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三方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66章 三方

…飞的女人怀孕了。时间整个营地的人都疯狂了。那消训八怀好,因为他们依旧有生育能力,可是这些进化者就不同了,他们一直都没有人有后代,这是一块心病。 如今虽然还没有彻底揭开这层神秘的面纱,可是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希望,大夏人骨子里还是对传宗接代非常在意的,这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已经深入到骨子里的传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看着自己比较宠爱的女人们一个个都怀孕了,虽然还没有完全显出来,但是陶飞却不敢做那种事情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力度。 看得到,吃不到,撑死眼睛,饿死鸟! 这就是陶飞现在的真实写照。 “朗。,老子需要避孕套,老子需要避孕药!有医生可以做结扎手术没有啊!” 陶飞的哀嚎响彻整个营地,不过他也就是喊一喊,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的话,估计会被人给鄙视死的当然了,陶飞也不过是稍稍有点郁闷罢了。 不过这样一来,陶飞的其他女人就开心了,因为陶飞是一个离不开女人的人,蓝小婷这些受宠的女人不能再伺候陶飞了,当然是其他女人利益均沾了。 陶飞就好像是播种机一样,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足足让三十几个女人怀孕,这也算是一件奇迹了。 会议室里面,陶飞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杜玉明看了看陶飞,陶飞有些失去冷静了,不过当杜玉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失神了好久。 “罗斯国贝斯加尔湖营地上次进攻我们只派出了不到一半的战斗力,而且在这个。营地的西南面,还有一个比他们还要强大的营地!刚小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不想相信这些,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的,我们的营地虽然也很强大,但是相对这两个营地来说,我们守成有余进攻不足啊!” 陶飞有点傻眼了,这个消息简直太震撼了,上一次虽然说杜玉明等人不在,雷鸟大军也不在,可是敌人的实力已经达到他们的一半的了,也就是说,如果两个营地全力以赴发动全面战争的话,那就意味着他们将会全面败退。 这是陶飞无法想象的,要知道,罗斯国的进化者已经被陶飞杀掉不少了。 当然了,陶飞直接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大夏国本国境内,还有一些相对较小的势力团体,同时,大夏人内斗极为严重,加上杨林的叛国,西门三人的叛逃,使得金边尖力大减,这三个人陶飞虽然没有给予杜玉明等人的待遇,可也是这些人之下最好的待遇,他们的实力提升极快,这三人的叛逃,使得陶飞感到非常有挫败感。 当然了,人生不如意十有,想要公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段时间,只有陈光荣带着他那一百多只雷鸟还有一些中级进化者四处狩猎,尽量将嘴强大的力量保留在营地里面,当然了,不但他们如此,即使是贝斯加尔湖营地,还有那个更远的哈斯宾客营地也都是如此,大家都害怕遭到偷袭。 所以说,三大营地的人都是感觉到非常的压抑,这样的日子简直是太难受了。 在这相对压抑的时间里,时间一晃进入到了夏季。 这天,陶飞正在逗弄着自己的女人们。一个侍女走了进来说道:“罗斯国派人来了,是一个普通人!” 陶飞微微一怔,上次罗斯国派来的是库德里亚什,一个进化者,结果被他给弄死了,这次派来个普通人,看来他们也怕自己再弄死一个,毕竟进化者数量相对于普通人类的数量来说还是相当稀少的。“好的,告诉他们等一会,我就到”。 陶飞这边很快就有人伺候他穿戴好衣服,毕竟他也算的上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太邋遢咯。 “你好,我是陶飞”。陶飞简单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他相信这个。人知道陶飞是谁,在这个营地不会有其他人叫陶飞,当然了,即使是有也得改名字才行。 “你好,我是贝斯加尔湖营地埃里克斯先生派来的使者,想跟您商量点事情”。使者表情极为谦恭的说道,当然了,前车之鉴,他们虽然没有看到库德里亚什是怎么死的,但是他们却清楚的知道,库德里亚什被陶飞送到了中心广场的行刑柱上,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一向以宽厚仁德著称的大夏人做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就一定是库德里亚什惹怒了陶飞,否则陶飞这个大夏国民族是不会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的。 当然了,他们根本没有行究过陶飞是什么样的人! “哦,商量事情?他要跟我商量什么事情?”陶飞疑惑的看着这个小罗斯使者。 “埃里克斯先生说,我们这些人已经是仅存的人类了,他希望我们可以和平共处,建立新的世界秩序!” 