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谁没有私心 - 末世之三宫六院

第八十一章 谁没有私心

这个时候刘云飞在田中林身后淡淡的说道:“他当然不用逃了,因为……” 话音刚落,只见刘云飞闪电般的冲到田中林的身旁,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呵呵笑道:“没有人知道飞哥的实力,即使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一点,那就是他想让谁死的话,绝对没有人可以抗拒!” 周围士兵一下傻眼了,刚刚还配合的极为完美的刘云飞竟然在这一刻突然叛变了。等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蓝小婷和陈琳琳也都突然行动了。 两个拿枪对着她们头的士兵瞬间被拧断了脖子,即使陈琳琳的进化能力是蜜蜂,她的力量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抵挡的。 其余七个军区的进化者瞬间将刘云飞和蓝小婷二女团团围住,但是却没有攻击,他们也在犹豫,也许刘云飞的实力他们不知道,但是那些罗斯人的实力他们非常的清楚,特别是图波列夫还有库德里亚什这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加起来就已经让这七个人无法对付了,更何况那边还有一个连这两个人都退避三舍的高级进化这。 刘云飞呵呵一笑道:“你们想救他吗?” 话音刚落,刘云飞飞起一脚,踹向侧面的一个进化者,这个进化者双拳交叉在胸前绷紧,没有丝毫悬念的,直接被踹的撞破了好几道墙壁才停下来,一口鲜血喷出,竟然再也站不起来了。 图波列夫微微一惊,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几个月前这个家伙的实力的,可是现在才过了三个多月,这个家伙的实力竟然变的这么强了,攻击的力量更强,度更快了。 当然了,刘云飞的攻击技巧并没有多少提升,甚至可以说一点提升都没有,但是他力量和敏捷都有大幅度的提升,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技巧也都是没有用的。当然,如果差距不特别大的话,技巧将会是决定因素。 这边的攻击刚刚落下,刘云飞的空出来的那个拳头已经横扫向另外一个进化者了,同样的连招架之力都没有,被打的倒飞出去。 剩下的五个人赶紧后退几步,心中不停的再骂:“这个田中林想要对付的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一个个这么变态,这个刘云飞就不说了,两下就干掉了两个进化者,那个更是直接让这些他们都觉得恐怖的罗斯人望而却步。” 没有人敢出来了,刘云飞这才微微放松抓着田中林脖子的手,陶飞满意的看了看刘云飞,这才是英明的决定,如果他今天不动手的话,那他就不要指望自己能够活着离开了。 这些进化者有些弱,当然了,这也跟东胜市军区没有派高级进化者过来的缘故。 东胜市军区的人很幸运,在最开始清理城市的时候,竟然一个高级变异丧尸都没有遇到,甚至没有遇到一个高级的变异生物,导致他们清理的时候没有生太多的危险,所以力量保存了下来! 而北华省省会长市的军队则是没有啃下长市之后,就偃旗息鼓建立了一个幸存者营地。 水源市这里的军区则是由于指挥者的失误,在最开始的时候损失惨重,再加上后期陶飞过来的时候的争权,如果不是陶飞最后的决定,水源市军区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了。 如果没有陶飞,也许水源市营地的那些私人势力依旧存在,而且会越来越壮大,当然,前提条件是城市里面的丧尸不会攻出来。 不过事实证明,无论是东胜市还是长市,那里的丧尸都没有冲出城市,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的。但是陶飞可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丧尸如果现在不抓紧时间清理的话,等他们真的成长起来的话,那将会是世界末日,人类的末日。 如今东胜市军区最强的进化者们正在东胜市攻城,长市人口数量比不上水源市,但是却也绝对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长军区的最强进化者目前也都在攻城,而这里的几个人不过是方便控制这个营地的。 由于东胜市军区的介入,如今这个营地已经拥有四十多万人了,就坐落在一个水源市的一个县城! 田中林一看自己能说话了,赶紧大叫道:“我是东胜市军区的xxx,你不敢杀我……” “真是呱噪!”陶飞厌恶的看了看田中林,走上近前,向刘云飞一摆手,刘云飞微微一愣,他明白陶飞的意思,但是他却不想自己亲手去做这件事情,那样的话,自己就等于是得罪了这个军区的高层。 但是不听陶飞的话,那自己也有可能会性命不保,而且是马上、立刻,求情的事情根本不用想,从陶飞刚开始在这个幸存者营地所做的事情就知道,他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军区高官不高官的,只要得罪他准没好。 狠了狠心,单手用力将田中林当场捏断了脖子!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这可是军区高官啊! “让你们军区所有的大官们都来见我,如果十分钟内他们不出现的话,我就大开杀戒!”陶飞的话让在场的所有士兵都感觉到身上冷,刚刚的那次攻击就带走了数百条生命,自己该怎么办。 于是所有知道长官位置的人都疯狂的去通知,看着这些高官眉头紧皱的快走来就知道,他们也不想事情闹大。 “哼!你们不想闹大就没事了吗?要知道,没有你们默许的话,田中林怎么会说不能杀死我,而且还要我为你们提供水源呢!” 数十个军队高官不到十分钟都出现在了这里,陶飞嘿嘿一笑道:“人齐了吗?嗯?刘浩,你竟然也在这里!” 刘浩冷冷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很愤怒,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其他人并不知道!” 陶飞不解的看了看他,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浩鄙视的看了看陶飞,对于这个从社会最底层爬起来的家伙,他没有丝毫的好感,相反,他非常痛恨他,当然,这不是说刘浩嫉贤妒能,而是另有原因。 “理由很简单,田中则中将是我见到的最好的长官,他爱护自己的士兵,能够公正的对待我们,而你却杀了他,即使是误杀也是你的错,我要为他报仇!当然了,我虽然非常尊敬田中则中将,但是我一点都不喜欢田中林少将,你们两个斗,也许你死,也许他死,也许两败俱伤,无论哪个我都不会失望,而我们田中则中将一生中最大的败笔就是对他这个弟弟太过爱护,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弟弟,可是他却一直在帮他摆平一切!” “呵呵,貌似你所敬仰的田中则中将私心也很重啊!” “哪个人能真的没有私心,也许有,但是我没现!”