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暴雨夜袭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40章 暴雨夜袭

…一天,雨下的非常的大,才下午六点,天就凡经翼的伸叮胀。五指了,所有的篝火上面都被用巨大的东西遮挡住,可是这个时候即使是篝火也无法照亮哪怕稍远一点的距离。 罗安翔今天休息,因为雨下的太大了,即使他肯去侦察警戒也是根本没有丝毫办法的,陶飞心中的烦躁感越来越强烈,甚至开始坐卧不安,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始终还无法接受丧尸竟然拥有如此高的智商,竟然懂得玩这么高难度的战术。 可是事实上,陶飞还是小看了丧尸的进化度还有进化程度那个。银色丧尸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全部的神智。 为了保证安全,陶飞已经将警戒岗哨分派到了近十里范围,如果有敌情,第一时间就会有人出警报。 在银色丧尸的带领下,铜色丧尸、青色丧尸,高级变异丧尸,加在一起数以万计的丧尸同时在暴雨中狂奔,并且在如此高狂奔中,竟然可以始终保持一定的队形,这是即使是人类的正规军也未必能够做到的。 在距离开平营地十五里左右的地方,银色丧尸突然站住了,身后的丧尸大军在铜色丧尸、青色丧尸的带领下,嘎然止步,一点声响都没有出。 银色丧尸微微一摆手,十一个铜色丧尸同时出现在他的导边。银色丧尸轻声吩咐了几声,然后铜色丧尸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里面。 相比于人类进化者,丧尸比人类拥有更多的天赋,他们已经拥有智慧,比进化者更懂得隐藏,也更习惯于黑夜。 暴雨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两个负责警戒的进化者小声交谈着,突然,一双诡异的铜色大手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铜色双手狠狠的向下一拍,两个负责警戒的进化者没有丝毫反抗脑袋当场被拍进了身体里面,他们致死也没有感到死亡的痛苦,也许都无法感受到自己死亡的那一刻。 如果是瞬间死亡,而死亡之前又没有丝毫的征兆,那么死者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这一点没有人可以去验证,因为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当铜色丧尸的双手一下插入到一个进化者胸膛的时候,铜色的双手伸直捏住了他的心脏,进化者想要高声的喊叫,可是他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死死的卡住了,面前出现一个恐怖的有些腐烂的铜色丧尸的脸。 惊恐中,进化者临死的挣扎显得那么无力,他的心脏被慢慢的掏了出来,铜色丧尸竟然喜欢玩这个调调,如果陶飞知道了,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带着热气的进化者的心脏被他整个吞了下去,鲜血在黑夜的暴雨中很快就被冲淡了,类似的情形在整个黑夜里不断的生着,整整二十个警戒点四十个人类进化者被铜色丧尸轻松的给清理的干干净净。 银色丧尸带着丧尸大军慢慢的在雨中步行者,他们不着急,因为距离白天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人类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才是睡的最熟的时候,特别是这样的暴雨天气,人类往往是不愿意去做任何事情的。 该到换班的时间了,四十个进化者从营地里面走了出来,然后迅向自己负责的警戒点奔去,可是没等他们分散开,十一个铜色丧尸和数十个青色丧尸同时出现在他们的周围,分工极为明确,铜色丧尸一个对一个,青色丧尸两个对一个”根本不给他们出任何警报的时间。 负责警戒的进化者实力本来就是比较弱的一个群体,面对这些丧尸中的至强者的围攻,短短几秒钟战斗就结束了,地面的尸体七零八落,看不到半点完整的形象 很快,数以万计的丧尸悄悄的来到了开平营地的外围,暴雨掩盖了他们的声音,使得他们可以悄无声息的走近营地而不被现。 午夜口点,负责警戒换班的人已经出半个小时了,可是应该换回来的人却一个没有回来,陶飞今天心情极为烦躁,所以特意来这里看了看。 半个小时了,按照平时的时间,半个小时已经完成了换岗的工作,人也该回来了,可是今天却没有回来,虽然外面暴雨如注,耽误点时间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可是一个都没回来这让陶飞心中的不安越的强烈了。 陶飞烦躁的走入雨中,水能力本可以使他不用被雨淋湿,可是烦躁的心让他没有去隔离这场暴雨,而是让暴雨尽情的淋到自己的身上,仿佛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一样。 