陶飞眼睛一亮,虽然他很想统一世界。可是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好统一的,特别是隔着海洋的其他两个大洲,同样有着数量极多的人类,而且另外两个营地也都非常强大,任何一个营地想要灭掉另外一个,旧。而不付出惨痛的代价几平是不可能的六 而正是这样诡异的三角平衡,使得三方面都不敢轻易动手,当然,这也是和平的一个基础,任何一方如果太弱的话,就会遭到另外两方中的某一方吞并,而如果三方实力相当,那么想要吞掉一方,估计还没等消化掉呢,就会因为第三方势力参与进来,导致自身的灭亡。 “好!埃里克斯的提议我接受了,不过我还有点疑问,那就是我这里有很多很多的奴隶,如果我们三方讲和了。那这些奴隶怎么算。” 使者犹豫了,这个问题不是他能够回答的,于是使者非常谦恭的说道:“陶飞先生,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我这就回去跟埃里克斯先生汇报这件事情,不知道您这里还有什么要求,我一并转达。” “好!我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三方合作,那么究竟是谁主谁次,还是说我们凭实力说话,或者我们来一个议会制度,这些问题,我想我们应该需要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 使者带着陶飞的问题离开了。 “奴隶?。贝斯加尔湖营地的会议室里面,埃里克斯皱着眉头,他知道陶飞手中有很多很多的奴隶,其实他手中也有很多其他国家的奴隶,可是如果自己放弃了握在陶飞手里的同胞,那样对于他手下的凝聚力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可是他也通过一些侧面的了解,大概知道陶飞是个什么样的人,绝对吝啬,斤斤计较。 这次议和,可以说杨林帕瓦里奇、安德拉这三个人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们担心陶飞会跟他们秋后算账,这些人里面没有人比杨林更了解陶飞了,他要是想杀一个人,绝对会有无数种手段的。 “埃里克斯先生,您觉得陶飞会有诚意跟我们议和吗?哈斯宾客营地的那些人根本不了解陶飞的为人,不如我们和哈斯宾客营地联起手来,一起将陶飞他们给灭了,你觉得如何”。杨林神色凝重的看着埃里克斯。 埃里克斯微微摇了摇头道:“如果我们双方合作攻击金边的话,我敢保证,陶飞会集中全部战斗力向我们发动誓死一击,那个时候,哈斯宾客的那些家伙们肯定会主动退出战场,让我们跟大夏人拼个你死我活,这个联合绝对是脆弱的。而且当我们和金边拼个两败俱伤的时候,陶飞如果说要跟我们合作对抗哈斯宾客,你觉得我们还有的选择吗?我们没的选择,最终的结果依旧是三败俱伤。根本没有可能双赢”。 杨林一下懵了,他没想过这样的结局。 “陶飞不会想到这样的方法吧!” “呵呵!与其期待别人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不如我们就这样联合起来,毕竟我们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的已经不多了 “难道你就不怕陶飞跟哈斯宾客的那些家伙们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吗?。杨林不死心的说道。 “当然害怕,所以陶飞他们也害怕,哈斯宾客的人也害怕,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谁先动手,除非能够毫发无损,同时又不会让第三方知道,然后还得对第三方发动突袭成功,只有这样才能一家独大,可是你觉得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少呢!别说你不知道,杨林,我相信你同样也是个聪明人,只不过你被你的愤怒迷住了双眼。” 埃里克斯的分析非常的清楚,这让杨林根本找不到半点破绽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好了,不要多想了,这个问题我已经想的很明白了,我们三方一旦联合,对我们三方都是有好处的,至于具体细节问题,我想我们可以坐到一起好好商量一下。” 哈斯宾客营地! 几个黑衣人围坐在一起。“我们的实力是最强的,为什么要跟他们联合起来,我们完全有希望将他们全都杀死,成为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力量 “哈里斯,你想问题想的太简单了,大夏国的那些雷鸟加起来有三千余只,埃里克斯那边的实力也同样强大。即使我们真的能够赢了这两场战争,最终称霸这块大陆,可是隔着大海的另外两个大陆呢,那两个。大陆同样巨大,他们在未来的某一天打过来的话,以我们受过巨大损失的实力,如何能够对抗他们,那时候等待我们的只能是被奴役。与其我们被其他大陆的人奴役,不如我们三方团结起来,到时候我们打过去,那时候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 哈里斯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其他大陆上的实力有多少我们还不知道呢,至少我知道东陵国已经被大夏国给灭种了,剩下的男人都变成了奴隶,女人都变成了他们的老婆。” “呵呵!不要着急,只要我们三方面联合起来,以后我们征伐这两个大陆其余的地方,相信会有更多的女人更多的奴隶等着我们的 “不过我们联合起来的话,最终谁做主,谁做辅啊!” 同样的问题在这里也被提出来了。 