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陶飞的恐怖战斗力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00章 陶飞的恐怖战斗力

二二天天刚蒙蒙亮,陶飞就醒了讨来,马就现了趴灶甘“怀甲睡觉的凯瑟拉,气的陶飞真想一下子将这个满脑子邪恶思想的家伙踢到水里去。可是又有些舍不得,毕竟这一路还需要她来为自己消火解闷呢。 没好气的将凯瑟拉推到一边,然后站起身来四下看了看,下一刻。他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另外一只木筏,由于双方距离太远,所以陶飞看不清对方究竟是谁,不过陶飞能够隐约的猜测到对方是谁,天还没有大亮,陶飞的眼力要比帕瓦里奇和安德拉都要好一些,所以他先现了对方。 不够陶飞这个时候并不担心什么,这里是湖面,只要自己小心一点,不会有丝毫的问题。 陶飞转过头甚至没有理会那边的情形,不过心里却异常的气愤,这要是让对方先现了自己等人,恐怕就会有危险了。 战场上,龟蛇之战依旧在持续着,很显然,这场战斗依旧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陶飞自认为如果用这种方式战斗下去的话,恐怕自己早就筋疲力尽了,不过面前的这两个巨兽的战斗力丝毫不减。 就好像当年一样,五个人轮流上阵,也是用了十几天的时间才将那条蛟蛇给收拾掉的,而且还得使用一些现代化武器才行。 天越来越亮了,帕瓦里奇也苏醒过来,不过第一时间,他就嗅了嗅鼻子。一股熟悉的味道。 “他们在这的近!” 怕瓦里奇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使得安德拉微微一惊,一下清醒过来,他可不想跟陶飞在这种地方见面,赶紧爬起来四处张望,很快他就现了陶飞等人的木筏。 再仔细看去,陶飞似乎在向他们摆招呼。 安德拉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双方毕竟还是处在敌对的关系上,陶飞的这一举动明显就是挑衅。可是挑衅又能如何,这里是人家的地盘。 当然了,陶飞也知道自己奈何不了这两个人,即使是在岸上。只要陶飞真想跑,他们两个也是阻止不了的。 可以说。双方谁都奈何不了谁,帕瓦里耸第一次产生了要和对方和解的意思。 当然了,陶飞也不愿意跟这么难缠的对手做敌人,虽然也不太可能做朋友!甚至合作都不太可能。毕竟双方谁都不敢信任对方。 帕瓦里奇的脸色变了又变,控制着木筏向陶飞靠近,不过却只是做出了防御姿态,并没有做出攻击姿态,如果在湖面上动攻击到话,怕瓦里奇相信,陶飞会第一时间打翻他们的木筏。 “陶飞,我们谈谈!”远远的帕瓦里奇就高声喊道。 陶飞呵呵一笑,很显然小对于帕瓦里奇递过来的橄榄枝非常的满意,因为他确实也是对这两个家伙非常忌惮。 凯瑟拉只觉得自己周身一凉小身上瞬间披上了一层冰甲,跟想象中不一样的是,这套冰甲是白色的小但是并不透明,陶飞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看到,帕瓦里奇偷窥的时候那是迫不得已而且天色很黑,想看也看不清楚。 “太冷了”。凯瑟拉嘟囔着想要将这身冰甲撕下来,当然了。她有这个能力。“不许破坏它,要不你就去把衣服穿上。我没有让自己女人给别人看身体的嗜好。” 陶飞的霸道行为不禁没有让凯瑟拉感到反感,反而感到非常开心,她甚至认为自己已经俘获了这个强大的男人的心,不过她当然是不愿意穿这身冰甲了,这对她的能力是一种压制。 一扭头,解开包裹,从里面拿出了两件衣服,说是衣服,其实简单的要死,就是上面一个胸罩,下面一条短裙。 双方很快就靠近了。帕瓦里奇双手一摊。