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背水一战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03章 背水一战

,一讨事情的展很显然不今按照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妇从有带走四个女孩子的话,可能他们就可以轻松惬意的离开了,可惜帕瓦里奇和安德拉都是喜欢享受的人,他们这一享受不要紧,分别带走了两个美丽的女孩子,而且是从很多美丽的女孩子中挑选出来的。 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们挑了最好的带走了,自然就激怒了这几个女孩子的拥有者,危险再一次迫近。 “你们两个能不能先抓紧时间帮我把木筏弄好,否则一会万一对方真的追上来的话,那我们就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陶飞抱怨的看着帕瓦里奇和安德拉在一旁调戏自己怀里的美女。 当然了,四年多没有砍伐,这里的木头也已经相对成形,他们两介。只是负责将木头砍倒,然后扛过来,其他一概不管。 陶飞哪里会答应,砍树这种工作简直是所有动作中最轻松的一个了,而最繁琐的却是将木头掏空。 而陶飞则是直接做了一个冰钻,冰钻又细又长,融入了大量的本源之力,陶飞从圆木的一端,用尽全身力气,嗵的一声,将圆木打了个对穿,然后握住这边努力的旋转着冰钻,大约半个小时才能用好一根。 而凯瑟拉更慢,她对火焰的控制非常的好,但是想要将一根直径三十厘米的圆木烧个对穿,又不会破坏侧壁,这绝对是一门要求极其严格的技术活。 这里的树木很显然比起在布拉尔河上游那里的树木来说,要细很多,所以操件起来才更加困难。 所以只弄了一根木头,陶飞就不满意了:“你们俩要是不肯帮忙的话,那我就做一个只需要容纳我们三个人的木筏就够了。” “做个木筏而已,哪里需要那么多要求啊,只需要将木头砍到,然后捆绑起来就可以了!”安德拉也是非常的不满,很显然,对于陶飞抛下他单独面对那个五头巨蛟依旧心存抱怨,至于帕瓦里奇,他自动忽略了,因为帕瓦里奇被打飞出去他是亲眼所见的。 陶飞不怒反笑:“那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做一个可以承载我们三个人的木筏就可以了,你和帕瓦里奇带着你们的女人自己随便捆个木排,跟在我们后面好了。” 帕瓦里奇一看两个人又要闹矛盾了,赶紧出来打圆场道:“陶飞,别难为安德拉了,他的能力不适合做这样细致的活,还是我来帮你吧,安德拉负责农木板好了。” 安德拉不满的接受了这个工作,他从来都不喜欢工作的,不过既然帕瓦里奇和陶飞都干活,自然要求他做一些事情他也是无法拒绝的。 更何况他们最初的那个木筏经过几天的水泡之后,已经快要沉到水面以下了,木头在吸饱水之后,会悬浮在水中,而很多船只都是因为这种悬浮在水中的木头而生撞击,因为这是看不到的危险。而陶飞做的木筏,可以尽可能的让穿在水面上呆上更久的时间。他们不是技术人员,他们曾经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所以造船这种高技术工作,不是他们擅长的。 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大约中午的时候,陶飞突然感觉到地面轻微的震动声,这咋。震动感觉非常的熟悉。 陶飞脸色微变:“不好,他们追来了”。 凯瑟拉再次证明了她胸大无脑:“谁,谁追来了?” 陶飞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凯瑟拉很知趣的没有说话,很晏然,那两巴掌扇的她已经非常有觉悟了。 安德拉抱怨道:“早知道这样,我们还不如快点把木筏弄好,赶紧走呢!” “哼!要是我们现在在河里面漂的话。被追上了我们的下场会更惨帕瓦里奇没等陶飞说话,先开口教安德拉。 安德拉这个时候再也不敢小看五头巨蛟了,吃了一回苦头之后,他说什么都不敢跟五头巨蛟对着干了。 安德拉第一时间飞到了天上,不过他的算盘打的是很好,不过” 数十道水箭,在安德拉月网飞到天上的瞬间,无声无息的攻了过来,度快若闪电,安德拉一时间脸都白了,没想到自己想要先脱离战场,却因此陷入了对方的攻击之中。 情急之下,赶紧对自己施展重力术,这个时候他对自己施展了重力术无疑是一种无可奈何之举,从快飞升到极下降,数十道水箭从他的头顶嗖嗖嗖嗖飞过,紧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安德拉结结实实的摔了下来,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字坑,连缓冲余地都没有。 等烟尘过后,安德拉灰头土脸的从地面的坑里面爬了出来,不住的咳嗽着。 凯瑟拉现在也不爬安德拉了,有陶飞给她撑腰,使得她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一看安德拉造的如此狼狈,不禁嘲笑道。 “哎呦,第一次见到你也有如此光辉的一面啊!你不是想独自一个人逃跑吗?怎么,心里有愧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都说女人损起人来绝对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安德拉被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可是这个时候又不是双时候,毕竟自只才才确实是要脱离战“哼!前几天陶飞不也是独自一个人逃离战场了吗?” 陶飞也不满安德拉这个时候脱离战场,冷哼一声说道:“那是你蠢,我都告诉你灭了那个家伙,你就是不听,还给对方减压,我看你的脑子比凯瑟拉还不如,凯瑟拉至少还能被我们骂个猪脑袋,你只能说是连猪都不如 安德拉暴怒,冲着陶飞就走了过来,帕瓦里奇当然知道安德拉是在虚张声势,毕竟以他们这样人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冲到近前就可以动攻击。 帕瓦里奇也不想在没有跟敌人打起来以前,就生内讧,如果他真的不拦阻的话,安德拉恼羞成怒,又找不到台阶下,那冲突势必无可避免。 “安德拉,不要冲动,刚刚是你做的不对,在这种地方不比在城里,这里我们必须同仇敌忾,否则我们几个至少要死一个人才有可能脱离战场,甚至有可能还会有一个被无限追杀,你觉得我们谁能够活着离开,你真以为那个活着离开希望最大的人是你吗?” 安德拉依旧有些不依不饶的说道:“可是他们两个在羞辱我”。 “算了,安德拉,你要是不想这先跑掉的话,他们怎么会那么说”。“我那是在观察敌情!,小安德拉为自弓辩解道。 很显然这个借口无从反驳,不过凯瑟拉也是个无理还要辩三分,更何况自己还占着点理:“哼!究竟事实如何,谁知道,你不声不响的就往起飞,谁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 帕瓦里奇一看这俩人真要斗上嘴的话,那不定会生什么呢,不由得也恼火的吼了一嗓子:“好了,你们有完没完,要是我们再不团结的话,我们都得死在这里,你以为你们俩谁能活着离开,不要以为你们俩都会飞,要是真打起来的话,只有我和陶飞能活着离开,你们俩都是未知数。” 帕瓦里奇一火,凯瑟拉一下就没声音了,毕竟多年的积威让凯瑟拉对帕瓦里奇还是有一点畏惧的,一时间场面异常的尴尬。 “好了!我们去树林外面看一看吧”。陶飞淡淡的打破沉寂。 就在这时,突然几个大火球从天而降,瞬间砸在了这片小树林里面,这里的树木现在可谓是枝繁叶茂,可是这几个大火球竟然瞬间就点燃了这些依旧生机盎然的树木,由此可见这些火球的温度绝对是非常高的,可以瞬间让这些潮湿的树木都达到着火点。 眼看着帕瓦里奇和安德拉就要往外冲。陶飞一把将二人拉了回来,低声说道:“不要出去,我们的机会来了!” 帕瓦里奇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几个人躲到湖边,抓紧时间将木筏已经弄好的部分快安装在一起,他们需要将这个木筏先安装好。 树木含有大量的水分,燃烧的时候释放出浓浓的黑烟,将整个方圆数公里都罩在了里面。此时即使是五头蛟蛇也绝对不愿意冒着浓烟冲进来,蛇同样怕烟。 外面追上来的中年人和几个其他进化者非常懊恼的看着这浓烟的范围越来越大,一个进化者不由得抱怨道:“西罗斯,都是你干的好事,要不是你让你的宝贝蛇去烧这片林子的话,我们此时可能已经杀掉他们了。” 西罗斯一脸懊恼的样子:“我只是想将他们逼出来罢了,谁知道这几个家伙这么狡猾,竟然说什么都不肯出来!阿尔赞罗,你确定他们肯定在这个林子里面吗?” 阿尔赞罗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我什么时候判断出错过,要知道我的进化方向就是这个。” “那他们现在还在不在里面?” 阿尔赞罗脸色越来越难看:“西罗斯,你这是在嘲笑我吗?你都知道我的眼睛的能力跟红外线没什么区别,那里面正燃烧着大火,你让我怎么看得透。” 西罗斯一时间忽略了阿尔赞罗的能力范围,不由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呵呵,对不起,是我着急了。” 阿尔赞罗有些焦急的看着面前滚滚浓烟:“我的宝贝不知道会不会被烧死啊!” 西罗斯心里一阵气恼,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心疼他的那两个美女呢,要不是因为他,自己几个人怎么会起这么大早就追出来,连早饭都没有吃。 等了好半天,里面竟然没有一个人冲出来,阿尔赞罗焦急的说道:“他们会不会从水面走了啊”。 一句话,惊醒了所有的人。 浓烟里面,陶飞等人快的将木筏捆绑好,然后飞快的推入水中。他们不敢让自己往湖的深处划,只是沿着湖边拼命的控制着木筏快前进着,本来按照陶飞的意思是将这四个女孩子都扔在那里,他们几个跑的话会快很多,可是安德拉和帕瓦里奇都舍不得这刚刚到手的美女,毕竟前路漫长,需要有调味品。 三个顶尖进化者竟然被一个五头巨蛟给逼的狼狈逃窜,这也算是一件不小的稀奇事了。 