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威逼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19章 威逼

子场林知道这件事情点后。一下子就懵了。人丢了。以做的,他能想象得到是陶飞派人做的,可是没有证据,如果陶飞坚决否认的话,那自己绝对会有苦说不出,甚至有可能因为极为被动。 相反,如果真的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杨林将会更加痛苦。因为陶飞绝对是会迁怒整个营地的小他不是特别了解陶飞,但是在这一点上,他却非常清楚陶飞的处理方式,那时候所有人都要跟着倒霉。 这个时候,陶飞已经接到了自己的两个女人,其实他们早就打算派人过来营救的,可是杨林那时候开平高级进化者聚集一堂,高手如云,一不小心还要搭进去几个,可是这次杨林为了这次行动,可谓是倾巢出动,结果给了陶飞可趁之机。 “呵呵!好了好了!不要哭了!该到我们报仇的时候了!” 陶飞笑呵呵的安慰着蓝小婷,相反凯瑟拉一点事都没有,对于自己当初的处境,她甚至一点担心都没有,只因为有人重视自己的贞洁,有人不是很重视。 “走吧!我们给他们点厉害的瞧瞧!” 说着陶飞跳上雷鸟,两百多只雷鸟震动着翅膀向天空飞去,路过一个小村庄的时候,将这个小村庄的一些房屋之类的建筑,一爪抓过去,直接拆成破烂,两百多只雷鸟,都抓着一个大家伙,短短不到一个时的时间就飞到了开平营地的上空,陶飞二话没说。直接来了丑个高空轰炸。他可不管伤不伤到平民小因为杨林已经惹怒了自己,而他却居住在这个营地里面,并且是这里的重要管理者,那被牵连承受自己的怒火。就只能怪老天不开眼了。 上百声的震动。让杨林心脏不争气的狂跳,怒冲冠,一下冲出了房间,跳上房顶,仰天怒骂道:“陶飞!你个懦夫,有种跟我一对一单挑!” 这个时候杨林已经没有办法做多余的选择了,因为陶飞的两个女人被救走了。他失去了最后一点的谈判筹码,而且陶飞毫无道义的伤及无辜,让杨林极为被动。 陶飞控制雷鸟停留在杨林的上空,哈哈大笑:“杨林,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我们本来就不是敌人,可是你却带领数百的进化者偷袭我。将我的人打成重伤,还强抢我的女人,这是你自己一定要把我推到敌对的一方,不是我要站在你的对立面。这么多年来,我们强大的时候何曾欺负过你们。” “陶飞,我跟你是敌人,可是那些普通老百姓不是!”杨林怒不可遏的吼道。 “哼!他们不是我的敌人?你确认吗?难道你身上的衣服,肚子里吃的东西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还是说都是你自己生产自己做好的!没有他们你会生活的这么舒服?杨林别天真了。是你挑起的这场战争,是你让他们陷入了痛苦当中。如果没有你。他们不会受到我的迁怒!” 陶飞的声音很大,这让杨林很奇怪,因为他不知道陶飞是如何让自己的声音扩散到如此大的,当然了,如果他真的看到陶飞的话,他就会现,其是陶飞在用冰做成的喇叭在喊话。所以声音虽然大,但是却一点都不费力气,而且还能传遍整个营地。 这个时候,整个营地都知道事情的起因!大家不由得群情激奋,没有人愿意被这样的牵连到,一时间整个营地都乱了! 陶飞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要杨林臭名远扬,无家可归。 杨林没有陶飞那样的威望。如果是陶飞的话,即使整个营地都被杀光了,也不会有人真的敢站出来反对陶飞的。因为陶飞的手段更毒辣。会让你生不如死,而这个最多让你直接毙命而已。 杨林非常清楚的知道陶飞的目的,可是却无能为力,气的牙齿咬的嘎嘣作响,双拳紧握,手指出嘎巴嘎巴的脆响,周围的几个进化者都知道杨林这是怒了。 “陶飞!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可是作为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政权,可是你却独立在政权之外,甚至带人去了金宇国,这是叛国,如果是古代的话,你就是游离在国家边缘的诸侯。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允许的,你这是在分裂我们大夏国!”“呵呵!你说的是正统吗?不要告诉我你们就一定是正统,貌似末世之后,国家老一辈领导人都已经过世了,新一代领导人指不定当初是做什么的,也许就是一个天大的贪官呢!这样没有经过人民选举就产生的领导人,你确认他们就算的上是正统吗?要知道国家是人民的国家,不是你一个人的国家,你为了一己私欲。为了一己权势,让整个营地的百姓跟你一起陷入战争当中,难道这就是你要的吗?你不觉得你的解释非常苍白无力吗?” 陶飞的声音响彻整个营地,这个时候开平营地早就已经炸锅了。人们蜂拥跑到大街上,政府的军队也已经出来维护秩序了,末世的时候,军队的数量是相当可观的,这也是为了生存需要。 大夏国的军队向来以服从命令闻名天下。军队所过之处,老百姓纷纷被镇压住了。 陶飞冷冷的看着下面生的一…!访林。