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埃里克斯的恐惧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68章 埃里克斯的恐惧

陶飞直接无视埃里克斯的怨愤,这个奴隶的问题陶飞压根就没想解决过,毕竟到嘴的肥肉谁愿意吐出去啊,更何况那些也同样被沦为其他营地奴隶的女人,说起来跟营妓差不多了,谁愿意要啊。 至少陶飞还没有这么做,从心理上来说,这些女人更容易被人接受。 埃里克斯强忍怒气,恨恨的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这样吧,当我没说这件事情。” 陶飞呵呵笑道:“当然咯,这件事情就这么解决了,那我第二个建议就简单了,以后我们三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将我们三方本国的人民变为奴隶,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将其他国家的人变为奴隶,但是却不能将我们大夏国的人,罗斯国的人,还有你们哈斯宾客营地几个首脑人物所在国家的人民变为奴隶!” “好,这个建议非常好,我想我们都没有反对的理由,不是吗?”黑衣人哈里斯大笑着说道。 埃里克斯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我们罗斯国地处极北,往北是严寒地带,越过严寒地带就是海洋,往南铁木森大草原已经没有什么人口了,再往南就是大夏国,而往东已经被陶飞他们给清理干净了,往西的话,又被你们哈斯宾客给清理的差不多了,你让我们去哪里找奴隶,这不是欺负我们吗?” 哈里斯和陶飞相视一笑,很显然,这个约束只是无意中限制了罗斯国贝斯加尔湖营地的发展,当然了,陶飞还有第三个建议。 “埃里克斯先生,你先不要着急,我还有第三条建议呢!” “第三条建议?你说来听听。”埃里克斯已经对陶飞的建议不抱什么希望了。 “当然了,第三条建议就是我们三个营地合并到一起,共同建造一个超级城市,这样对于我们的防御和生存都有极大的好处。” “合并到一起?” 哈里斯和埃里克斯都陷入到了凝思的状态,其实他们也都想过要将三个营地合并到一起,只是这个工程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人无法想象,三个营地每个营地加起来都有至少五百万人口,虽说金边城市可以安置下这么多的人,但是如何搬家绝对是一件非常头痛的问题。 如果是奴隶的话,陶飞可以直接将他们装进集装箱里面,一批一批的运回来,可是普通百姓,他们有自己不想放弃的东西,而且其他两个营地多达一千多万的人口基数,而且三个营地之间距离非常的远,真要是都聚集到一起,绝对不是一年半载能完成的工作。 而且大家都心知肚明,这种搬家绝对是对各方信任的一种考验,万里迢迢,难免会发生一些不可预测的事情。 哈里斯皱着眉头问道:“这搬家的工作量也太大了点吧,而且你觉得我们该搬到什么地方好呢!” “当然是搬到金边来咯!”陶飞飞快的回答道。 “金边,那怎么不说搬到我们贝斯加尔湖营地呢!”埃里克斯赌气似的说道。 陶飞哈哈大笑:“埃里克斯先生,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吧!你那个贝斯加尔湖营地有什么,能接待这一千七八百万的人口么,而且那个地方冬天冷的要死!” 埃里克斯强辩道:“北方最好的一点就是冬暖夏凉,南方那种地方,冬天阴冷,夏天闷热,再说了,我们贝斯加尔湖营地是三个营地最中间的一个,你们两个营地搬过来都比较方便。至于住的地方更好解决,我们这么特殊能力进化者,盖一个楼房,绝对是非常轻松简单的事情。而且贝斯加尔湖所在地,地势较高,随着海平面上升,金边很快就会被海洋吞噬掉。最重要一点就是,贝斯加尔湖营地地处内陆中心,受到敌人突袭的几率更低。” 其实每个人都有私心,但是陶飞却无法反驳埃里克斯的这几个理由,唯一可以立足的理由就是金边kao近海边,交通便利,可是同样的,海平面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这使得陶飞不得不抓紧时间建立海底城市,可是海底城市建造了这么多年,想要将这么多人都装进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需要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 这一下,轮到陶飞头痛了,他同样不想万里迢迢的去搬家,这绝对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可是三大营地合并到一起将会是一个趋势,否则会影响今后的合作。 黑衣人哈里斯也沉默了,其实在他看来,还是希望大家都搬到哈斯宾客营地去的,不够哈斯宾客营地的条件很显然没有金边的建设好,也没有贝斯加尔湖的地理位置好。 在这污染严重的世界里,虽然经过了八年多的自然净化,但是依旧没有恢复过来,这至少还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而贝斯加尔湖作为一个被罗斯国一直重点保护的地方,受到的污染比较少,而且八年末世,使得它现在变得非常洁净,是一个人类生存的好地方。