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陶飞归来(一)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06章 陶飞归来(一)

以说,现在人类世界中,城市里面的丧尸要么聚集在旧加小儿去,要么就是被人类给消灭掉了,外面竟然平静的像是世外桃源一般,走过无数的村落,除了一些野兽之外。竟然连个丧声的影子都不存在。 不过此时陶飞很夸张的即使是看到这些城市里面聚集的丧尸也是倍感亲切,很显然,在外面漂流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一回来,似乎什么都觉得亲切了。 陶飞带着凯瑟拉一路晓行夜宿,疯狂向自己的老家跑去,照着地图上的每一个城市,即使遇到了丧尸集结的城市,陶飞也不跟他们缠斗,以他的实力,想要通过这些高级丧尸聚集的城市,同样非常轻松。 当然了,跑过去和杀死他们完全是两个概念。 这一路,陶飞除了睡觉休息之外,几乎就没有停过,他太想回家了,也太想知道自己的那些大小老婆们究竟怎么样了! 节林营地,此时天网蒙蒙亮,一缕阳光洒落城市间,当第一个人看到这一缕阳光的时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了看,那确实是一缕阳光,不像上次那样,一闪即逝。 这一次,这一缕阳光很持久,似乎要贯穿整个天际,他高兴的猛的冲回了自己的房间,疯狂的叫醒了依旧沉睡中的女人,仅仅简单的披了一件衣服就被拉出来了。 颤抖的指着那一缕阳光:“看,阳光。那是阳光!太阳快出来了,太阳快出来了!” 这个时候旁边房子里也走出了一个人,听到叫喊声,顺着手指的方向,他也看到了阳光,同样的,他也冲回自己的房间,将自己的女人也拉了出来。 于是同样的一幕幕持续的上演着,无数的人群站在街道上,议论着这一缕阳光,整整一天,所有的工作都没有心情做下去了,所有的矛盾似乎在这一刻瞬间化解开来。 杜玉明皱着眉头看向天空,他不像是其他人那样,对阳光的出现充满期待,相反,他与陶飞一样,对于这阳光的出现充满了忧虑。 门口萝莉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老杜,你看到外面阳光出来了吗?好漂亮哟!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阳光了,有四年半多了啊”。 杜玉明依旧凝望着天空,一句话也没说。 萝莉蹦蹦跳跳的跑到杜玉明面前,看到杜玉明一脸愁容,不解的问道:“老杜,怎么了,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偷他的内裤,剃光他的头,帮你报仇 萝莉一脸认真可爱的样子,杜玉明一下被逗乐了:“小丫头,你就不要在我这里添乱了,我正在为它犯愁呢”。 说着杜玉明指了指天上的那一缕阳光 “为它?你在犯愁这一缕阳光?怎么会啊,今天可跟上次不同。上次只是一闪即逝,可今天这一缕阳光可是非常坚挺哟,保证会坚持下去的,今天一天我们都能看到阳光了萝莉依旧兴奋的说着。 杜玉明不好打击她的心情,毕竟陶飞离开这段时间里,大家都没怎么出去狩猎,这个城市已经进入了初级防御阶段。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陶飞这个强势的城市之主,大家无论做事情竟然都开始消极怠工,仿佛一点漏点都没有,普通的工人也开始放松一些了,连那些罗斯国的女人们也想要提高一下生活条件,罗斯女人怂恿着她们的男人们为自己的同胞姐妹争取一些福利。 本来如果陶飞在的话,一切的一切,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敢说半个不字,可是即使自己已经按照陶飞制定下来的规件处罚了一些犯错误的人,可是依旧无法让自己在这个城市中的影响力越陶飞。 这不禁让杜玉明感到非常的郁闷,本来以为陶飞走后,他能够取而代之,凭借自己的实力,还有黎洛的支持,掌控这个城市,没想到,黎洛并不肯全力支持他,曹林等人也都对他做这城市主人的想法非常反对,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也许陶飞在最初的时候,双方仅仅是拿他当做矛盾的调和剂,一介,中间的妥协产物,可是陶飞失踪之后,他们才现,陶飞在这个团队中不可替代的作用。 虽然陶飞并不是智者,但是他更喜欢听从意见,虽然陶飞很强势,但是却至少还算讲理,最关键一点就是陶飞能够让所有人在他残忍的手段背后还能看出他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特别是从都开平营地过来的人,按理说他们应该非常痛恨陶飞,可是在陶飞失踪这段时间,他们却越的希望陶飞能够回来,当然,这不是想念的问题,而是他们并不能真正认可杜玉明的领导地个,虽然他一直说自己仅仅是暂代。 