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种子(三)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六十八章 种子(三)

听到这话,就连他身后站着的老百姓都不高兴了,毕竟这是末世,可是这个大汉从来就是这里的一霸,因为他体格强壮,所以分物资的时候每次都多要一点,而且他也经常抢别人的东西,不过却没有人敢惹他,即使是军队的人也没有人愿意招惹他,打不得,骂不得,因为他是死在那场鼠王之战中的旅长王朝泽的亲弟弟,名叫王朝新。 而那个旅长王朝泽才是真正的这些维护老百姓的最大支柱,可惜他死在了战场上面,也许是因为愧疚,也许是因为爱屋及乌,所以这些当兵的无论他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只要不是特别过分,都会满足他。而且现在这里的最高长官陈宇是王朝泽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不愿意去惩罚王朝新。 不过当兵的会容忍他,老百姓却不会,后面的一个年轻人跳了出来指着王朝新骂道:“你个狗娘养的,每次分配食物,你都是最多的,还在那里抱怨,你以为你是谁啊!” 王朝新不干了,一把将刚领到的东西扔到地上,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那个青年面前,一把抓过青年的衣领凶巴巴的说道:“老子的哥哥就是为你们这帮杂碎才死的,如果没有我哥哥,你们这群砸碎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个丧尸的肚子里面呢,怎么,老子多领点东西你就有意见了,有能耐你自己出去找物资啊!让你呆在这里已经是你的运气了,再敢抱怨,直接将你t出这里,让你自生自灭。” 青年脸上闪过一丝惧色,说不害怕那是假的,王朝新就是这里的小霸王,好吃懒做,而军队的人也不怎么管他,一旦得罪了他,他可能会直接抢走你手中的食物,而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 曾经有人联合起来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王朝新,不过这些人很快就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严厉的惩罚,那就是分配减半。 本来就不够用的物资再减半,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在这里王朝新不能惹。 青年虽然害怕,但是却不肯求饶,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求饶会让他觉得以后没脸见人,不过不求饶的后果就是王朝新狠狠的一拳打在了青年的脸上,青年被打了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不过却没有敢还手,只是恶狠狠的盯着王朝新。 周围其他的老百姓只是当看热闹一样,王朝新没有拿走他那份东西之前,是没有人敢去领东西的,这是规矩,王朝新自己制定的规矩。 王朝新打了青年一拳,不过好像并不解气,走上前去一顿王八拳将青年打的鼻青脸肿,青年愣是一下没敢还手。 还手?怎么还,一不小心打坏了对方,自己分配减半,而如果自己这样挨打了,那么陈宇还可能吩咐士兵给他多一些东西弥补一下。 陶飞和刘云飞两个人就站在不远处看热闹,不过很快陶飞就别人给认出来了,没办法,陶飞在这里的名气太大了,在他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整个营地的日常用水都受到制约了,如今他出现了,自然一下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王朝新正打的来劲呢,突然现围观的人群一下跑到另外一边了,好像是什么人来了,虽然他很霸道,但是他一点都不傻,在这个营地,能这么受欢迎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陶飞。 而王朝新自认为跟陶飞很熟,没办法,陶飞每次来他都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好能多弄点水给自己和自己的几个女人洗洗澡。在这里他是一霸,所以也有多达四个女人。 陶飞当然是知道王朝泽的品性的,以前就是一个地痞无赖,仗着自己哥哥的关系横行霸道,即使是现在都没有改过来,不过这种人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知道什么人自己不能惹,也惹不起,所以对陶飞,他那是一百个恭敬。 “散开!散开!赶紧散开!” 王朝新的声音就像是开道的铜锣一样,直接在人群中硬是开出一条通道来,三步并作两步很快的就来到陶飞面前,颇有点献媚的说道:“飞哥,呵呵!飞哥,你下回来了,小弟我都想死你了!” 陶飞也不介意王朝新的恭维,笑呵呵的说道:“你啊!刚刚还看你在那里练拳击呢!” 王朝新微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误会,刚刚都是误会!” 陶飞自然不是什么大侠之类的人物,什么见义勇为之类的跟他基本不靠边,对于王朝新这种人,他甚至比对其那些普通的老百姓的印象还要好,因为他觉得王朝新这种人不虚伪,虽然是在恭维自己,但是他的恭维却是自内心的恭维。当然了,如果自己如同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样,王朝新肯定也对自己不屑一顾,但是人就是这样,即使是弱者也有比他更弱的人被他欺负,只不过王朝新是更高一点层次的欺负的人群体更多一些。 很多小孩子从小就懂得在学校欺负比自己弱小的同学,团结比自己强壮的同学。 地痞无赖也有地痞无赖的优点,虽然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种人最讲义气,比普通老百姓更值得信赖一些,因为不讲义气在这个行当里面混不下去。古代的游侠之类的人其实就是地痞无赖的美称罢了,孟尝君三千门客,其实真正有才能的不多,其余的都是依附于他的地痞无赖罢了。 但是正是这些地痞无赖最后舍生忘死救了他。 很多人一辈子都戴着面具生活着,非常的累,陶飞讨厌这层面具,这让他看不到对方的真实意图,毕竟他不是什么心理学家,能够比较容易了解人的内心世界。 不过刘云飞则是对王朝新印象极差,第一印象就是这个人绝对是欺男霸女的混蛋。可是他也在纳闷为什么这里的负责人对此不闻不问,而陶飞也似乎对这些事情一点都不介意。 刘云飞甚至有些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跟陶飞有点什么亲戚关系啥的,否则怎么可能有这种待遇呢。 陶飞也不介意,笑道:“什么误会,你我还不知道吗?” 王朝泽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飞哥,咱别在这里站着了,我们去里面坐坐!” 说着又冲分配物资的士兵吼道:“别傻站着了,都散了吧,赶紧领完东西各回各处,今天你们先领,我的给我留着就行了!” 说完,头前带路将陶飞领到会议室,陈宇这个时候已经知道了消息,赶紧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陶飞看得出来陈宇比他刚离开的时候又瘦了一圈。 “哎!陈宇,你怎么又瘦了!” 陈宇嘿嘿一笑道:“没办法,天生操劳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