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剩下的只是雷鸟和野牛的叫声。 陶飞一咬牙:“既然这样,我想这个提议就这样好了,我们搬到贝斯加尔湖营地,不过建设方面我们要重新设计一下!” 埃里克斯一下松了一口气,他同样知道,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背井离乡还要万里跋涉。 哈里斯一看陶飞已经下了决心搬到贝斯加尔湖营地,也长长出了一口气道:“既然你们都决定了,我想我也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哈斯宾客营地的地理位置确实不怎么样,这也怪我们当初没有狠下心来直接找个更好的地方,结果后来营地越来越大,搬家的可能也就越来越少了。” 哈里斯其实并不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不过这是末世,强者为尊,有主见未必是好事,很容易惹怒强者,实力才是真正生存的资本。 哈里斯旁边的一个黑衣人着急了:“哈里斯,我们没有搬家工具啊!” 陶飞一摆手道:“这不是什么难题,我相信埃里克斯的野牛大军完全可以胜任这一点,至于我们这边,也没什么好着急的,我的雷鸟大军虽然数量他们少很多,不过力量绝对不逊色,到时候我们三方同时进行,相信最多只要半年的时间就够了,如果是冬季搬家的话会更容易一些,弄一些雪橇,让野牛来拉!而且马上也就快进入冬季了,在进入冬季之前我们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建造好我们的城市。” 大体方案其实也就是那么几条,真正执行起来,细节才是最关键的。 城市规划设计,分为四大区域,成等边三角形分布,然后在这个等边三角形分成四等分,每个势力占据其中一角,中间属于权利中心,所有的进化者都聚集到这里,方便解决问题,而这里也将集中所有的三大营地的力量。 最外围的环城路,分割四片区域的三条宽达一百米的巨大的马路,这个城市的建设堪称巨大,最主要的道路竟然全部都宽达一百米以上,这也是为了让狂暴巨蜥和七头蛟蛇在城市中间穿行方便。 四个巨大的三角布局,每个三角布局同时也分成若干个三角区域,一个完完全全等边三角形构成的城市就这样在三个门外汉的手中诞生了。 设计好城市规划,剩下的就是律法的问题了,在这个问题上,三方面的争执非常严重,因为陶飞制定的律法太严厉了,而且非常的不公平,这让埃里克斯和哈里斯都有点不能接受。 陶飞叹了口气道:“好吧,看来我还得再说服你们一次!” 两个人神色怪异的看着陶飞,他们想象不到为什么眼前这个人会制定这么严酷的刑法。 “你不觉得你的刑法太严酷了吗,根本不给犯罪的人机会啊!” “那好吧,我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是犯罪的人多还是守法的人多!” 陶飞的问题相当的尖刻,哈里斯很快的回答道:“当然是守法的人多了,如果犯罪的人多的话,那这个世界就真的乱了。” “那好,是受害的人多还是犯罪的人多!” “当然是受害的人多,因为一个罪犯可能伤害很多无辜的人!” “那我们是保护受害者的权益还是保护罪犯的权益呢!如果罪犯因为我们的原因获得新生,那么我们是功劳,可是如果有一个罪犯因为我们的原因被放了出去祸害了守法的人,那我们就是罪过,而且罪过很重。” 陶飞很郑重的看着两个人,哈里斯和埃里克斯一时间都觉得,如果反驳了陶飞的论点,那就是在支持罪犯一样,简直是罪无可恕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苦笑一声,埃里克斯扭过头看着陶飞:“看来这个问题你非常坚持啊!” “当然,弱者需要公平,而这公平就是建立在严酷的律法上面,试问要是刑法严酷的话,那么仗势欺人这种行为会得到很大程度上的遏制吧!” “呵呵,既然这样,我们想不答应,恐怕也不行了!” “当然了,你们要是不答应的话,我也不会强求,毕竟我一个人也强求不了你们两个!” 哈里斯和埃里克斯眼睛一亮,刚要说话,就听陶飞接着说道:“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会天天用无数可以想象得到的理由开导你们一直到你们完全接受为止!” 哈哈………… 陶飞说完这句话,三个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当然,陶飞如愿以偿的主导了这场和谈,其实这次和谈,三方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利益争执,所以才会进行的这么顺利。 剩下的问题就只有搬家这个问题了,当然了,这个问题足够让所有人都头痛了,只不过陶飞向来是个甩手掌柜的,所以,头痛的只能是下面那些人,而不是他们这些上位者,陶飞他们这些上位者已经习惯了指使下面的人做这做那了,而且他们只需要说出要求,一切的细节都留给下面人考虑。 陶飞等人没有回去,而是派陈光荣回去做了一下通知,然后他就带着大队人马杀奔贝斯加尔湖营地了,因为这里想要建造起来一座新的城市,需要的东西太多,也需要进化者全力配合。 