这个时候曹林出现在了杜玉明的身后,同样的,静静的站着,两介,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缕阳光,毕竟他们身居高位,对于事情的考虑更加周到一些,不想萝莉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怎么开心怎么玩。 良久,杜玉明头也不回的问道:“你怎么看?” 曹林淡淡的回答道:“还能怎么看,这将是另一场危机的开始,我们无从避免的危机,我想,除非人类都躲到海洋里面或者地底下去,否则人类将会再次面临灭绝的危机。” “难道人类经历了末世这么多年的灾难,还要让人类重新面对另外一轮灾难吗?”杜玉明有些难以接受的说道。 “这是事实,不接受也得接受,从人类告诉展以来,我们的大气层的臭氧层就一直在不断的被破坏,即使没有这次危机,人类也终将会面临同样的困境,如果是在末世没有爆之前,也许我们在面对鼻外线的辐射威胁下,人类的遭遇将会更惨。末世让幸存下来的人类的体制更加强壮,也许这一次,我们可以少死一些人也说不定!” 杜玉明声音非常的低沉,黎洛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她没有进去,因一起聊聊天,可是没想到却听到泣论调,种现出以伏的结局。 末世带给人类的难道从不幸却又变成了幸事了吗?她有些接受不了,毕竟死掉的千千万万的人都曾经是鲜活的生命,可是如果没有这次末世危机,人类直接暴晒在紫外线之下,结局也许真的会更加悲惨,这让黎洛的心情一落千丈。 不知道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人来到这个城市最高的一个建筑的楼顶,这里曾经是陶飞最喜欢呆的地方之一,不过在陶飞没有回来之前,这里变成了杜玉明最喜欢来的地方。 其他的进化者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接二连三的来到了这个楼顶天台。看着前面杜玉明和曹林两个人负手而立,看着那一缕挥洒的阳光,一句话不说。所有过来的人都站到了黎洛的身后,没有一个敢越她的。 那个在冬季过来的莫然则是个例外,他是个骄傲的人,不过这个骄傲的人在这里受到了一些挫折,虽然他竭尽全力去追求伊莉莎白和蓝小小婷、程玉等几个陶飞非常宠爱的女人,可是这些个女人没有一个敢单独跟他见面的,为此莫然非常的苦恼,他从来没有想到陶飞对这些女人的影响会有这么深。 直到有人告诉他陶飞的故事,可是却也因此让他更加的愤怒,经常对着别人抨击陶飞的过往,当然了,杜玉明并没有阻止,他需要有一咋,人将陶飞残留下来的威望打压下去,只有消除了陶飞的影响力,他才能真正的成为这介。城市的主人,为此他甚至暗自纵容了莫然对伊莉莎白等人的疯狂追求。 黎洛更加不会管,而这两个人不管的话,其他人基本上都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一身诡异的能力,其他人根本连他的毛都摸不到。 当然了,陶飞不在,没有人愿意为了陶飞去得罪另外一个强者,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思,既然杜玉明不管,其他人自然也乐得看热闹。 这个时候,一个低级进化者飞也似的跑了上来,有些忐忑的说道:“杜哥,工人们要求今天给他们集体放假!” “嗯?集体放假?”杜玉明心情正在烦闷当中,一听这话,不由得气往上撞,心中这个愤怒,要知道陶飞在这里的时候,这些事情可是从来没有生过一样。 曹林也感到非常的气愤,这个时候竟然还在闹事,竟然不知道又一次灾难即将降临了吗! “走我们去看看!” 没等杜玉明下命令,曹林一扭头对着这个过来报信的进化者说道。 杜玉明没有转过头,不过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觉得曹林这是越权了,当然了,曹林是不会这么想的,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杜玉明是这个城市的当家是 不过在他一转头的瞬间,脸色同时恢复了自然,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只是默默的跟着曹林走向了电梯。 这个城市如今的展已经越来越好了,其他地方的百姓也都知道这个城市生存条件越来越好,所以都蜂拥进入这个城市,使得这个城市从陶飞离开之前的十余万的大夏人,如今暴涨到接近五十万大夏人,这些罗斯女人已经开始不够分配了。 