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拳头大的是真理(三)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四十六章 拳头大的是真理(三)

人群外围一个明显是某个势力请来的托在后面高声叫喊道:“他不敢杀人,我们不能容忍他这样对待我们,我们要无偿用水!我们要生存的权利!我们不要剥削!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就将他的女人都抢走!” 陶飞微微一皱眉头,脸上一抹狠厉的神色,然后高高跃起,一道水箭准确的穿透这个高声叫喊的男人张开的嘴巴。 “敢说这样话的人,就要有死的觉悟!” 一下子所有人都震慑住了,那可是相隔四五十米远的距离,就这样被轻易秒杀了,其他势力藏在人群里面的托们可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大声喊道:“杀人了,他杀人了,我们要他还给我们死去的同伴一个公道,严惩杀人凶手!” 话音刚落,又是一道水箭准确的刺穿他的喉咙,他以为自己在人群中就没事了,但是他哪里知道陶飞的耳朵的厉害,虽然未必比的上顺风耳,但是这么近距离的声音,他再无法确定位置的话,那他今天就不用消停了。 “不要以为躲在人群中就现不了你,对我来说,挑衅我的威严者也是要死的!” 所有人都镇住了,这个时候一个政府高官施施然走了进来,对着陶飞义正言辞的说道:“你怎么能随便杀人呢,虽然说现在是末世,但是我们依旧是一个法制的社会,杀人是要偿命的!” 陶飞哪里愿意听他跟自己念唐经,单手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直接拎了起来,冷冷的说道:“你确定你说的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你放手,放手!你竟然敢这样对我!我是政府官员,我在为民请命,不要以为你是能力者,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这个政府高官恼羞成怒,一脸愤怒的神情,有点正义凛然的感觉,不过陶飞才不怕他这些呢! 陶飞最痛恨那些打着正义的幌子为自己争取利益的家伙,很显然,眼前这个官员就是那些人的代表人物,否则也不会被派出来做先锋了。所以陶飞一点好感都没有,而且通过王志成的介绍他也知道,这个营地的副市长谭震其实是爪林岛人,原名倒是不记得了,谭震是他的大夏国名,根本不是大夏国的人,为人非常贪婪,但是有着世界联合政府这块招牌给他做后盾,让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后顾无忧。由于大夏国的国力增长度越来越快,世界联合政府中的某些国家就联合起来共同压制大夏国的展,所以派出来的官员可以说没有几个好鸟,但是却也正是因为这些人不是什么好鸟,所以跟他们这些人在某些方面有着利益关系的人就都聚集到他的手下了,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利益团体。 眼前这个官员究竟是哪一个类型陶飞不知道,但是至少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家伙就是那些人派出来的代表人物,想要面子,还不想付出,这天底下的好事都给他们占了,这让陶飞怎么能够容忍呢。 “知道吗?你没有经过允许就进入到我的院子里面,这在世界联合政府的法律条文上可是强行入室,而且你的随行人员还带着武器,所以我可以立即击毙你!而且我也正在打算这么做!” 陶飞说的很缓慢,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他要杀一儆百,没有人可以挑衅自己的威严,即使这里不是他的地盘,那也不行,这里的人虽然很多,武力虽然很强,但是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住他的怒火。 即使是军队的最高长官田中则也不行,虽然陶飞非常尊重田中则,但是在这乱世当中,如果你妥协了一次,那么别人就有可能会认为你软弱可欺,以后也会妥协,与其这样,还不如永远都不要去妥协,自己有这个资本,也有这个实力。 这个高官的两个警卫突然现自己的脑袋被好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本来放在枪套上的手,颤抖手慢慢的松开了,他们是警卫,也是普通人,最多是强壮的普通人,或者说是退役军人,但是无论是什么出身,他们总归是一个人,是人就会有恐惧,他们害怕死亡! “你敢!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你要做什么?” 这个高官的身体已经开始抖了,本来今天的事情就是他负责的,可是他可没想过要将自己的性命也搭进来,本来还有点趾高气扬的神态,一下变得惊慌失措,的确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绝对没有人愿意去死。 这也是为什么当某个国家遭到入侵的时候,这期间会那么多人在被捕之后当了叛国贼,也有那么多人为了更好的生活也当了卖国贼,究其根本就是人类的劣根性。可以说被捉到的人当卖国贼的数量绝对远远过当英雄的数量,否则也不会出现伪军这个名词了,伪军顾名思义就是一群叛国贼的集合体,只不过英雄是用来被尊敬和宣扬的,而叛国贼是用来被打倒和做反面教材的,反面教材如果比正面教材还要多的多的话,那绝对不是统治者所愿意看到的事情。 宣扬对自己有利的一面,掩盖对自己不利的一面,再拿出一切可以打击对手的东西,这就是从古至今所有当权者采取的最统一的范本,没有例外。 狠狠的将这个高官掼到地上,陶飞一脚踏在他的胸口,从腰间抽出一把军刀放到他的脖子上面,冷冷的说道:“说吧,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当然,你有权保持沉默,我也不会逼你说什么,不过我这个人有些不太好的习惯,就是手经常会抖,而且我自己都控制不了!” 说着说着,手似乎真就在抖了,从脖子抖动到这个高官的下体,吓的这个高官神不附体,哆哆嗦嗦的说道:“你快放开我,你这是违法的!” 陶飞哈哈大笑,那模样,似乎肠子都要笑抽了一样,手一抖直接将军刀顺着这个高官的大腿就扎了进去,直接来了个透心凉。 疼的这家伙杀猪一样的哀嚎。军刀依旧在抖,可是这个时候却是在这个高官的伤口里面抖,根本就不抽出来,陶飞依旧笑容满面,不过这个笑容让外面围观的人有一种很邪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