一时间,整个贝斯加尔湖营地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陶飞直接派出雷鸟大军带来十万强壮的奴隶参加到了这次轰轰烈烈的建城工作当中。 不但陶飞这边出了十万奴隶,连带哈斯宾客营地也送来了十万奴隶,不过也由于运输工具的数量太少,使得这些奴隶也要分批运送才行,而且贝斯加尔湖营地的粮食也不足以制成更多的人生活,所以陶飞和哈里斯还得运送粮食过来。 贝斯加尔湖营地从此也改了名字,直接叫贝斯加尔城,城市中心树立了三座一百层的高大建筑,这三个建筑登高,而且最顶端的中间都架设起了一座通天桥梁,其他周围的建筑业全都围绕着这三个建筑建造的,特权,这就是当权者的特权,平民百姓的房子都还没有建造,而属于陶飞,埃里克斯,哈里斯三人的特权建筑已经快要完工了。 虽然刚刚进入十月份,但是贝斯加尔城已经快要进入到了冬季了,天气变冷,奴隶们只能拥挤在狭小的房间里面,kao着人体散发出来的体温取暖,他们过的再如何的凄惨,也不会有人太过关注他们的。 不过贝斯加尔城里面竟然非常神奇的,还存在着一些卫道夫,他们走街串巷,呼吁废除奴隶制度,甚至跑到三座大楼前面静坐抗议。 这让埃里克斯颇为头痛,他出生于资本主义社会,而资本主义社会最讲究的就是人权,当然了,他们的口号相当的响亮,而今天的这件事情,他又不能真的去杀,他还要顾及另外两个盟友的想法。 毕竟以后这里不再是他一个人当家作主了。 埃里克斯看看身边的人,将视线放到杨林身上:“杨林,这个问题如果是放到陶飞身上,陶飞会如何解决!” 杨林头都没抬,只是淡淡的说道:“如果是陶飞,那么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埃里克斯一惊:“为什么?” “因为陶飞够狠,即使他做的事情是错的,那些普通人也绝对不敢说出半个不字来!”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是这个营地三巨头之一,这点小事如果还压不住的话,你会被他们瞧不起的。” 杨林的态度不冷不热,让埃里克斯听起来总有种非常别扭的感觉,不过他也知道,自从三方和谈这件事情确定下来之后,杨林的心情就一直非常的烦闷,因为他已经无法报仇了,他现在代表的不是自己一个人,而是整个原来贝斯加尔湖营地的所有的人。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好了!” 杨林用怪异的眼神看了看埃里克斯,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你确定真的要交给我来处理吗?” “当然,我想看看你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 “那好!” 说着杨林起身向外面走去,很快就来到示威人群的面前,杨林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你们走还是不走!” 示威人群一看出来的不是他们罗斯本国人,一时间竟然群情激奋,他们自由的时间太久了,他们奴役别人可以,但是别人奴役他们,他们就受不了了,陶飞运送过来的奴隶全都是罗斯人,他们看不下去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因为陶飞的关系,如今杨林对这些罗斯人也看不顺眼了,他想到了陶飞,也就想到了陶飞残忍的手段。 一个强壮的示威者被杨林一把抓了起来,对着身后的一个进化者说道:“把他给我固定起来,我今天要让他们看看我的手段,老虎不发威你们都当我是病猫啊!” 杨林不能不怒,他在这个营地以前一直非常的低调,所以大家没有人怕他,但是此时他发怒了,杨林也是久居高位的上位者,发起怒来,自然是不怒自威。 一时间全场静寂,杨林用陶飞折磨人的手段对着这个示威者开始行刑,其他人都看傻眼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冲出来阻止杨林的。 杨林一边用酷刑折磨这个示威者,心中还想着:“陶飞果然是对的,人都tmd是贱,不给点颜色以为谁好欺负呢!真是一个个的,只知道欺软怕硬,来点硬的全都怕了!” 当然了,这个理论是对的,毕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古训,自古传承下来的古训,所有人都知道,而且基本上全都在照做。 楼顶上,埃里克斯看着杨林一刀一刀的将这个示威者凌迟,心中不由得一寒,有点不忍心看下去了,旁边的帕瓦里奇呵呵笑道:“怎么,有点害怕了!陶飞可就是这么对待那些反抗者的,如果你害怕的话,那你以后都无法跟陶飞平起平坐。想一想,如果你失败的那天,说不定陶飞就会将你钉在行刑柱上面,然后任由风吹日晒,让你生不如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埃里克斯听起来心都在颤抖,他也心狠手辣,可是相对于陶飞来说,他还是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www.26d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