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丧尸狙击战(二)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284章 丧尸狙击战(二)

五百万丧尸大军,可以说是前看不到头,后看不到尾,可是在雷鸟大军从他们头顶飞过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而陶飞也正是要他们看到。 随着后面部队遭到陶飞大军袭击的消息传到银色丧尸的耳朵里的时候,银色丧尸再次暴怒,他知道,这种事情几乎不能避免,因为他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分散的太开。而三方势力正是因为有了雷鸟大军这一快捷的进攻作弊器,才能够有信心击退丧尸大军。 虽然这里不是平原,但是在天空中丧尸大军的一举一动陶飞等人看的清清楚楚,哪里是主力,哪里是薄弱点。 银色丧尸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他向后面驰援的话,恐怕那群雷鸟立刻回带着人类重新飞到天上去,而且从队伍的中间向大后方驰援,也绝对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无奈之下,银色丧尸直接下达命令,抓紧时间前进,不要做任何停留。这也就是这些无意识的丧尸,他们不懂得什么叫溃散,更不懂得什么叫死亡,他们只是机械式的服从上位者的命令。 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丧尸后方二十几万的丧尸就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而且陶飞等人还不依不饶的从后面穷追猛打,气的银色丧尸暴跳如雷。 可是生气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陶飞等人根本不跟他们正面硬碰硬,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也许随着丧尸大军数量的减少,正面冲突将不可避免的发生,可是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然后在最后时刻再进行正面攻击,这才是陶飞等人的战略。 随着一些最低级的那群丧尸的灭亡,丧尸大军的行进速度竟然明显快了许多,这是陶飞等人没有想到的一点,银色丧尸排兵布阵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实力越向中间靠拢,则丧尸的级别越高,实力越强,而周围的那些不过是普通的丧尸罢了,不过这些既是是普通丧尸,在经历了八年多的进化时间之后,他们的实力依旧不容小窥,否则陶飞等人就不用杀的这么辛苦了。 第一天的时候,陶飞等人足足击杀了一百五十余万的丧尸,图巴高兴的说道:“要是按照这个速度继续下去的话,那我们最多只要五六天的时间就能杀光他们了。” 埃里克斯现在一看到那个巨龟就心情极度郁闷,今天更是嘟囔了一天的时间,一听图巴这话,不由得气恼的说道:“都说脑袋大的人聪明,没想到竟然碰到个例外!今天我们杀的那些都是外围的等级比较低的丧尸,越往中间部分我们杀戮的速度将会越来越慢,到最后我们直接面对那两个银色丧尸,还有多大六十余个的铜色丧尸,我们究竟能不能赢都还不知道呢。” 图巴最恨别人说他蠢,如果这话是陶飞等人说了,他也就当笑话听了,可是埃里克斯这夹枪带棒的说他,这让他如何能忍,即使对方是一方势力的首领也不行,他才不鸟埃里克斯是谁呢。 “哼!也不知道是谁,弄个宠物还给丧尸当礼物了!” “你!”埃里克斯心情正不爽了,一听这话,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图巴这一句话可以说是狠狠的揭开了他的伤疤,并且还在上面撒了盐,这让埃里克斯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陶飞当然不能让自己人受了委屈,斜眼看了看埃里克斯,淡淡的说道:“埃里克斯,这个时候就不要内讧了,我们明天的任务肯定会更重的。” 埃里克斯一下将愤怒转向陶飞,如果陶飞当时能够留下一些雷鸟帮助他将巨龟移动一下位置的话,他又如何会失去这个宠物呢,怒视着陶飞说道:“哼!陶飞,你不要包庇你的手下,刚刚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图巴冷冷的说道:“我什么意思你还听不明白吗?不过也难怪,以你的智商听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你这是找死!”埃里克斯眼睛里面爆射出一线杀机,怒视着图巴。 图巴浑然不惧,跟埃里克斯正视着。一旁的哈里斯笑着看两遍人内讧,他是不会出来劝阻的,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不会真的打起来,而且两遍关系不好,他才有可能成为中间最吃的开的那个。 陶飞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埃里克斯,够了!如果不是你先讽刺我的手下,他也不会说你!