一阵腥风飘过,帕瓦里奇抽动了一下鼻子,然后 陶飞皱着眉头,冷冷的看着远方:“既然他们这么想跟我们打一场,那我们就跟他们玩玩好了!你们说呢!” 陶飞的语气中带着某种不容置疑的决定,帕瓦里奇叹了口气:“既然对方逼到我们眼皮子底下了,我们要是再退缩的话,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安德拉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怒道:“打就打,难道我们三个加起来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对付不了的吗?” 这一刻三个人的意见竟然出奇的一致。没有人想要单独逃跑,他们都知道,单独逃跑的话,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各个击破。 凯瑟拉一旁小声说道:“那我做什么?” 陶飞看了看这咋小让他气愤的女人:“你离远点就好了,别到时候我们找不到你!” 很显然,三个人对于凯瑟拉的战斗力没有丝毫的信任感,毕竟他们三个都是那种强的有些离谱的高手,而且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下,想要掩上一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凯瑟拉略微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很显然,她也明白,自己确实伸不上手,上去了还有可能变成累赘。 “怎么打?”帕瓦里奇表情严肃的说道。 “安德拉负责压制,我负责牵制五头巨蛟,你负责杀人!杀了人之后,再合力对付这个五头巨蛟。” 安德拉和帕瓦里奇同时点了点头,很显然这个战术是目前最好的战术了,没有之一。 战场就在这水边,虽然五头巨蛟在水边的战斗力肯定会有所提升,但是陶飞在水边的攻击力会更强,毕竟他的本源之力是水,而且陶飞等人是背靠湖边,而五头巨蛟很显然是要在岸上的,陶飞的方案很简单,那就是用大面积攻击蒙蔽五头巨蛟的双眼。然后让帕瓦里奇偷袭杀人。 “他们就在湖边!”一个声音仿佛是吼出来的一样。 陶飞三人岿然不动,凯瑟拉带着宝贝女儿和四个女孩子已经向湖面划去,她们需要离开的远一点才行!防止被战斗余波冲击到。 远远的,安德拉就已经漂到了半空中,只要他在这个湖面的上方,就不会有什么大危险,即使极重力下降。落到水里也绝对比落到地面上来得舒服。 一道重力术瞬间降落在五头巨蛟的身上,西罗斯还没有任何的感觉,突然感觉到五头巨蛟似乎有些不对劲。移动度明显变得有些迟缓了,地面上竟然被拖出一条又深又长的痕迹来。湖面巨浪翻起高大百米,然后在空中瞬间凝结,变成无数的冰锥,呼啸着向五头巨蛟攻去,蛇是冷血动物,一遇到寒冷,它的战斗力就会大降, 五头巨蛟很显然,对这样的攻击非常的讨厌,五个脑袋同时仰天大张,对着呼啸而来的冰锥就是五团火焰冲击,没等冰锥落下,就已经分分化成细雨洒落地面。 不过陶飞的攻击很显然也是花了血本的,湖面的玩命似的拼命的冲向天空,然后化成无数的冰锥砸向五头巨蛟。 同时帕瓦里奇也配合着将湖水引到五头巨蛟毕竟之路,然后由陶飞亲自出手将这些水变成冰,一时间寒气四溢,整个周围的空间温度急下降。 西斯罗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有想到陶飞等人的攻击力这么强悍,五头巨蛟甚至没有办法靠前,只能拼命的防御,当然了,如果要是比耐力的话,陶飞几介,人谁都比不了这个五头巨蛟,不过耐力之外还有智慧。 片刻功夫,方圆数百米之内,全都变成了冰的世界,虽然这里的温度也不过是刚刚零度左右,但是五头巨蛟畏惧严寒,不愿意前进。而西斯罗本质上也不是它的主人,他只是懂得蛇语,并且能够通过一些精神作用稍微影响到一点五头巨蛟的大脑,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一幕。 如果五头巨蛟拒绝继续战斗的话,西斯罗也无可奈何。 不过身为顶级进化生物,五头巨蛟也有属于它的骄傲,怎么会轻易认输呢。 这个时候其他的能力都有些排不上用场了,五头巨蛟竟然在那么远的距离上遥控湖里的水,倒卷向陶飞,陶飞不惊反笑,借着湖水的来势,陶飞直接又给了它一个上升的力量,瞬间达到更高点,由于他的距离更近一些,而且对于水的控制他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境界,下一刻,更多,更大,度更快,威力更大的冰锥漫天飞舞。 五头巨蛟头一次现自己的水能力竟然没派上用场。如果陶飞等人乘坐木筏在湖里的话,估计此时已经被五头巨蛟给解决掉了。 火,依旧是火,现在五头巨蛟只有使用火能力才能摆脱眼前这个窘况,而其他的能力被陶飞的快大范围的强势攻击给压制的连使用的机会都没有,再加上安德拉不顾一切的使用重力术,让它每一个动作都要付出比之前大数十倍的努力。 “帕瓦里奇,该你了!”陶飞大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