦里奇没想到这个时候还能看到陶飞,不由得开心的笑了笑:“我们都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陶飞摇了摇头道:“一点都不好,安德拉那个蠢货,要是直接灭杀了那个中年人的话,就不会有现在这件事情生了,他这是自讨苦吃 帕瓦里奇苦笑一声:“他就是这样的人,最喜欢折磨别人,让别人在疯狂中自杀,没想到这次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刚刚要他杀人的那句话,要是换做我说的话,还可能会好点,你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什么信任,只不过是暂时和平罢了,当然了,也可能变成永久的和平,但是成为朋友的可能性太了陶飞目不转睛的盯着战场看。 帕瓦里奇嘿嘿笑了笑,算是赞同陶飞的观点,看着陶飞很在意这个五头巨蛟,不由得好奇的问道:“你以前见过这种生物吗?” 陶飞点了点头:“恩,不但见过,而且还与几个同伴合力杀死了它,不过我们一连战斗了近半个月的时间,还动用了高射机关枪和大批的手雷才好不容易灭杀了它,最关键一点就是我们杀掉的那个五头巨蛟比这个要小上至少一半以上。” 帕瓦里奇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体积虽然不能代表实力,但是这个五头巨蛟很显然实力要更加强悍,本来同级的进化者和生化生物相对比,生化生物的身体强度要远胜于人类。而这个五头巨蛟的级别很显然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安德拉一时间险象环生,不由得暗骂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听陶飞的话,不过他也同样诅咒着陶飞和帕瓦里奇,他知道陶飞是跑掉了,帕瓦里奇绝对不会被那一次重击就要了性命的。 可是两个人竟然都不肯来帮忙,这让他不能不恨。 “我们要杀了那斤,中年人”。陶飞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帕瓦里奇赞同的说道:“很显然,是他在控制着五头巨蛟,如果他死了,不知道这个五头巨蛟会变成什么样 “不知道,不过我想这个中年人的能力应该不是驯兽,也不是诱惑,他应该是懂得与生化兽沟通,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他不是直接用心灵控制,而一定需要语言。” “怎么杀他?”帕瓦里奇直奔主题。 “你去!” 陶飞指了指帕瓦里奇说道,帕瓦里奇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不去,我受伤了!” “你不去谁去,只有你才能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他的身边,并且杀掉他,如果我们今天不杀掉他的话,那么我们一旦乘木筏离开,它在后面只要想追我们,绝对没有追不上的,那个时候,我们全都得死。” “那我也不去,那条巨蛟很显然有着很强的动物本能,能够知道我瞬间移动出现的个置 陶飞微微一愣,很显然,他逃命那个时候没有看到帕瓦里奇是如何脱离战场的。也没看出来他哪里受伤了。 当然了,帕瓦里奇这个时候也不敢暴露自己再次受伤的事实,虽然受的伤并不严重,只是受到了重创,可是他害怕的飞趁火打劫,要是真的这个时候找他的麻烦的话,那帕瓦里奇真的会欲哭无泪的。 “你的意思是,刚才他破了你的瞬移咯!”陶飞对于战场上面的东西异常的敏感,这也是为什么他越战越强的一个主要原因,他能读懂战斗场面。帕瓦里奇只是点了点头,对着凯瑟拉说道:“这一次估计还要看你的了,将他们这个城市都给点着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去救火的,而且即使是蛇,我想它也不会不怕火吧!” 凯瑟拉满脸不情愿的看了看陶飞,陶飞同样没有反对:“去吧!一切看你的了”。 凯瑟拉满心不情愿的飞了起来,一团团火球从天而降,落到所有可能燃烧的地方,不到片刻,整个城市变成了一片火的海洋,中年人大吃一惊,这可是自己的老巢啊,赶紧跟五头巨蛟说了几句话。 五头巨蛟仅仅留下一个头跟安德拉缠斗,另外四个脑袋分成四个方向,转瞬间,空中浓云密布,看的陶飞一脸的惊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行云布雨吗? 不过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是大量的水能量凝结成的一个水蒸气团,凯瑟拉满脸惊恐的神色,她很明显感觉到头顶上这个凝结的巨大的能量云的目标似乎就是自己。 “这个五头巨蛟难道成精了吗?”陶飞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地面上的五头巨蛟。 雨水从浓云中如同倾倒般瞬间熄灭了刚刚燃烧起来的大火,正在此时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密云中降落下来,冲着凯瑟拉就劈了下去,凯瑟拉措不及防,差点被劈个正着。 “我靠着是什么能力!,小帕瓦?奇惊讶的直跳脚。 “它那是借助水的导电性,…口川的能量传输到卜面的云甲“然后攻击敌人讨青鬼“训准确性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很显然,陶飞一眼就看出了五头巨蛟攻击方面的缺陷,不过知道了又能如何,陶飞对它绝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时候不由得想起了它在与巨龟战斗的场面,似乎双方都没有使用更多的能量,几乎都是在使用力量在对拼。 也许它们之间的能量供给并不能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 帕瓦里奇吓的拼命的摇头:“我们走吧,不要管安德拉了,我们对付不了这个五头巨蛟。” 这个时候帕瓦里奇是真的放弃了尝试,这个五头巨蛟的攻击力让他有种泄气的感觉,根本就是防都防不住,当时陶飞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还觉得陶毛夸大其词呢,很显然陶飞不但没有夸大其词,反而是在贬低自己的能力。至少他还活着。 “哼!他是死是活不是关键问题,现在的关键问题是那个中年人必须要死,否则我们甚至有可能遭到他的追杀陶飞目光坚定的看着前面的战斗,说是战斗,其实只不过一直是五头巨蛟在欺负安德拉,安德拉除了用重力术束缚一下五头巨蛟的攻击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帕瓦里奇拼命的摇着头:“你要去你去,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去的,那地方太危险了 这个时候,那个中年人已经站到了五头巨蛟中间那颗头上了,想要攻击他,肯定会牵扯到那头恐怖的五头巨蛟。 陶飞一看帕瓦里奇不肯去,不禁有些懊恼的攥紧了拳头,他是说什么都不会自己去的,因为对付这种生化兽不是他的专长,它太强了,自己的防御绝对比不了帕瓦里奇,因为金属和冰有着本质的区别。 “好吧!既然你也不肯去的话,那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一躲吧,然后等他们放松警惕了,我们再找机会杀掉那个人!” 凯瑟拉这介。时候也飞了回来,几个人悄悄的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安德拉最终拼了老命才逃脱出来,不过也是身受重伤,这个时候他更加不敢去见陶飞了,深怕陶飞一步高兴将他灭了。 这个城市虽然破烂,但是占地面积极大,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的主要道路都是那么的宽敞。那都是给这个五头巨蛟准备的通道。 眼看着那个中年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都跟这个五头巨蛟呆在一起,甚至指挥着那些人类帮助这个五头巨蛟擦洗鳞片,每一个鳞片都仔仔细细的擦洗着。 他们的木筏也已经被砸的粉碎,眼看着对方似乎并没有追击自己等人的想法,陶飞和帕瓦里奇不禁萌生退意,第五天的时候,安德拉恢复的差不多了,也找了上幕 几个人一合计,很快就决定了绕道上路,就是绕道这个湖的下游去,然后再弄个木筏上路,总之是避开这里的人,防止意外生。 在这个城市偷偷的拿了些日用品,帕瓦里奇和安德拉还各自顺手捎带了两个美丽的少女给他们路上解闷,几个人这才重新开始上路,夜晚漆黑一片,不过几咋小人都不敢打开火把,深怕将麻烦吸引过来,直到跑出几十公里之后,才稍作休息,紧张和压力让他们感到自己付出了比平时多出数倍的体能。 停在湖边,几个人爬上了一个光洁的大石头上,这个石头很大很大,也很光滑,光滑的有些诡异,仿佛被打磨过一般,不过几个人都已经有些疲惫了,也没有去管它。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陶飞盯着这个他们昨天晚上休息的大石头开始怔怔的呆,心脏不争气的拼命狂跳,躺在他怀里的的瑟拉有些奇怪的抱着陶飞说道:“亲爱的,怎么了,生什么事情了,你的心跳怎么这么快啊!” “嘘!小声点!” 凯瑟拉脑筋粗到了极点,竟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反而直接说了出来:“怎么了,现敌人了吗?” 一句话,帕瓦里奇和安德拉都惊了过来。 “敌人,敌人在哪里?,小 两个人跳了起来,站在这个大石头上乱喊乱叫,陶飞被气的脸都绿了,可是这个时候不是生气的时候,他非常的愤怒,一把拉过艾尔玛,甚至都不管凯瑟拉究竟怎么想,直接跳下石头拼命的向远处跑去,几介,人一下惊呆了,还是帕瓦里奇反应度快。以他对陶飞的理解,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否则他不会跑的那么快。 紧跟着也是跳下了巨石,跟着陶飞的方向拼命跑去,紧接着是安德拉,剩下的凯瑟拉心中这个愤怒:“你们跑什么?什么危险都没有?” 她这一喊不要紧,正好惊动了这个巨大的石头,他们昨天晚上休息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巨大的石头,而是哪只前几天跟五头巨蛟战斗过的那只巨大的乌龟。 巨龟四肢一伸,粗壮有力的四肢轻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凯瑟拉只觉得自己身下一阵晃动,突然间下面的石头升高了几分,她堪称是胸大无脑的代表人物,白长了一副聪明的面孔。 “妈妈快跑!”