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图巴刚要继续说点什么,陶飞回头狠狠瞪了图巴一眼,图巴嘿嘿一笑,不再言语了,埃里克斯自知自己不占理,可是图巴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这么说自己,这让埃里克斯觉得大丢颜面,而陶飞却又一力护着图巴,这让埃里克斯如何能够忍的下这口气。 虽然坐了下来,但是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一旁的帕瓦里奇一看埃里克斯受了挫,丢了颜面,为了缓和三人之间的矛盾,帕瓦里奇觉得自己应该帮助埃里克斯挽回一些颜面,至少也要让陶飞丢一些面子才是。 “陶飞,不知道丧尸是如何知道我们营地的,又是如何知道我们所在山谷的位置的!”这个疑问帕瓦里奇早就有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去提罢了。 陶飞心理微微一动,面不改色,可是他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可是身边的人做不到,陶飞眼角的余光一看黎落就知道,坏了,这女人虽然实力很强,不过却终究还是个女人,这种事情怎么能表露在脸上呢。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相反,他们都很聪明,一眼就看出问题出在陶飞这边了,当然了,如果陶飞硬是不承认,谁都拿他没有办法,不过陶飞就是陶飞,他始终是与众不同,他知道,不承认的话,别人胡乱猜测的结果更加可怕。 “也没什么,我们跟他们作战的时候,被他们抓去了三个俘虏,估计是俘虏供出来的!” 轰! 整个会场全都炸开了,帕瓦里奇猛的一下站了起来,直视陶飞说道:“你的人出卖了我们,让我们承受了巨大的损失,你陶飞是不是该给个说法!” 陶飞呵呵一笑道:“说法,什么说法,我说是估计,难道你没听懂什么叫估计吗?再说了,这能算的上是出卖吗?按照你们国家的传统,做俘虏可以什么都说,什么都做的,而且不用承担任何责任,怎么轮到我们就要给你们说法,你这算不算种族歧视啊!” “你!陶飞你不要狡辩,分明是你故意告诉丧尸我们山谷所在地的!”帕瓦里奇直接将脏水泼到陶飞的身上。 陶飞身后的众人勃然大怒,他们在前面疯狂寻找这些丧尸,以求将那个潜在的威胁杀死在萌芽之中,哈里斯却自己离开了,可是这个时候竟然被人如此指责。 陶飞微微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众人不要多说什么,陶飞毕竟在这些人当中还是相当有威信的,简单一个手势就压住了众人的姿态。 “帕瓦里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该问问你了,据说那个银色丧尸的孩子是你的,不知道你该作何解释。” 陶飞这直接告诉大家他就是在栽赃一样,帕瓦里奇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这怎么可能对的上号呢! “陶飞,你栽赃也得有个谱吧!” 陶飞竟然表现的大义凛然的模样:“这是她亲口跟我说的,而且还赌咒发誓,说那个孩子就是你的,还说她怀孕三年多了,三年前你应该在卡斯丹罗吧,应该是这样的,你始乱终弃,让她对你产生了怨恨,我出于同情,所以告诉他你在那个山谷,本来她没想过要抢埃里克斯的巨龟,可是你们直接就跑了,将巨龟留在那里,她不忍心这个巨龟流落街头,所以才好心收留,并且她说,只要你肯回心转意跪到她面前祈求原谅,她立刻将那个巨龟还给埃里克斯!” 帕瓦里奇已经被气的七窍生烟了,他没想到陶飞竟然如此无耻,当场编造这么个漏洞百出的谎言来污蔑他,这事情他根本不用去辩解,没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荒谬的谎言,可是陶飞就是拿这么个荒谬的谎言来讽刺帕瓦里奇。 “我栽赃,谁敢说我在栽赃你!又有谁能证明我说的是假的!离谱又怎么了,这个世界离谱的事情多了去了!我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据,谁敢不信!” 哈里斯摇了摇头,嘿嘿笑一声,这下有戏看了。 埃里克斯知道帕瓦里奇刚刚是在帮自己,如今被陶飞挤兑的快要爆炸了,他的那些普通的手下根本不敢跟陶飞对视,安德拉对陶飞同样非常害怕,杨林不愿意看到陶飞,所以没有参加今天的会议。 “陶飞,这件事情我第一个就不信!这么离谱的事情,除非是傻瓜白痴才会相信你!” 陶飞淡淡的说道:“我这种地位的人用得着撒谎骗人么?我如果是这样的人的话,那我如何让我的手下服我!我说的有理有据的,我想除了你的人以外,应该不会有人不相信我吧!” “是么!我觉得这里没有一个人认为你说的是真的!” “除了你的人之外,还有谁不信呢!”陶飞转着弯的引埃里克斯上钩,只要埃里克斯将这把火烧到哈里斯身上,哈里斯必然要站出来说话,陶飞怎么可能让哈里斯左右逢源呢,他必须要站出来,而且是两边都要得罪才行。 陶飞不认为哈里斯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得罪一方,而拉拢另外一方,因为那样做太过愚蠢了,真正明智的是暗地里拉拢,两边都不得罪。 埃里克斯冷冷的看着陶飞,他不傻,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拉哈里斯进来恐怕不是明智之举。 “陶飞,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 “不会啊!