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迫不得已不是借口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七十九章 迫不得已不是借口

不到一分钟,这个号称坚不可摧四十厘米厚度钢板的密室就被陶飞破坏无遗,紧接着陶飞从里面慢慢的走了出来,一道一道的门被暴力破开,遇到的所有的士兵没有一个活着的。 整个营地瞬时响起了红色警报,一时间所有的老百姓都恐慌了。 “是丧尸又来进攻了吗?” “从哪个方向来的啊!” 一连串的疑问,不过很快他们就现了事情的异样,一个巨大的冰柱从地下横空出世,里面一个青年傲然挺立。 眼尖的人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人是谁了。 “是陶飞,他怎么从地底下钻出来了!” 只听陶飞高声怒吼道:“田中林,你竟然公报私仇,想要我死,我就让你们整个东胜军区为你陪葬,你们不是都商量好了吗?那就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让你们体会一下死亡的滋味。” 无数的士兵蜂拥而至,对着空中的陶飞疯狂开枪,这个时候早先水源市幸存者营地的人一下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毕竟田中则死在陶飞手上的事情可谓是尽人皆知。 冰柱体的下端突然冒出八根冰柱,瞬间突起四十余米的距离,直接将八个方向的士兵穿成了糖葫芦。冰锥破碎之后,瞬间又在另外八个方向攻击出去,一时间方圆四十米的距离所有士兵都死伤殆尽,时间仅仅持续了不到十秒钟,上百的士兵伤亡。 一下子整个幸存者营地的人都乱了,陶飞的攻击连带普通老百姓都没有避让,他好恨,恨这些公报私仇的人,恨这些自私自利的人。 他是自私,但是那些都是他自己的东西,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愿意交换才换,不愿意交换也不会强迫你。 而且他也不是真的想压榨老百姓,而是他一个人力量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人,就像很多人一样,总觉得别人为他付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殊不知整个世界没有平白的付出,同样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借鉴一个别人的道理,来区分好人和坏人的区别! 一个xx好人天天都在做好事,帮助身边的每一个可以帮助的人,所有人都说他是好人,无论有什么事都会先想到他,可是突然有一天,有一件非常难办的事情,他做不到或者因为有其他事情没有做,或者不想做,所以就直接拒绝了,但是别人就会因此有所抱怨,于是,一个人这样,两个人这样,很多人都这样,大家七嘴八舌的就将这个人以前做的好事都给否定了。 一个xxx坏人,从来都不做好事,突然这件让所有人都头痛的事情,他给解决了,于是故事的展就变成了:“看到没有,真正有事的关键时刻还得说xxx行,那个xx根本不行!” 一直做好事的人,别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将别人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久而久之,就习惯了这样或者那样,一旦别人拒绝了,就会愤怒,极少人会考虑自己该不该愤怒。 人都长着一张说别人的嘴,轮到自己的时候,实在辩解不过的时候才突然现,其实自己也是这种人,而且做的更过分。在痛斥那些潜规则的时候,轮到自己的时候,只会将这些潜规则进行的更彻底,在高声痛骂那些贪官污吏的时候,轮到自己当官的时候只会贪污的更加多,也许其他贪官在贪污了钱之后还有可能拿钱办点实事,轮到你可能就只会拿钱不办人事……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陶飞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至少他现在还无偿的养活着一万多的平民百姓呢,也没有让他们过的如同现在这个营地一样吃不饱穿不暖的。 其实只要丧尸的危机威胁不到他们,陶飞不介意多养这些人一些时间,到以后恢复生产的时候,这些人再去做事也不迟,当然了,节林市那边的粮食生产现在已经基本恢复了,所有人都要干活,除了他的女人之外没有例外,即使你曾经是大款富翁也不行。 人与人最大的差距就是,有些人只说不做,有些人只做不说,有些人嘴上一套,做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套。 就像陶飞,嘴上说的很冷血,很无情,但是实际上,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都不介意为这些人免费提供水资源。但是事实上,这根本不可能,丧尸横行,如果自己只付出不求回报,也许可以帮助一些人,但是这些人在未来的某些时刻一旦面临更大危机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成为第一个被毁灭的群体,因为他们缺少生存能力。 只有自己去努力争取,才有可能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人不可能永远都依靠别人。 陶飞那样做也是为了激这些人的潜能,都说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但是如果不去激他的话,那么这个潜能只能是潜能,变不成现实的能力。 陶飞不想连累老百姓,但是老百姓就在这些军人的身边,军人们毫无顾忌的开枪,陶飞却不会一直挺着,否则即使是他能力再强也绝对无法面对如此凶猛的火力,数百条枪同时攻击,甚至还有重机枪,直接将保护他的冰层快的削弱。 五六十米的高空中,陶飞一眼就看到了军区的方向,只见冰柱一折,竟然诡异的横向延伸出去。 片刻功夫就来到营地的上方。 陶飞大吼一声:“普通的士兵都让开,今天的事情与你们无关,不要为田中林当替罪羊!我是杀了田中林的兄弟田中则,我也已经很愧疚了,虽然愧疚不能解决问题,但是那也只是误杀,今天田中林公报私仇,如果他只是对付我一个人的话,我无话可说,但是他不但对付我,还不肯放过我的女人和朋友,这已经过了一个人所能忍受的极限,所以我只找他算账,但是如果有人敢阻拦我的话,格杀勿论!” 陶飞不想杀戮太多,毕竟这些士兵只是忠于职守,还不明白事情的真相,虽然刚开始的时候陶飞说要拿整个东胜市军区陪葬,不过那都是说的狠话,无论怎么样他都不可能拿整个军区开刀的,也许某些上位者们有罪,但是这种事上普通士兵们却是无罪的。 刚开始杀的那上百个士兵只不过为了泄心中的怒火,即使是现在,如果有人敢向他开枪,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对方,哪怕对方是迫不得已。 你迫不得已就可以杀我,那我为什么不可以杀死你呢,我不能因为你是被迫的我就要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