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就是那此当权者正在做拙”他们再也没有了老一辈革命家的那种奉献精神,却多了一种霸权主义的思想。一旦不服从,就要斥逐武力解决”小 杨林也是一脸的愤怒,不过此时他却不能真的去说那些人做的不对,因为自己就是那些人的代表人物,也正是自己的支持,才有了那些人坐稳现在的位子。 “小陶飞,国家现在正在动乱时期。乱世当用重典,你也是这样做的,而且我想你做的比我们更过分!” “我做的过分吗?不过我倒是觉得,如果一个国家真的按照我制定的律法来管理的话,犯罪率至少耍降低几十倍,没有人愿意在偷了东西之后被砍掉手指,砍掉手指之后还因为偷东西被砍掉一只手,也没有人愿意在犯了强女干罪之后直接被判处死刑。更不会有人酒后驾车,因为酒后驾车同样死刑!” “你制定的律法太严格了,根本就不给别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小杨林,你太天真了。所谓改过自新的机会,是那些抚了错的人为自己制定出来的后路,他们怕自己有一天也会东窗事,所以才为自己安排了一条美其名曰为改过自新之路,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杨林一阵无语,虽然他始终认为陶飞是在强词夺理,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本来该死刑的罪名在某些人身上就变成缓刑然后过段时间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陶飞,你究竟想怎么样,你画个道出来吧”。杨林无奈的说道。 “小呵呵!没事,我们慢慢的玩!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跟你漫天要价的,我的三个条件不变!” “陶毛,你不要欺人太甚,你的女人明明已经被你给救走了”……什么?我的女人没在你那里,杨林你竟然敢对我的女人做那样的事情,今天我要让你知道我陶飞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杨林一听这话,心中一凉,他知道陶飞压根就没打算承认。 不过接下来让杨林更加愤怒的事情出现了,凯瑟拉明明就在天上飞舞着,一对烈焰翅膀比所有人都明显,从陶飞的雷鸟坐骑上飞出去。然后四处放火。 杨林怒不可遏的指着飞到远处放火的凯瑟拉吼道:“那个是谁那个难道不是凯瑟拉吗?” 陶飞是故意气杨林的,他要让杨林明明知道人是自己救的。而自己这边就是抵赖,说什么都不承认。 “杨林,你不要血口喷人。那个是我们其他的进化者,你要么就是将我的女人给藏起来了,要么就是杀害了,你今天不给我个交代,这事情就没完。” 杨林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虽然他的眼力并没有进化到很强的地步,但是看一个这么清晰的人还是不会出错的,他此时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当中。 “小陶飞,你这个懦夫,跟我一对一决一生死!” 陶飞哈哈大笑:“杨林,你傻了吧,脑袋被门挤了吧!或者说是被驴踢了,当初你用好几百号的进化者群殴我,这个时候要跟我玩单挑,你当我跟你一样傻啊! 杨林气的直跳脚,陶飞紧接着调笑似的说道:“这样吧,我给你出个智力测试,如果你答对了,那我今天就放过你们。并且还给你们三天的准备时间,当然了,你们不能走出这个营地,走出去我可不保证他能活着回来哟!” 面对陶飞的调笑,杨林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无奈的说道:“你说吧!” “问题很简单哟,你可要听仔细了!有一棵很高很高的椰树,分别有四种动物,猩猩、人猿、猴子、金网爬到树上摘香蕉,你认为哪个先摘到?。 杨林这个时候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是什么问题啊,可是却有不能不回答,陶飞的性格极其古怪,天知道如果不回答或者回答不好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杨林仔细想了想,竟然很郑重的说道:“猴子!” 陶飞也不公布答案,陶飞哈哈大笑,差点从雷鸟上一头栽下去,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强忍着笑意问道:“为什么会是猴子呢?” “因为猴子最敏捷”……呵呵!猴子是最典型的2刃”。杨林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可是问题又不能不回答:“那是人猿?” 小人猿是典型的老年痴呆前兆”。 杨林的脑袋上青筋暴涨,隐隐有控制不住的倾向:“那是猩猩?” “猩猩是少根筋的弱智”。 杨林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家伙:“怎么会是金网?” “金刚是脑袋被门夹了的笨蛋!” 陶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笑的满城人都听到了,杨林气的脑袋上青筋暴留,愤怒的吼道:“陶飞,你竟然如此我!” 