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这也叫给面子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38章 这也叫给面子

二二千多只雷鸟大军飞临城市!空的时候。整个城市加…出凹”不过这不代表所有人都可以拥有一只雷鸟坐骑,只有高级进化者才可以。 就在所有人都在庆祝的时候,陶飞不见了,在大家需要他站出来讲话的时候,陶飞竟然玩失踪,这不禁让杜玉明和曹林等人感到一丝不解,按照他们对陶飞的理解,在这种时刻。陶飞是不应该缺席的。可是偏偏他就不在这里。 杜玉明偷偷的问了问曹林,曹林指了指不远处的伊莉莎白和蓝小婷等几个女孩子,然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当然了,陶飞失踪了,蓝小婷等几个女孩子是最奇怪的,因为陶飞从来没有不告而别过。 “我们老公去哪里了?,小 伊莉莎白也摇了摇头:“不知道,应该是去上厕所了吧!” 蓝小婷略微犹疑的摇头道:“我想他去了那里了!” “那里?是哪里?”几个女孩子都凑了过来。 蓝小婷指了指一个方向,她们的家,伊莉莎白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一下就明白了那里指的是什么地方,不远处的杜玉明和曹林也都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很快也便明白了。 “我们去看看吧!”杜玉明淡淡的说道。 于是杜玉明和曹林等人慢慢的也离开了庆祝的人群,向一座大楼走去,走进里面之后,竟然没有上楼,而是向着地下室的方向走去。 拐了好几个,弯之后,一堵冰墙挡在面前,这是是禁地。只有寥寥几个人才能接近这里,曹林和杜玉明、黎落等人自然是例外的。 几个人来到冰墙面前站住了,杜玉明等人用眼睛看了看图巴,图巴自然知道大家为什么要看他。 杜拉拉刚要跟着进去,图巴伸手一拦淡淡的说道:“这个地方你不能进去!” 杜拉拉脸色霎时间变得极为难看,表情愤怒的说道:“图巴你是不是想死了,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 图巴表情依然平淡:“这件事情没的商量,能进这里的人只有我们这些人,你不能进”。 杜拉拉并不了解里面的秘密,一直以来她也都把自己定位很高,可是今天图巴竟然如此坚决的阻挡自己,不让自己走进那面冰墙的后面去。要知道平时图巴对杜拉拉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今天却态度如此坚决。杜拉拉一伸手就要去拧图巴的耳朵,图巴很平静的用手挡了下来,面色依然平淡:,“不要进去,我是为你好,这里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所有人都不能进去!” “我也不行吗,我是你的老婆啊,即使是陶飞在这里,他也不会不让我进去的!” 图巴脸色变得有些阴郁:“即使陶飞在这里,你也不可能进去,你就在外面等着吧!如果你偷偷跟进去的话,真生点什么事情。别怪我不帮你!” 图巴的声音变得有些冰冷,杜拉拉神色微微有些慌张,虽然她对图巴很强势,但是她也清楚小如果两个人真闹开了,陶飞和杜玉明这些人绝对会毫不客气的对自己出手,可是一直以来荆良听话的图巴在这个。时候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这让她感到非常的没有面子。 脸色不由得微微一沉:“今天我要是一定要进去呢!” 一旁的众人不满的看着图巴小很显然对于图巴的表现他们感到很恼火,其实杜拉拉对于图巴来说也不过就是个女人罢了,只要不是图巴自己说不想要杜拉拉了,那陶飞等人是不会随意插手去管的,所以图巴也只是自愿接受这个制约,也算是一种新鲜感吧。 可是杜拉拉不明白,她始终也不明白自己在图巴心中的地个究竟有多少,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她总是把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看的太重要了,甚至以为是图巴离不开她。 图巴脸色越来越难看,虽然不想跟杜拉拉闹翻,可是这里是陶飞的禁地,他不想将声响闹的太大:,“这里不是你该知道的地方,你要是一定要进的话,真生什么了,我也帮不了你!” 说完,当先一步走了进去,曹林和杜玉明等人也跟着进去了,外面只剩下杜拉拉一个人站在那里,脸色气的铁青,这是她第一次受到图巴这样的对待。 冰墙后面,陶飞静静的坐在那里,手里拿着几瓶啤酒,面前摆着一些简单的零食,就这样靠在那里,眼睛通红,很明显是哭过了的。 面前两个神情浑浑噩噩的丧尸,他们的等级不知道为什么提升的非常缓慢,而且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只能是普通丧尸,根本无法生变异,而无法变异就意味着很难出现智慧,这是无论陶飞用什么办法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不过很显然,这两个丧尸对于经常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类已经没有多少敌意了,双方竟然诡异的和平共处一室,这是人类与丧尸之间不可能存在的事实,所以才更显得诡异。 毕竟丧尸与生化进化者共存没什么稀奇的,可是与人类共存就难了,不过想来一个人养个宠物,养时间长了,也会改善双方的关系的。 “你们知曰戏二允什么吗。