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会面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四十二章 会面

陶飞有着较强的愤青情绪,对于外国人到大夏国来当官,非常的抵触,虽然现在是世界联合政府做主导,很多国家的主要职位是本国人,但是却也相应的有一个其他国家的人在这里面起着某方面的制约和监督作用。 而大夏国既然是联合国组织的重要成员,那么很多部门里面的副手也基本上都有外国人的身影,当然了,这些外国人也都是世界联合国政府的重要国家的人。 既然对方是外国人,陶飞就更加不会怕他威胁呢,越是受到威胁,他就越要顶着来,他的脾气从来都不咋地,更何况他现在可谓是资本雄厚。 “就凭你这句话,我决定了,你必须死,当然,不是我杀死你,而是让你的长官亲手杀死你!” 陶飞冰冷的口气让所有士兵都为之一怔,心中暗暗在想,难道这个人跟自己的长官沾亲带故。 一句话,让这个骄傲的军官脸色一怔,要知道,世界联合国政府对于保护在他国任职人员可谓是不遗余力,毕竟在其他国家当官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时间这个外官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刚刚威风耍了一下,没想到一脚踢到铁板上了,对方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就一定会有所仗势,虽然现在还看不出究竟是什么,但是却也不能小瞧,能在军队里面混个不错地位的人都是有一定头脑的。 不过却也不会盲目的就认为对方说的都是真的,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冷冷的说道:“我的长官会不会杀死我,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的话,那我就立刻下令击杀你们!” 面对这么多美女这个人竟然能下达击杀的命令,由此也可以看的出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角色。 陶飞嘴角一撇,手心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水球,水球不断的扩大,变得有一米见方,然后就托在掌心上一动不动。 “你觉得这个答案怎么样,还算满意么?” “能力者……” 士兵们一下哗然了,他们当然知道这个时候水代表什么,而眼前这个人很明显能够控制水,从他身后的那些干干净净的女人身上就可以看出这个人不简单。 这个外官脸色一下变得煞白,他知道,单单是这个能力,就足以让他的长官亲自迎接,如果他用这个作为要挟的话,那么自己长官肯定不介意拿自己的命来交好这个能力者的。 想到这里他想下命令击杀对方,可是他又犹豫了,如果他这样做了,他不知道这些士兵还会不会听从自己的命令了,即使是军队的士兵,每天也不过是分到一瓶水而已,其他人每天不过是可以分配到半瓶水。自己下了击杀命令的话,这个事情传到长官耳朵里,那自己绝对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现在争取点机会。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营地里面那么多的老百姓,每天都还喝着配给的水,虽然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也不愿意自己身边的袍泽和自己也同样接受这样的配给。 想着想着,这个外官本来高傲的脸立刻恢复了军人固有的严肃,正色的说道:“不好意思,职责所在,请您不要介意,我马上派人通知我们最高长官亲自迎接您!” 军官立刻叫过来一个士兵,叮嘱了好一会,然后士兵疯狂的向营地里面跑去,这个时候所有的交通工具都要被禁用,节约一切可以节约的资源。 不过没有上头的命令,这个军官确实也不敢随便放陶飞等人进入,而且这也是军队的规定,毕竟这些人都带着武器呢,再就是她们都是美女,车上那么多物资,很容易引起骚动。 很快,从里面传来了汽车马达的声音,这里的最高军事长官田中则开着车就出来了,可以说用了最快的度。 一个从节林市冲出来的能力者,一个可以制造生活用水的能力者,一个能带着四十多个美女平安的幸存者,一个有着强大武力的团队…… 这些集中到一起,就不得不让田中则亲自出迎了。 对于陶飞的安排很快就到位了,一个中型的小酒店,这里本来是幸存者营地的最高文官水源市市长王志成的办公场所,当然了,为了表达诚意王志成慨然的将这个地方让了出来。 双方的见面非常愉快,可以说田中则坐到这个位置上绝对不是普通智商的人能够做到的。 王志成、田中则、陶飞三个人面对面的坐下来,其他的人虽然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但是却还没有抽出时间过来,但是作为这个幸存者营地的最高文官和军士长官都非常给面子的放下身段来跟陶飞交流。 王志成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本来他也只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副市长,可是灾难降临之后,很多五六十岁的乃至四十多岁的都经受不住病毒的侵袭倒下了,他能活着是一种幸运。也从此成为了这个营地的最高文职长官。 “非常欢迎你来到水源市幸存者营地,我是这里的代理市长王志成,这位是中将田中则!” 陶飞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田中则的年龄绝对要比外表看上去要大很多,但是精神烁烁,一点都看不出真实年龄,外表仅仅有四十岁左右的田中则现在已经晋级成为中将,以这个年龄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的真实年龄绝对不是外表看起来的那样。 看着陶飞有点奇怪的眼神,田中则呵呵一笑道:“是不是我看起来有点太年轻了点啊!” 陶飞略微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田司令看起来真是有点出人意料的年轻啊!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而已,却已经晋级成为中将了!” 田中则丝毫没有官架子的笑了笑道:“老子,今年已经五十五了,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 说着情绪略微有些低沉了点,说道:“哎!我这快六十多岁的人都还活着,可惜那些年纪轻轻的士兵却没有躲过这场灾难,如果有可能,我宁愿代替他们!” 话里行间,陶飞听不出有丝毫的虚伪的成分,这让陶飞非常的惊讶,毕竟在陶飞这个曾经一直都是普通小老百姓的眼中,当官的没几个好人,可是今天自己貌似一下就遇到了两个,这让他对这个幸存者营地的领导层的态度大为改观。 当然了,陶飞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他对那些有钱人或者有权的人都是一种很淡漠的态度,在他的世界里,这些都与自己无关,无论他们如何做,只要让自己生活没啥问题就可以了。 不过很多老百姓不这么想,有些人有着相当的仇富心理,但是说难听点,小老百姓一天到晚想的问题跟有钱人或者有权人想的问题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他们从来不知道当官的人一天是如何生活的,即使是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