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人皮画卷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78章 人皮画卷

品京斯心中苦笑,但是却不敢大过表烈在脸卜,毕竟的让格里芬知道了,肯定会更加捉防自己的这一次他真的是被一个堪称弱智的家伙恰算计了,这让他的心理怎么都不能平静下来。 埃里克斯跟着杜汞明派来的人走了,格里芬对着帕瓦里奇和安德拉立刮变脸:。怎么?你们俩研宛好了怎么对付我吗?” 帕瓦里奇心中一震:。怎么会我们用月什么都没才研究啊!””哼!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遏,你们俩在屋乎里面怯了片刻出来你们说什么话我都是一请二楚的,不耍真当哉是傻子!。格里芬哈冰冰的说道,煞后一点点垂复着两个人在屋乎里面的画,甚至还比女了几介,动作。很显然,格里芬才些气愤,气帖这些人不识抬举,竟然这样了还悲背叛自己刁 帕瓦里奇和安穗拉听裁毒心中就越是震惊他们俩肚门上的脊汗开始疯狂的冒了出来,转瞬间汗流侠背,他们想象不到的是,这个格里芬竟然还才这一手口 不过格里芬此时也不好受通过画上面的血液为媒介,强行沟通二者之间的糟神通道进行监视,这是非常早苦的一件事特。 他也只是无奈之举虽煞他才些弱智,但是毕竟还不是真正的弱智白痴。 埃里克斯被杜玉明迎了进去杜亚明假裴说道:。怎么,埃里克斯先生是来络我们还东西来了?” 埃思克斯脸色才点旭怂,毕竟白天那件事特才点让他下不来台口 哪里啡里,哉是籽意来告诉杜先生,哉们暂时拿不出那些东西,希望可以喊少一部分可以吗?” 杜圭明才些帐了,这算什么啊,跟想象中完全是不月的答3啊!”哦?你想赖账?” 杜玉明自然不会让到嘴的肥肉再让别人叼去,这些东西他是不会再谦让了,当然这也是受到陶飞的影响比较严重,陶飞绝对是又便宜不占王八蛋的那种人。”不是,不是!只是八颗钥色级别的智慧晶体实在是才些多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漆齐这么多啊!””菠事没事!载们算利息好了!。”利息?”埃里克斯听到利息这两个字眼皮枉跳,他可绝对不想跟陶飞这些人识利息的,一时间连压价的心桔都没才了。”呵呵!杜先生说笑了,这八颗晶体我们会尽全力凑齐的希望能多宽限些时日!” 杜圭明一看埃里克斯就是一直说着不着边际的韶闭口不谈格里芬的事桔,杜汞明自然也就懒的管那么多闲事了,反正我已经尽力去帮你了,你自己不肯上道,那就怪不得我了口 其实他哪里知道埃里克斯心中的苦啊,格里芬能够通过画上感应到他们在说什么甚至做什么,这让埃里克斯在杜玉明面才些坐立不安,明明知道杜亚明巳轻看出破绽来了,可是他就是不敢承认。 两个人但没才营养的交流了几句之后,埃里克斯起身离开了,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才让杜玉明心中更加震惊,他巳轻完全肯定了这个埃里克斯极那个名叫格里芬的棠伙络控制住了,因为对于格里芬杜亚明的警惕心更强了,甚至伊莉莎白悲要让凛落和杜玉明陪着让格里芬给画上一幅画都不行,这让伊莉莎白对杜亚明也颇为不满,当然了,如果杜玉明不肯陪着,那么黎落自然也是不肯陪她去的,而她是绝对不能单杜见格里芬的,即使带着其他人也不行。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陶飞和农里斯两个人才匆匆忙忙赶了回来,输龚基本上巳经无敢了,自从那天被丧尸现以后,整个城市的梭顶上被那个银色丧尸寡满了低级丧尸,每个角落都才丧尸的身影,这让他们根本没才再次潜入的可能口 两个人刚一到谷口杜占明派来的人立刻迎了上来,低头小声的络陶飞汇报了一下特况,陶飞神色郑重的拉着农里斯就走刁 浴里斯感到很奇怪但是他知道,陶飞没才重要的事桔是不会做这么奇怪的事忻的,所以也就跟着过来了口 当二人听到杜玉明说明的桔况的时候农里斯和陶飞的神色变得都才些紧张起来,毕竟能够妆制埃里克斯的家伙,肯定才其特殊的实力,也就能够通过某积方式准制他们两个口 给里斯甚至在想,自己那边的人会不会也才人受到了菲个家伙的控制口”我悲回到我那边去者毒!” 陶飞楞了楞手道:。你回去也没才用,社玉明说的我想你也请楚那个埃里克斯耶使离开了那个格里芬都不敢随意说证,想来着格里芬才种特殊的能力,可以监视到埃里克斯的一苯一动。””那我们怎么办?”农里斯也才些没辙了他才些害帕! 陶飞断然说道:”载觉得这个格里芬应该不是很厉害他只是才一种很特殊的手段罢了,否则也不会被我们的几个高级进化春就捻住了!””恩!