陶飞离开之后,很多制度慢慢的名存实亡,一些人开始,可是杜玉明为了拉拢人心,很多事情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也就不管了。所以,有权的人变得越的有权,有钱的人变得越的有钱,再也不是最开始的那种凭能力吃饭,凭劳动生存的时候了。 人类这一变化,跟人类本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有人都希望不劳而获,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比别人待遇好,地个高,可是陶飞规定的,其有肯努力的人才可以拥有更高的地个,可是现在懂得钻营的人在他离开之后,重新获得了新生。 现在各个工厂走在闹事,都想在这个时候放几天大假,因为他们自从来到这斤。城市之后,就从来没有放过大假,即使是过年的时候,也只是休息了七天而已,还是轮番休息,所以杜玉明即使想挨个管也绝对是管不过来的! “让他们派代表过来跟我们谈,要马上,立刻,让他们用最快的度过来。”杜玉明冷冷的说道。 很快专门负责这一方面事宜的低级进化者们分头去通知各个工厂的代表人物,其实所谓的代表们也都是胆战心惊的,如果是陶飞站在这里的话,他们是说什么都不敢过来的,谁都知道陶飞杀人从来都不需要理由的。 城市大了,工厂多了,他们将所有多余的食物都制成罐头,然后放到冷藏室里面储藏,以便在突事件之后还能够有足够的生存物资使用。 可以说,食品行业是这个城市的支柱,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劳动力都在这个行业里面。只有剩余的百分之二十的劳动力在从事仿织和其他日用品生产行业。 两个小时之后,所有的各个工厂的代表聚集一堂,人数其实并不多,因为每个行业都只有一个专属管理部门,没有什么所谓的竞争,不过一旦出了岔子的话,那么惩罚同样非常严厉,每一个产品出厂,都有固定的编码,也就是说,谁生产的都可以很轻松的查出来。 杜玉明笑呵呵的坐在那里,满面和煦的说道:“有什么要求,你们尽管提吧,只要不违反规定,我一定照办!” 这个时候杜玉明依旧希望可以笼络一下人心,毕竟新来的人还是更多一些,只要自己能够把握住新来的那些人的心,那么这个城市的人心就会慢慢的收拢到自己的手里了,那个时候,即使是陶飞回来,交接了权利,那么自己也同样有绝对的话语权。 只不过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陶飞从来不会在这方面讲理。 几个代表面面相觑,一个很明显更有威望的人站了出来:“杜哥,我们已经辛辛苦苦工作了很长时间了,一直都没有过好好的休息而今天,我们看到了天空中的那一缕阳光,所有人都非常的开心,也正是因为大家实在是太开心了,所以大家的工作难免”疏懒,既然大家都想轻松下。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惯一叭圳微长一点的假期,毕竟我听说他们在这个城市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放过大假了。” 这个说话的人是新来的,不过他很会溜须拍马,至于做事情。也算是不错,不过两者加起来绝对是壹加壹大于二的,所以杜玉明认识这介,人,他叫陈凯。 会溜须加上有那么一点能力,这样的人想要上个绝对是非常轻松的,当然了,也就是陶飞不在,因为陶飞自己就不会溜须,所以才会非常鄙视这样的人,当然了,身边也要有两个这样的人存在,也算是舒缓一下心情,但是底下不能这样,也就是说陶飞从来都只允许别人溜须他,却不能让下面的人也接受这样的人。 杜玉明笑着说道:“很长时间,很长时间是多少时间啊!这些可都是当初陶飞走的时候留下的规矩,现在他不在了,这些规矩却不好随便更改吧!” 杜玉明虽然想得到人心,但是却不能任由他们想如何就如何,必须表现的很为难才行。 陈凯献媚的笑着说道:“陶飞不是已经葬身大海了吗,那这个城市就该杜哥您来当家作主啊!当初的规矩”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觉得面前人影一闪,啪的一声脆响,陈凯一下被打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啊,面前也没人啊!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似乎那个打自己的人就在面前,低头一看,可不,萝莉这个小丫头正两手叉腰嘟嘟着可爱的小脸,愤怒的指着他说道:“陶飞的坏话也是你能说的,不要以为陶飞不在这里,你就可以什么话都说,他是不会死的,很快就可以回来!” 