黑衣人首领扎克尔呵呵一笑道:“这个很简单,我们三方各自管理各自的人民,如果外出作战的话,所得收获,按劳分配,谁出的力大,就给谁多一些,这样才最公平”。 川里斯依旧不满的说道!“我们实力强,就应该占大头 “道理不是这样讲的,我们实力强,如果我们都不出力,而还想着多吃多占的话,就一定会将我们排斥在其他两个势力之外,我们必须要让这三股力量真正的团结起来,只有这样,在未来面对耳能出现的其他两个大陆的敌人,我们才能够真正做到生存。”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扎克尔环顾四周:“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明白,两条腿的凳子是不可能牢靠的,所以我们三足鼎立是必然的结局。只有这样,我们三方面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相处,当然小摩擦肯定会有的,我们肯定会秉公处理的,否则矛盾只会越积越深。” 金边营地! 陶飞从知道三方和谈的消息之后,感觉浑身轻松多了,要知道,这些日子以来,日夜担心敌人的入侵,使得很多人都有些心焦气躁了,当然了,这一点其他两个营地也都差不多。 “老杜啊,这次如果我们三方面和谈成功的话,那我们很快就可以重新进军大海了,那里可有无穷无尽的宝藏啊!” “呵呵!当然,我也希望这次和谈能够成功,不过我们也要担心他们耍诈,这次我们带着雷鸟大军去,即使遭到对方的埋伏,我们也可以轻松离开。” 陶飞点了点头,呵呵笑道:“放心好了,我这个人可是非常惜命的,冒险的事情,我是坚决不做的,我的命可比其他人的命贵多了。哦,对了,陈光荣那边的收获如何!” 一提到陈光荣,杜玉明就一脸的郁闷:“那小子,被你赶鸭子上架,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被你绑在雷鸟身上外出狩猎侦察,他可是对你怨气很深啊!” “呵呵,没事!这不是有你在么?而且那小子比我还怕死,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杜玉明一听陶飞说这话。一下笑了:“他那次的事情做的确实是不地道,不过人就是这样,想要让他承认错误可以,可是如果你惩罚了他,他就不再认为自己欠我们什么了,他会以为我们已经惩罚过他的错误了。” “老杜,他的错误时死罪,所以,他应该感激你才对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肯定杀了他的!” “恩,这一点他是很清楚的,所以他很恨你,认为是你逼迫我那么做的!” “哎,好人难做啊!没想到,我饶了他一命,他反而更加恨我了,这是什么人啊!” “得,你也别说他,要是换做你,” “换做是我,我绝对刻小人,天天诅咒他。” 杜玉明突然怔怔的看着陶飞,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陶飞莫名其妙的。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还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杜玉明好不容易止住笑,拍了拍的飞的肩膀说道:“他跟你想到一块去了!” “什么?” 看着陶飞惊讶的嘴巴张得老大,足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了。 “什么什么啊!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跟他在这一点上非常有共同语言,以后你们俩可以一起研究一下如何才能将诅咒变成现实。” “靠!还是算了!那东西,研究不明白,估计这种诅咒之术已经失传了!”陶飞微微有些失落的说道。 杜玉明有些惊奇的看着陶飞:“怎么,你还信这个东西吗?” “恩!也不算是特别信,但是总有些科学根本无法解释的东西,你不能认为那都是迷信,就好像是我们,古代传说中的雷神,在张鹏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点影子,我的水能力,还有其他人的土属性能力的如果传说的神奇一点,那就是排山倒海的能力了,这还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 “可,这都是末世进化过来的能力啊!” “呵呵!不要一竿子都打死了,有些事情可是我母亲亲身经历过的,她是不会骗我的!” “你母亲亲身经历过?什么事情,说说看!” “恩!我姥爷年轻的时候上山打猎,打伤了一只狐狸,结果没过几个月,突然开始抽风,竟然爬上晾衣杆,在晾衣杆上行走,翻跟头,要知道,我姥爷那可是普通人,而农村的晾衣杆也只是一根比较粗的钢丝罢了。” “那后来呢!” “后来找人算命,就说我姥爷被狐狸给迷了,而这个狐狸肯定就在这个附近。要知道,农村多的是柴禾操这类地方,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结果在一个大的柴禾垛下面发现了那只狐狸,将它赶走之后,我姥爷的疯病就好了,不过没过多久就死了” “这么神奇!”杜玉明满脸不信的神情! “你也别不信,你没见到过的东西多了去了,不要总说科学科学的,科学能解释的,他妈恩都解释了,解释不了的,他们也只说是未解之谜,这不过是一种另类的掩耳盗铃罢了。” 狐狸迷人的故事是真实的!因为被迷的这个人真的是我的姥爷!不是迷信传说,如果谁能解释,就解释给我听吧!,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ww.26d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