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陶飞。我想我们没有必要打下去了,你说是吗?” 看着帕瓦里奇一上来就说明了来意,陶飞感到非常的开心,也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说起来倒是你先找的我的麻烦,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 安德拉很显然并不想双方就这样和解,他对凯瑟拉可是垂涎已久了,而且双方距离这么近,他有把握在瞬间将陶飞打成重伤。 当然了,他忽略了这里是湖面。 “怎么会没有仇呢,凯瑟拉,难道你忘记了,帕瓦里奇是怎么杀了你的丈夫吗?。 凯瑟拉和帕瓦里奇的神色同时一变。这可是谁都不愿意听到的话,凯瑟拉虽然跟她的丈夫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不过两个人毕竟也是夫妻,而帕瓦里奇明明没有杀死兰多夫,却因为一句话欺骗了安德拉,被安德拉在这个时候给说了出来。 “你杀死了兰多夫?”凯瑟拉神色有些悲伤的问道。 帕瓦里奇心中却想,兰多夫很明显是被陶飞所杀,可是这个傻女人却一点都不知道,不过他也知道小这个时候如果真说兰多夫不是自己杀的,而是他杀的话,不知道陶飞该如何反应,可能死不承认,也可能恼羞成怒。如果这两个女人不再成为他的负担的话,那么自己和安德拉 想到这里笑了笑道:“很奇怪吗?如果我不杀兰多夫才会更加奇怪,不是吗?” 陶飞从头到尾,连心脏跳都没变过,更何况表情了,仿佛这件事情真的与他无关一样,不禁让帕瓦里奇甚至猜想是不是自己想错了,兰多夫不是他杀的,而是另外有人。可是怎么想都不可能。 陶飞在这边装糊涂,帕瓦里奇则是眼睁睁的帮着陶飞背黑锅。安德拉幸灾乐祸,凯瑟拉只是悲伤,却没有丝毫的行动,陶飞甚至一点安慰都没有。 最奇怪的是安德拉。他的印象里兰多夫和凯瑟拉夫妻两个的感情虽然不是很融洽,但是还是很不错的,可是为什么凯瑟拉仅仅是有一点悲伤,连一滴眼泪都没掉,他不明白。 “好了,兰多夫死就死吧。反正他活着的话,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消息,相反。还有可能变成我的一个麻烦。不能杀,只能打!”陶飞撒谎撒的干脆极了。仿佛那件事情真的不是他做的一样。 帕瓦里奇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找到偶像了一般。从来没有见到过人撒谎撒的这么牛过,而且还是着着知情者。这个知情者还是他的敌人。 安德拉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小心一点,陶飞对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所以,说话的申请充满的挑衅:“饥瑟拉,难道你不打算让你的新情人帮你的老公报仇吗?” 凯瑟拉满脸希翼的看着陶飞。虽然她知道兰多夫的死,对于陶飞来说,不过是再平凡不过的小事了,根本不值得为了这么一个人去非要跟一个实例强悍的顶级进化者硬碰硬,可是她还是希望陶飞能够帮助她给兰多夫报仇。 陶飞迎着凯瑟拉充满希翼的眼神,毫不在乎的说道:“不用这样看着我,报仇的事情想都不要想。我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可以对付帕瓦里奇。当然了,如果你真的想报仇的话,我也不会阻拦!” 凯瑟拉心头悲愤,不管怎么说两个人也算的上是同床共枕过很多介。夜晚了,没想到的飞这么绝情,连点安慰的话语都没有,相反还说出了。如果想报仇亲自出手的话来。 