陈凯一看,自己一句话不小心竟然惹到了这位姑奶奶身上,要知道,这个小丫头是所有的进化者们的宠儿,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没有人会忤逆他的想法,即使当初陶飞在的时候也是非常宠溺她。 杜玉明赶紧出来打圆场,毕竟这个人也是说出了他的心声,虽然陶飞的实力很强,但是在大海里面,没有人敢保证这个路痴是否真的可以回来,更何况万一漂到哪个岛上,陶飞也没办法回来啊!这已经过了八个多月快九个月的时间了,杜玉明的心思早就活络了。 上前轻轻拍了拍萝莉的脑袋笑呵呵的说道:“萝莉啊,你跟他一般见识做什么,就是一个只知道拍马屁的小人而已,你飞哥哥的实力那么强,肯定平安无事的!” 萝莉不满的将杜玉明的手扒棱开,她如今越来越不喜欢别人拍自己的脑袋了,虽然她样子不大,但是现在也有十七八岁的年龄了,也算的上是大姑娘了,只不过身材已经无法改变了。 “哼!这个人一定要惩罚他,否则飞哥哥回来了,肯定会不满意的”。 萝莉要是不说陶飞的话,杜玉明可能简单的处罚一下就算了,可是陶飞的恐怖让他总有些胆战心惊,他有种预感,陶飞肯定是会回来的,所以杜玉明指着陈凯道:“陈凯,你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这个营地的主人永远都是陶飞,现在你马上在我面前消失,否则我会让你永远消失”。 陈凯大吃一惊。没想到百试不爽的拍马屁的绝学,今天一不小心拍错地方了,一听杜玉明要他永远消失,不由得慌了手脚:“杜哥,杜哥,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一不小心说错了话,你就原谅我吧!” 杜玉明这咋。时候哪里有心情听他墨迹,虽然他也喜欢有人溜须拍马,但是这样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少他一个。 一看这小子还不识趣的离开,杜玉明面色一冷,一道黑色的火焰瞬间吞噬了他,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出,直接化为灰烬。 其他来这里谈条件的代表们一看,心胆俱裂,哪里还敢说话。 杜玉明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依然笑着说道:“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合情合理,我一定会答应的!” 这一下,没有人敢乱说话了,虽然很多人心底下最惧怕的依旧是陶飞,但是这些敢来当代表的。没有一个是陶飞在的时候城市里面的老人,他们绝对不敢这么做,所以,有新人想要出头,他们绝对没有反对的想法。 几个人诺诺的一句话不敢说了,有人甚至在开始用手擦脑门上的汗,他们一直觉得这个城市的治安非常好。而且人们也奉公守法。简直是一个没有犯罪的城市,只不过这个城市的刑罚有些太重了些。 仅仅是偷东西就要砍掉手指,甚至杀头,而附近的人没有阻止的话也将受到严惩,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城市的刑罚有多么的严厉了。 最开始还以为只是说说,因为这个城市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这样的事情生过,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新来的人网来的时候必然是安分守己的,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有些人的心思越来越活络了,开始想要谋求自己的一席之地。 饱暖思淫欲从来不是一个传说。 杜玉明看着这些坐立不安的代表们,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你看看你们,这么热的天,还穿这么多的衣服,怪不得会出汗,来人啊,帮忙给他们弄杯冰水。” “不用,,不用,,谢谢,,谢被” 这一刻,杜玉明再一次感觉到了权利带给他的快感,可是当他一想到陶飞的时候,心里就不自觉的被一块大石头给压住一般,无法放松。 曹林心里学的也非常的好,自然明白杜玉明的想法,看着杜玉明的神情,曹林笑着说道:“你们既然没有什么条件,就赶紧去好好工作,今天原谅你们一次,如果再有下次,一定不会轻饶!” 几个代表点头哈腰的飞快的退了回去,本来还以为可以民主一下,没想到,领头的直接变成飞灰了,这是他们这些后来者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第一次,他们后悔来到这个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