艾尔玛在陶飞的肩欺上拼命的叫喊着。 凯瑟拉大 “不管怎么说,她航是经历讨很多次战斗了,吊然唉嚓,快就又从震惊中恢复了一些神智,然后马上跳到了半空中,展开了翅膀,低下头一看才突然现,原来身下的竟然是那个让他们恐惧的巨大的乌龟。 这一下,凯瑟拉只觉得虽然现在浑身烈焰燃烧,却有股凉气从体内升了上来。 不过巨龟很显然并没有将陶飞几个人放在眼里,只是扭头轻轻的看了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玩味,一丝轻蔑,非常人性化的表情。 不过这一切没有人看到,他们现在都急着逃命呢,附近一个人都没有,当然了,这里是巨龟的老巢,人类哪里敢随意靠近这里啊! 跑了又不知道有多远,凯瑟拉追了上来,愤怒的冲着陶飞吼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下边的不是石头,是那天的那只巨龟,还抛下我就跑。” 陶飞愤怒的啪的一巴掌扇在凯瑟拉的脸上:“你混蛋,我告诉你小声点,你都做了什么?要不是你,我们能跑的这么悄险吗?要是那只巨龟真的要攻击我们,你以为我们能跑的掉吗?” 凯瑟拉这才回味过来,心中不禁一阵懊恼,不过她并不想承认错误,就想所有人一样。 “我怎么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只是告诉我小声点,难道我的声音很大吗?再说了,即使巨龟现我们了又能如何,你看看它移动的度,慢的跟蜗牛一样,怎么可能追的上我们 陶飞气的啪的又是一个嘴巴扇了过去,他最恨那些明明是错了,还死不承认,并且还找无数个借口。帕瓦里奇在旁边赶紧打圆场道:“陶飞,算了,其实她的声音并不大!而且那只乌龟的度并不快!” 陶飞一脸不满的看着帕瓦里奇,冷冷的说道:“她的声音还不大吗?连你们在那么远的个置都清楚的听到了,还想要多大的声音。再说了,你们要是觉得那只巨龟的度很慢的话,不妨去跟它比一比度。” 陶飞已经有些怒不可遏了,凯瑟拉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让陶飞忍无可忍。 帕瓦里奇和凯瑟拉同时息声,没有人再多说一句话,安德拉在一旁幸灾乐祸,所有人都知道,陶飞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凯瑟拉也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惹祸了,如果那只巨龟真的想要杀他们的话,恐怕现在他们已经有人见阎王也说不定。 凯瑟拉一时间,说话连大气都有些不敢喘了,小声说道:“对不起了,都是我的错!下次不敢了”。 陶飞一阵冷笑,厌烦的说道:“真是猪脑袋,不打两下不开窍!你看他们两介”一看我跑,立刻就跟上来了。一句话都没问,你能不能长点脑子啊!” 凯瑟拉一看陶飞这神情,就知道,自己这几次做的的确有些太不堪入目了,上次见到一大群蟑螂,直接瘫软在地,还得陶飞给扛着跑的,否则现在估计已经变成蟑螂的粪便了。 “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凯瑟拉开始撒起娇来,不过很显然,陶飞一点都不吃这一套。 不过却看的安德拉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对这个女人可是他一直都垂涎三尺的,一直以为她应该是英姿飒爽的那种,没想到,竟然玩起了撒娇这种小女人巴西。 “你自己好好想想,要是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哪次遇到危险就会因为你要了我的命。”陶飞一句话,让凯瑟拉彻底明白陶飞在生气什么了,说白了就是自己让陶飞身处陷阱了。 安德拉一旁就怕事他跟九头蛇战斗的时候,如果不是周围全是房屋,才让他得以逃脱,这要是在这湖边平原上,他铁定是跑不掉的,于是鼓动道:“就是,就是,你那一嗓子,把那个乌龟王八都给唤醒了,要不是我们跑的快,说不定现在正跟乌龟打着呢!” 帕瓦里奇直拽他的手臂。那意思是说:“他们俩的事,你就不要插嘴了!” 不过安德拉天生就是这个毛病,最喜欢在别人斗嘴的时候插上几句,添油加醋的话来,这次也不例外。 “拽我干什么?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你看陶飞,一句话不说,撒腿就跑,我们不也是马上就明白什么意思了吗?” 凯瑟拉本来非常惧怕安德拉,这一刻。她也不怕了,对着安德拉吼道:“我跟陶飞说话,关你什么事小心我把你嘴给撕烂了 帕瓦里奇和安德拉一时间都愣住了,凯瑟拉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大了,竟然敢跟安德拉大吼大叫的了,两个人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好了,没事我们要抓紧时间赶路呢,别到时候再出点什么岔子来!” 陶飞不满的说了句,然后抱着宝贝艾尔玛带头向河的下游走去,这次他没有迷路,因为这里距离湖边并不远,陶飞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湖边的位置。 没多一会,几个人来到湖边的一片树林,开始制造木筏,这次他们要精心打造一个更结实的木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