十分钟之后,陶飞已经来到了营地的门口,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换班归来的进化者,整个人仿佛与漆黑的夜融为一片。 突然,陶飞心中一动,一种强烈的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紧接着就感觉到身旁的雨水似乎突然有了某些不同,如果是换做其他人根本是不可能察觉到的,可是他是陶飞,一个这个世界最顶尖的水能力进化者。 有敌人靠近,陶飞立刻警觉到了,如果是自己人的话,绝对不会这么鬼鬼祟祟的。 不过陶飞没有立刻采取行动小而是瞬间将整个人仿若融入了暴雨中,过来偷袭”丧尸突然现自只面前的敌人明明就站在自尸的面前。口万告个人却仿佛消失在了这暴雨当中,让自己竟然一时间有种找不到对方的感觉。 这种奇怪的感觉也无法让铜色丧尸放弃自己的行动,他小心要翼的接近陶飞,很快他就已经来到了陶飞的身后。 铜色丧尸暴起身形,利爪猛的穿透陶飞的胸膛,攻击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刚刚那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些不那么现实了。下一刻,铜色丧尸惊恐的现面前这个人突然伸出数十条水龙般的触须,瞬间将他束缚住,这一瞬间,铜色丧尸完全呆住了,紧接着,一条凝聚着冰寒的冰枪出现在了铜色丧尸的身后。 陶飞竟然从他身后出现了,原来在陶飞感觉到有敌人接近的时候,瞬间将自己的身体融入水中。然后又立起了一个水凝成的假人,就是这个假人让铜色丧尸瞬间陷入了困境,有心算无心。 冰枪在铜色丧尸的身上出清脆的硬物撞击的声音,铜色丧尸被撞的一个趔趄,后背被冰枪刺出了一个深达半尺的伤口,陶飞知道铜色丧尸的防御力强大,但是没想到自己权利一击竟然也只起到了这么微弱的效果,这样的伤害对铜色丧尸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这一刻,铜色丧尸也脱离了陶飞的束缚。同时他也现了面前这个。敌人究竟是谁。 让陶飞无法理解的是铜色丧尸刚刚现自己的对手是谁的一瞬间,先选择的不是战斗,竟然是扭头就跑。 这种情形不能让陶飞感到丝毫的开心,相反,他心丰的烦躁更加沉重了,丧尸竟然在害怕他,不敢跟他正面作战。 陶飞不能确认究竟是不是丧尸大军进攻,所以也没有招呼大家,可是他没想到,就这一决定,差点让他送掉了性命。 一人,一丧尸在黑夜里面狂奔,在雨中,虽然陶飞比这个铜色丧尸更加有优势,可是即使这样。想要追上这个铜色丧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道道水箭打在铜色丧尸的后背上,将铜色丧尸打的一个趔趄又一个趔趄,即使打趴下了,可是他爬起来还是继续逃命,根本没有跟陶飞正面对决的想法。铜色丧尸边跑边叫喊着。声音不大,暴雨使得他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多远的距离。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铜色丧尸已经被陶飞打的后背都快烂掉了,要不了多久就会攻破他坚硬的防御小杀掉他了,他们俩已经在营地门口附近兜了好几个圈子了。 突然前面的铜色丧尸一下停住了身形,一扭头竟然翻身扑了上来,陶飞微微吃了一惊,不过他也没有多相别的,他以为这个铜色丧尸知道跑不掉了回头跟他拼命呢。 就在这个铜色丧尸扭头扑过来的瞬间,陶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下一紧,水中一个铜色丧尸突然冒了出来,一把抓住陶飞的双脚,紧接着黑夜中四面八方同时又出现了九个铜色丧尸。 陶飞大吃一惊,要知道。在他们的记忆中,铜色丧尸只有八个,可是现在这里竟然有十一个”陶飞神色略微有些慌张,双脚突然一变,本来被铜色丧尸狠狠抓住的双脚瞬间脱离了控制。 不过虽然仅仅是一个小小小的停顿,可是已经足以让铜色丧尸完成第一次合击了。 陶飞避无可避,在暴雨中暴喝一声,无数的雨水瞬间凝聚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保护层,十个铜色丧尸二十个拳头同时轰在了陶飞的水盾上。 水可以缓冲一切的攻击,但是面对如此强力的攻击,水盾根本无法保持原有的形状,瞬间被击破。 就在十个铜色丧尸同时打中陶飞的瞬间,陶飞身边的水瞬间又凝成了一道冰盾护在周身,冰盾破碎,不过铜色丧尸的攻击也微微顿了一顿,陶飞双脚狠狠的一踏冰面,跳上半空。 铜色丧尸也没想到陶飞在如此情况下依旧可以逃脱他们的围攻,可是他们也知道陶飞并没有真的逃脱。 陶飞刚刚跳到半空中,空中一道银色的影子划过,陶飞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一条粗壮的大腿狠狠的踢到了陶飞的肚子上,出砰的一声巨响。 陶飞如同导弹一般被打的横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地面上,将地面的雨水激起大片的浪花,同时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条深大两米的深坑。 铜色丧尸在同一时间冲到了陶飞的身边,对着坑里的陶飞攻击过来。 