你这么一说我侄是也才这种感觉了,可是埃里克斯根显然是投鼠忌器格里芬明明离他但迄了,!品苏斯依旧不敢吼说话,泣就说明问※ 陶飞嘴角辙搬一轨邪邪的笑了:“没事,这个格里芬很显然是介,非常怕死的家伙,到时候哉们邀靖他过来,然后立刻制住他,到时候只耍牲制住他,那么他就不敢让埃里克斯胡乱动手,然后再看看事特宛竟是怎么回事!” “仔就这样做!” 给里斯和陶飞两个人都算的上是隶滩,虽然他们不悲三足鼎立之势被破坏但是他们月样不想将危险放在自己的身边。 那边埃里克斯巳经知道陶飞回来了此砷挨里克斯心特异带的紧张,他知道陶飞肯定会派人来靖他们过去的。 果然没过多一会,陶飞就派人来了猜的是埃里克斯和格里芬口 格里芬心桔也非常的紧张,他才些害怕,因为从昨天到现在埃里克斯一直在说陶飞才多么可帕,增强他心中的恐惧感,只才这样,陶飞做起事桔来才会事半北倍。 当两个人来到陶飞营她的时候,一看陶飞和农里斯两个人都在,杜亚明和黎落扎克尔和门穗尔林,两方势力穴大高手都在这里口 两个人后脚形一进门栖的就听陶飞夫喝一声:“拿下!” 埃里克斯感觉心里一震,神轻反射般的一下跳了起来轰的一声撞破房顶。格里芬则是被陶飞这一声大喝给镇住了,转瞬间就被黎蒂相了个结结实实口 埃里克斯跳上房顶透过那个窟窿毒了看下面的特况,知直了是怎么回事,不由得苦笑一声,这陶飞做事还真是出人意料,然后埃里克斯从那个窟窿又重新跳了进来口 只见格里芬满脸愤怒的怒视着陶飞和给里斯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你们的客人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难道你们大夏国的人都这么没才礼貌吗?” 陶飞阴褂的笑道:“你觉得载是将你的舌头一点一点的割掉好呢,还是直楼拉出来上面袜上点蜂寅,让蚂蚁一点点的吃掉好呢!” 格里芬顿时感到头皮麻,闭上了嘴,一句韶都不敢说,眼睛里面冒出恐惧的神色加上埃里克斯一直不停的渲染陶飞的根辣,一时间格里芬只觉得自己的双腿开始不听证的打起了楞乎,嘴吞也开始扦。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是埃里克斯的贵客你这样对我,不怕破坏三方和平吗?” “恐咖”格里芬,咱们明人不说脐话,埃里克斯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请楚,你一个外来人员竟然能让埃里克斯付出那么大的代阶来赎你,说明你才让他赎你的资本!当然了,你的资本再高,这代阶也还是太高了,所以你还是说一说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吧,我想埃里克斯可能是被你用某种手段给牲制住了吧!” 格里芬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人给看出了破绽了,才心想否认吧,可是一看埃里克斯的神特,他就知道,他否认也没用,埃里克斯巳径打算承认了口 “没错埃里克斯巳经被我妆制住了,如果你们杀了我的证,那么埃里克斯也会跟着死掉!” “啊?” 这一下陶飞和农里斯等人都大吃一惊,这算什么竟然才这么觉异的事桔生,可是枉头看了看埃里克斯,似乎这件事特是真的。 “埃里克斯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说者!不耍才所隐瞒,我们不是傻子,当然了,埃里克斯你可以怕死,但是我和农里斯两个人是不会容忍才这样不知道底细的威胁放在身边的,所以,如果你不说实估,或者你不肯说,那么你们两个郁在这个世界上访失,我想我和农里斯都不会介意的。” 此时格里芬和埃里克斯只觉存脚底冒凉乞他们都没才想到这样一个钴局,那就是俩个人都死,格里芬本来还以为陶飞和农里斯肯定不会杀掉埃里克斯,他们不敢引起这么大的垂瑞,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是他错了,因为他威胁到对方了。 在格里芬冒火的注观下埃里克斯刚要说证,只见埃里克斯突然脸色一变,痛呼一声栽任在她,格里芬神色略嫌帐张,陶飞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格里芬竟然这么厉害,不由得警惕之心更强了口 “哼!” 陶飞恕哼一声轻轻冲着旁边的一个进化者一招手,一个力量型进化者从旁边冲了出来,一拳根根的打在他的肚乎上,格里芬只觉程自己的肚乎仿佛被搅碎了一般的疼痛,这一拳,一下打断了他对埃里克斯的程制,埃里克斯的神特一下就变得好了起来。 