凯瑟拉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了,身上火焰蓬的一下燃烧起来,紧接着煽动着翅膀腾空而起,刚想要傲攻击。只见安德拉轻轻笑着说了一个字:“落!” 凯瑟拉飞在空中的身体如遭重击。碰的一声撞进冉面,身上的火焰跟湖水接触的一瞬间,将大量的湖水变成了水蒸气。 凯瑟拉扑棱着燃烧的翅膀想要从水里面飞起来,可是安德拉仿佛在玩游戏一样,一直压着凯瑟拉根本就不给她丝毫起身的机会。 上一次陶飞跑掉了,安德拉非常的气愤,不过也不想跟陶飞玩命,不过这个时候再次看到陶飞的时候,心中憋闷的那股怒火再次燃烧了起来,竟然忘记了当初陶飞是如何的强大了。 竟然当着陶飞的面如此压制凯瑟拉,不过陶飞丝毫出手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凯瑟拉被压在水里面扑棱着,无论如何都无法离开水面,宝贝艾尔玛想要冲出去帮忙,不过这次陶飞没有答应,一伸手将宝贝艾尔玛拉了回来。 “妈妈,妈妈,救救我妈妈!”宝贝艾尔玛哭喊着。 不过陶飞依旧无动于衷,帕瓦里奇眼皮狂跳,他这个时候才突然现,原来即使是这个女人在陶飞眼中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位。也许就像是普拉西提所说的那样,陶飞仅仅需要一个能够给他方向指引的向导,而此时岸边劳碌的人类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即使凯瑟拉出点什么意外。陶飞也很快就可以找到新的方向向导。 帕瓦里奇已经彻底的不想跟陶飞斗下去了,赶紧一拉安德拉说道:“小算了,不要跟她玩下去了”。 安德拉坏坏的一笑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让我出手杀掉她呗!” 帕瓦里奇听到这话,脸都快绿了,心里这个气啊,安德拉这不是存心找别扭吗? “哼!你爱怎么理解怎么理解,别忘了。这里是湖里,你如果觉得能在这种地方打的过陶飞的话。你就打!” 安德拉心里微微一愣,不过一看陶飞似乎丝毫出手的意思都没有,不由得心中一阵鄙视,手上的活不由得加了点劲。 凯瑟拉一下被压进了湖里,湖面咕嘟都的使劲的冒着气泡,陶飞似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手指轻轻一引,没有丝毫的征兆,帕瓦里奇的木筏下面突然猛的窜出一根巨大的冰锥,瞬间将帕瓦里奇所在的木筏撞的粉碎。 帕瓦里奇吓了一条,猛的一下跳了起来,顺带着还将自己怀里的两个女孩子也抱着跳离了木筏。 安德拉没想到陶飞攻击连点前奏都没有,一时不慎,差点被掀翻进湖里去。不过即使这样,也是弄的浑身是水。他跟别人不一样,他的身上始终穿着一条内裤,用以遮挡自己不幸的缺陷。 安德拉条件反射般的跳到半空,可是他没有帕瓦里六…云应谅度快,虽然航有心理准备。不讨却没有准备充分“地贻终有些瞧不起大夏人,这是深入到骨子里的鄙视,所以即使陶飞真的很强,他也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只有在受挫的瞬间才会有那种感觉。 两个漂亮的女孩子一左一右拼命的抱着他,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安德拉第一时间竟然没有跳起来,弄的浑身都是湿漉漉的,狼狈不堪。不由得恼羞成怒,两手一用力,咔嚓一下将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脖子拧断,瞬间毙命。 另外两个女孩子一看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安德拉。说变就变。