我就不明白!你能给我解释解释吗?”陶飞气恼埃里克斯竟然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虽然三方面的人互相并不是非常友好,可是这脏水泼到身上,肯定会有很多人相信的,于是陶飞也往帕瓦里奇身上泼脏水。 虽然这种荒谬的事情不会有人信,但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只要陶飞出了这个门,再略加修饰宣传一番,保证要不了几天整个营地三方势力的老百姓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本来哈里斯是不打算出来打圆场的,可是眼看着陶飞和埃里克斯两个人互不相让,要是真的动真格的话,那上了战场就更危险了,而且由于埃里克斯全力帮助,哈里斯营地的人很多都已经搬到贝斯加尔湖营地了,相反的,由于陶飞一心要杀死那个银色丧尸的孩子,将雷鸟给调到了最前线,所以金边方面过来的人反而不多。 如果贝斯加尔湖营地真的成为了正面战场,那他和埃里克斯绝对是损失最严重的一方。 “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今天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相信陶飞是不会出卖大家的,肯定是那几个俘虏受不了丧尸的威胁才做出这种事情的,而且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只是发生的有点不是时候罢了!至于帕瓦里奇更不可能跟丧尸有什么关系了,我想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哈里斯都说话了,陶飞和埃里克斯都不想跟哈里斯闹僵,毕竟三方势力,如果哪一方被孤立的话,那是相当不安全的一件事情。 埃里克斯冷哼一声坐了下来,不再言语,而陶飞则是一脸笑容的说道:“呵呵!本来就是一场误会而已,何必呢!你看大家和和气气的多好啊!明天我们还要通力合作呢,丧尸大军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陶飞,你的脸皮真厚!”埃里克斯实在忍不住说道。 图巴等人气愤的刚要说什么,陶飞一摆手,再次制止了他们,依旧淡淡的笑着:“我脸皮厚不厚不知道,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绝对不赖账,更不会拖欠别人什么!” 埃里克斯登时气结,陶飞这个时候突然说什么不赖账,那意思就是说,埃里克斯你赶紧把欠我的还我,可是埃里克斯只能干生气,谁让自己真的欠了陶飞的债呢,而且陶飞绝对是一个把别人欠他的东西记得一清二楚的,至于他欠别人的东西,他素来健忘。 一场会议在非常不愉快的情况下结束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雷鸟大军就载着进化者们匆匆赶上战场,这一次陶飞等人是正面狙击。第一天之所以攻击后面,是因为他们希望丧尸大军可以回头支援,这样就可以拖累丧尸大军的行进速度了。而且后面的丧尸级别相对较低,杀起来也比较容易,可是谁曾想,银色丧尸根本丝毫不顾损失,直接命令丧尸大军强行军,根本不管后面丧尸的死活。 丧尸大军正在大路中间行走,突然天空中再次出现雷鸟大军,如同昨天一样,天空中如同雨点般落下无数的石头,紧接着就是人类进化者从雷鸟上面跳了下来。 雷鸟适合鸟多欺负人少,级别高欺负级别少,至于下面这数以百万计的丧尸,它们如果敢直扑下来,那些丧尸就敢将它们留在地面上,所以此时它们的作用就是空袭。 银色丧尸一看前面受阻,立刻命令巨龟载着他们直接撞开无数丧尸,将无数的丧尸踩在脚底下,拼命的向前面支援过去。 丧尸的身体虽然强悍,但是如果哪个丧尸不幸被巨龟给踩上几脚的话,估计他也肯定没命了。 随着巨龟的身后,是多大数百的青涩丧尸和多大数千的进化出了低级智慧的丧尸。 哈里斯哈哈大笑着说道:“陶飞,看咱么俩谁杀的快啊!” 说着哈里斯手中的古筝嗡的一声巨响,面前数十个丧尸直接脑浆迸裂,晶体直接暴露出来。 陶飞一咂舌:“不比,比不了!你那能力很明显就是群杀技能,我想要群杀,消耗太大了。你要是想必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个人跟你比!” “谁啊!”哈里斯惊讶的问道。 “那边!那个美女!”陶飞指的是杜拉拉,顺着陶飞手指的方向,哈里斯定睛看去,只见一个美女正在漫天撒种子,种子落处立刻出现植物,植物缠绕丧尸,同时无数的炸弹花从她的兜里掏出,撒向丧尸大军中,爆炸一个接着一个,看的哈里斯一愣一愣的。 “我说陶飞,这个女人是谁啊,她的能力是什么?” “那就是图巴的老婆,能力是控制植物!” “控制植物?可是那边在爆炸啊!” “那是炸弹花,她自己培育出来的品种,杀伤力不是很强,不过对付一些低级的家伙还是非常容易的。” “呵呵!那不是说,她也还是比不过我吗?” “谁说的,现在她杀的估计就不比你少了!”陶飞强辩道。 “那她杀的不都是些小家伙吗?” “如果你打算用精英丧尸作为你的战利品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可是咱约束不到别人啊,咱们不是讲的谁杀死的丧尸多么,而不是高级丧尸哟!” 哈里斯哈哈一笑,他本来就是跟陶飞开开玩笑罢了,怎么会较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