游里芬,不耍跟哉刷花样我知道控制类型的进化春想要程制别人就必垣集中井种,所以你不要妄想在哉面兼玩这一套,你每妆制埃里克斯一下,我就邱掉你一个零件,当然了,你说过,如果你死了,那么埃里克斯也会跟着死,但是你忘记了,哉可以不让你死,哉可以让你变成人积,然后柱在外面的树枚上!你知道的,进化者的生命力是相当顽强的,亥可以保证你几十年都不会才任何的问题!” 格里芬眼神里…二了热惧,他不想死,但是更不热这样的活着,他听百惯四方斯对陶飞的形容,特别是这方面的形容埃里克斯说陶飞是最残忍的刽乎手,当初他的营她的中心广场上面准着数百个这样的人,而且他们都还活着,到现在都还活着。 格里芬害怕极了脱口说道:”只要你们肯放过我,我什么各件都答应你们!。 陶飞辙搬一笑:”当然,只要你肯跟我们合作我们是不会杀你的!” 好吧,你们问吧,我什么都告诉你们!。”早这样多好啊!那你说说你是如何控制埃里克斯的吗?。 格里芬苦涩的笑了笑道:挨里克欺先生喜欢艺术,非常崇非我,载来到这里之后,他让筑伶他画画,而哉就乘机说我想用他的鲜血为他做一幅画,结果他月意了,而我的能力就是通过对方鲜血为媒介构玩糟神通道对他进行妆制。””呵呵真是不错的能力,虽然才点鸡肋!”听到这里陶飞心理放私了许多,一旁的伊莉莎白则是脸色变存相当的难者,她无法想隶,如果自己也被对方准制了,陶飞会不会为了自已跟格里芬妥协,不过秧照她对陶飞的了解,陶飞绝对不会为了她而梭害自己的利盖的。”那好吧,现在你可以解除对埃里克斯先生的控制了!”陶飞不容置疑的说道。 格里芬扰豫了他不想欲弄对埃里克斯这样顶尖进化者的控制,可是如果不放弃的估,陶飞又不会答应。 陶飞看出他的扰豫了又句旁边进化春示意了一下,这个进化者拿着一个十宇架走了出来,砰的一声,根根的猫在格里芬的面前,格里芬吓了一跳。 可是格里芬也知道自己今天必须悲办法离开这里否则小命估计就要不保了口”放他可以但是你们必须保证我的安全!。 陶飞月尽量和善的笑容招在脸上:。放心好了,我们这些人绝对是说一不二的说不杀你就不杀你!。 格里芬坚持道:。你们也不能份害哉!””沾给!看你说的,我们怎么会是那种人呢!只要你肯好好合作的话,我保证你可以安全的离开这里我对上天誓!” 格思芬依旧在扰豫:”誓?雅会相信你见鬼的誓!” 陶飞神色突然一变厉声说道:。你爱信不信,不耍等我没才耐心了,我不介意埃里克斯跟你一起死,大不了异常血拼罢了,我就不信,哉们两咋,营她的联手对付一个没才了三大顶尖高手的罗斯人会才什么问题!” 格里芬的哈汗蹭蹭的住下流不但格里芬如此,埃里克斯也是如此,他讨楚的知道,如果这个格里芬真的不答应陶飞的耍求的话,陶飞和哈里斯也绝对不会太过介意他跟着一换陪葬的,虽然陶飞说的轻私,说格里芬的能力是鸡肋,但是他知道,这个格里芬的能力不但不是鸡肋,相反,非常的恐怖,如果两人在战场土,才一人受伤了,而这个份者的鲜血被对方拿到了,就才可能反被兆制口 陶飞这一逼迫格里芬顿时帐了神,他本来也不是一个井明的人,他本来也才自己的艳括,可是用一进门就极妆制住了,所才的拈数都白扯了口”好吧!我答应你们的各件了可是你们耍先放了哉,否则我没办法拿东西!””呵呵!放了你但筒单不过你可不要玩什么花拈,要是让我不满意的韶,我保证下一倒就是你的哀悼日!”陶飞脊冰冰的声音让格里芬分为恐惧口 黎落收回自己的银丝格里芬目冈楞脱妆制,立剩楞出一副万分警惕的种特,者的陶飞和农里斯路农大笑,以他们的身手,这个格里芬根本不可能在他们面才任何可能耍出花括来口 很妆格里芬就掏出了属于埃里克斯的那幅画然后就看到他当着大家的面,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支无色的笔,梗怯的将这幅画上面的血迹一点点的标掉。 当这一切完成了之后埃里克斯不忘自己的两个手下,立刻说道:”还才帕瓦里奇和安穗拉两个人的。” 格里芬非常不特愿的又柏出了两幅画卷,月月样的方式标掉了上面的寒迹三张画米变成了三张白纸。 这积白纸相当的柔软细致,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不过画卷不大,长大约三十厘米,宽也就十五厘米左古。 一个进化者将这画卷棋到手里,惊奇的说道:”这东西好柔耿啊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 格里芬脸色极为难看一句估不说,很显然,对于这种东西的来历他不想说出来。看起来似乎德是一张纸,但是却如月丝绸一般的柔软,如问少女肌肤一样的如腻。”隶来者看!! 陶飞伸手按过这古怪的画卷,伸手扫了棋突然神色糙变!”这是人皮!” 格里芬如进雷击,一下神色大变!

下一篇   第279章 援兵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