陶飞被踢中的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身体如遭雷劈一般,痛苦瞬间袭击整个身体,一口鲜血涌上喉咙,陶飞强忍着不让他吐出来,因为他甚至连吐血的时间都没有。 即使是这个夜晚漆黑一片,可是铜色丧尸还是能够精准的找到陶飞的位置,同时由于暴雨的原因,陶飞也能了解到雨中的一切。 十一个销色丧尸同时出现在他的周围,其中两个铜色丧尸更是眼看着就打到了他的身上。 陶飞不敢有丝毫的犹豫,能量在体内快凝聚! “极寒领域!” 一股极寒之意瞬间以陶飞为中心向一…心散,雨水没等落到地面就被冻结成冰,狂暴的雨众刻艾联条条细细的雨线,如果是白天看到这样的情形绝对是一副美丽的景象,可是这里却生着生死搏杀。 两个攻击过来的铜色丧尸仿佛一下被固定在了半空中,他们可以瞬间击碎这些冰线,但是却不能阻止冰线在这刻将他们固定在半空中,虽然仅仅是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可是却也给陶飞争取了喘息的时间。 陶飞的身形猛的从坑中跳起,抡起双腿,,砰”,砰,” 两声,将这两个小铜色丧尸踢飞出去。 同一时间。其他的铜色丧尸也已经在陶飞施展极寒领域的瞬间也冲了过来,它们对陶飞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也非常的畏惧,因为从他们诞生到现在,只有陶飞这一个进化者让他们失去了一个同伴,虽然此刻他们拥有十一个同伴,但是原来的那个死掉的就是死掉了。 暴雨淋下的冰线根本阻止不了铜色丧尸的攻击,最多只能是扰乱他们的视线,陶飞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住,坚持到援军的到来,否则这里将是自己的葬身之地。 陶飞仰天怒吼。凄厉的声音戈破暴雨的黑夜响彻天空。 “敌袭”。 整个营地的进化者和雷鸟这一瞬间全都惊醒了,这个声音他们太熟悉了,虽然很凄厉,但是能将陶飞逼迫成这样,肯定是情况极其危险了。 于是整个营地的所有的进化者和雷鸟同一时间向着陶飞出声音的方向冲去。 陶飞的声音刚刚出,那个诡异的银色身影再次出现在陶飞的面前,如果是正常的一对一的对战。陶飞自然可以躲过去,可是他同时还要应付其他攻击,所以根本就是避无可避,眼看着攻击临近,甚至连最基本的防御都做不完全就被再次打飞出去。 一口鲜血再也控制不住在空中喷了出来,划出一条血线在空中洒落。 没等陶飞落地,一个铜色丧尸出现在了陶飞的上方,狰狞的面孔陶飞距离陶飞不过数尺的距离。粗壮的大腿狠狠的劈了下来。 陶飞根本没有办法做到还击,只能是本能的用双臂去封挡。 砰的一声落到地面上,在地面连续弹起数次,才落在实处,没等陶飞反应过来,另外一个解色丧尸又出现在了陶飞的面前,这些铜色丧尸的配合极其完美,简直就跟一个人似的,攻击接连不断。 陶飞此时已经顾不得保存实力了,全身能量暴涨,极寒领域再次使出,这一次,陶飞完全针对面前这个铜色丧尸。 铜色丧尸突然感觉到自己一下掉进了冰窟里面,整个身体在半空中突然被奇寒袭体,瞬间被冻了个结结实实,挥舞的手臂因为用力过大”惯性的原因竟然直接断裂开来,不过陶飞也没有攻击的时间,因为同一时间另外两个铜色丧尸也跟着冲了过来,如果陶飞攻击这个铜色丧尸的话,那么这个铜色丧尸丧命的时候,也是他重新陷入困境的时刻。 刚刚快凝聚出的巨大能量,也让陶飞无法做出更多的变化。 陶飞的身形暴退,可是他快,那个银色身影更快,要是他不受伤的话,还好一些,可是毕竟此时身受重伤,银色丧尸本来并没有真的想要自己出手,他是老大,老大就要有老大的风度,不能什么都自己上。 可是眼看着自己的那些铜色丧尸的小弟到现在都还没有杀掉陶飞,不由得忍不住自己亲自出手了。 陶飞避无可避,只要强行在自己面前凝聚出数道水盾,用来迟滞银色丧尸的攻击。同时一个赖驴打滚滚到了一旁,银色丧尸没想到对手竟然用这么无赖的招式,一时间竟然因为吃惊没有打中陶飞。 陶飞刚刚拜托了银色丧尸的围攻,但是却不代表他已经摆脱了困境,其他铜色丧尸已经在这一刻再次冲了过来,陶飞知道,凭借自己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无法跑的过这些丧失的追击,还不如留下点力气跟他们拖延一下时间,等待援军的到来。 可是现在的援军还在营地里面刚刚冲出来,而且刚刚冲出来就被数以万计的丧尸给堵在了营地门口。 杜玉明大吃一惊:“陶飞危险,我们快去救陶飞!” 曹林赶紧调集所有的十九级雷鸟飞跃过丧尸大军向远处搜索过去,一旦现陶飞,雷鸟会第一时间出警报。 这一刻,曹林和杜玉明的心都紧张万分,他们从来没听到过陶飞那么凄厉的叫喊声,而营地门口的这数以万计的丧尸大军里面没有一个铜色丧尸,所以他们才紧张,虽然明知道陶飞在这种环境下即使同时面对八个铜色丧尸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事情总会有让人想象不到的地方。 黑夜里面,雷鸟一边鸣叫着一边低空盘旋,希望可以快找到陶飞,雷鸟的声音不但陶飞听到了,银色丧尸和铜色丧尸也都听到了,这一刻” [.]

上一篇   第239章 斗智

下一篇   第241章 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