陶飞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很是诧异的说道:“我哪里有戏耍你了,是你自己笨啊!椰子树上怎么可能会长香蕉呢,难道是你嫁接上去的吗?说你笨,你还真给面子!” 杨林气的身后九条毒龙轰的一下全都冲出来了,受叭且二凶羞辱,让杨林如何能够忍受得…… “陶飞,你如此戏耍我,我跟没完”。 杨林被气的暴跳如雷,他身边的人也是强忍着笑意,很显然那,他们有的猜到了答案,但是却绝对不敢去告诉杨林,深怕陶飞迁怒,到时候倒霉的肯定是自己,所以,所有人都在看杨林的笑话,这让杨林怎么能下得了台。“你没完也没用,我不会跟一个劲的得了老年痴呆兼弱智的人一般见识的,以后出门要注意点哦,不要总用门夹脑袋,本来就笨蛋一个”。陶飞笑的开心极了! 杨林才网回来,战斗的时候也是消耗极夫。还没来得及调养恢复一下,这个时候被陶飞气的只觉得自己嗓子眼甜,一口鲜血涌了上来,不过被杨林一闭嘴,又给压了下去。 陶飞是不知道,否则一定会开心的睡不着觉的,能把现代人给气吐血了,这绝对是一份壮举要知道现代人的脸皮绝对比城墙还要厚上几分。 整个营地到处都是大火,陶飞就是要让其他所有人的怒火都烧到杨林的身上,人都是这样的。敌人对付不过就会对付自己人,他们一定会挑一个软柿子来捏,而且会捏的很用力。 整个营地如今已经是群情激奋了,没有人愿意自己辛辛苦苦建设的家园被毁坏。 杨林强忍着怒气,对着陶飞说道:“你这么做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这是你的国家,你的同胞,你就这样对待他们吗?” “小杨林,如果你肯自杀的话,那我什么都不说,怎么样?别跟我讲什么国家大义,你的国家大义是你用来迫害别人的借口,我哪里有做过危害这个国家的事情了。莫然那个混蛋小子跟我抢女人,我不也还是原谅了他吗?我很大度了,可是你竟然动用武力来对付我,你教我怎么忍,你来说说看,你教我怎么忍!”陶飞也有些生气了。 “我自杀你就肯放过他们吗?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你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你要我怎么放心将他们交给你!”杨林满脸悲愤仰天怒吼。 “小杨林,看到你,我就好像看到了历史潮流产主义左倾和右倾的那些人,你不能说他们对自己的信仰不够坚定,因为他们似乎比绝大多数信仰坚定的人还要坚定,并且他们始终认为,除了自己少数几个人之外,其他人的信仰都不够坚定,而且还很值得怀疑,最关键一点就是,他们这种人在这种事情上还特别的理直气壮,甚至在被别人批评的时候还始终坚定自己所谓的正确路线”。 杨林气的眼睛都绿了,可是他就是拿陶飞没有办法。 “陶飞,你想要我的命,你自己过来拿!” “哈哈”你这不是怕死是什么?我说过,你自杀。我放过这个营地其他人!甚至包括那些背叛我的人我也既往不咎,怎么样?这笔买卖划算啊!我给你三天考虑时间,三天之内我只骚扰,不大开杀戒,等你答复!” 陶飞哈哈大笑着,带着人离开了,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大火,杨林看在眼里,真是欲哭无泪! 任磊和莫然默默的站在他的身边,一句话也不说,其他人则是静静的看着杨林,大家都在等着他的答复。 杨林环顾四周长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看来我是要离开这介。营地了,陶飞是针对我的,只要我离开了,我想他是不会为难你们的!” 话音网落,陶飞一转身又飞回来了,站在空中高声说道:“对了,刚刚忘记说一句话,那就是杨林不能活着离开这个营地,我要他的尸体养花!他必须死,如果你们让他离开了。那就换成你们死!没有商量,用整个营地两百多万人为他陪葬,这葬礼有点太隆重了!” 陶飞说完,哈哈大笑,又飞走了,只留下一连串的笑声,一时间场面变得异常的诡异,所有人都自觉不自觉的围了上来,杨林眼皮狂跳,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些人今天为了活命恐怕真的要跟自己拼命了。 杨林不想死,他可以有坚安的信仰,可以异常坚定的去杀掉敌人,但是对待自己的时候,他心软了,什么一切为了这个国家,一切为了老百姓,他在这一刻信仰动摇了。 高高的天际上,罗宇翔站在飞鸟身上俯瞧大地,他在监控着这里的一切,在这样的环境下,只有他有这样的视野。 下面浓烟滚滚,这次袭击并没有死几个人,主要就是破坏,只要对方不如自己,那么陶飞就绝对不会容许对自己敌意如此强烈的对手存在的。 杨林已经绝望了,满面怒容的看着周围渐渐围拢过来的进化者,莫然和任磊小心翼翼的后退着。 这次的事情,大家都认为是杨林的错,因为没有人愿意跟陶飞为敌,如果是对付外国人,他们还可以同仇敌忾,可是对付的是一项跟自己这一边没有冲突的陶飞。 而背叛者则是希望陶飞不要追究他们。毕竟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陶飞的恐怖。

下一篇   第220章 杨林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