杀人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 陶飞从来都不会在出手之后还给对手留下喘息之机,水面狂卷,十几个巨大的波浪冲着飞到半空中的安德拉瞬间袭来。 安德拉虽然能够飘在空中,可是在空中他的移动度并不快因为他本来也不是这方面能力的进化者,只不过是利用失重原理让自己漂浮起来罢了。 没等他飘得够高。巨浪直接就卷中了他的身体,帕瓦里奇一看这情景,知道自己如果不出手的话。安德拉肯定是报废了。因为安德拉根本无法同时对付这么多的突然攻击,此时他已经快要傻眼了,大浪已经翻到了他的头顶上,即使他使用重力术将这个大浪打下去,那也只会落到他的头顶上。 这么大的浪落到他的头顶上,那绝对是会将他直接打落水面的,而到了水面,那还不是任由陶飞蹂躏吗?如果真等陶飞蹂躏了安德摇再回头对付他的话,那他就真的没有丝毫退路了。 帕瓦里奇凭空跃起。直接跳到了安德拉的头顶。大喝一声:“阻”。 安德拉头顶的巨浪被瞬间阻住倒卷而回,陶飞同时控制十几个大浪,怎么也不可能比别人只控制几个来得更强,虽然帕瓦里奇手臂受了伤,但是本源之力并没有因此受损。只是影响战斗力,不影响他体内的能量的聚集。 帕瓦里奇的加入,瞬间解除了安德拉的困境,陶飞眉头皱了皱,将宝贝艾尔玛扔在木筏上,直接踏入水面,同一时间,水面如同受到鼓舞一般,数十道冰锥同时从水面狂暴射出,一连数次,天空中无数的冰锥飞舞,帕瓦里奇大吃一惊。 “陶飞,住手,误会,误会啊!” 安德拉顿时慌了手脚,他没想到陶飞在水面上攻击力这么强悍,比之当初初战之际的攻击力更加强悍不知道多少倍。 当然了,当初陶飞是根本就不想恋战,只是在拖延时间罢了。这一次不同,双方都在湖面上,陶飞的攻击可以说是铺天盖地,安德拉想跑都没地方跑。 安德拉得到了帕瓦里奇的帮助,避开了陶飞的第一轮攻击,不过第二轮攻击他眼看就避不开了,帕瓦里奇大声疾呼,同时将自己的身体化作一面金属巨盾挡在安德拉的下方,安德拉则是拉着帕瓦里奇拼命的向天空飞去,希望飞的越高越好。被怕瓦里奇扔下的两个女孩子拼命的抱着破碎的木筏,防止自己的身体沉入水底,两个死掉的女孩子的尸体沉入水底,不一会就被水里面的生化鱼给撕的粉碎,鲜血漂出湖面,两个女孩子哪里顾得上矜持,拼命的叫喊着救余救余” 可是这个时候还有谁能够救得了她们吗?很显然凯瑟拉不是这样的人,她可不想就回来两个可能会跟她争男人的女人,而陶飞则要专心对付帕瓦里奇和安德拉,安德拉和帕瓦里奇则是自顾不暇。 陶飞一看两个人拼命的向上升,脚下水面瞬间支撑起他的身体,也向着天空延伸出去。度极快,帕瓦里奇吓的亡魂尽冒,虽然他知道陶飞在水面上的攻击力肯定暴强,可是没想到会强成这样,这里距离岸边还有些距离,不过他们都不是自愿飘过来的,都是被龟蛇之战引起的湖水波动给推过来的。 “陶飞,住手啊!误会,都是误会,安德拉只是在开玩笑开玩笑的啊!” 安德拉这个时候虽然也有些慌乱,他同样没想到陶飞在水面的时候会强成这样,不过他已经飘起来了,所以很快也就镇定了下来。 丝毫不顾帕瓦里奇的劝阻,对着陶飞一道重力术就压了过去。 不过很显然,陶飞也是早有准备,水面同时升起数十道水柱,这边被压下去,陶飞立刻就跳到另外一面,等安德拉一扭头的功夫,陶飞的攻击已经到了。 飞到天空中的水柱瞬间化作无数的冰雨呼啸着砸向安德拉。 安德拉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多层次的群攻之术,因为他的防御面只能同时防御住一波攻击,而多层次的攻击波会让他忙乱不堪,甚至有可能疏忽。“不打了,我认输了!安德拉一眼就看出来了,自己在湖面上根本就不是陶飞的对手,如果帕瓦里奇没有受伤的话,两个人同时出手,还可能打成平手,甚至占据上风。

上一篇   第202章 惊晨危机

下一篇   第203章 背水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