也许吧!汉此年来虽然我东奔西跑的。不世出牡及有在家的时候感觉舒服,” 陶飞在里面自言自语,仿佛丝毫没有现外面有人走了进来,不过他也知道,能走进这里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其他人连这里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也不敢过来,那是毫不留情的杀戮。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陶飞自言自语,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能真正感觉到陶飞还算是个人,一个真正的人,相比之下,他们更喜欢这个时候的陶飞,很真实。 “陶飞,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感觉到你还是一个真正的人”。 陶飞慢慢的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父母,头也不回,淡淡的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平时太冷血了,没有人性。而且还很残忍!” 杜玉明呵呵一笑道:“看来你对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陶飞惨然一笑:“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可是人性丑陋到了极点,我只不过是有机会去表现出来给你们看到了。很多人是没有机会表现出来。末世之前,我想去贪污,可是我没有权利,我想找女人,可是我没钱,我想杀人不偿命,可是我没那实力。不要否认我说的话,这就是事实,即使你想表现出你丑陋的一面,也要有资本才行!” 杜玉明无语,这个理论是他听到的最难反驳的理论,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普通老百姓因为没有资格去表现出自己内心的丑陋所以才会帐恶丑陋。 试问如果你有权,有钱,有势力,美女送到你面前你会不想要吗?很显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一个接近真理的事实。 “陶飞,你太偏激了!”曹林一看杜玉明被陶飞说无语了。接口说道,他也不想陶飞的内心变得太过黑暗了,这对人类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他们也都是人类中的一员。 “我偏激吗?你可以问问图巴啊!” 图巴脸色骤然变得阴冷:“你不偏激,你照我比起来还差的很远呢”。 一时间曹林也无语了,他们都知道图巴只是在自己等人面前才会表现出比较和善的一面,至于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图巴和善的一面。 突然陶飞自言自语道:“这地方也是你能随便进的吗?” 图巴听到这话,脸色丝毫不变,他当然知道,这肯定是杜拉拉闯进来被陶飞知道了,其他人也都明白。图巴对自己这个同床共枕的女人的感情并不是很深,甚至可以说,他只对自己这些同生共死的战友还有感情,其他的人,他都不是很在意,即使是同床共枕几年的女人,他甚至还养了几个小宠物,在他眼中即使是这些宠物都比人类来得可爱。 杜拉拉正在摸索着前进着,两边的冰壁很冷很冷,似乎越是往里走,就会越冷,突兀的从冰壁上面传出了陶飞的声音,这然杜拉拉感到非常的震惊,她没想到陶飞竟然这么快就知道她进来了。 “我,”我只是想进来看看!” “哼!进来看看,难道在门口的时候图巴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还是说这几年你让图巴给惯坏了,竟然无视我的禁地警告,擅自闯入,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杜拉拉连杜玉明都不怕,否则在门口的时候不用图巴说,杜玉明就会说了,不过杜玉明也知道杜拉拉根本就不在乎他,她害怕的始终是只有陶飞一个。 听到陶飞冰冷的话,杜拉拉不由得后背突然冒出了一层冷汗,她也想过陶飞可能会生气,可是她低估了自己对陶飞的恐惧。 陶飞的一句话就让她感到自己手脚冰冷,甚至有种失去战斗力的恐惧。 “我,我只是好奇,我不是有意的”。 “哼!好奇心害死猫,由于你还没有接触到我这里的秘密,所以我饶你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陶飞冰冷的声音让杜拉拉浑身抖,陶飞所说的饶命未必就是一个。好消息,没看到广的中心位置那么多的人。活的那么的辛苦。 “飞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杜拉拉的声音开始颤抖。 陶飞当然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不过他不想解释,他只喜欢做给别人看,就在杜拉拉神色慌张想要夺路而逃的时候,只听陶飞冰冷的声音响彻耳边:,“怎么,还想跑吗?” 杜拉拉都快哭出来了:“飞哥,看在图巴的面子上,你就饶了我吧”。 这里是陶飞的世界,外面常常的甫道两边全都是厚厚的冰层。里面渗透着陶飞的本源之力,冰层的后面是制冷器,可以让整个地下都保持一个冰寒的世界,当然了,走进更深处,温度会骤然变得温暖起来,这里是陶飞的世界,陶飞可以将自己的声音传到任何地方,甚至可以说每一个进来的人陶飞都一清二楚。 “就是看在图巴的面子上,我才说不杀你,否则你现在已经死,了”。 “飞哥!我不想挂在中心广场啊!”杜拉拉终于哭着说出了自己担心的话。 这里的传音效果非常的好,当然了,也只,…凶声音传到里面,而不是里面的声普传到外杜玉明等人对杜拉拉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图巴脸色神情不变。仿佛陶飞说的杜拉拉不是他的女人,而是路边随意哪个女人,其他人更不可能为杜拉拉说话了,本来这里就是陶飞的禁地,除了他们谁都不能进。当然了,即使是他们也不能在陶飞不在的时候随便进来。 “放心,你不会挂到广场上面的,我特别给你安排个地方,如果你三天之后还活着的话,那你就继续活着吧”。 杜拉拉听到这话,脸色一下变得极为难看,她只知道陶飞善于将人切的只剩下身体的主干,其他的东西还不是很了解。 陶飞的话音刚落,冰壁上竟然诡异的伸出一条晶莹的手臂,一把抓住了惊慌失措的杜拉拉,杜拉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冰壁怎么突然就活了。 就在她想要从兜里掏出种子的时候,冰壁的四面八方同时伸出数个。晶莹的冰制的手臂,一把将她的双手死死卡住,整个人都卡住了。 “难道你想反抗吗?。 陶飞的声音让杜拉拉仅有的最后一点反抗都化为乌有,这一刻,杜拉拉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听图巴的话,她以为陶飞在现她进来之后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正自己也是一个顶尖的进化者,营地里面最强的高手之一。按照她所了解的陶飞的秉性,陶飞是绝对不会太过为难她的。高高抬起,轻轻落下这在她的意料之中,只不过她的意料还是错了,没想到陶飞竟然冷血至此。 杜拉拉只觉得自己身体慢慢的变得冰冷,对身体的控制越来越薄弱,就在她神情有些恍惚的时候小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是图巴。 杜拉拉高兴的一下清醒过来:,“图巴,你是来放我的吗?快点把我给放了!” 图巴摇了摇头道:“陶飞给我面子没杀你,又给了我面子让我亲自处置你!” “什么,这也叫给你面子?你脑袋秀逗了吧!”杜拉拉似乎不敢相信的看着图巴。 图巴什么都没说,一把抓住杜拉拉的衣服,从里面讲所有兜里的种子全都拿走了,又从杜拉拉的嘴里面,下体等各个隐藏的位置掏出一些种子来。 杜拉拉刚才想过要拼一次的,可是处于对陶飞的恐惧,使得她放弃了最后的反抗,因为她同样清楚小反抗的越厉害,陶飞的手段肯定就会越毒辣。 可是没想到过来处理自己的竟然是图巴,这让杜拉拉的担起似乎又恢复了许多。 “图巴,你要做什么?” 只见图巴一拳狠狠的轰在了杜拉拉的肚子上,直接将她打的飞出去撞到了冰壁上,出砰的一声巨响。 杜拉拉一时间只觉得身体像是散架了一般,图巴的脚步慢慢的逼近过来,在她的腿上狠狠的又是一脚,杜拉拉只感到自己的腿这一刻似乎不再是自己的了。 “图巴,你竟敢如此对我,如果我今天死不了,我会让你百倍偿还!” 图巴对杜拉拉虽然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毕竟也曾经是自己的女人,下手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招呼她的要害,可是这一次必须要打的很狠才能让陶飞满意,要是换成黎落或者杜玉明的话,杜拉拉即使不死也肯定是要残废掉的! 而图巴最多只是让她多躺几个月的床罢了。 他们都很会打人,这是多年战斗积累下来的经验,他们可以让一个进化者在挨打的过程中丝毫提不起能量来。 杜拉拉被打的很惨,可以说是面目全非,当她伤痕累累的身体挂在中心广场上空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认出她就是风光无限的杜拉拉。 本来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事情,很快也就传遍了整个城市,一时间人们议论最多的反而不是杜拉拉,而是那个禁地。 陶飞一点都不在意,即使别人走进来也未必能够明白这个禁地究竟是什么意思,而且陶飞每次离开的时候都会用冰封住入口,如果不破坏入口的冰墙的话,是无法进去的。而且门口还是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里面还有萝莉的父亲坐镇,外人看来萝莉的父亲只是一个丧尸而已,但是就是这个丧尸,他只会听萝莉的话,他的实力丝毫不弱于张鹏、图巴等人,而且由于丧尸天生的防御力,还有强大的持久力,使得他即使面对张鹏和图巴联手也可以抗上很长时间。 也就是说,即使是陶飞不阻止杜拉拉,杜拉拉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走进来,相反还会被萝莉的父亲灭杀掉。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杜拉拉的实力是无法正常挥的。 也正是知道杜拉拉的身份,所以那个禁地才变得更加恐怖,所有人都只敢偷偷的低声交谈着,言语中甚至不敢对陶飞透露出丝毫的不敬,对于这些事情,陶飞清楚的很,可是他并不会真的去管,毕竟管的住嘴,管不住心。 让他们说出来反而是一种好事! [.]

上一篇   第237章 雷鸟大军

下一篇   第239章 斗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